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们。

  “呃不会这么巧吧?”刚拐了个弯,何弼学不顾形象的瞪大眼张大口,指着前方座看起来像小庙宇的石造建筑。如果他没猜错,废墟全毁之前,应该就是长成这个样子。

  “你的人生真是充满了离奇的巧合啊”殷坚也不敢相信的摊开地图,发亮的石子所指的地方正是散落各处的废墟,其中颗异常光明的石子,正是代表他们眼前的这座石造建筑!他们竟然就这样找到了还没毁坏的废墟?重返阳间有望了?

  “废墟!是废墟啊——!”兴奋的语无伦次,何弼学激动的拉了殷坚就往那座怎么看也不像废墟的“废墟”冲,只要想到马上可以回到阳间,回到他温暖的被窝心爱的收藏品以及泡面身边,何弼学眼眶含泪无言的感谢着上天,虽然衪让他总是倒霉透顶,吃饱了撑着就会遇上怪事,但到了重要时刻,总算赏他几分薄面,终于可以重返阳间了!

  像是感染到何弼学的兴奋,殷坚也就微微笑的由着自己被拖走,他困在阴间的时间比何弼学还长,说实话,以他从前的生活品味,样样吃得好用得好,甚至还有着在旁人眼中看来很变态的洁癖,能在这个世界撑这么久,已经算是奇迹件了,如果能马上回到阳间,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吃顿美食,要他减寿十几二十年都无所谓!反正他也不会死。

  对比着殷坚及何弼学两人的兴高采烈,索亦及元岚丹夏两人的神情就有些复杂了。前者向信任殷坚,他的族人多次为他所救,甚至连索亦自己都受过殷坚的救命之恩,心底已经将他视作自己人;现在眼看着殷坚就快找到方法永远离开这里,索亦心里像打翻什么似的五味杂陈。

  元岚丹夏的情况就更麻烦了,她直认定何弼学是石碑上预言的救世主,他应该要带给莫林高原的子民们和平宁静的生活,怎么才刚踏上旅程,眼眨就到达终点?她甚至连多认识多了解何弼学的机会都还没有过,除了觉得他长相可爱,个性似乎很温和之外,其余的无所知。

  何弼学当然不可能注意到其它人的心理变化,他现在唯的念头就是赶快跟他的宝贝殷坚回到阳问去。有过次让何弼学刻骨铭心眼睁睁看着殷坚魂飞魄散的经验后,还是趁早把那家伙拎回阳间比较放心,省得又蹦出什么麻烦;再说,要解决女娲灭世这等大事,怎么能少了他跟殷坚呢?

  喜孜孜的冲进石造建筑物里,兴奋的心情维持不到两秒,跟着就听见何弼学声嘶力竭的惨叫。

  “镜子呢?界之镜呢?没有那面镜子,留着这个建筑物有个屁用啊——!”激动得口不择言,何弼学直想扑到波莎耶身前狠狠摇晃她。

  殷坚眼捷手快的捂住他的嘴,用力将人拽回来,方面还得因为家教不严向无辜且茫然的波莎耶道歉。

  “你是说原本摆在这里的那面镜子?那面镜子没什么用处啊!完全照不出任何影像。女媪说那是不祥之物,会为这个世界带来灾祸,很早之前就毁掉了,为了敲碎它还费了不少法力呢!”

  波莎耶指了空无物的角落,比手划脚的解说着:那里曾经有面巨大的镜子,但不知在多久之前,就已经让那位名叫女媪的神只毁掉了。

  “敲碎了?不行了我不行了”

  从原本的欣喜,跌落至失望的谷底,情绪起伏过大的何弼学,终于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般萎了下去。

  依靠着水晶石发出的光芒,殷坚研究着石壁上拓下来的文字。得到索亦及元岚丹夏的协助,殷坚翻译的速度快了许多,也愈来愈了解阴阳雨界之间的关联。

  即使人们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又或者像阳间的凡人那样,对阴间既好奇又怀疑其真实,这两个世界却不可避免的互相影飨——更可怕的是,都正在走向毁灭。

  轻噫了声,原本在床上安静沉睡的何弼学突然翻身惊醒,茫然的瞪着坐在桌前的殷坚,停了好会儿才认清他们究竟身在何处。

  “我睡了多久?”

  “看你怎么定义时间?我换了第三根水晶石了,时间应该不算短!”

  伸了伸懒腰,何弼学实在是累坏了才会沾床立刻睡着,这点殷坚也很佩服他。这家伙不论环境有多恶劣,就是有办法倒头就睡,而且还天塌不惊;相对的,生活质量要求比较高那么点点的殷坚,就没办法像他这样随性。

  “你在研究什么?”好奇的凑到殷坚身旁,左看右看房间里就只有这把椅子,毫不客气的蹭着硬挤,殷坚只能不情不愿的让出点空间给他,说了讨厌骑乘式,拜托不要跨到他身上。

  “这里石墙上刻的文字,原来阳间与阴间会互相影响。阳间快不行了,阴间也会灭亡,难怪那位女媪会说界之镜是不祥的东西。如果我是她,我也会想办法切断两个世界的连结。”

  “殷坚,你有多久没睡了?黑眼圈啊!你竟然也会有黑眼圈?!”完全没有在听对方的解说,何弼学只是很专注的观察着殷坚,那张五官实在英挺的很不象样。上天有没有这么不公平啊?怎么有人可以这样,长得帅智商高还外加有钱?也难怪殷坚会是活死人,没有半个缺点就太恐怖了,是说活死人也不像是个缺点啊!

  静静的任由何弼学观察,殷坚可以从他忽而皱眉忽而狡黠的眼神中猜出:这家伙的思维肯定以异于常人的逻辑在飞跃,他这辈子还没遇过比何弼学更能胡思乱想的人。

  凑得有些近,四周的声响离得有些远,殷坚冷不防的靠上前去,双唇轻轻碰;何弼学先是惊讶的愣,跟着本能反应似的回吻着,互相争夺主控权的嗅着彼此的气息,人影交迭得几乎合而为。

  “呼这下这下你没有优势了!你也要呼吸!”不情不愿的分开,努力的喘口大气,何弼学得意的笑了起来。殷坚只是白了他几眼,自己都呼吸不顺畅了就少开口。

  “喂!”大眼睛异常闪亮,因为兴奋而双颊泛红,再搭上深浅的酒窝,让原本就娃娃脸的何弼学看上去又更稚气几岁。

  “干嘛?”抿抿薄唇,殷坚还在努力适应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他必须承认,少掉那副品味低俗到天怒人怨的黑框眼镜,何弼学其实很性感帅气。

  “反正其它人都在忙,不如”

  “喂!你大脑被精虫蛀了啊?分不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呀?我们没办法回阳间还不够严重?”

  “严重归严重,难道你点都不想?”

  半瞇起眼睛危险的看着殷坚,打死何弼学也不信对方没这个念头,大家都是功能正常的成年人,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殷坚没他自己想象的清心寡欲,况且

  何弼学还不够了解他吗?这家伙其实也是个色胚!

  静了半晌,殷坚及何弼学对望了好会儿,接着默契十足的坏笑起来,又是挑眉又是眨眼,迫不及待的朝床走去。正预备再度展开另记深吻

  四办薄唇还没来得及沾上,煞风景的敲门声响起。

  “该死!”

  16

  硬生生煞住,殷坚及何弼学两人几乎把脑袋里想得到的诅咒重新定义了遍,前者咬牙切齿的去开门,他现在十分坚信,那些打扰别人好事的人绝对会下十八层地狱!如果没有,他会亲力亲为的把人给踹下去。

  “你们有事吗?如果没有,欢迎参加桑琪的婚礼。”堆满笑脸,波莎耶完全不懂得察颜观色,热情天真的邀约着。

  勉强挤出个笑容,殷坚回头向何弼学使着眼色,两人试图用眼神交流,看看找什么借口推辞,只是他们全都低估了波莎耶的不识大体。这位年轻的小姑娘,副完全不打算离开的模样,还是笑得天真灿烂的等待着,丝毫不觉得对方有可能会拒绝她。

  长叹口气,殷坚硬生生的将何弼学拽出房间,看来,他们若是想拥有私人空间两人世界,大概还有好段艰辛的旅程得折腾。

  婚礼其实并不无聊,至少,何弼学挺乐在其中。由于整个小镇几乎都参与了婚宴,何弼学发现波莎耶的族人和索亦元岚丹夏他们很不同。

  莫林高原长期跟乌里雅作战,而索亦则是不断的抵御魆的侵掠,他们的文明全在战争中停止不前,除了能征善战之外,几乎什么优点也没留下。

  波莎耶却不同,这个石造的小镇让女媪的阵法保护得密不透风,不断发展的科技让他们的杖型武器看起来比索亦他们厉害许多,可是缺乏战斗经验再加上天性温和友善,如今阵法破了之后,何弼学不禁替他们忧心。

  “在发什么呆?”轻轻推了何弼学下,殷坚好奇的询问。面对直递过来的美食,他实在点兴趣都没有,在弄不清楚食材到底是什么之前,他没那个勇气送进自己嘴里。

  “没什么只是觉得”何弼学支支吾吾,下意识的咬了口摆在他眼前的果子——真是乱神奇的,明明是果子,但吃起来竟然像鸡肉?

  “觉得什么?”

  “波莎耶他们的战力似乎很弱,万万魆趁机攻击他们?又或者是其它不明生物,我们的罪过就大了!她不是说了吗?那条乌里雅河就在这个小镇附近,黑色河川啊!听名字就觉得很不祥。”

  “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也许殷家的道术能帮得上忙。我想借助这里的石头,摆个“乱石崩云阵”防御,虽然不可能像之前的阵法样厉害,但聊胜于无。”

  边说边佩服的瞪着何弼学又咬下口果肉,殷坚在这方面确实不如何弼学,那家伙有时真是胆大妄为到无以复加。

  这口竟然有羊膻味?何弼学吃惊的瞪着自己手中的果子,这算什么呀?全口味果子?不是很认真的听着殷坚解释,何弼学半信半疑的扬高眉毛,不是他不信任殷家道术,但是他严重怀疑殷坚学过吗?果然就看见殷坚努力的思索着,试图挖掘出埋藏在脑子里的记忆。

  “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快来啊!我们去闹洞房!”俏脸泛着红霞,大唐公主李珺欣喜的像是自己的婚宴样,鼓起勇气,大着胆子过来拉殷坚。

  “闹洞房?”虽然知道这可能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但是何弼学也跟着感到兴奋。他本来就爱玩乐,以前在阳间的时候,也闹过不少朋友的洞房,没想到在阴间也有这种机会?这怎么能错过!

  “你们去吧!我没兴趣。”非常冷淡的拒绝,殷坚情愿回小屋继续研究石拓。

  “来啦!这肯定很好玩啊!”强拉起殷坚,何弼学与李珺不容分说,左右个把人架走。

  所谓的闹洞房,竟然是大票人簇拥着新人来到生命之树前,镇上的居民唱颂着祝祷词,泥地上树梢上的人头也跟着唱和。何弼学必须承认,这场面虽然很诡异,但是看久了也就习惯了。

  捧着对看似金属材质的手环,波莎耶笑容满面的念了长串句子。虽然是陌生的语言,但何弼学却能听懂那充满祝福的话语,其实和阳间的婚礼誓言差不多,不外乎就是什么不离不弃,生世的深爱对方叭啦叭啦

  当那对男女互相将手环套到对方手腕上时,围绕着他们的小镇居民开始鼓噪欢呼,就连索亦元岚丹夏等人都跟着开心不已。

  “需要这么兴奋吗?”明知这种场合不太适合冷言冷语,但殷坚就是没办法像其它人样投入。身为现代人,他点也不相信那些誓言有什么约束力。

  “那是当然的,要戴上那对手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及爱意!旦戴上了,你就得像誓言那样生世的爱着对方,直到生命消失为止。如果其中人变心,那么戴上手环的两人都会死;如果不是真的深爱对方,是没有资格拥有那对手环的。”

  像在回答殷坚的问题,席路的目光却始终追随着大唐公主李珺,年轻俊秀的脸庞,有着说不出的严肃与坚定。

  “变心就会死?哇这个小姑姑肯定很爱!”不知该作何反应,何弼学与殷坚互看眼,心里想着若是他们两人呢?是不是能生世的深爱对方?答案绝对是肯定的。

  他们的人生实在太过精彩,生世显得有些短暂。何弼学伸出手去与殷坚十指交握,他很贪心的,下辈子下下辈子,他都希望能跟殷坚在起。

  又是另阵鼓噪,何弼学好奇的看着波莎耶他们围着生命之树拉起布幔,以他爱凑热闹的个性,立刻强拉着不情不愿的殷坚硬挤过去。

  “这又是在干嘛?”好奇的探头探脑,何弼学巴不得自己再多长高几公分。

  “他们要回到生命之树,不久之后便会诞生新的生命!”波莎耶开心的回答。

  她跟何弼学解释过,他们的生命全都来自于这棵参天巨树,只是何弼学怎么也料想不到,所谓的生命之树,是真的像结果子般将他们“诞生”出来,思绪突然跳到刚才吃的全口味果子,何弼学阴晴不定的表情变化万分精彩。

  “你能不能别动来动去,又不是虫”不由得使点劲按下何弼学,殷坚觉得他这种探头探脑的行径,实在很像在窥人私隐。

  “你难道就不好奇他们怎么变成只剩颗头颅,然后黏回树上?”

  “点也不会。”

  正当这两人还在那里大眼瞪小眼时,波莎耶已经撤下布缦。何弼学惋惜不已的连连叹气,那对新人正如他所形容,只剩了颗头颅黏回树梢上,还热情的与周围的头颅闲话家常。重点不是人头,重点是怎么变成丨人头!可惜让殷坚这样打扰,重点反而没看见,这感觉就好像追了上百集的电视剧,结果却没看到结局样遗撼。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你就是太爱管闲事,好奇心真的会害死猫!”招架不住何弼学的大眼睛攻击,殷坚啧的声撇过头去。

  “怎么能这么说?对于不了解的事情,当然要想办法了解嘛!人因为无知才觉得恐惧呀!这是你教我的!”回答得理直气壮,何弼学难得强势,怎么能不把握机会好好来招咄咄逼人。

  “少来!你只是想拍,别忘了你的节目已经”

  “啦啦啦!啦啦啦!我不听我不听!”

  捂着耳朵哇啦哇啦的乱叫,现在那句“节目被停播”“前灵异节目王牌制作”

  对何弼学而言是禁语。正当两人还在那里拉拉扯扯玩得不亦乐乎时,何弼学突然脸色变,殷坚也有所感应。

  “有东西靠近!”

  原本喜气洋洋的婚宴,突然间气氛骤变,让波莎耶派出去巡逻的人,慌慌张张的退了回来,其中个让人拖着的,明显受了重伤,衣襟上血腥片。

  “怎么了?”波莎耶连忙冲上前去,殷坚他们不由得戒备起来,虽然不像遭到魆的攻击,但是这里靠近鸟里雅河,难保没有其它更可怕的生物潜伏着。

  “不知道啊!我们分别在这四处巡逻,谁知道谁知道”那几名大汉惊慌得语无伦次。

  索亦及元岚丹夏不由得互看眼,波莎耶的族人似乎被保护得太过,安全戒护这方面,处理能力十分不合格,在还没弄清楚状况前,怎么能让人分开巡逻?虽然这样能加快速度,但是遇袭时不能互相照应,最终的结果就是如此——人受伤甚至是死了,但却找不出凶手是谁。

  “坚哥!”何弼学声惊呼,动作迅速的扯开伤者的衣襟,跟着胆大异常的自伤口处拉出只正想更往里头钻动的肥蛆,最后愤恨不平的脚踩扁牠!

  果然是这个恶心的生物,他曾经差点深受其害,相当了解那种痛苦,看着伤患倒在地上不已却帮不上忙,心里涌起阵酸楚,那人的胸膛几乎被巨蛆的利齿咬烂,伤口处外露的心脏挣扎着跳动,除了等死之外,何弼学想不到任何使得上劲的方法。

  “你有办法救他吗?让他回到生命之树养伤?”皱紧俊眉,即使神情看来还算平静,但殷坚心底同样也是阵难过,如果不是他们意外的破坏了阵法,也许波莎耶的族人仍能继续过着安定的生活。

  “来不及了。”沉痛的抚着那名伤者空洞的眼睛,波莎耶脸茫然的望着殷坚,他们从没有遇过这种状况,所有的生离死别都是平静而安祥,原来,死亡竟能这么可怕。波莎耶不知该怎么向她的族人解释,她更不知道该如何保护她的族人,虽然他们拥有厉害的杖型武器,可是他们从没想过要使用它,不曾去伤害过任何人,更没想过有天会被伤害

  “坚哥!我们不能放任不管。”顾不得自己是不是能够重返阳间,何弼学现在心只想帮助波莎耶的族人,他们太过和平太不懂得幽恶岬里的危险,他只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

  “嗯,你们能不能找个人带我们到出事的地点?索亦,派几个人留下,教教他们怎么防卫自己!”点点头同意何弼学的说法,殷坚转头向波莎耶及索亦指示着,如果是魆的幼虫,那还好对付些,就连何弼学都能轻松的对付牠们,殷坚主要是担心附近有成虫,如果真的出现了极具破坏力的巨大蜻蜓,拚着有可能再次陷入不死不活状态中,殷坚也得先解决牠们。

  “我也能帮忙!”元岚丹夏摆摆手,跟着她同前来的卫士纷纷掏出折迭弓。

  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殷坚及何弼学渐渐习惯了只有水晶微光的环境,反倒是波莎耶及她的族人,掩藏不住内心的恐惧,他们不知过了多少代,长期的被保护在阵法里,同时又拥有生命之树的照耀,离开小镇进入幽恶岬森林,他们才知道外头的世界有多么黑暗。

  “我们是在这里找到他的”其中名大汉指着地上的深褐色血迹,索亦的族人立刻跪到地上嗅了嗅,接着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