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7(1/2)

加入书签

  还是装的不懂啊?”

  傅培安道:“殿下说臣等懂,那便是懂了。臣等说不懂,怕是殿下也不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今这里都是殿下说了算,我等便是满身都是嘴也是辩不清。殿下何必再找这些托词?是杀是剐,殿下请便吧,总之我等也无力反抗。”

  他这招以退为进逼得李泰傲然一笑:“好,事到如今还在狡辩,不忙!本王今日定要尔等死得明白。”

  “王必之事乃是其一,这在一方面印证了当日王之礼所言之事为实。我在同时又遣了人来上洛寻王之礼说道的陈玄之陈教头,却得知他竟然就在事发当晚去长安寻亲访友去了。他在这上洛十几年也未听说长安还有亲友在,却在那晚蓦然就失踪不见,这,难道也是巧合?”

  陈庆炎正欲开口辩解,宁楚仪淡然接道:“不管殿下是信还是不信,我师傅确实是往长安去了。正好那日我去找陈明府前去拜会了一下师傅,乃是他当面言明,说是远在长安的故友忽生恶疾,恐怕命不久矣,是以交代了我一声便急匆匆出了门。是我替他收拾的行囊,也是我亲自送他出了上洛。这事发生在殿下遇刺前,且不知殿下为何会认为我师傅与王之礼被杀一案有关?”

  李泰怒笑:“胡言八道!你这贱民,难道是在说,本王在编排你师傅的罪名?”

  “臣不敢,臣只是言明事实,至于信还是不信,那是殿下的事。”

  李泰打量他片刻,点头道:“好,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傅培安插嘴道:“臣有些不解,陈教头向来守法本分,不知他何罪之有?”

  李泰哑然,不悦道:“他包庇窝藏朝廷要犯。”

  宁楚仪皱眉:“我师父包庇何人?”

  李泰面容怪异笑了笑,道:“麒麟。”

  二字一出,厅中立刻一阵诡异的静谧。

  李泰冷笑:“各位何必再装傻?本王今日来,便是要查明,这麒麟究竟藏身何处。”

  沈白凤此刻再也忍不住,道:“殿下说的究竟所指为何?麒麟指的是人还是物?那不是传说里的神兽?难不成这人间真有那神物不成?”

  李泰冷冷瞥他一眼,心里忖道:这人看起来当真眼熟无比,却是想不起来究竟何时见过。想他李泰自幼被赞聪颖过人,见人记事几乎可谓过目不忘,却是始终想不通为何见沈白凤眼熟,这种事情他还从未遭遇过,当下有些恼怒,口气也更加冷然。

  “当日王之礼约见本王,便是为了向本王言明有关麒麟之事,却不想秘密还未和盘托出,便遭杀害。本王起初也当他是一番胡言乱语,回宫面圣之后却得知,原来他所言为真。当初圣人登位,秦/王府记室参军李淳风以将仕郎直入太史局,置掌天文、地理、制历、修史之职。贞观七年,他夜观天象,得六字天机。”

  李淳风这人鼎鼎大名,在座之人哪有不知的。此人自小便被誉为“神童”,博览群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于道学、阴阳学,九岁便远赴河南南坨山静云观拜至元道长为师,十七岁经刘文静推荐进秦/王府,二十六岁进太史局,如今十几年过去,他身居要职,在天子脚下正得宠。据说此人知古通今,有通天彻地之能,能与上天神灵交谈,却不知他得了哪六个字。

  陈庆炎皱眉问道:“什么天机?”

  李泰一字一句道:“麒麟现,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