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1/2)

加入书签

  在钟鸣跟前伺候。

  钟鸣知道她们会有此一问,道:“就在年前我娘让你们回家探亲那段日子。”

  两人恍然点点头,不过还是有疑问,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从未听人提过,就算如此,可就在前不久小姐还为了表少爷跳入荷花塘,两者岂不矛盾。

  钟鸣又解释了一会儿,见她们还是将信将疑,不耐烦了,板起脸道:“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总之,你们俩知道我跟我表哥有不共戴天之仇就行了。”

  知书知画不敢再问,不管怎么说,小姐的确跟以前不一样了。

  知画道:“难怪小姐以前张口闭口都是表少爷,现在看见表少爷,却跟老鼠见到猫似的。”

  钟鸣瞪了她一眼。

  知画忙道:“不对,就跟见到蟑螂似的,嫌弃的不得了。”

  知书也道:“怪不得小姐从来没来过京城,却对京城这么熟悉,这么说小姐劝苏小姐不嫁表少爷,也是这个原因?”

  钟鸣却想起刚才掀开苏子墨盖头的一刹那,那种惊艳的感觉到现在还没有消散。

  知书见她在发呆,脸喊几声“小姐”,才把她喊回来。

  钟鸣忙说:“当然,不然你以为呢。”心里则想一定不能让宋俊杰亵渎了苏子墨。

  “那小姐你准备怎么做?”知画问,看钟鸣的样子,似乎已恨到要杀人泄愤的地步,她可不敢杀人。

  知书也说:“奴婢胆子小,小姐你千万别让我做害人的事。”

  钟鸣看她们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不高兴了,“放心吧,不会让你们去杀人放火,只要平时多长个心眼,就算是帮了我的忙了。”

  知书知画连忙答应:“这个奴婢一定做得到。”

  钟鸣挥挥手让她们下去,自己则头枕手臂躺在榻上,想起苏子墨,隐隐担忧起来,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不知苏子墨能不能躲过宋俊杰的魔爪。

  *

  “我酒已经醒了,是不是可以见你了?”宋俊杰一回房就被苏子墨勒令醒酒,否则就不准掀盖头,可能此前太多人叮嘱过他,让他竟然对苏子墨心存畏意,虽然满腹不情愿,却不敢不听她的话,到井边打了一桶水,折腾了半个多时辰,才算将身上的酒味去掉,再回来时,就见房门紧闭,竟从里面栓上了。

  只听清儿的声音:“姑爷,天色已晚,我家小姐已经歇下了,你明早再来吧。”

  宋俊杰傻了,这是什么意思,今晚可是他洞房花烛,又大力敲了几下门,道:“你去告诉你家小姐,这不合规矩。”

  清儿道:“规矩?我家小姐嫁过来,以后我家小姐说的话就是规矩。”

  岂有此理!宋俊杰怒了,很想撞门进去,到底压下怒火,道:“出嫁从夫,小姐是名满京城的才女,难道连简单的三从四德都不知道了?”

  清儿嘲讽道:“姑爷倒是不害臊,也知道我家小姐满腹才华,你能娶到我家小姐,那是天大的福气,还想让我们小姐对你三从四德?”

  宋俊杰没想到她一个小丫头都这么牙尖嘴利,只怕那苏子墨更加了得,看来今晚是没指望洞房了,心里又不服气,哼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