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说那就是曾经发生过不好的事情?」吴进咽咽口水,他虽然觉得能亲身参与很荣幸且兴奋,但他毕竟不如何弼学这般见多识广,愈是接近白尾村,他的心跳就愈不受控制的加快。

  「嗯,莫名其妙来场无可救药的大瘟疫,全村的人都死光了,你觉得算不算是不好的事?」殷琳冷哼声,发狠地踢飞了自己的高跟鞋。剩下那三个男人对看眼,殷坚跟何弼学默契十足的转移视线,吴进只好苦笑几声,随即心甘情愿的背起殷琳。

  「死光了?都死光了谁留下这个传闻呀?」何弼学眼神亮,好奇心杀死猫的性子又使起来了,殷坚俊眉皱的怒瞪他眼。

  「我怎么知道?不准质疑我!」殷琳白了他眼。

  艰难的朝着山谷走去,天空开始变得灰暗,毛毛细雨飘起,四周的气温开始骤降,何弼学莫名的紧张起来,也许,他们已经进入未知的世界,白尾村。

  10

  行人走进个废弃的村子,路口有个颓倾的石碑,模模糊糊的刻着白尾村三个字,何弼学吐吐舌头,有必要这么应景吗?又不是拍电影

  「小姑姑,你知道『他们』约在哪里?」殷坚左看右看,白尾村像是笼罩着在股阴影中,抬起头来看不见天空,斜飞的毛毛细雨让四周景象变得灰暗无比。

  「殷坚!」殷铣打着手势,他察觉不到妖气,或许该说,整个白尾村覆盖着浓厚的妖气,这才使他无法集中注意力。

  「自己小心!」殷坚点点头,他同样也有这个问题,看来殷琳的警告太小儿科,这里不仅仅是风水不好而已,他们几乎像是脚踩进另个世界样。

  「坚哥,这里!」何弼学望定了某个方向,猛向殷坚招手,所有人对看眼后有默契的跟上,这么多次的经验累积,必要时,定要相信这只会走路的雷达。

  东拐西转,何弼学熟稔地穿梭在这个废弃的小村子里。虽然不至于杂草丛生,但渺无人烟的情况下,毛毛细雨中,白尾村看起来异常荒凉。

  「坚哥」何弼学停在栋看起来像民宿的二层楼房外,说不出的诡异感觉,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白尾村,他却对这栋房舍有印象。

  「怎么了?」殷坚将冲太快的何弼学拉回自己身边,同样也好奇的打量着那栋楼房,不像是鬼屋,但隐隐约约觉得里头有些什么。

  「我我好像来过这里」

  「来过这里?」殷坚疑惑的望了他眼,边向殷琳殷铣他们打手势,要他们分散开始侦察,这个废弃的村子始终透露股诡异。

  「白尾村可能在你出生之前就废弃了。」殷坚皱着俊眉提醒,语气仅仅是提醒而不是反驳,何弼学这家伙的经历太辉煌了,他如果真的见鬼似的来过这里,殷坚也只会在那不寻常的事迹中再多加笔而已。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我真的来过这里,好像是小时候吧?」何弼学推开楼房大门,让白蚁蛀蚀得快腐烂光的大门抖落了大片木屑。

  「小时候?」殷坚狐疑,何弼学这家伙的脑部构造十分特别,跳跃式的思维让他的记忆力具有选择性,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他可以记得清二楚,有关他自己的事情却又迷迷糊糊,他说小时候来过,殷坚怀疑他记不记得自己有过『小时候』。

  「真的我记得这个楼梯,我想跟妈妈开玩笑,于是自己跑上楼去躲起来然后躲进客房里的衣柜中」何弼学摸着扶手,小心的跨上破白蚁蛀得几乎快塌的楼梯,殷坚微拧着俊眉跟上楼,正如何弼学所说的是间客房。

  「你看!就是这个衣柜!我那时就躲在里面。」何弼学有些兴奋有些得意的指着个日式的衣柜,殷坚没好气的白他眼,就算他真的来过,就算他记忆没有出错,个躲在衣柜里打算吓妈妈的死小鬼有什么好骄傲的?

  话才说完,何弼学像是陷入回忆中脸色渐渐刷白,呼吸莫名急促,不安的情绪具有传染似性的渗入殷坚身体里,害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怎么了?」殷坚扫了扫何弼学背脊,平抚平抚他的情绪,后者朝他微微笑,那深深的酒窝不知多久没出现了,殷坚从没想过,有天他会这么想念那对让何弼学看来有点傻气的酒窝。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可怕的事情我记得那时我躲在衣柜里很久,结果我就睡着了,然后然后衣柜的门突然自己打开,有有个血红色眼珠还有撩牙的妖怪在外头瞪我」何弼学觉得很无稽的苦笑,然后顺手拉开衣柜的门解释给殷坚听,只见后者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退了步,何弼学让他的神情吓了好大跳,跟着就是声高八度高频率的尖叫。

  「妈咪——!」个身高不到百公分的小孩穿过何弼学向外跑去,留下何弼学跟殷坚两人惊魂未定似的瞪着对方,刚刚看到了什么?

  「那那是什么?」殷坚竟然结巴,在这种地方遇到妖怪叫作正常,可是在这里遇上个不到两岁大的小小孩,这才叫做可怕啊!

  「小小孩子?」何弼学咽咽口水,让他心跳停了半拍的是另个女人的声音,回应那个小小孩的叫唤,而且,用着让何弼学差点脱口回应的叫唤方式

  『小学。』

  殷坚跟何弼学两人前后奔下楼,忽明忽暗的光线让民宿的客厅看起来不很真切,好像何弼学他们所在的空间仍偏灰暗,但不知从哪里透出来的灯光下,客厅那头看起来色彩鲜明又温暖。

  「嘘嘘嘘小学怎么啦?」个拥有圆圆脸,大卷发的年轻女子,温柔的拍着那个小小孩,心疼似的将人拥进怀里轻轻摇着,替那个小小孩筑起道安全的避风港。

  「妈咪妈咪。」那个小小孩拚命的将自己埋进那个年轻女子的怀里,小小短短的手,指着殷坚跟何弼学的方向,那个女人随着他的动作抬头看向他们,有那么瞬间,何弼学的心跳漏了拍,而殷坚则是觉得不可思议似的看看那个女人再看看他身旁的这个男人。

  「那里什么都没有啊!小学不怕不怕。」那个年轻女子轻声哄着,末了牵着那个小小孩走进餐厅里,隔着墙可以隐约听见她的声音,带着娃娃腔的哄着小小孩,又是多多又是点心的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那个是?」殷坚心情还无法平复的张口结舌。

  「是」何弼学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呆呆回应。

  「喂!你们两个在这里干嘛?」管彤拉开大门探头进来,脸笑意的蹭到殷坚身边,打扰别人的好事是他的强项啊!

  殷坚终于回过神,民宿里又恢复成灰灰暗暗,自然找不到那个温柔的女人和那个小小孩,如果他猜想的没错,刚刚他们经历了次时空交错,就像当初他们在鬼屋里打转样,只是这次更特别

  再给他百颗脑袋,他也不会料想到遇上三头身版的何弼学。

  「你们遇到小时候的何弼学?」重新在民宿里会集的行人惊叫,纷纷将目光停留在主角身上,何弼学只好尴尬的看着自己的鞋带。

  「喔?可爱吗?」其中最镇定的是殷琳,居然还有心情问了个最不相干的问题。

  殷坚先是愣,跟着看了何弼学眼后,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对小动物真的很没辄啊!

  三头身的何弼学对他而言简直是正中死岤。

  「好了!了却心愿,你可以死而瞑目了!现在办正经事要紧,拜托你不要随便分心了,?」殷琳没好气,早说了这里磁场紊乱,管他是时空交错还是什么见鬼的房子自己的回忆,总之这不是他们该关心的重点。

  「知道了。怎么只有你在这里?」殷坚切换情绪的本领跟何弼学跳跃式的思维有拼,神情语气变,正经八百的询问着管彤。

  这个福大命大侥幸逃过劫的狐狸精,向殷琳通风报信说殷坚被抓走后,随即被召回深山里,妖怪们几番讨论之下,终于说服了蛇族,决定再信任凡人次。

  还没来得及跟心爱的殷坚叙旧,屋外突然传来打斗声,殷坚跟管彤对看眼后并肩掠了出去,期间管彤觉得很有意思瞟了殷坚几眼,似乎经过的战役之后,殷坚的能力爆发似的大跃升,眼神中流露出的自信与智慧,再也不像是个二十来岁半桶水的小天师了。

  屋外,殷铣跟殷家子孙正与青白两位年轻女子缠斗,在这个时代,看着群穿着时尚却又手握长剑决斗的男男女女,说实话,那画面真是诡异得好笑。果然,就有人很不识栢的噗嗤声笑了出来,而那个人不意外的正是何弼学。

  「喂你们在干嘛?」管彤手指弹,道银光射入缠斗的人群之中,跟着炸开朵银花,将那些人硬生生的逼开,毫发无伤。

  「就是他!就是他背叛了姐姐!这个负心人该杀!」那位穿着青绿色缀有流苏衣摆的艳丽女子,杏眼圆瞪的紧盯着殷铣,剑尖对准他的喉咙,就像随时准备扑上戳穿,或者划断他的气管。

  「负心人?」晚他们步的何弼学好奇的硬挤开管彤站在殷坚身旁。这个形容词太酷了,殷铣这家伙帅气归帅气,但他比殷坚更加木头,你可以用任何难听的形容词咒骂他,但是用上『负心人』就太超过了点,这个没心没肝又没肺的家伙哪会有女人爱他,还有机会负心?没买彩券怎么可能会中乐透?

  「青算了,他不记得了」那个穿着白色套装的女子微微叹口气,何弼学只能愣愣的瞪着她。形容不出的容貌,似乎是很美,但他脑中浮现的字眼叫『宝相庄严』,那个白色套装的女子会让他直接联想到狐仙小芸,只是小芸充满空灵的气息,而这个女人,是种热情燃烧殆尽的幽怨。

  「她是谁?不会是?」何弼学凑到殷坚耳边压低音量询问。现在对他而言,遇到妖精鬼怪已经不稀奇了,但是遇到『传说中』的妖怪还是会让他的肾上腺素狂升。

  「是,就是她。」殷坚侧着头,同样也压低音量回答。这可不同于孤仙小芸,眼前这位穿着白色套装的女子,当初发生过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她对爱情的渴求与执着,绝不是淡薄的小芸能相比的,如果殷铣是她们口中的负心人,那他觉得非常有意思了,嘴角不由得勾了勾,颇有在旁看好戏的意图。

  「啊?是她!那殷铣不就是?」何弼学捂着嘴。完全无法将殷铣和那个人联想在块,怎么看这个阴险的家伙都不像是那种会替女孩子画眉毛调情的温柔书生嘛!

  「应该就是他!」管彤点点头附和,不过内心很赞同何弼学的惊疑,殷铣真的跟那个人完全不像啊!

  这边三人事不关己的在那里看戏,那头群人再次恶斗起来,尤其是那名青绿色衣衫的艳丽女子,剑剑都想直接了断殷铣的性命。

  「白小姐!这不是你来的目的吧?」殷琳阴森的嗓音突然冒了出来,正在混战中的那群人全都停了下来,殷家子孙不约而同的退到殷坚他们身旁,壁垒分明。

  「要不是因为他,姐姐不会差点被打回原形;要不是因为他,姐姐不用躲在塔底,待就是几百年,都是因为他!」青绿衣衫的艳丽女子长剑指着殷铣,美目赤红的打算再扑上前来,那名白色套装的女子微叹口气的将人拦下。

  「白小姐不会被殷铣打回原形吧?虽然这跟现实很接近,殷铣就是这么阴险兼冷血,但跟『那个故事』不符合呀!」何弼学呵呵笑了两声,青绿衣衫的艳丽女子怒火高涨的直接就想用眼神将他瞪得千穿百孔,殷坚管彤边个将这个白痴夹往身后,不该说话的时候就乖乖闭嘴。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故事就让它维持凄美吧」浅浅笑,白色套装的女子幽幽叹的再望殷铣眼。

  「如果『这件大事』完成了,殷铣这小子你要杀要剐请自便!」殷琳推了她身旁的殷铣把,后者惊吓的回瞪着她,这女人竟然为了利益把他交易出去?而她居然还有脸摆出那种『以大事为重,为人间牺牲些是必需』的表情。

  「殷家不插手管?」青白两名女子异口同声,白色套装那位忧心,青衫那位挑衅,殷铣不敢相信殷琳那女人竟然点头成交了?

  看着夹在当中的殷铣那五味杂陈的表情,何弼学用力的咬着下唇才能克制自己不大笑出来,那扭曲的五官堪称绝,平日里嚣张得欠扁的殷铣也有今天。

  「这样好吗?」最晚到达的吴进关心的疑问,他大约是最不在状况内最有同情心但是最没观察力的个人了,因为在场的没半个人担忧殷铣的安危,打从那个被称为白小姐的女子看见他的第眼,那缱绻缠绵使出卖了她,她不会杀他,她舍不得伤害他。

  11

  「真是不敢相信,殷铣跟白小姐」吴进拿着纸笔抄抄写写。略为打扫过的民宿还隐约可见当年的舒适奢华,殷家的子孙跟『他们』去商量事情,身为平凡人的何弼学跟吴进没被邀请只能无奈留下,幸亏何弼学目前是长生石的持有人,天下间可能没有第二件护身符比长生石更具有攻击性了。

  「白小姐那么温柔美丽,殷铣就算是木头好了,那也只是根木头而已,我很难想象他会背叛白小姐。」何弼学不解的摇摇头,他虽然讨厌殷铣,但不可否认,这家伙还算正直,个性机车不代表他就会出卖女友,况且对方是修练上千年的蛇精啊!被出卖被吃了还比较有说服力。

  「他开始不是这样的。」被唤做『青』的那名艳丽女子突然冒了出来,吓得何弼学吴进两人差点翻下椅子,就看她风情万种的坐在破旧吧台的另端,眼波流转间漾出诱人的光采。

  「青小姐。」吴进咽咽口水,面对着这名艳丽女子,他总会莫名的心跳加速,虽然他心底再告诫自己,最爱的是殷琳,但只要多望她眼,无法抑制地口干舌燥起来。

  「有人姓青吗?」那名艳丽的青衫女子咯咯笑着,何弼学很惊讶的发现她微吊的三角眼竟然非常性感。

  破旧吧台这头的两个男人突然警觉的猛甩了甩头,看来善于勾引人的狐狸精遇到对手了,那名青衫女子得逞似的眨眨眼,艳丽之中混杂着顽皮神态。

  「其实他开始很好很好的,我从没见过有哪个男人能如此坐怀不乱,虽然有时让人觉得闷了些,但姐姐就爱他正直严肃的模样。」青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口里缓缓勾勒出当年的情景,断桥细雨还有那把竹纸伞

  「不会就因为把伞就见钟情了吧?」何弼学翻了翻白眼,就算是他跟都没那么浪漫。

  「很可笑吧?个修练了上千年的蛇精就这样栽在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手里,姐姐是鬼迷心窍了才会这么爱他。」青微微叹了口气,她陪着她修练了五百年,她陪着她经历风风雨雨,可是她在她的心中,地位始终及不上他。

  「反正有的是时间,可以说说吗?」吴进推了推眼镜,这位考据狂的可怕症状阻止不了的发作,青点点头笑了笑,她也憋了数百年,难得有机会让她渲泄。

  「他和姐姐的感情很好,虽然没有轰轰烈烈,但姐姐求的就是那份平淡。本来—切都很好的直到直到他死而复生」青幽幽诉说。

  「死而复生?」何弼学跟吴进愣了愣,现在是怎样?死而复生很容易吗?

  「并不是真的死而复生。他大病场,就好像就好像三魂掉了七魄样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姐姐愁得都白了头发,正想上昆仑盗仙草救治时,他又突然好了,只是清醒过来他人也变了」青长长叹了口气,眼神中的痛楚仿佛当年的争执又再重新体验遍。

  「他醒过来后,性格大变?」何弼学狐疑,未了跟吴进对看眼,他也认识个从昏迷中转醒进而变了个人的家伙,心底浮现些不好的推测。

  「是的,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蛊惑姐姐,害得姐姐真的为他去盗仙草,得罪了昆仑山众仙,他抢了姐姐的仙草打伤姐姐后走了之,留下姐姐遍体鳞伤的等死,最后不得不躲入塔内重新修行。」青摇摇头,这正是为什么她会这么恨殷铣,她万分心疼那个痴心痴情的女人。

  听着青的幽幽叙述,何弼学与吴进不难想象当年的种种场景,如同故事般恩爱的夫妻,因为场大病之后全变了样,而那场病却来得诡异。

  「我现在开始担心,你们可能怨错恨错人了。」吴进严肃的说明,何弼学不能再同意更多的点点头。殷铣可能早在『大病场』的时候就被害死了,而醒过来的还会有谁,九成九是那个天杀的殷司,真没想到这老鬼早在宋朝就是个坏蛋了。

  「先暂停下,我还要听!人有三急!」何弼学举手止住话题,跟着习惯性的跳了跳,冲上冲下的找厕所。

  小心的推开木制的门,何弼学探头进到厕所里,又不晓得是谁规定的,厕所永远盖在阴暗的角落里,大白天时就已经晒不到什么日光了,现在外头飘着毛毛细雨,室内变得更加昏暗。

  「嘘」终于解放了的何弼学长长呼出口气,厕所里脏脏旧旧的充满霉味,不禁让人好奇这里究竟荒废了多久。

  「咦?居然还有水?」扭开水龙头,先是阵浊得厉害的浑水,流了阵后终于出现清水,这倒让何弼学觉得惊奇,推测这里大约是引用山泉水节约,才会在荒废了多年后,水源反而是唯留存下来的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