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0(1/2)

加入书签

  陈老板冷冷道:“事到如今,我劝你别做无谓挣扎,你知道我不会让你轻易死了。”言中之意,只有钟鸣知道。

  宋俊杰不愿久留,低低的跟马月娥道:“娘,我们走吧。”

  马月娥原本心里还有些不安,看到银票,仅存的一点良知也磨灭了,明知陈老板一伙并非好人,还是丢下钟鸣任由她自生自灭,临走前,一犹豫,从袖口里拿出一块玉佩,道:“这是我收拾老夫人的房间找到的,留下做个念想吧。”

  钟鸣认出确实是老夫人之物,就没拒绝,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出船舱,突然道:“等一下,我还有句话说。”

  宋家母子驻步回头,陈老板却拦住钟鸣不让她上前。

  钟鸣冷笑道:“怎么,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跑了不成?”

  陈老板知她言之不差,船上全是他的人,就算钟鸣跳河自尽,他也要捞上来,折磨得她生不如死,不过还是怕钟鸣心生诡计,随她一起走上船头。

  钟鸣一把抓了宋俊杰的衣袖,朗声道:“你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就不怕天理报应吗?”

  正好一阵凉风吹过,宋俊杰只觉脊背发凉,如此寂静的夜里,钟鸣的声音尤为清亮,似乎能传出去好远,宋俊杰心里有鬼,也不辩解,只想甩开钟鸣,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不想钟鸣抓得极紧,一甩之下竟没甩掉,马月娥又在一旁催促,心里一急,用力推了一把钟鸣,还低喝一句,“让开!”

  钟鸣本就站得靠近船沿,在巨大的推力之下,足下不稳,“哗啦”一声响,已然跌入水里。

  突然的变故,所有人都愣住了,就听知画大喊一声:“救命啊,我家小姐不会水!”

  陈老板早防着钟鸣这一招,只来得太突然没能及时阻止,他不管是钟鸣自己跳河自尽,还是被宋俊杰推进河里,忙令人下河打捞。

  打手们答应一声,纷纷从钟鸣失足的地方跳了下去,然而寻了一番,竟是没寻到人。

  陈老板气得直跳脚,“人就在眼皮子底下掉下去,才这么会儿功夫,怎么可能不见了,找,给我仔细找,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知画见状,道:“我家小姐不会水,定是沉到河底了。”跟着拉着宋俊杰,又哭又闹道,“是你杀了我家小姐,你赔她命来!”

  宋俊杰又惊又怕,哪里还管得了知画话里逻辑,急着辩解道:“不是我,是她自己掉下去的,不关我的事。”

  知画道:“明明是你推下去的,你先把我家小姐骗到船上来,又将她卖给青楼老板,还想杀人灭口,怎么说我家小姐都是你表妹,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还我小姐命来!”

  除了杀人这条罪名,知画并没有冤枉他,宋俊杰无话反驳,虽然附近人不多,还是有人的,闹出这么大动静,只怕已被惊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可不能让人看到他,否则一切都完了,也不管钟鸣是死是活,拉着马月娥就走,才上了岸,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疾走声,只一会儿就到了跟前,一行人排列有序,穿着一色的衣服,竟是巡夜的官兵,只最末一人穿着常服,待他走上前来,宋俊杰认出是同僚为官的孙作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