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1/2)

加入书签

  面容硬朗,颇有武将风范。

  他又不由想起了沈白羽,那位容貌秀气的文弱书生,他只见过一次,当时依稀觉得沈白飞与沈白羽两人,虽然气质不同,然容貌倒是有几分相近,而沈白凤站在两人身边,却是完全不同……

  他沉吟一番,未多深究,便要抬脚朝里走去,这次还未进门,眼角瞥见一道影子飞快闪出去。

  他皱起眉头,他怎会在这里?

  ☆、奇遇

  有道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宁楚仪刚想起那沈白羽,竟然就看到沈白羽的身影一闪而过,躲进了内堂的竹林深处。

  宁楚仪记忆力向来便好,尤其是记人,更几乎是过目不忘,这点长处对他平日里破案也甚有助力。他虽见沈白羽的次数不多,然那人身上书卷气尤重,切相貌英俊,几乎可以说是翩翩书生,是以印象深刻,便只几眼便记住了。

  沈白羽虽是书生,腿脚倒是利索,只是轻飘飘几下,身影便影藏在竹林后不见,恐是从后门离去了。

  沈白羽怎么会在这里?随即他便想通了,沈白羽与傅培安,恐怕是有点私交的。傅培安与他二人皆是爱书如命之人,沈白羽来这里与傅培安讨论学问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来讨论学问为何不走正门,却要走那后门偏门?

  宁楚仪心带疑问朝里走去,只见傅培安依旧是那副优哉游哉的模样,正侧卧在榻上,一手拳面支着太阳穴,一手握着茶杯缓缓啜着茶,未饮却微醺,见了他,也未立刻起来正襟危坐,只是放下茶杯,慵懒扬了两下手,道:“宁公人来了?”

  宁楚仪上前见了礼,好奇问道:“傅主簿心情看起来不错?”

  傅培安闷笑一声,道:“宁公人观察细致。不错,傅某此刻心情确实不错。”

  宁楚仪奇道:“魏王给的期限如此短暂,傅主簿不怕到时候宁某不济,抓不到凶嫌,替傅主簿招祸?却又为何如此惬意?”

  傅培安眼神恣意打量他,道:“宁公人当真想知道?”

  宁楚仪笑笑:“倒不是,只是傅主簿这样,让宁某颇有压力……”

  “这可不行,你不想听,我倒是更想说,你来,坐这里。”傅培安终于起身,理了理袍角,背脊挺得笔直坐着,“怎么,本主簿请不动宁公人吗?”

  宁楚仪连忙道:“不敢,宁某坐就是。”

  待宁楚仪坐到他对面,傅培安挽起袖子,从坐铺下抽出一本书来:“哼,看你进来的神色我就知道你定有疑问,你肯定是看到了沈二郎,好奇他为何来了,对吧?”

  心事被说破,宁楚仪微赧:“宁某确有此问……”

  “哼,都是男人,倒没有什么好瞒的,你定然想问为何那沈二郎不走正门却走偏门,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他是来给我送书的。”

  宁楚仪没有出声,心中道,却不知送的什么书,非要这般隐秘。

  傅培安看着他,嘿嘿一笑,伸手翻开那书,摊开在宁楚仪身前。

  宁楚仪凝目看去,只片刻,立刻面红耳赤,慌手忙脚从地上爬起来,语调已经抖得不成声。

  “这……这……”

  傅培安见他窘迫样子哈哈一笑:“宁公人怎的如此害臊,你活这么大,难道没见过春宫图?”

  春宫图三字一入耳,宁楚仪只觉脑子里轰的一声,耳朵里都嗡嗡作响,半晌才磕磕巴巴道:“这……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