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1/2)

加入书签

  “他是你夫君,就算言语上有不对的地方,你也不应该往心里去,所谓出嫁从夫……”

  “夫死从子,”苏子墨打断她,“所以婆婆一大早来兴师问罪,便是相公的意思了?”

  这么一问,马月娥倒是不好回答了,若答是,倘若以后这儿媳事事骑到儿子头上,她这个婆婆岂不是低了一等,若答不是,又反驳了自己此前的话,只好含糊过去,“总之,俊杰现在病了,你是他媳妇,就该好好服侍他,你现在就叫人把他请回房。”

  苏子墨直接拒绝道:“恕我办不到。”

  马月娥一下又怒了,“为何,他是你相公!”

  苏子墨道:“正是因为他是我夫君,我才不能容忍新婚之夜就做了对我不忠之事。”

  马月娥没料到这么严重,又不想失了气势,只能继续端着,问:“他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

  苏子墨冷哼:“那就要问问你的好儿子了。”

  马月娥是过来替儿子撑腰的,结果一直处在下风,这侯府的千金果然不是好娶的,以为讨了个大便宜,却没想到挖个大坑,看来以后要家无宁日了,马月娥本就没什么本事,三两句说不过苏子墨,只能鸣金收兵,临走不忘撂下狠话,“改天问问苏老爷,刚进门就不理夫君,不敬婆婆,苏府的规矩是不是真跟我们家不一样。”

  马月娥走后,清儿担心道:“小姐怎么办,真要告诉老爷,老爷肯定要骂你。”

  苏子墨到里间换衣衫,“我倒是希望她去告状,就怕她没这个胆。”

  有了昨晚的事,又经马月娥这么一闹,清儿越发替苏子墨抱不平,“小姐才刚嫁过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指不定以后会怎么样,早知当初就该听表小姐的话,不嫁姑爷好了。”

  苏子墨剜了她一眼,清儿不敢做声了,就见她穿戴齐备,像是要出门,便好奇的问:“小姐要去哪?”不会真去敬婆婆茶吧。

  苏子墨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嫁过来,便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只不过一来就得罪了两个人,以后要在这常住下去,自然要找个靠山,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我就是要去找她。”

  清儿挠头,不知她说的是谁,猜道:“表小姐?”

  苏子墨道:“跟着来就是。”

  出了院门,苏子墨喊来一个宋府的小厮,问他老夫人的院子是哪一座,清儿才恍然大悟,婆婆的婆婆可不就是敌人的敌人……

  宋老夫人穿着对襟褂子,满头银丝梳成一个髻,看上去精神矍铄又很精明,就算苏子墨初来咋到也知宋府应该她说了算,宋老夫人正在用早饭,见苏子墨进来便问她吃了没有,苏子墨摇头,老夫人忙吩咐春兰添副碗筷,苏子墨也不跟她客气,在一侧坐了,老夫人喜清淡,桌上只有小米粥加几碟小菜,问苏子墨想吃些什么让厨房去做,苏子墨客随主便,只说这样便好。

  两人谁也没说话,苏子墨家教极好,用饭时半点声响也没有,整个屋子竟是寂静无声,还是宋老夫人先沉不住气,放下碗筷,问:“我听说俊杰昨夜没在新房里睡。”到底是老夫人,没有像马月娥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就劈头质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