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山茶,很快,厅里浓重的血腥味被掩盖过去。

  逸箫无心喝茶,他不安地望着玉林,温雅的眸子好像被投下了yi颗巨大的石子,涟漪荡漾,迟迟不能恢复平静,他承认,自己的心彻底乱了。

  玉林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她yi把抢下逸轩喝茶的杯子,索性把茶水全部喝光,咯咯笑着如同小妖精般望着逸轩,逸轩则是无奈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眸子里满是深情。

  “轩,我这样做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虽然事情已经做了,玉林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会”,逸轩回答的干脆,“亮月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处理好的,宁安公主明日就会返回帝都,她会主动提出退婚,然后,向父皇辞行离开南夏国,在返回空桦国的路上,因为感染疾病而死,没有人会怀疑到我们身上,yi切天衣无缝,”这些在知道宁安就是刺杀她的元凶时逸轩就想好了,宁安公主的替身也早就找好了,所以执行起来干脆利落,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两人亲密的对话和表情yi丝不落全都落入逸箫眼中,可是,他早就失去了发言的资格。他苍白着脸捂着胸口,那里,刀削般隐隐作痛。

  c第四十九章 告别

  秦汉城,也许注定会成为yi个伤心地。

  yi边,是浩瀚无垠的大漠,yi边,是南夏国连绵不断的山丘,河流,秦汉城,连接了两个不同的地域,高大的城池,粗犷的民风,yi切如梦般不真实。

  逸箫觉得,是离开的时候了,但是心底有什么东西紧紧拉着他,他寸步难行,只能尽量不去想那些快乐又悲伤的往事,努力呆下去。

  事情总有yi个结局,与玉林的最后的关系将要维持不下去了,以后,他还是他,温文尔雅的南夏国第yi美男子龙逸箫,南夏国的九皇子,皇位最有利的争夺者。

  而她,终会回归山野,回归本真,yi如,在寒冷的丛林里发现的那个黑色短裙的绝美女子,长发飞扬在风中,美得不似真人。

  果然,第二天yi大早发生的事情证明了逸箫的猜测。

  太阳刚刚滑出地平线,彩色的云霞宛如五彩的绸缎般发出炫目的光,周武将军c龙逸箫c龙逸轩c莫浅等所有主要人物都接到了玉林发出的通知,在将军营帐集合,她有重要事情宣布。

  逸轩感觉莫名其妙,小林子有什么事情的话为什么不跟他商量yi下呢,她甚至都是让亮月通知自己的,逸轩有些郁闷,不过,他还是老实地去了将军营帐。

  玉林没跟他yi起去,因为她说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让他yi个人先过去。

  玉林所谓的重要事情,其实就是个龙逸箫好好谈yi下,如果就这样离开,这对龙逸箫不公平,即使已经明白自己现在根本不爱他,但是玉林还是决定坦白告诉龙逸箫yi切。

  “什么事儿?”逸箫率先开口,即使已经猜到了什么,他尽可能的让语气保持平淡,从他温雅英俊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玉林愣了yi下,略显苍白的小脸儿渗出yi层汗水,她随意用袖子擦了yi下,别过头去。

  虽说,过去就已经成为过去,历史永远只是历史,但是,这个男人的决绝还是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她不是那种沉浸在过去中的人,然而,美好的回忆c过往,已经在她心底生根发芽。

  “逸箫,你会怎么办?”玉林轻声道,在龙逸箫看不到的地方,泪水充满眼眶,她努力把泪水憋了回去,作为将军c作为影子部队的特种教官,她早就失去了流泪的资格。

  --但是,她终究还只是yi个年仅十九岁的女孩呀!十九岁,花yi般的年纪,为什么上天偏偏让她经历这些是是非非呢?

  --如果做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出生在yi个普通的家庭,她现在yi定在读yi所也许并不是重点的大学,课余时间兼职赚yi点零花钱,有yi个同样家庭yi般的不是很帅的男朋友,偶尔和室友讨论某yi个长得很好看家庭富裕的男生,平凡且幸福!多好!

  --可是,上天终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yi抹苦笑宛如即将消逝的夕阳,逸箫努力不让汹涌澎湃的心潮出现在脸上,但最终还是破了功,只是,yi直望着参天古树的女子没有发现。

  “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也许,我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你,玉林,你注定不是属于我的,即使我曾经感激上天让我遇见了你,但是,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我知道你就要离开了,四哥肯定会跟着你离开,我不知道你们中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但是,四哥是爱你,也许,比我还要爱你,在我看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离开了,不是吗?”

  离开,这是多么惨烈的yi个词,经历了是是非非生离死别,才是真正的生命吗?

  “逸箫,我们已经······”玉林的语气有些急促,无论她现在多爱龙逸轩,龙逸箫也是她心底不能忽略的过往。

  “我们已经不在yi起了,我知道”,逸箫淡淡道,心底,蓦地裂开yi道口子,这道口子还在以很快的速度扩散,所谓麻木,只是因为痛的厉害。

  玉林的拳头暗暗攥了起来,她转头看逸箫的脸,温文尔雅,俊美非凡,他还是原来的龙逸箫,yi如他们在寒冷的丛林相遇时的模样。

  她,已经不是原来的玉林了,物是人非,就是这个道理吧!

  “皇上那里,我师傅自然会去交代的,我想,皇上会理解的,逸轩本来就无心政事,他的离开不会对南夏国造成什么影响的,你放心就好!”

  “我知道”,逸箫苦笑,他不想去看玉林的脸,这张熟悉而陌生的脸,曾经让他魂牵梦绕,梦里,都是这张脸对着他微笑,倾国倾城的笑意总是让他沉醉,不想醒来;现在,她还是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只是,她再也不是微笑的了,她总是梦到她对着自己开枪,子弹不是打在手臂上,而是打在胸口,每yi夜,他都从剧痛中醒来,冷汗湿透了衣襟。

  她已经有四哥了,那么,自己又算什么呢?在她心里,已经成为yi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了吧,毕竟,掌握在手心里的,才是自己的。

  对他说这些话,无非就是告别的yi种仪式,就像是普通朋友般的离别时礼仪般的点头,绝对没有其他任何想法或者多余的目的。

  --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对我讲这些呀!

  --虽然心很痛,痛到几乎麻木,但是作为爱你的人,我也只能无声的祝福你,真的,玉林,你是不yi样的,虽然你并不属于我,但是,我祝福你!

  “还记得我们第yi次见面吗?”绝美的小脸儿露出yi抹淡淡的微笑,她清澈的眸子空茫没有焦点,仿佛回到了第yi次见面的时候。

  “当然”,逸箫同样笑着,“那时很冷,你穿着yi件黑色很短的裙子,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裙子,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女人,呵呵--

  你站在路中间说抢劫,小刀以为你是刺客,想要杀了你,但是你用yi把很奇怪的短刀挡住了小刀的剑,其实我躲在马车里看的清楚,然后,小刀的再次攻击也被你轻松的化解,我想说,你真的很厉害!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奇异的女子,不但装束奇异,就连你不是武功的武功,都怪到了极点!你着双脚在冰冷的地上,脚已经被石头划伤,鲜血流了出来,呵呵,你却连眉头都没有皱yi下,我当时就在想,要是普通女子,肯定痛的要哭了,你却没有,甚至还跟我讨价还价你想抢劫什么东西······”

  “小林子,原来你在这里!”

  到处找她都没找到,终于在花园里找到了让自己安心的身影,其实,逸轩早就到了这里,躲在yi棵粗壮的大树后面,只是他没有出来。

  现在,两个曾经彼此相爱的男女回忆起了第yi次相遇,无论是爱还是恨,第yi次总是给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换句话说,他吃错了!

  c第五十章 美丽梦想

  遇见,就是缘分。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只换的今生今世的yi次擦肩而过,用句玩笑话说,他们前世定然都快扭断了脖子。

  逸轩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是自己爱到了骨子里的女子,即使自己死去,也不允许她受到yi丝yi毫的伤害,另yi边儿,是他的九弟,关系不是很好,当然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