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再最后看着她尸变,真是要命,快成为何弼学心底最恐怖的阴影了,曾经,她是这么美好讨人喜欢啊!

  「抢了我的玉环,结果我没站稳就摔了下来。」丛云显然镇定许多,何弼学最强的本事不是撞鬼,而是让身旁的朋友安心,就好象,跟他在起,你永远不会有事,因为最倒霉的会是他那种心态。

  「我看,这就是最大的原因了。」殷坚突然插口,何弼学跟丛云突然吓了跳,后者手缩,竟在何弼学手臂上划出道伤口。

  「噢」何弼学啊的声,手臂上鲜血啵啵啵啵直冒,旁的医师连忙替他止血,丛云只是瞪着自己的双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状,可是指甲却呈透明尖尖亮亮,不禁害怕的直望着殷坚,希望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殷坚看了看身后的管彤,后者肯定的点点头,前者只能微微的叹口气,果然如他想象样。

  「你听好,别太紧张。你其实不是人类,至少,不是纯人类,玉环让你直保有人类的形体,可是你是狐,跟管彤他们样,现在,玉环不见了,所以你开始回复本性,就好象何同学那样,玉葫芦不见后,他就开始发挥灵异体质了。」殷坚愈解释,丛云脸色愈白,何弼学望着她竟然有点开始明白,难怪他老觉得丛云很不样,眼神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光彩,这跟小芸很像啊!只是小芸更厉害些,她是整个人都会放光。

  「难怪啊!我就说嘛!人类哪有这么漂亮的,所以小云也是狐仙喽?」张正杰突然插口,他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害怕,反正跟着学长这么久了,什么妖怪没见识过,像丛云这种漂亮的狐仙,多来几只是好事吧?

  「是狐没错,但离仙还很远。」管彤轻声笑着,不禁有些羡慕。他跟小芸是修行了上百年才有人形,丛云大约是狐跟人的混血,以人类的形态出世,这么好的机缘不是每只狐狸都能遇上的。

  「哇塞人跟妖生的?那是什么?」何弼学没头没脑的句,意外的逗笑丛云,这群朋友永远不会因为你不是人类而排斥你,丛云不禁安心许多。

  「别理何同学,记住,你是独无二的,若不是有上好的机缘,人和狐其实不容易产下后代的,你不要想太多了,我让小姑姑想办法联络狐仙小芸,由她来指导你就不会有事了。」殷坚轻声安慰着,丛云点点头,虽然直之间不能接受自己不是人类这件事,甚至,还有许多问题未解,只不过,现在心里头确实不那么害怕了。

  「不好意思,让大家这么担心,先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丛云漾开甜美的笑容,少了玉环,回复了狐的身份,她果然更加艳丽些。

  滴水声?又是滴水声?错了,是血,他嗅着血腥味了,问题是,是谁的血?身上的刺痛仍在,就好象让利爪狠狠划过样布满全身,可怕的气味接近,浓重的喘息沙哑的怪笑声,又是阵强烈的剧痛让殷坚惊醒,睁开眼,何弼学安稳的睡在他身旁,做梦?怪的可以

  「唔」何弼学揉揉眼睛,望着望床头的钟,怪叫声吓醒,跟着头下脚上的裁倒翻下床,躺在地板上哀嚎许久。

  「疯啦?大早表演特技给谁看?」殷坚没好气,他脑袋还昏沉沉,果然不适合做梦,感觉能量让人吸走样,打不起精神。

  「你才疯咧!小云现在这个样子,节目也不可能要她继续录啊!我要回电视台开个紧急会议,总得想办法解决嘛!难不成节目被停播,你养我啊?」何弼学搔了搔乱发,随意的捡起披在椅背上的恤打算穿上,殷坚皱起俊眉,抄了件干净的衣服扔给他,怎么有人能脏成这个德性?亏他还长得白白净净好模好样,要是给那些仰慕大制作人的小女孩知道他的真实面貌,只怕会让她们严重幻灭,这个男人实在不修边幅到了种难以形容的境界。

  「你要是敢不刷牙洗脸跟刮胡子走出这个大门,我真的会扁你」殷坚冷冷的警告着,他这里是高级住宅区啊!拜托别像个流浪汉样出门,这样别人会以为他家教不严的。

  「坚哥你真的愈来愈像管家婆了耶!别动,你脸色很差啊!晚上没睡好?」何弼学凑上前,额头碰额头的靠着殷坚,两人身高差不多,没什么高低落差问题,关心的询问着。殷坚生活作息比他正常太多,又重视养生,直以来气色自然比他这位昼伏夜出见光就死的灵异节目制作人要好上许多,现在脸色这么苍白,肯定是有问题,偏偏这人就是嘴硬,就算不舒服也不肯讲,老要别人担心。

  「没什么,只是直在做怪梦,睡眠不足。」殷坚低声回答,心底泛起丁点的冲动,不知是该推开人还是拥紧人,要知道,天亮了啊!他肚子饿

  「怪梦?什么梦?」何弼学好奇的追问,忍不住的又想翻出笔记本,殷坚白了他眼,多事。

  「关你屁事?你会解梦吗?还不走?想迟到?」殷坚哼哼两声,何弼学又开始哇哇乱叫的冲出门去,少了车子代步之后,他就得可怜兮兮的去搭捷运,晚上还好,哀求两句殷坚就会来接他,不过白天里,殷坚这个黑心的钱鬼绝不会浪费滴汽油在他身上,这个钱鬼总有天会有报应,钱通通输个精光!

  12

  「丛云也是狐仙?哇塞」吴进张口结舌,殷坚大早跑来找殷琳,从他那里听到这个热腾腾的消息,自己从小就认识的小女孩,竟然不是人类?不过仔细想想也有迹可循,丛云跟她妈妈实在漂亮得不象话,果然是魅惑众生的狐仙啊!

  「这事情可有点麻烦了,小芸她修行到最后关头,现在实在不适宜出来,你跟管彤看好丛云,时半刻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等小芸功德圆满,她自然会来帮忙。」殷琳叹口气,她知道她这位狐仙好友正值最要紧的关头,实在不愿意打扰她,殷坚点点头同意,毕竟修行到像小芸这种境界的狐仙,过了这个关卡她自然可以得道成仙,只是在这之前,风险不是他们外人能了解的。

  「这样还是不保险,你跟管彤两个根本是半桶水你不是还认识什么老虎精还是狮子精?请她来帮个忙,对了,如果可以,让丛云改吃素吧!愈吃愈生就麻烦了。」殷琳交待着,殷坚只能闷闷的答应,她说的好简单啊!老虎精雷蕾?这位夜店老板娘干什么平白无故来帮他们?

  话分两头,殷坚正忙着向殷琳打听消息的同时,何弼学回到电视台去召开紧急会议,这么紧急的会议,女主持人可能会因伤休养好阵子,为什么会愈开愈无边?

  「不如,我们请丛云同家模特儿公司的其它漂亮名模来顶阵子,流番上阵啊!」张正杰和帮男性员工不知道打这主意打多久了,终于有机会让他们明正言顺说出来。毕竟,丛云可是他们顶头上司制作人的「绯闻女友」嘛!身为血性男儿,自然不能抢兄弟的女人,那打打窝边草的主意总是可以的吧?

  「你会给楼上的制作人砍到死!害他个名模坠楼了,又想多害几个?没看到他最近瞪学长的眼神有多么的凶悍,就差没扑上来生吞活剥了,还打他们家模特儿的主意?」张英男举手反驳,何弼学无奈但同意的点点头,他最近压力很大啊!不只楼上的制作人恨他,电视台的高层就差没把他吊起来鞭尸,等等,他还没死,不过这不是重点镇台之宝让他弄得坠楼,幸亏没死,如果真有什么万,他相信那帮「女神的拥护者」会把他扔进坟里垫背。

  「不然,英男大姐头顶阵子?」大明小明异口同声,整个制作小组只剩她个女的,不用白不用。

  「别做梦!我还不想死!」张英男呸的声,这个女主持人的位置肯定受到诅咒,谁接手谁倒霉。

  「安啦!学长去反串都比你更像女人,省省吧!轮不到你的!」张正杰拍了拍何弼学肩膀,用力的泼着冷水。

  「谢谢你喔!我早就怀疑你肯定是在暗恋我!这么想死是不是?我马上开个新单元让你去勇闯乱葬岗!乱七八糟没个有建设性」何弼学拿着资料夹敲在张正杰脑袋上,这么敲,倒让他敲出火花了,果然切得靠自己。

  「节目就不要女主持人了!嘿嘿来个灵异美少女的外景特搜!楞在这里干嘛?快写企划!广征灵异美少女,周两个,让观众票选!」何弼学燃烧起熊熊烈火,票男性工作人员全都兴奋起来,唯独只有张英男好奇这个企划可不可行?结论是,好色确实是人的天性,何弼学这个企划案出,马上又摇身变成为高层宠儿。是呀,电视台里成天塞满了长腿翘臀脸蛋又漂亮的年轻女孩,光是那阵香气吱吱喳喳的轻笑声,就让人忍不住的心花怒放,活着实在太好了。

  天师,也是要吃饭的,就算是个很酷的帅哥天师,钱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殷坚离开殷琳那里之后,就忙着连串替人看阳宅阴宅风水的行程,东奔西走倒是不累,累的是让那些有钱太太小姐们缠上就真的很厌烦,他直都喜欢可爱型的人物嘛!那种长相太又或者气质太高贵的跟他的频率完全搭不上线,相处起来累到家。

  他忙,何弼学比他更忙,自从紧急抽掉旧节目,临时加开新节目「嘘!今夜谁在搞鬼」,殷坚直很不理解,为什么节目名称定这么搞怪,何弼学为了那票年轻女孩忙翻天,只能说两人在根本上的品味是天差地别,所以殷坚对这个新节目是完全不感兴趣,唯在意的,就是希望何同学不要又弄出什么不可收拾的新花样就万事大吉了。

  呼的声,殷坚疲累的摊在床上,房间里很暗,外头还下着大雨,他实在懒得爬起来开灯,就这样呈大字形的躺在床上,闭上眼聆听着雨声。突然间,种诡异的感觉划过心头,冰冷的空气慢慢渗入四肢里,殷坚想睁开眼,却发觉自己头昏的厉害,整个人像是往下沉,他人躺在床上啊!还能沉到哪里?只是这种感觉很不妙,他是个天师啊!被鬼压床多可笑?

  殷坚平心静气,开始默想着自己常用的咒语打算挣脱这种情形,就在此时,耳边又开始响起滴水声,错了,是滴血声,殷坚叹口气,怪梦已经做到他都熟悉起来了,不意外,又是浓浓的喘息声和怪笑,只是这回有些不样,他确定有人在摸他?不是做梦吗?为什么他可以感觉到手臂上真的有些剌痛,像是被利爪划过样?

  殷坚猛然睁开眼,有瞬间不知该怎么反应,房间依旧是他的房间,床还是他的床,只是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脸阴笑的站在他身前?

  「管彤!你在干嘛?」殷坚微怒,笑成那脸贱样的不是管彤是谁?正想起身骂个两句,才惊觉自己竟被炼在床上?好好件白衬衫染了斑斑血迹,不只如此,还让利器划开了几个缺口,殷坚都顾不得身上伤口的疼痛了,管彤那个混蛋知不知道这件衬衫很贵啊?

  「放开我!」殷坚低喝句,动手扯了扯铁链,真的很痛,那就不是做梦了?管彤那个混帐想干嘛?

  「你说我想干嘛?」管彤像是读到殷坚的疑问样,沉声笑着回答,慢慢的爬上床来,靠在殷坚颈边磨蹭,尖锐的利牙轻轻的划过颈动脉,腥甜的鲜血渗了出来,管彤伸舌似的舔着。

  「下来!我讨厌骑乘式!」殷坚俊脸煞白,他已经火大到种不可收拾的境界了,不想理会管彤究竟是哪根筋不对,总之,他不将这个畜牲打回原形他就不叫殷坚!

  「殷坚你还以为,现在由你发号施令?」管彤阴阴的笑着,跟着双手掐,利爪插进殷坚双肩里,后者痛得闷哼声,接着,管彤怪笑两声,不顾殷坚的挣扎反抗,扑上

  殷坚猛吸口气,惊醒,何弼学安稳的躺在他身边沉睡,身上还有暖暖的香气,八成刚回到家,胡乱的洗个澡就忙着爬上床补眠。殷坚呆呆的望着人,看了看自己双手,还是样苍白泛着青筋,并没有任何伤痕,刚刚又是做梦而已?

  「他妈的这是什么梦啊?」殷坚望了望昏暗的房间,还是平常那个样子,整洁中混杂着不协调的零乱,跟梦境里的场景有些相似,又有点不太样天杀的,这算哪门子啊?竟然被管彤那个畜牲侵犯?就算是要做好了,对象也应该是床上这个,而不是那只公狐狸!愈想,殷坚就愈火大,点睡意都没了,唯值得高兴的是,他那件白衬衫还完好如初的披在椅子上。

  「唔」何弼学揉揉眼睛,勉强自己睁开眼,他并不是那种浅眠的人,只是殷坚最近气色不太好,就算做做样子,多少也是要关心下自己的同居人。

  「嘘你继续睡!」殷坚柔声的搔了搔对方还微湿的头发,不过就是做了个很怪的就被吓醒?自己真是愈来愈不长进了。

  再也睡不着觉,殷坚晃到客厅里窝在沙发上吸烟。他其实真有点不舒服,并不是身理或心理上的病痛,而是像能量让人抽干吸再多烟丝也补不回来的那种空洞感。只是这种情形很麻烦,总不能跑去跟殷琳说,喂!小姑姑,我最近睡不好,直在做很变态的吧?到时别问题没解决,反而让殷琳那个神经兮兮的女人活活的笑到死,虽然他目前找不到方法让自己死

  「他妈的」殷坚愈想愈气,顺手掐熄抽了半的烟,如果现在让他遇到管彤,他定要这个混蛋付出代价,抽他的筋拆他的骨把他做成标本送去乡下的学校生灰尘!

  「我又哪里得罪你了?被做成标本已经够惨了,还是那种摆在乡下学校里从没有人瞧上眼生满灰尘的那种?殷坚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变态啊?」管彤蹦的声出现苦笑,殷坚抄起桌上的烟灰缸扔了过去,幸亏狐仙眼明手快,才没弄得客厅脏乱遍,否则殷坚这个洁癖鬼会更火大,天知道他脑袋里又会蹦出什么新酷刑?

  「离我三米远!」殷坚冷冷的警告着,看着他就会不由得想起梦境里的管彤,那张欠揍的脸还有得意的贱笑声。

  「你不要这样啊唉以为梦见你会是好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点也不甜蜜嘛唉」管彤缩进另张沙发里哀声叹气,显然他也睡不好觉,在那里东句西句的瞎抱怨,殷坚本来不想理会,但是愈听愈觉得诡异,做梦?梦见他?点也不甜蜜?

  「喂!你梦到什么?」殷坚嗖的声扑过去,扯着管彤衣领直追问,情况最好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啊!

  「耶说出来我怕你会生气,很难启齿的梦啊!我发誓,我真的不想这样对你的!梦成这样我也没办法控制啊!」管彤连忙解释,原以为殷坚会再追问,可是后者脸色愈来愈不对劲。事情好象超乎预料,梦,似乎不单只是梦而已,殷坚俊脸铁青。

  「你是说,你跟管彤相同的梦,然后你在里头让他的很惨?哇噢」殷琳夸张的怪叫两声,吴进在旁很尴尬,客厅里就他殷坚管彤和殷琳四个人,结果这个话题就属他女友最不当回事。

  「你也觉得有问题?」殷坚紧皱着俊眉,严肃的询问,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常做梦的人,光是接连几日同样的怪梦已经很奇怪了,还是跟管彤同个,就算年纪轻血气方刚好了,做也会挑对象的吧?实在太诡异了点。

  「有问题,太有问题了,你竟然能面无表情的跟你姑姑,我,这个年轻貌美的时代女性说这些?你脑袋有问题啊?」殷琳没好气的白了他眼,管彤尴尬的笑了笑,他就说不要来找殷琳嘛!果然被取笑了。说实在话,虽然在梦境里他是侵犯人的那个,不过醒来要面对不爽非常不爽,天杀的就差没把准备将他抽筋剥皮刻在脸上的殷坚,管彤得承认,哪天真有那个机会,给他向天借个胆,他也不敢做些什么,安份守己才是长命百岁之道。

  「我跟管彤都不是常做梦的人,通常做梦,就是代表某事发生,难道这不可疑?」殷坚冷冷的瞪了管彤眼,后者缩缩脖子,他是喜欢殷坚,不过还没喜欢到可以为爱付出生命啊!

  「确实代表某事发生,拜托你啊小侄子,不要老跟男人混在起,现在好了吧?连脑袋都成浆糊了,这绝对是殷家列祖列宗的愤怒,天谴啦!」殷琳哼哼两声将人赶了出去。在梦里面被欺负了就跑来找小姑姑哭诉?真是愈活愈回去了,殷坚这个混蛋就是欠教训,明天开始道术的课程加倍!

  何弼学拎了大包小包的零食去找丛云,这位名模大美女正在家里休养,虽然点伤势都没有,不过心理的建设还是步步慢慢来,毕竟,正常人都没办法接受觉睡醒来,有人告诉自己,其实你不是人类

  「学长,真好制作单元的人常来陪我,反而是模特儿公司对我不闻不问,是不是我不红了?」丛云穿了件休闲的细肩背心,开心的拉着何弼学进她房间,后者东张西望,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机会窥丛大美女的闺房唷!不过跟他想象中的差很多,除了全都是粉红色的对视觉有些压迫外,这里真是乱的可以,程度跟他以前的卧房不相上下哩!

  「呵呵!很乱吧?不好意思呢」丛云咯咯笑着,伸伸长腿将换下的衣裤随意的踢到角落里,何弼学轻声笑了起来,这行为跟他很像啊!

  「如果坚哥在这里,八成会发火!他洁癖到种人神共愤的地步。」何弼学吐吐耳头,丛云跟着笑了起来,愈认识就会愈觉得这位外表亮丽的大美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