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1/2)

加入书签

  过不久,马车停了,知画在外面喊:“夫人、小姐、表少奶奶,到了。”

  钟府高门大院,烫金匾额,两头石狮子威武雄壮,府内庭院错落,楼台水榭,无不透着富贵人家,别说宋府不能比,就算是苏子墨的娘家侯爷府都比不上,端的是一方土豪。

  “你,给苏姑娘拿行李,你,去给苏姑娘收拾一间房,你,去烧水给苏姑娘洗用,你,去燕子楼买只烧鹅,”不忘跟苏子墨解释,“燕子楼的烧鹅是我们仓桐镇最出名的,你一定要尝一尝。”

  刚下马车,钟鸣就把下人喊来一通交代,生怕把苏子墨怠慢了,钟府的下人先不知苏子墨是谁,就觉气质高雅,像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等都散了,问了一起回来的钟府小厮才知,原来是宋家的大少奶奶,纷纷想不明白,她家小姐一心想嫁表少爷,怎么把表少爷的正室奶奶给请回家里来了,知书知画整日跟着钟鸣肯定知道一些,偏偏怎么问都不肯说,一个个都怀揣着疑惑小心伺候着。

  钟远达摔伤了腿也不忘生意,钟家米铺的账房正站在床前给他报账,钟远达见夫人和女儿回来,自然惊喜,道:“我还准备等腿好了就上京找你们,怎么就回来了。”

  钟鸣见他夹着木板的断腿,眼泪滚下来,自责道:“都是鸣儿不好,害得爹爹这样。”

  钟远达道:“傻孩子,是爹自己不小心,怎能怪到你。”

  一旁的宋文淑也道:“就是,你爹又没怎么样,你哭什么。”

  钟鸣抽噎着道:“鸣儿答应你们,以后绝不会让你们有事,鸣儿会好好陪在你们身边。”

  宋文淑和钟远达听宝贝女儿这么说,自然老怀安慰,只不过站在病床前说这番话,总有点别的意思,宋文淑道:“好了,好了,知道你一片孝心,你爹这我有,你去招待你的贵客吧。”

  钟远达奇道:“贵客?谁来了?”

  宋文淑没好气道:“这就要问你的宝贝女儿了。”她倒想看看钟鸣如何介绍苏子墨。

  不料钟鸣大大方方道:“是墨姐姐,她从来没来过南方,我便邀请她到家中做客。”

  “哪个墨姐姐?”钟远达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宋文淑替钟鸣回答,“就是俊杰媳妇。”

  钟远达“哦”了一声,自然一肚子疑问,却没有询问,只道:“那真是贵客,鸣儿去吧,别怠慢了客人。”

  待钟鸣和米铺的账房走后,钟远达才问起此事。

  宋文淑叹了口气才道:“你觉不觉得自打鸣儿上回掉进荷花塘后变了许多?”

  钟远达微想了一下,摇头,“没觉得,还不是一样会花钱,一样没眼光,非要嫁给那个宋俊杰,还是做妾。”

  宋文淑白了他一眼,“我要跟你说的正是这件事,以前鸣儿张口表哥闭口表哥,现在呢,提起俊杰她就不耐烦。”

  钟远达不解道:“那她为什么还要嫁给俊杰?”他这趟回来就是为鸣儿置办嫁妆。

  宋文淑道:“我现在想想,是不是我误会鸣儿的意思了?她好像没有亲口说过要嫁俊杰,当然她也没说不嫁。”

  钟远达道:“我都被你说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