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才凑过去看着宝宝的脸。

  苏三抱着他,正试图逗他笑,可惜了这孩子睁着个圆溜溜的眼睛,很不给面子的打着哈欠,爱理不理的摸样。

  这会儿他身上的红色还没褪尽,还是皱巴巴的很瘦小。苏三小心翼翼的将襁褓递给他,让他抱会儿。

  孩子很轻,然而在他怀里却仿佛是世界上最重的宝贝。黑黑的眼珠儿盯着他,柔软的小手握成了拳头,那眼里带着丝好奇,看得他心头阵柔软,连胸口处都是温暖湿润的片。

  哎,不对,怎么感觉很怪?聂天磊迅速的低头,之间自己胸襟处大片的衣服都已经被某个正打着哈欠又睡了过去的小东西,留下了滩类似记号的图案。

  “这破烂小子!”聂天磊哈哈的笑,赶忙把孩子递给赶过来接着的护工抱好,去换尿布。

  苏三扯了扯他的袖子,“要起什么名字好听点?”这个可得尽早好好研究,没准儿就关系到孩子未来的辈子。

  “这个不着急,要认真考虑。”聂天磊揪着胸口那大片湿的地方,皱着眉毛言简意赅道:“聂启航。”

  唔?苏三想了想,这个算是男孩子的名字?听着也还可以。

  “要是女孩儿就叫聂贝诗。”

  “有典故吗?”苏三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有文化表示很不适应。

  聂天磊坚定的摇了摇头,总不能告诉她其实这个很简单,就是希望孩子长大以后干什么都能“欺行霸市”吧?

  “哦,那就这个吧,听着还不错。”苏三咕囔了句。

  苏三几乎再没有再去打听有关苏文博的消息,他早已经离开了市,据说被调进了中央。

  她只听有次聂天磊幸灾乐祸似的提到过:“哎,三儿你听说没有,好像说苏文博那未婚妻家里是纪检委的,啧啧,这可真牛叉!”

  他没告诉苏三自己曾经接到过个恐吓的电话,那边的那个人冷笑着威胁着:“聂天磊,你有种!那就等着,早晚有天”

  他当时很淡定的掐断了电话,永远也不可能有那么天了,他叫严茵娜把脏水往苏文博身上泼,估计这会儿陈丽蓉他们会想办法让他乖乖听话娶了自己宝贝闺女的。

  而严茵娜那个小妞,经过这么场子事儿要是再不长大,那就彻底没治了。

  苏文博这回算是彻底栽了,进了中央也不过是混个闲职,严家有的是能耐让他辈子翻不过身。

  至于那个刘大头,被萧何的人收拾了送进局子里,没多久就被判了个无期,估计出来也是个没用的老头。

  这事儿算是了结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漂了白以后的日子过得很惬意,聂天磊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能够在阳光下大大方方的拥抱着家人,感觉会是如此美妙。

  所以他更要格外珍惜,彻底洗手不干,毛病改掉了大堆,每天要做的事儿也就少了许多,更多的时候是呆在家里陪着苏三哄孩子。

  偶尔苏三去教课或者考级,他就直接把孩子带到白河的办公室里去带着,点也不避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