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枪解决了yi个杀手,接下来的两个就多对付多了,只是她没有下死手,她最起码要知道是谁想要杀她。

  只是,把两个杀手打晕之后,她也觉得头晕,地上斑驳的血迹变成紫黑色,她才恍然明白刺中自己的利剑上市啐了剧毒的,伤口因为毒素的原因已经麻木,神智也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来不及多想,她从怀中摸出yi枚紫黑色丹药塞进嘴里,药香浓郁的丹药入口即化,才感觉脑子稍微清醒yi些。

  俯身给了仍有生命体征的两个杀手每人yi刀,两个杀手只是被打晕了而已,很快就会醒过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支撑到那个时候,这样能保证他们二人短时间不会醒来。

  自己偷偷跑出来,逸轩他们还不知道,若是被他知道,yi定担心的要死吧,玉林有些后悔,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支撑不到回府。

  早知道就不跑出来了,就算出来,也应该带着小刀或者亮月的。

  师傅,你在哪里呀!你再不过来你的宝贝徒弟就要去听如来佛祖讲经了!

  玉林真是欲哭无泪,不肖yi盏茶的功夫,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慢慢的,昏睡过去。心里骂咧咧地鄙视着自己的无良师傅。

  yi匹快马如同疾风快速朝着这里奔驰过来,马上高大的男子来不及勒住缰绳,直接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身后几匹快马跟着,黑衣人个个勒住缰绳下马。

  “女人,女人你怎么样了?”

  贝律焦急地低声唤着彻底昏迷的人的名字,yi帮手下看着主人这般小心唤着yi个女人的名字都傻了眼,还是他们的首领杜科有眼色,在主子抱起那个女人的时候,他俯身检查了三个杀手,发现死了yi个,另外两个还活着。

  怀抱中的人儿没有丝毫反应,不过还好,她还活着。

  师傅玄机子和玄冥子在他那里喝酒聊天,突然玄冥子差点摔了酒杯,他说竟然有人想要杀了他的宝贝徒弟,贝律立刻就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yi步。

  要尽快把玉林带回去,只有她的师傅可以救她,好厉害的毒,即使有玉族特制的独门秘药压制着,还是侵入了五脏六腑。

  这个女人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次搞得这么狼狈?还有龙逸轩c龙逸箫,他们不都是很喜欢她吗?怎么会让她yi个人跑出来?

  快马加鞭赶回别院,玄冥子已经在院落门口等着。待到贝律把玉林从马背上抱下来,玄冥子出手探查了yi下,立刻变了脸色。

  “老朋友,这毒这么厉害?”

  玄机子yi眼就看出玉林中了毒,不过,在解毒这方面他不如自己的老朋友,看玄冥子沉重的脸色就知道玉林中的毒肯定不好解。

  玄冥子点点头,招呼着贝律把玉林抱进了房间。

  “玄机子,我需要你助我yi臂之力”,对着玄机子点了点头,玄冥子叹了口气进了房间,玄机子也跟了进去,留下贝律在门口守着。

  “太子殿下,那两名昏迷的杀手怎么处理?”

  杜科小心翼翼地禀告,他知道主子这时肯定超级不爽的,只看那张几乎能够冻死yi头大象的冷脸就知道了。

  “救活他们,我要知道到底是谁要对玉林下手!”

  冷冷道,想了yi下,他又吩咐道,“帮师傅和师伯护法,本王有事儿出去yi下!”他要去问问,逸轩那个混蛋怎么会让玉林独自yi人跑了出去。

  其实这时候逸轩的府邸也已经乱成yi团,可谓是鸡飞狗跳也不为过,到处都是穿梭着搜索的侍卫,到处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奴才下人。

  不停的有人进来禀告,都是yi句话,“没有找到。”

  “派出轩家军所有人马,yi定要把安琪将军给本王找到,找不到的话,你们也都不要回来了!”轩家军是他的亲卫军,这是他第yi次对着兄弟军说出这样不留余地的话。

  “不用了,玉林已经找到了”,说这句话的,正是贝律。没有走大门,他直接翻墙进来,他想要看看这时候四王爷龙逸轩在干什么。

  “是你?”逸轩有些意外。

  “不错,是我!”贝律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没有看好玉林,她又怎么会中了那样严重的毒,两步跨到逸轩面前,抬手给了龙逸轩yi拳 ,虽然没有调动内息,这yi拳他却是用了全力的。

  “保护主子!”

  在场的轩家军将领都以为贝律要对龙逸轩不利,转眼间数只刀剑对准了贝律,贝律没有任何恐惧,只是对了逸轩冷笑,“你就是这样看着玉林的,你怎么不好好看着她?”

  “她怎么了?”逸轩焦急地问道,摆摆手示意手下出去,丝毫不介意贝律刚刚打了他重重的yi拳。

  听小刀禀告说浩劫将军找不到了,他立刻发动所有人去找,他心里yi直有股淡淡预感与不安,可是找了yi个多时辰还是没有找到。

  “中毒了!”

  贝律叹了口气,淡淡说道,看的出来,这个男人也是担心的,那种恨不得立刻飞到玉林身边的焦急不是装出来的。

  他爱玉林,也许,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爱。

  “师傅说玉林有难,我是在大街的角落里发现她的,当时她已经昏迷,三个杀手yi死两伤,看来他们经过了激烈的搏斗,师傅师伯正在救她!”贝律继续解释道。

  “带我去见她!”没有任何犹豫,逸轩立刻道。

  c第四十五章 中毒二

  到别院的时候两位玉族长老刚好从房间里出来,玄冥子c玄机子yi脸疲惫,特别是玄冥子,鹤发童颜的他好像在短短yi个时辰之内苍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好像浓密了许多。

  “师傅,师伯,玉林她怎么样了?”

  贝律紧张兮兮的问道,这也是逸轩最想问的问题。

  “我和老朋友已经尽力了,小林子的毒暂时不会要命,但是三七二十yi天以后就说不好了,所以,我们二人决定带她回玉族!”

  只有回玉族,借助族里另外七位长老的力量才能彻底清除玉林体内的毒素,才能保证她体内被压制的毒素不会yi朝发作要了她的命。

  “怎么会这样?小林子怎么会中毒?”

  yi时之间,逸轩没有反应过来,他以为玉林只是单纯的跑出去玩,或者跑出去吃点东西,无外乎就是无聊或者嘴馋了,却不曾料想,她竟然中毒,而这毒连玉族两位长老联手都觉得棘手。

  “你说她怎么会中毒?”yi提这事儿贝律就觉得心烦,小林子中毒了他又来着急,不觉得太晚了吗?“你怎么让她yi个人跑了出去?她遇到了三名杀手,中了yi剑,剑上淬有剧毒。”贝律气冲冲地对着逸轩嚷道,真想给他yi拳。

  “杀手?小林子怎么会遇到杀手?她在秦汉城无冤无仇的···”

  逸轩很是疑惑,刚想问杀手的情况,玄冥子拉了拉他的衣襟,他虚弱地道,“小林子马上就要醒了,你进去陪陪她。”

  逸轩点点头,深吸yi口气走进房间,床榻上,yi袭白衣的女子脸色苍白的要命,yi贯果冻色的朱唇也透着yi股淡淡的青紫色。她手臂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处理过,还是能够看到淡蓝色的诡异血迹。

  玄冥子是个可靠的师傅,虽然他平时来无影去无踪,可是在徒弟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他尽了全力,几乎耗尽自己全部的真气把玉林体内的毒逼到了yi处。

  逸轩知道,玄冥子至少需要三天才能恢复,而玉林,必须等到把体内的毒素全部排净,他望着她没有血色的小脸儿,心底yi阵抽搐。

  如果,他不是忙于公务而是好好看着她,她就不会出事儿了吧?

  如果自己好好看着她的话,她此刻yi定窝在自己怀里撒娇,任性,吵着闹着要吃什么好吃的东西吧!yi张朝气蓬勃的小脸儿,胜过世界上的任何东西。

  可是现在,她就躺在自己面前,毫无生机。

  “小林子···”

  他俯身轻轻唤了她yi声,声音低的连自己都察觉不到。

  “轩···”

  好累好累,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她还是努力地睁开眼睛,因为她听到逸轩在唤她的名字,温柔而低沉,夹杂着化不开的心痛。

  不能再让他伤心了!

  她伸手纤细苍白的小手轻轻抚摸他略显疲惫的俊脸,温热真实的触摸感让她心安,中毒之后,她感觉自己陷入无尽的黑暗中,她害怕的颤抖想哭,所有的骄傲c自尊都抛到yi边,她开始疯狂地想他,但他却不知道在哪里。

  “乖,没事儿了,轩在这里”,看出她的脆弱,他坐在床榻边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垂下头任她抚摸自己的脸颊。

  “可是,我好累好累,轩,我们回家好不好?”

  努力仰头望着他,她虚弱的好像yi只快要死去的小动物,全身提不起yi点力气,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如果就这样死去的话,她不甘心。

  她想回家,会那个两人亲自选定的府邸,没有宁安公主,没有龙逸箫,没有朝廷的是是非非纷纷扰扰,只有他们他们彼此。

  远离yi切的时候,应该会觉得安心吧。

  “好,我们回家!”

  他坚定地回答她,把她温柔的抱在怀里时,她又已经睡了过去,也许是毒太厉害,也许是她真的很累了。贝律在他要迈出房间的时候出现,他很是恼怒。

  “这个女人现在身中剧毒必须回玉族,不然,她会死的!”

  逸轩知道,贝律在愤怒的同时也在担心吧,他也是爱着她的人,身为yi国太子的贝律,心甘情愿跟着玉林作个侍卫,在明眼人看来yi切不言而喻。

  不过,逸轩是有幸获得她的爱的那yi个。

  “我知道,小林子想回家,我要带她回府”,他低声道,生怕吵醒了怀里脆弱的人。

  “回府?那个女人还在你府里,你难道就不怕这个女人再有什么不测?”yi听逸轩说要回府的话贝律就像炸了毛的狮子,怒气冲天呀,两个活着的杀手受不住用刑已经招了,就是宁安那个女人派人做的,他竟然还要带玉林回府!

  “怎么?”逸轩皱眉,听出贝律话中有话。

  “是你府里的那个女人派人做的,玉林中的,也是空桦国特有的yi种长于深海的植物提炼而成的毒,不然你以为以玉族两位长老的能力只能把毒逼在yi处吗?”师傅说了,如果不是玉林在中毒后很快服用了师伯的特制玉族秘药,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竟然是宁安公主?”明白了,yi切都明白了,那个看起来高贵典雅的公主竟然做出如此伤害他小林子的事,看他怎样教训她。

  “你打算怎么办?毕竟宁安是他国公主。把这个东西给你,会对你有帮助的”,沉吟yi下,贝律把手下交给他的服罪状递给逸轩。

  贝律的考虑不在逸轩的想法之内,yi国公主又怎么样,有这个胆子伤害他的小林子就要有胆子承受应该承担的后果。

  “谢谢,什么时候启程回玉族,通知我,我自会带小林子和你们会合”,如果不是贝律及时赶到的话,他就会与她阴阳两隔了,所以虽然对贝律这个“情敌”很是不爽,他还是礼貌地对他。

  宽大的马车里,他紧紧抱着她,生怕她有什么不测,二十yi天,也就是说还要二十yi天她才能不受这剧毒的折磨,真恨不得替她受过,在此之前,他们所有的计划都要改变,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袭击格国的计划落空,她亲自训练的那批死士,自然也要撤回。

  这么想着,他突然暗骂yi句,忍不住用力锤了yi拳马车车厢。

  --去他妈的什么国家大事!

  --去他妈的两国关系!

  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的牵绊,他和怀中撒娇任性的女子隐居于世的话,哪里又会有这些生与死的考验?

  驾车的亮月yi愣,目光沉了下来,看来主子把昏迷不醒的玉林抱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出事儿了,玉林脸色苍白如纸,手臂上还带着凝固的黑褐色血迹。这次,不管是谁逆了主子的逆鳞,恐怕都要遭受灭顶之灾吧。

  逸箫c宁安c名飞等yi大帮子已经在等待,逸轩下车后径直把玉林抱了出来,没有理会任何人进了房间,逸箫上前yi步想要询问,房间的门啪的yi声关上,没有留给他任何余地。

  原来,自己连近距离接触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宁安又是另外yi种想法,派出去的三名杀手yi个都没回来,本来以为他们都被杀了,但看玉林yi脸苍白的样子,又瞥到了她手臂上诡异的淡蓝色血迹,她明白,玉林中毒了,中了空桦国特有的“灭神”,神仙都救不了她了。

  高兴之余,她偷偷瞥了yi眼处于悲痛之中的龙逸轩,收敛了脸上的喜色。三名杀手都死了,玉林也身中剧毒,很快就要死了,没人知道是她做的,多好!

  只要她死了,龙逸箫的心就再也不会放在她身上,仿佛此刻连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题外话------

  各位亲不好意思,这两天在开会选导师什么的,实在是忙的要死,真想快点毕业,受不了了···

  c第四十六章 中毒三

  “小林子,小林子,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凑在床榻旁,逸轩低声唤道,此刻的玉林看起来很脆弱,仿佛yi阵风都能把她带走,她脸色苍白如雪,柔软的嘴唇呈青白色,双眼紧闭,如果是不胸脯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恐怕会以为她已经死了。

  “小林子,乖,轩在这里!”

  “小林子,如果不太累的话你就醒yi下吧,轩在这里呢!”

  yi声声的呢喃宛如情人间的低语,充满了无限悲凉凄切。

  她不会死的,但是即使知道她不会如此离去,逸轩还是觉得不安,她太安静,安静的仿佛都不存在了,那个对他撒娇置气的欢笑着的女子呢?

  “轩!”

  努力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焦急慌乱的样子,俊脸也憔悴很多。

  “小林子你醒了?”

  逸轩惊喜地叫道,这种欣喜比在残酷的战场上打了yi场胜仗更让他开心,他握着玉林略显冰凉的小手,捂在自己脸上。

  温热的液体,刹那间灼伤了玉林的掌心。虚弱的眸子诧异地望着掩面的男人。

  他······哭了!

  这个在战场上被敌人尊称为“血阎罗”的高高在上不可yi世的男人竟然流泪,yi瞬间脆弱的宛如六七岁的孩童,不知所措。

  玉林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在这段时间里,逸轩担心了吧。

  “轩,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自私任性,他也不会担心了吧,此刻除了对不起,玉林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原谅我的自私任性,轩,这yi次真的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身中剧毒,这种毒比南美洲热带雨林里响尾蛇的毒液还毒,她虽然能恢复意识,但是全是提不起yi丝力气,更不用说调动内息了。

  玄冥子c玄机子两位玉族长老给她运功拔毒的时候她其实已经醒了,能够清晰地感到到周围的yi切,只是,她实在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在昏睡中,她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回到了现代,回到了影子部队,她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影子部队最神秘很嚣张的教官,她在训练场上狂奔,扛着yi挺重机枪对着在铁丝网下努力爬行者队员狂扫,大声呵斥队员的懈怠···

  血与火的日子仿佛又回来了,在队员休息的营房里,她丢进去yi只拿掉了保险环的失能性瓦斯,勒令他们在两分钟以内整理好内务c装备到训练场上集合。她吩咐教练员给每yi个队员发yi份营养早餐,然后把这群年轻的队员赶到寸草不生的荒山里yi个星期···

  除了战斗,就是拼命,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没有爱情,没有男人女人的区别,所有的人都只是为了yi个目标,在战场上努力的活下来。

  然后,逸轩的脸突然出现,他对着自己笑,刀削般的冷冽俊容闪着温柔的光,他深潭般的眸子里是化不开的宠溺,他对着自己说,“小林子,我在这里,我好想你!”

  蓦地,场景剧烈地转换,她梦见自己死了,逸轩抱着她冰冷的尸体在训练场上狂奔,逸轩yi边跑yi边痛哭,“小林子,你怎么可以丢下我yi个人!”

  你怎么可以丢下我yi个人?

  玉林在刹那间惊醒,这个男人为他付出了yi切,包括伸手即来的皇位,那是天下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权力巅峰,可是,他放弃了。

  “轩,逸轩,我在这里,小林子在这里呢!”

  她伸出自己的另外yi只手,抚上了他的大手,和自己的手不yi样,男人的手骨骼精奇,瘦削有力,不知道为什么也透着yi股冰凉。

  “小林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惊喜之中,玉林看到了他的眼睛,终于有了yi些神采,即使擦掉了眼泪,还能看出明显的发红湿润。

  “轩,让你担心了”,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难道她就这样躺在床榻上,像个废人yi样?

  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与不安,逸轩伸手把她抱起来,“玄冥子师傅说了,只要你体内的毒素祛除干净,你就会好的!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带你去玉族,在那里九位长老可以联手为你拔毒!”他解释道,努力想要把她的不安赶走。

  “嗯,我知道,师傅说这话的时候我听到了,只是···”

  只是总是由逸轩抱着,也太那什么了吧!虽然有时候她特别喜欢窝在他怀里,可是喜欢归喜欢,总是这样玉林感觉不妥。

  “小林子,我喜欢抱着你!”

  逸轩直言道,望着她清澈的眼睛,温柔的说道,像是表白。

  他没想到,自己不经意间的y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