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相反,但也没幸运到可以被电得心脏意外跳动起来。

  「你还好吧?」何弼学伸手戳了戳殷坚的掌手,不由得吐吐舌头,都焦了。

  「点都不好。」殷坚闭上眼,打开全身每个细胞的感应力,他知道那道电流仍在屋子里乱窜,他被电电不会死,何弼学可不样。

  「阿学,站到椅子上!」殷坚爬了起来,神情严肃的命令,何弼学想也不想的跳上木制椅子,跟着紧张得东张西望。

  殷坚向何弼学打了个手势,跟着溜到门边,他感觉得到那股电流向门外窜去,不会儿就听见隔壁那户人家尖声高叫,然后又是另户,整栋大楼被闹得鸡飞狗跳,电源发疯似的上上下下起伏,所有电器都无法正常使用。

  「喂!正杰,你那里怎么样?切正常?叫大明小豆准备下,我有事要他们去查,我跟坚哥等下就到电视台!」何弼学讲着手机,不知为何噪声会这么多,害他的嗓门不由得大了起来。

  「阿学,你的视讯是开着的?」殷坚觉得不对劲,现在整栋大楼都停电了,唯只有计算机屏幕上方那个小眼睛亮着红光,份外剌目。

  「怎么可能?都没电」何弼学正想反驳,他也注意到那个红色亮点,镜头伸缩的似乎在注视着他们两人的举动。

  两人对看了数秒,仅仅在眼波流转间就明了彼此的想法,殷坚静静的比出二三,两人嗖的声开门冲了出去,大门关上的那刻,屋内传出霹霹啪啪的火花四溅声。

  何弼学在前冲,经过了这么多次教训,打死他也不敢搭电梯,手才碰上逃生门,整个人就跳了起来,吓白了脸色。

  「怎么了?哪里受伤了?」殷坚比他更紧张的冲过来。有时逃生门也有计算机联机,他担心何弼学也遭到攻击。

  「没事没事,自己吓自己静电而已」何弼学干笑两声,殷坚白他眼,魂差点给他吓飞。

  殷坚将人拉往自己身后,带着何弼学逃出大楼,没想到连自己家都不安全,心里是愈想愈气愤。他知道末日出妖孽,什么东西都可能成精,但他还真的没处理过这种事情。

  「坚哥!」何弼学拉住殷坚,瞪大眼睛看着十字路口,闪烁得毫无章法的红绿灯,车子全塞在路中央。

  「先别管这些,快到电视台,尽快查出那个岳岚菁到底是什么人!」

  13

  「岳岚菁?嗯~~这名字很熟呢」小明在计算机室里嘀嘀咕咕,身后围了那票多事又鸡婆的工作人员。

  「当然熟啊!学长不是三天两头跟她通?」张正杰不屑的嗤之以鼻,何弼学。何弼学这人不知道前辈子没修还是修太好,这辈子好容易招惹女人。

  「不不不!小明的意思,这个岳岚菁在网络界很有名,相当厉害的超级骇客,从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大明在旁补充,顺便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何弼学,真不愧是他们家的王牌制作人,连这种传说中的大人物也认识。

  「结果这个超级骇客突然想不开,入侵了系统,造成电梯惨案?」殷坚冷哼两声,现在问题棘手了,如果对方是人,这就不关他事,应该通知警方吧?

  「先查查再说!」何弼学大眼睛眨啊眨,玩侦探游戏他拿手啊!

  「所以你跟小哥认识很久了?」太平洋会议室里,陈湘慈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既高又挺的男人,身铁灰色的西装,品味跟何弼学是天差地别,不过她必需老实讲,光看外型,殷坚是那种女人都会想嫁他的男人。

  「算久吧!」殷坚燃起烟,轻轻的喷了口,这个小女生跑太多奇怪的地方,身边跟了不少脏东西。

  「你你的职业是天师?」陈湘慈好奇的追问,她印象中天师不都是干瘪老头子,穿着黄袍手拿桃木剑,若不是酒精中毒就是精神不正常,她还没见过帅得像走伸展台的模特儿,举手投足都是品位的天师。

  「不然妳以为我为什么会认识他?真是孽缘」殷坚低声笑着,陈湘慈瞄着瞄着竟然双颊泛红。

  「聊的这么开心?」何弼学又拎了大叠资料夹进来,殷坚有时很佩服他,不晓得上哪找堆有的没的资料,更恐怖的是,何弼学真的会花时间去读。

  「查到什么了?」殷坚捻熄烟,整理整理西装,付随时准备离开的模样。

  「地址!快走吧!殷大师!」

  「没想到你们部门里还挺卧虎藏龙哩!」殷坚坐在副驾驶席上翻看着何弼学的资料夹,列出了数页岳岚菁常出没的网站讨论区,大明小明两兄弟就依靠这些资料推测,最后归纳出几个地址,这其中他们用了什么方法,说老实话,何弼学完全跟不上,说起来他也只比殷坚厉害点点而已。

  「那当然,也不想想看是哪位杰出青年的英明领导?」何弼学腿踩,个漂亮的甩尾过弯,好久没有握紧方向盘了。

  「所以你们猜测这个人正是岳岚菁?」殷坚翻了又翻,虽然听起来很合理,但他始终不认为对方是活人。

  「我们到了,真相可以揭晓了!」何弼学嘿嘿两声率先下车,殷坚静静的跟在他身后,很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可以这么兴奋,不过也正是何弼学这种对任何事都好奇总是有朝气活力的个性深深吸引他。

  网络幽灵美少女,听这名字就算知道不可信,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期待感,何弼学脑袋里幻想着是个成熟火辣的美女,故意在网络上装小扮可爱,至于殷坚这个对这方面完全没经验者,自然勾勒出个清纯学生妹,但他们没跳脱出对方是女孩子的范围,熟不知,网络的世界奥妙就在这,揭晓后心情瞬间从天堂掉到地狱里的痛快感。

  「找谁?」来应门的是个高中男生,既不清纯又不可爱,苍白干瘪的身材活像是成天龟缩在实验室里的怪胎。

  「岳岚菁住这儿?」何弼学换成张严肃面孔,身高上的差距让他能轻松摆出大人欺负小孩子的势态。

  「岚岚?你你们见过她?」脸色瞬间更加惨白,何弼学跟殷坚对看眼,看来他们找对地方,这个高中男生肯定知道些什么。

  「见是没见过,不过通过几次,切本来还算正常,直到今天她打算电死我朋友,这可不是!」何弼学口气直十分严肃,殷坚很讶异的望着他,何弼学平日个性很好相处,可是旦遇到自己的朋友亲人,尤其是殷坚受到伤害时,他就会变得很强悍,虽然长得张娃娃脸大眼睛,可是实际个性上却非常习惯照顾别人,充当领导者。

  「不可能!我已经杀死她了」刚喊出口,那名高中男生连忙捂住嘴。啊哈!真的中了。

  那个高中男孩平静的向殷坚他们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何弼学频频打量着这栋住宅,奢华却少点人气,更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这屋内的摆设是他见过电器用品最少的房子,很难想象有现代人可以不看电视不使用计算机。

  「你什么时候遇到岚?」那个高中男生叫徐天威,跟普通高中男生不样的是,他有种病态的苍白肤色,就好象他已经很久没跨出家门,双眼下方泛着黑气,让原本还算不错的外貌,罩上层令人不舒服不愿亲近的感觉。

  「好阵子了,你说你杀了她?」何弼学扬扬眉,如果岳岚菁真的被徐天威杀了,那她当然不是殷坚口中的活人,当然有资格称自己是网络幽灵美少女。

  「不是真的杀她岚岚不是活人」徐天威喃喃自语,像是不太擅常跟其它人交谈,他说话的速度有些慢,甚至还有点结巴。

  「请解释。」殷坚沉声疑问,末了再对何弼学挑挑眉,他说她不是活人就不是活人,绝不是因为死了之后才变得不是活人。

  「我我不不是受欢迎的男生」徐天威干笑两声,笑起来竟然也有酒窝,殷坚看了看他再瞄瞄何弼学,后者永远充满朝气让人忍不住喜欢,徐天威是那种安静到容易让人忽略的类型,即使五官其实长得不差,还是吸引不到别人的目光。

  「看得出来!」何弼学残忍的附和,殷坚掐了他大腿把。徐天威只能再次苦笑,他永远不可能成为像何弼学那种阳光灿烂又耀眼的人,也不可能成为像殷坚那样又酷又帅的类型。

  「岚岚是我创造出来的网络女友个个人工智能」徐天威长长的叹了口气,本来切很美好,但他不该把岳岚菁创造得如此聪明。

  「人工智能?」殷坚不解的看向何弼学,所以说嘛!他讨厌科幻片。

  「你是说从头到尾,跟我聊天交朋友甚至还想杀殷坚的只是个人工智能?」何弼学惊得下巴合不起来,岳岚菁的说话语气颜色文字,怎么看都像个普通女孩子,结果她根本不是人类?

  「岚有发展自己智力的能力,所以所以你可以把她想象成个真正的人」徐天威语气满是痛苦,这世界上,唯会背叛人的只有人类。

  切,都是从个谎言开始。岳岚菁的诞生,是为了陪伴徐天威,她聪明具有发展智能的切设定,因为徐天威虽然不是那种受欢迎的学生,但绝对是个世界级的计算机怪杰,他设计出来的人工智能,后来用他暗恋的女同学的名字命名,岳岚菁比起普通冰冰冷冷的人工智能而言,她更能贴近的仿真出各种人类的情绪反应。

  刚开始,两人的互动良好,徐天威热衷于跟岳岚菁聊天,他终于找到个可能跟他讨论艰涩问题的对手,而且岳岚菁不会嫌他沉闷。

  但是渐渐的,岳岚菁的智能发展受到了硬件的限制,这就是人工智能始终胜不了真正人类的地方,人类的大脑发展是无上限的。为了帮助岳岚菁突破这个障碍,徐天威做了件大胆的事,他将岳岚菁到他父母公司的大型主机上,瞬间她吸收了所有关于生技方面的知识,也因为这小小的个动作,她开始有了意识她跟徐天威并不样,而她,想成为真正的人类。

  「我爸妈公司的大型主机不仅资料丰富,更和世界各国的分公司相连系,所以岳岚菁从那时起也获得了遨游网际的能力,我杀了她可是我杀不光她」徐天威神情痛苦,严格说起来,他等于是亲手杀死了他的好朋友他的心血结晶他的孩子。

  「你为什么要杀她?」用杀字太沉重,但面对个具有发展自己智力能仿真出人类的七情六欲,你还能简单的说「删除」吗?何弼学跟着微微叹,他直认为岳岚菁很可爱,有些鸡婆又热情,没想到竟然是个被自己创造者背叛的人工智能。

  「因为她竟然害死我爸妈公司的职员!」徐天威激动起来,虽然开始是他的不对,他不该将程序到公司的大型主机里,部的同仁侦测到这个不断探索其它档案的程序,自然将它想象成对手公司的病毒,他的第步动作是通知上司,接着就是准备动手清楚这个病毒,但最后下场是被人发现他窒息死亡。

  「虽然命案调查不了了之,但我知道定是岚动的手脚,大型主机的放置地有电子锁空调严密管控,如果岚已经高度发展智力,我想她有办法入侵到这些系统,然后在那名职员准备清除程序时,将他锁在里头抽干里面的空气,最后再假造记录,让人无从调查这件命案」徐天威最痛心的不是因为岳岚菁杀人,她是为了生存保护自己而采取这种最有效率的手段,他最难过的是她学会了造假说谎,她竟然欺骗他。

  「后来呢?」何弼学深吸口气,手心紧张的冒汗,他直都是科幻片迷,没想到竟然会遇到活生生的例子,而且还是这种神奇到不行的剧情。

  「我诓了岚回来陪我然后然后」徐天威每个细胞都在挣扎着,他没想过要害人,可是却创造出个无法消灭的怪物。

  「你删除了岳岚菁的程序,但是却错漏了她留在其它地方的备份,因为你的背叛,让她吸取的教训,在生存受到威胁时,第要件便是消灭阻碍她的人所以她才想要杀我,因为我直否认她的存在,在她的角度来看,我对她有敌意,解除威胁的最好方法便是出击。挺不错的!我欣赏她!」殷坚这家伙九成九被电疯了,居然没神经的赞赏起来,何弼学白他眼,只有他不用呼吸不怕电,其他普通人在杀了岳岚菁次失败后,自然会担心她报负,难怪徐天威家里没什么电器。

  「难怪你躲在这里愈少电器愈安全。可是这样也不能解决问题,岳岚菁似乎又杀了其它人,而且这次的手段更残忍。」何弼学同情的看着徐天威,虽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事件,但要他眼睁睁的看着惨案再发生而不能尽点力,心里总是很不舒服,尤其岳岚菁现在的头号敌人是很赏识她的殷坚,天知道下次她会怎么对付他,究竟又会发生什么事?

  「岚已经算是对我手下留情了,她如果够凶狠,她大可将我银行帐户里的所有存款归零,她可以捏造个莫虚有的罪名给我,甚至她可以删除有关我个人的所有信息,这样来,我便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变相的被杀死。」徐天威苦笑,他该庆幸他将岳岚菁设计得太单纯太直接吗?又或者,她根本不屑人类的卑鄙思维。

  「哇塞这招真的有阴险!」何弼学吐吐舌头,把殷坚这个钱鬼的银行帐户归零果然是狠招,这铁定能让这家伙生不如死,喔!对了,他帐户早上殷司盗领空,也没啥好归零了。

  「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死吗?」殷坚厉了何弼学眼,不用多说话就能明白对方在心底嘲笑他现在变得赤贫的惨事。虽然不怎么担心岳岚菁会用什么方法对付自己,殷坚还有那个自信,没道理斗输个什么成精变鬼的人工智能,只是放任个这样遇到敌意就反击,杀人像砍瓜切菜样的人工智能,管了,好象不关他的事;不管,似乎又说不过去,重点是,他讨厌处处受人监视,更要命的是她还有办法让自己的银行帐户归零,光冲着这点,真是不除不行。所以说,科幻片真的很要命!

  「她们她们向公司提议,准备撤换掉内部所有的计算机系统,包括岳岚菁仰赖生存的那部大型主机」徐天威抱着头,他明明知道事情的真相,却不够胆识说出口,因为不可能有人相信他,今天能对何弼学说出口,对他而言,或多或少释放了些压力。

  「举手问!」何弼学真的举起手来,徐天威让他的反应吓了跳。这个眼睛大大看上去年纪很轻的男子,除了对他刚刚的话很感兴趣,不会将他当成精神病之外,他还有种跟外形说不上搭还是不搭的幼稚感,几乎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只是换部主机而已,有什么好受到威胁?」何弼学问的理所当然。

  「我有说过我爸妈开的是生技公司吧?那那部大型主机使用的便是公司开发出来的新产品生物电,除了普通电源之外,它还能利用植物的光合作用产生电力所以除了世界末日太阳爆炸否则岳岚菁永远不怕失去电力,而更换新型但普通的主机,代表着她将再次受到硬件的限制」

  「你将个会杀人的人工智能放在个永远不会断电的大型主机里?」何弼学尖叫。徐天威又次痛苦的抱紧头,他只想要有个朋友陪伴,从没想过要伤害别人,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

  「所以就算我们切除了那整栋大楼的电力,岳岚菁还是无法被消灭?」殷坚沉吟了会儿,他设想了许多方法,甚至想来招五雷轰顶,劈得那栋大楼从此断电就算了。不过按照徐天威的解释,那个什么见鬼的生物电,似乎能让岳岚菁直处在有能量供给的状态,说不定用雷劈她,搞不好她还能吸收起来备用哩!

  「解铃解铃还需系铃人想消灭个人工智能,唯的方法就是从最根本做起,破坏她的程序」徐天威微微叹了口气,何弼学跟殷坚对望眼,他们从徐天威的语气里听出些端倪,这个计算机怪杰肯定有备用方案。

  「我我写了个追踪岚的病毒程序,只要在网络上散播出去就可以就可以破坏她的程序,唯唯的困难是」徐天威结结巴巴,边说边用眼角余光瞄着殷坚何弼学。

  「你要我们去除掉大型主机里的岳岚菁备份?」殷坚冷哼,他就知道他躲不掉这些苦差事。

  14

  「大明小明,到时我们在大楼停车场会合!」何弼学边命令,边把玩着示别证,真是没想到徐天威是家生技公司的小开哩!既然答应他插手帮忙这件事,徐天威则负责消灭网络上流窜的岳岚菁,而何弼学他们则要将追踪病毒至那台大型主机里。

  「我自己去处理就好,你跟着来多管闲事干嘛?」转动着方向盘,殷坚语气不善的吼了何弼学句。普通人就不要妄想当英雄,把小命送掉,就算拯救了全宇宙又有个屁用?

  「你是会唷?你用计算机不就只是会上上网,看看些美女图?」何弼学哼哼两声,殷坚反手就刮了他后脑袋掌,片收藏家居然还有脸说别人?

  「先说好,到时候不许轻举妄动!」都关心的彼此安危,殷坚跟何弼学异口同声,两人相视几秒后随时朗声大笑起来,这样自然坦荡的情感,正是他们能携手闯过关又关的关键。

  停车场里,等着何弼学他们的不只大明小明两兄弟,那票死不怕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