第47章 做人不能太雷香(1/2)

加入书签

  汪谦回到租屋之后,把曹毅和雷香酒店里的视频配了文字和图片,编辑好了第一个贴子。

  这个贴子,只是今晚大战的一个序章。

  汪谦会让雷香先慢慢体会什么是愤怒shubaojie,接下来体会什么是恐惧,然后体会什么是绝望,最后,体会什么是毁灭!

  汪谦从作家助手的道具栏里调出一个‘匿名自动更换ip疯狂贴器’。开动之后,这东西立刻开始疯狂地把编辑好的贴子在各大网站论坛、视频网站、微博留言布了出去。

  在这个贴子之前,汪谦不仅使用了‘匿名自动更换ip疯狂贴器’,还使用了‘ip查看器’。

  “匿名自动更换ip疯狂贴器:使用后可指定一个源ip段,自动使用大量世界各地代理ip,在各大门户网站论坛里轰炸式表编辑好的贴子,持续十分钟。”

  “ip查看器:在任意论坛查看任意贴人的ip,可成功获取对方所在的ip段。”

  汪谦向沈琳翔询问北湖广电和北湖电视台里有谁和刘国庆最不对付、最想要对刘国庆取而代之,然后从沈琳翔那里得知了一个人选:电视台的台长贾庆捷。

  汪谦登录了北湖电视台的内部论坛,他知道这些台领导经常会在内部论坛里和员工们互动,假模假样表示对员工的关心之类的。

  汪谦搜索了台长贾庆捷的全部言,一条一条看过去,其中有一条是有人问贾台长现在在什么地方,贾庆捷回复说他在家里。

  汪谦对贾庆捷使用了ip查看器,收集到了贾庆捷贴时所有的ip,然后把‘匿名自动更换ip疯狂贴器’的源ip指向了贾庆捷家里、单位里经常使用的几个ip段。

  如果雷香报警,警方启动ip反追踪全面调查的话,最终所有的ip都会因黑科技指向台长贾庆捷,形成最终的贴人源头铁证。汪谦第一个贴子是酒店开房视频,后续布的贴子会涉及到刘国庆、雷香夫妇受贿,将会把刘国庆和雷香彻底拉下马送进大牢,贾庆捷是所有人之中除汪谦之外最有动机这么做的。

  汪谦嫁祸给贾庆捷,当然是为了撇清他自己,有黑科技的帮助,网警根本不可能查到汪谦这里来。

  等网警调查出这一切是台长贾庆捷所为之后,说不定还会因此启动对贾庆捷的全面调查。北湖电视台现在的肮脏局面,可想而知这位负责人贾台长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屁股肯定很不干净,被调查之后说不定会和刘国庆一起卷铺盖住进大牢里,那时候的北湖电视台,才是真正‘日月换新天’了。

  匿名自动更换ip疯狂贴器’无比神勇,十分钟的时间了数百亿个贴子出去,遍fanwai及国内所有的论坛、几乎能文字的地方全都了,包括一些地方性论坛、专业性论坛、政府部门网站的留言板、还艾特了纪检部门、公安部门以及国家广电总局。

  贴子附加的视频也在全世界所有视频网站服务器中留下了几千万个源文件、以及数百亿个种子文件,十分钟的时间,已经让这段视频成为根本无法删除的存在了。

  虽然在自动贴的过程中,因为各种原因出的贴子被删除了不少,但耐不住这东西贴的度远远过被删的度,而且使用了机器无法自动删除必须人工删除的技术,很快就把曹毅狂草雷香的视频推成了网络上的热门事件,在各大门户网站论坛、微博上热传了起来,很多微博大v都进行了转。

  贴子里的图片,除了视频截图之外,还有雷香刚才和曹毅、赵高玉微博的互动截图,雷香前脚才认了曹毅为亲儿子,后脚曹毅和雷香酒店开房狂干了两次的视频就出来了。

  这个,实在是太讽刺了!

  赵高玉口中的雷香不是德高望重、高风亮节、一身正气吗?怎么回头就把赵高玉的老公曹毅给啃了?这得多么德高望重、高风亮节、一身正气的人才能做得出这种事来?

  贱人果然很矫情啊!

  “不会吧?我最爱的曹老师,怎么可能有这种爱好?”

  “我的世界崩塌了!”

  “谁在开火车?污污污污污污污污!”

  “太辣眼睛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居然有如此劲爆的视频!”

  “求更多的种子!”

  “你口味真重!这种视频种子也要?难道你和曹毅一样,喜欢草自己老母?”

  “求曹毅老婆赵高玉现在的心理阴影面积。”

  “你们懂个毛线!曹毅和雷香开房的时候,说不定赵高玉就在旁边看着呢!”

  “嗯,他们不是说他们亲如一家人吗?果然很亲啊!都亲到这种程度了!连老公都可以贡献出来!”

  原本正得意洋洋和曹毅、赵高玉等人在微博里互动辱骂汪谦的雷香,并没有注意到网上、微博下方疯传的那段视频,而是突然有无数人艾特他们的时候,才突然看到了正疯狂转的那段视频。

  看过视频的标题和内容之后,雷香的脸都白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她和曹毅酒店开房的视频,居然被偷~拍并且布到了网络上!这是谁干的啊?而且恰好在这个时候布了出来?

  除了汪谦还能有谁?

  这一招太狠了啊!是把她往绝路上逼啊!

  雷香愤怒shubaojie和恐慌之下连忙报了警,让警察删除那些严重侵犯她隐斯权的贴子和视频,并立案调查是谁黑入了她的手机,贴进行了这些犯罪行为。当然了,雷香还给警方提供了一个嫌疑犯的名字:汪谦。

  雷香报完警之后,又拨通了她老公刘国庆的电话,习惯性地向她老公求助,让她老公以北湖广电的名义函,帮着向各大门户网站论坛、微博官方施压,全面封杀那些对她不利的贴子和视频。

  “贱人!草尼玛!”雷香的老公刘国庆回了她五个字,然后挂断了电话。

  求助反而被刘国庆大骂,雷香觉得很莫名其妙正准备回骂过去、现刘国庆已经挂断电话,她这才猛然醒悟了过来……这种在外面吃野食的事情暴露了之后,怎么还能向她老公求助?这不主动找抽吗?

  姓汪的小子太毒了啊!是要彻底毁掉她的事业和家庭!

  “视频里的人不是我!是姓汪的小杂种被扣奖金之后故意陷害!他找人ps出来的!”雷香心慌意乱之下了条微博试图进行辩解。

  雷香的这条微博立刻被网民们各种嘲笑、各种调侃淹没了,很快一些各行各业的视频专家对这段视频出了他们的分析结果,证实这段视频没有任何修改痕迹。

  曹毅看到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