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8(1/2)

加入书签

  向正欢颜饮乐的李世民,被尊为“天可汗”的男人,若是失去最心爱的儿子,会是什么表情?他眼神深深,举起酒樽对无知无觉的大唐天子示意:叔父,侄儿送出的这份大礼,望能笑纳!

  ☆、讨教

  因太子要留下与圣人一起守岁,于是宁楚仪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伴着太子回了东宫,与之后的千牛卫交了班,这才回了长春宫。

  进门时只听到里面有女子谈笑声:“这么说来,姐姐也是个不爱热闹的人。说起来,这长春宫的前任主子也是个性子喜静的,看来今日姐姐能在这里也是冥冥注定啊。”

  宁楚仪一脸疑惑,这声音分明不是华容的,却又是哪里来的?她叫的“姐姐”难道是华容?

  却听子硕回答道:“说得也是,我们姐妹就是因为不喜人多之处的喧嚣才来这里。今日是元旦,恐怕宫里要热闹一段时间了。”

  宁楚仪:“……”

  他是不是听错了?是了,定然是有不识相的凡人误打误撞闯进了这里,子硕又对她施了障眼法。宫中女子众多,男人却是少见,若以男儿身示人,便是用了障眼法也会让人生疑,不如索性化身女子。想通了,他心思一转,看来此时他回来的不是时候,正要退后,却听子硕道:“听这动静,恐怕是我那妹妹回来了。楚仪,愣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

  妹妹?宁楚仪头皮一炸,子硕这是在整什么幺蛾子?

  无奈之下,他推门进去,只见子硕膝盖上趴了一只白兔,与一年轻女子正坐在檐下,一边品茗一边闲聊。见了宁楚仪,那女子惊呼一声,转脸对子硕道:“姐姐,你说得果然没错。姐姐的长相已是倾国倾城,你这妹妹更是美得祸国殃民……哦,不,总之……”她脸上竟然显得局促起来。

  宁楚仪额头青筋炸起,这狐狸在玩的什么花样?还美的祸国殃民?这狐狸的障眼法恁地缺德!

  他默然走进去,仔细打量那女子,只见那女子年约十七八,一张国字脸,五官端正,倒也说不上多美丽,然眉眼中自有一股英气回荡,转眉回眸间,隐约有丝丝妩媚动人气息流转,也可谓是国色天香了。

  那女子站起来福了个身道:“才人武媚有礼了。”

  宁楚仪瞪着子硕,额头青筋狂跳。

  子硕手摸白兔悠然一笑:“我这妹妹向来不爱说话,武才人可不要见怪。”

  “哪里!想来也叨扰不少时候了,既然令妹已回,那姐姐也不必再害怕担心了,妾身这就告辞。”武媚起身,冲两人笑了笑,俯身抱起白兔迈步离去。

  宁楚仪见她背影消失,没好气道:“姐姐?妹妹?”

  子硕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谁叫你一夜不归,让我独守空房?那女子正巧循着兔子而来,误打误撞进了门,我有何办法?总不至于一刀砍了扔井里吧?”

  宁楚仪默然,抬步走进屋内,正要歇息,便见子硕跟了进来,拥着他倒在榻上:“莫急,我知你劳累一夜,便是有心睡我也是没有力气,我只是抱着你睡,天气这般寒冷,有我为你取暖岂不快意?”

  宁楚仪无奈,子硕说得没错,他身上暖暖的体温,的确让他无比眷念。

  子硕庞大的尾巴化作被衾盖在两人身上,暖意袭来,宁楚仪很快沉沉入睡。

  一觉醒来,天色已然黄昏。子硕不在榻上,院子里有扑鼻香味传来,他又听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