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8(1/2)

加入书签

  李泰幕僚撺掇魏王借机谏言,恳请李世民立他为太子,且对天发誓,若是自己登基,百年之后定会杀了儿子,将皇位传给皇太弟李治。李世民感动至极,正欲下旨,诸遂良的一番话却打消了他的念头。

  若此事当真,那李泰心思太过狠毒,若他得了储君的位置,废太子李承乾岂还有活路?且纵观青史,何尝有皇太弟的说法?李世民戎马一生,何种风浪没见过,立刻明了,唯今之计,便只能立晋王李治了。

  李泰满心以为东宫之位已经势在必得,却不想李世民亲架承天门,下诏立了李治为皇太子。李泰被贬为东莱郡王,令全家即刻离京,无诏不可回。

  临行前,李世民下令将撺掇李泰夺位的幕僚或贬或放,有人告发李泰身边的沈白凤为首谋,当晚,沈白凤被招进了宫。

  圣旨到的那一刻,孟艳娘便心觉不妙,沈白凤却是早有预知的模样,淡定接了圣旨,便起身跟着宫里的太监离去。

  孟艳娘大急,想去阻拦,却被应儿挡了下来:“娘子不用去了,阿郎早就知道有今天,他早已托付我处理他的身后事,娘子往后的生活也都安排好了。”

  孟艳娘泪如雨下:“你明知阿郎此去定然就回不来了,你为何不去拦?”

  应儿眼眶红了:“我跟着阿郎这么多年怎会不知?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自从容娘子去后,阿郎早已没了生趣,如今,也不过是得偿所愿而已。”

  孟艳娘嚎啕大哭,伏在应儿怀里,几乎无法站立。

  应儿低声道:“阿郎交代了,他走后,要将他尸身带回上洛,都葬在他的父兄身边,也说了,上洛早就置好了给你住的宅子,以后你嫁娶随意,若真有心,每逢过节,替他烧些纸钱便可以了。”

  孟艳娘更是泣不成声。

  沈白凤到了皇宫,李世民挥退众人,两人在殿中不知谈了些什么,半天之后,沈白凤独自出了殿门,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今日真是好天气!

  他展开扇子,潇洒地摇了摇,发丝拂动,一缕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淋漓而下。

  好一个金屑酒!当真是入腹断肠。他狂笑一声,仰面倒下。

  恍惚间,一个蓝色的人影立于他身前,看着他逐渐灰败的脸,他蹲下身来一声长叹:“吾友,好久不见。”

  沈白凤的尸体被送回来时,孟艳娘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汹涌而下,她知道的,自她跟着阿郎来长安那日,便知道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当这一天来时,心口未免太痛了!

  李泰被贬斥后很快便携家带口离了长安,从此终身郁郁不得志,永徽三年,李泰薨于郧乡,年三十有五。

  永徽五年冬,东海上风高浪急,众渔民都收了网躲在家里,与妻子儿女一道祈祷这风暴早日停歇。

  却见滚滚层云中,一年轻男子骑着黑狐从海上来,转眼掠过海岸,不见了踪影,正是宁楚仪与子硕。

  黑狐日行千里,待到晚间,便已到达小县城上洛。

  望着旧日故城,宁楚仪眸子里满是怀念伤感。

  子硕化为人形,与他并肩而立,绿眸弯弯含笑道:“这回替平举与沈白凤烧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