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姜r,又见面了!」主任礼貌的伸出手,姜柏豪敷衍的笑了笑,用力握。跟在主任身旁那个红发女子,神情严肃的翻动着尸体检察着,姜柏豪刚想说她几句,就见她的脸色变再变,连忙爬起身子凑到主任耳边嘀嘀咕咕许久。

  「我能知道,为什么这个案子会交给你们处理?」姜柏豪边留意着那个红发女人的举动,边很感兴趣的打探着。这阵子,许许多多无法解释的案子件又件的发生,身为警察的姜柏豪虽然不服气,但对这个神秘的组织又有强烈的好奇。

  「不,我们在意的是这位女研究员,法玛药厂也是联盟之。对了,有多少人接触过这具尸体?」主任和善认真的回答着,可是接连出口的问题让姜柏豪愣了愣,接触过这具尸体会怎样吗?工地人员鉴识人员,就连他跟那个老警员都帮忙抬过,别告诉他真的有什么莫名病毒会因此扩散。

  「有什么问题吗?」姜柏豪不由自主的脸色白,下意识的搓了搓双手。

  「不,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当初这位研究员曾经带走部份试验用的药剂,因为还没有经过人体实验,所以我们担心会有副作用,不过也不必太紧张,这类药剂溶于水后就失去效用,接触过的人只需要让药厂的人检验番,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主任平静的解释,就像切都在他掌控之中的冷静,姜柏豪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深吸几口气,果然就像他料想的样,现在只希望问题不严重,他还年轻,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啊!

  「除了她,你们还有挖到具男性尸体吗?」火红头发的阮杰走了回来,显然不太满意现在的开挖速度,皱紧着眉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如果让她来执行,这里早让她炸出几个大洞了,还用得着铲铲的慢慢挖?

  「我们应该再挖到具男性尸体?」姜柏豪很惊讶。

  「当初,他们是起离开的,如果另名研究员没有被弃尸在这里,那我会忍不住的猜想,凶手是谁?剩下的药在谁手上?」扬扬眉,阮杰盯着这名年轻警员,会被派来跟交涉,他应该也有些特殊本领吧?另头,姜柏豪不禁有些发窘,他倒不是没跟女孩子交往过,只是像阮杰这样独立得甚至可以跟男人较高下的女人,他有点不知所措,不过现在看她那头红发也不那么剌眼了。

  「还有剩下的药剂?你们现在才说?」姜柏豪猛摇头,开始拨着电话连系。

  「我们也是才知道法玛药厂丢了批实验用药啊!」阮杰无辜的耸耸肩。

  「总之,切拜托你了。」主任礼貌的笑着,眼神若有深意的瞧着仍在挖掘烂泥的怪手,也许,有什么秘密被深埋在地底。

  「喂,你还好吧?」握着方向盘,管彤眼角余光随时注意着游乐祺,从上车开始,他的脸色就点点变差,管彤还没见过有哪个凡人气色这么糟的,就好像只脚踩在阴间只脚踩在阳间。

  「嗯,你知道路吧?」揉揉太阳岤,游乐祺恨死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剧烈头疼。深吸了几口气,看向车窗外打算转移注意力,瞬间心跳漏了半拍,这个路口他辈子也忘不掉,就是在这里翻车,他的女友就是在这里惨遭割喉,没想到事隔这么久,再次经过还是让他情绪难以平复。

  刚想叫管彤绕路,谁知道才转过头去,映入眼中的却是个脸色惨白颈子不断冒出鲜血的男人,管彤控诉似的眼神瞪着游乐祺,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像是无言的指责为何不救他,游乐祺惊吓不已的本能朝后闪,力道不轻的撞在车窗玻璃上。

  「嘿你干嘛?有没有撞伤?」真正被吓白脸色的管彤,方向盘差点没握稳,关心的看着游乐祺,后者戒备的回望着他,确定了管彤点伤也没有,刚刚可能是他自己的幻觉,自暴自弃的又塞了两颗药丸进嘴里。

  「阿祺你真的不要直吃止痛药了,这样对身体不好。」管彤柔声提醒,他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游乐祺能过得健康些。有时候想想,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直都很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管彤,遇上了游乐祺之后,怎么就变得这么婆婆妈妈起来了。

  「多事」撇撇嘴,游乐祺想找打火机点烟,管彤却快他步握住他的手,左手臂骨折直都没有,所以游乐祺也使不上力挣开,只能任由他紧紧握住,管彤的手皮肤很细滑很温暖,温暖得让游乐祺茫然了,他究竟是真的使不上劲,还是点也不想要挣开。

  「听话,别再吃那些止痛药了。」见对方没有抗拒,管彤将手握得更紧,既冰冷又骨感,他点也不想要放开手,他点也不想要从此变成陌生的两个人,如果可能,管彤真的很希望能够体验那种两人条心,闯过风风雨雨的感觉。

  鲜黄的警戒线唤醒了游乐祺的神智,稍微的使劲脱出管彤的掌心,抿抿嘴的跨下车,他直抗拒着别人对他的好,刻意的不与其它人有太深的交往,游乐祺太明白自己,他已经禁不起再次的打击了。

  情急的跃下车,连引擎都忘了熄,管彤只想问清楚游乐祺到底在怕什么?他不相信只是因为性别问题,游乐祺可以跟那个娘娘腔阿相处的很自然,管彤就是不懂,为什么愈对他好,游乐祺反而将他推得更远。

  「回去!在车上坐着等!你很爱看尸体吗?」游乐祺瞪了管彤眼,心底嘀嘀咕咕的念着,搞不懂这个光鲜漂亮的模特儿怎么就那么爱往这种恐怖的地方钻,温室里的小花就该安份的待在温室里,别尽给他找麻烦。

  让游乐祺这么呛,管彤原本想说的话全噎在喉咙里。现在是怎样?游乐祺反过头来保护他?听说有高深法力,活了上百年的狐仙是他耶?无奈又不能泄露出真实身份,管彤只能吃瘪的等在车旁,刚巧头红发的阮杰经过,两人既惊讶又只能扮成互不认识的眼神交流着。

  叮嘱着太平间的搬运工人小心,姜柏豪本想离开现场回警局复命,突然眼角余光撇见个熟悉的人影,左手臂仍缠着绷带行动不太便利的游乐祺在警戒线之前探头探脑。

  「喂!你怎么会在这里?」姜柏豪口气不善,他的记忆力向不错,自从在见过游乐祺面后,他差不多将对方的祖宗八代都调查清楚了。游乐祺是名摄影师,同时也是报社的自由度大得吓人的撰稿人,不过让姜柏豪印象深刻的则是四年前的那场车祸,杀害他女友的凶手至今仍未落网。

  「有钱能使鬼推磨。」游乐祺耸肩的笑了笑,个成功的记者,自然有办法从警局里买到内线消息。

  还想再追问几句,姜柏豪觉得游乐祺那张笑脸实在很剌眼,可是身后却传来阵阵惊呼,原本挖着烂泥地的工人,发现了土堆里混杂着骸骨,不只具。

  「老天」姜柏豪捂着口鼻,从腐烂的程度来看,这些尸体骸骨被丢弃在这里的时间不,只是都样残忍。

  「喔你有个专杀女性的变态杀人魔哩!」探头探脑的瞄了眼,游乐祺啧啧有声。

  「你怎么知道?」姜柏豪狐疑的盯着人,除了几具衣服明显看得出是女性的尸体之外,游乐祺凭什么在只剩白骨的情况下,认得死者是女性?

  「骨盆腔。」游乐祺简单的回答着,眼角余光瞄到头雾水的姜柏豪,那呆愣的神情实在跟洪俊铭有拼,简单讲就是菜!

  「女性的骨盆腔较男性的宽且浅,呈圆桶状。」原本处理着第具尸体的法医,忍不住的扬声提醒。游乐祺得意的扬扬眉,多跑几年犯罪现场的新闻,他都快比那些警员更警员了。

  「就算全都是女性好了,你又知道是杀人魔?」姜柏豪不服气,还想继续跟游乐祺争论几句,后者的注意力却完全被吸引,血色时间尽退,呼吸变得短促的紧盯着最靠近他的那具尸体。

  「她她们是不是都是被割喉的?」声音颤抖着,游乐祺觉得自己太阳岤鼓燥得厉害,脑袋里难忍的抽痛又开始了。

  「是的,你怎么会知道?」法医先是老实的回答,这下,连他都注意到游乐祺的不对劲了。

  13

  姜柏豪当然明白游乐祺追问的意图,心底也觉得这事件发展得太不寻常,也许,杀害游乐祺女友的凶手,正是杀死这些女孩又弃尸的杀人魔,那夜,他们说不定真这么倒霉,遇到了前往弃尸地点的凶手,这恰好说明了为何游乐祺捡回条命,因为他不是杀人魔行凶的对象,年轻女孩。

  「你不要紧吧?」瞧见对方气色愈变愈糟,姜柏豪想拉住游乐祺防止他跌倒,谁知道后者气力突然变大的挣开他,逃命似的离开现场。

  碰的声冲进车里,管彤让游乐祺见鬼似的神情吓了好大跳,这家伙本来脸色就很白,只是他还没见过有人能苍白成这付德性,脸上竟然看得见青筋。

  「开车!快开车!」声音还有些发抖,游乐祺只想赶快离开现场,半转头想催促几声,眼角余光瞄到后座竟然多了好几名女孩,湿漉漉颈子上好大道深褐色的伤口,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的瞪视着自己,游乐祺吓得又次撞上车窗玻璃。

  「喂!你小心!」管彤伸手拉住人,害怕他用力过猛真的撞破玻璃弄伤自己,却也在同时注意到了他车子后座的不速之客。有没有搞错啊?他是堂堂的狐仙大人耶!竟然有冤鬼坐上他的车子?是欺负他太纯真善良吗?

  还在动脑筋该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尤其不能让游乐祺察觉的情况下,将那些女鬼们『请』下车,管彤这时很痛恨为什么咒语得用念的,更气人的是,游乐祺精得跟只鬼似的,很难在他面前偷鸡摸狗,正在发愁不晓得该怎么办时,反倒是游乐祺,很快的平复情绪,完全当成没瞧见的模样,冷静的要管彤开车。

  「那个你要去哪里?」瞄了瞄照后镜,再瞄了瞄身旁的游乐祺,管彤实在佩服这家伙自欺欺人的本事。他不在意,他不害怕,他可以当成没看见,那是因为管彤本身就是妖怪是狐仙,可是游乐祺却不同,后座挤进四五个惨死的女鬼,目光还紧盯着自己的后脑袋,他居然能神色自若的指路,即使目光无意间撇见后座的情景,他还能顾虑到管彤,强自镇定的不惊吓到对方,毕竟,在游乐祺心里,管彤可是比他更手无缚鸡之力的温室小花。

  车子,平安的开到目的地大楼,只是这路,实在是太特别的经历。管彤心想,他有生之年应该不会再碰见了,前座的两人,明明都知道后座有着四五只死相难看的女鬼,偏偏又有各自的苦衷隐瞒对方,虽然是这样不坦白,但是管彤却有种莫名的感动,他是法力高强的狐仙,直以来都是以保护者自居,就算在殷坚身旁,他也从不是弱者,现在,竟然有个平凡人在保护他,管彤必需承认,这种滋味真的很美好,难以戒除。

  才刚在地下停车场内停好车,游乐祺几乎是以揪着管彤衣领的方式将人塞进电梯里,这该死的阴阳眼,他本来不想相信,但是偏偏又做不到真的眼不见为净,最要命的是管彤还在身旁,万害他遇到什么危险,游乐祺不知道该拿什么赔给阿那个死娘娘腔。

  「阿祺你」管彤本来想提醒对方,这种时候还是别搭电梯比较安全,不过接到游乐祺投过来鹰隼似的目光,他突然觉得还是闭嘴为妙,省得他追问起来为什么比较安全,管彤真的会挤破脑袋也掰不出谎言。

  背靠着墙微微喘气,游乐祺觉得最难忍受的倒不是那些死相难看的女鬼,通常,无视她们就能平安渡过,最惨的是剧烈的头痛,下意识的想掏出止痛药片,接到管彤投过来的关心目光,游乐祺咬咬下唇,停下动作。

  头顶的照明灯闪了闪,管彤心紧抽了下,电梯四周渗出女性的长发,他现在该不该当成自己平凡得什么都看不见?

  「愣在这里干嘛?走啊!」扯着管彤手臂,游乐祺不等对方反应,粗暴的将人拖进殷琳办公室,途中想友善拦阻他们俩的工作人员,全都让游乐祺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

  碰的声,用力的将管彤推倒在沙发上,游乐祺终于可以放松心情的好好喘上口气,如果殷琳真以降妖伏魔为职业,外头那几个应该没问题?

  「这是在干嘛?」本来替人推算着阴宅位置的殷琳,不知道怒气是射向谁的低喝句,随后五官变化得极为厉害,捉起她惯用的背包冲到门边。

  「你这个白痴!竟敢把脏东西带到我的地盘!」破口大骂兼甩门,殷琳面色铁青的冲了出去。管彤苦笑的盯着她的背影,他敢保证,殷琳九成九是在骂他,这个没啥本事靠不太住的狐仙啊

  听着墙上时钟格格往前爬,殷琳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低沉,游乐祺懒散的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如果不靠药片,他就得慢慢的等待头疼的感觉自然消退,幸亏这里诡异归诡异,不舒服的感觉从踏进这栋大楼以后减轻很多。

  另头,管彤正襟危坐的等待着,他其实很想帮助游乐祺摆脱痛苦,甚至,他还应该趁机消除他的记忆,但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安静乖巧,像个刚上学的孩童样紧张的等待着,说老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像这样单独的跟游乐祺处在个空间里,就会让他莫名的心跳加快。

  「你怎么还在这里?」长长的呼出口气,游乐祺熬过了难忍的头疼,睁开眼睛很惊讶的瞪着管彤,怎么这个模特儿还在这里?他的日子很清闲吗?

  「呃我不放心,你看起来很不舒服啊!」关心的答着,管彤刻意的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人张沙发,看似悠闲但实际上很诡谲的气氛,再靠近半步,管彤都不清楚自己是想扑上前去还是夺门而出。

  「我没事,走吧!」游乐祺说话简洁明了到只剩命令式的语句,管彤扬高半边眉毛不禁狐疑,这家伙怎么就不怕得罪人?不过事实证明,管彤会机械式的听从,还没来得及反应前,他已经站起身子走到门边了。

  「有什么要紧事吗?」看了看游乐祺还是很苍白的脸色,管彤认为有必要说服他留下,至少让殷琳检查看看,别沾惹上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知道鬼上身是很麻烦的。

  「没有,只是你想留下来翟凰单?」

  先是通知警卫室将电梯停止,跟着上上下下各楼层跑着,每扇门前仔细的画上符咒贴上黄纸,最后气喘嘘嘘的坐在bb休息。殷琳会这么生气不是没有道理,自从创世女神苏醒之后,这个世界阴阳两界的分隔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下子冒出五只冤死的女鬼,要是在这栋大楼内乱窜起来,万伤到其它人怎么办?游乐祺是笨蛋,不懂也就算了,怎么连管彤都陪着他起发疯?他不想让游乐祺知道他的狐仙身份,难道就可以让其它人无辜受累吗?光是这点就该把管彤那个呆子打进十八层地狱里。

  叮的声,另部电梯门打开,罪魁祸首的两人正踩着悠闲的步伐走出来,殷琳用着杀人似的目光,将游乐祺及管彤揪到角落里,如果不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根本无法除去那些女鬼们的冤气,更别说是超渡她们。

  「你上哪去惹那些脏东西回来?」殷琳先是狠瞪了管彤眼,再努力压抑住想掐死游乐祺的念头,凶恶的质问着。

  茫然的回望着殷琳,游乐祺装出极其无辜的样貌,惹得这位鬼气森森的美女更加火大,她平日里可能有点贪财或者小苛薄,但殷琳对这码子事情看得很严重,不管在什么时候,鬼灵妖怪都不该在阳间乱跑。

  「别摆出那张脸,你知我知发生了什么事!」看情形,殷琳不大可能自游乐祺嘴里榨出什么答案,转而将矛头指向管彤,很意外的,游乐祺拦在她身前,似乎不太高兴她迁怒到管彤身上。

  「不关他的事。」冷冷的回话,游乐祺用眼神示意要管彤先离开,这个闲杂人没事就不必在这里瞎搅和了。

  殷琳很感兴趣的瞧着这两人的互动,不管游乐祺愿不愿意承认,他都接受了管彤的友谊。看着管彤修长的身影慢步离开这栋建筑物,游乐祺冰冷的眼神射箭似的回到殷琳身上,她能想象管彤的心情,动物本能的警觉性是会让他害怕游乐祺,那双眼睛太恐怖了,只是这样的管彤,却还是飞蛾扑火似的不断不断回到游乐祺身边,她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她不希望管彤生的道行全毁在这里。

  「你们认识?」冷不防的问了声,游乐祺紧盯着殷琳不放,后者心跳嗖的加快。

  「我们看起来像是认识吗?」冷笑数声,殷琳的心底却是在冒汗,她已经刻意装成不认识管彤了,相信整个的人员也都这样做了,没想到这反而是他们的破绽?

  「那个可是管彤耶!名模喔!」游乐祺讽嘲似的笑了笑,随手自书报架上取下本时尚杂志,封面正是管彤的写真照。

  「我看起来像是会看时尚杂志的人吗?」殷琳冷哼,利用着不屑的语气来掩饰她的心虚。

  「那倒是,你的品味确实很糟」游乐祺诚实的让殷琳只想赏他记五雷轰顶。

  「我不是找你来讨论我的品味!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我之前认识个朋友,不过就是惹上了只女鬼,结果下场有多惨,他的女友惨遭女鬼杀害,让电梯门夹成两段啊!你居然敢口气惹了五只回来?」殷琳原想冷静的解释,岂知她愈说愈激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