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难当,无可形容。按照刚才所说,贵派白师兄便是死于此毒,诸位大可验证!”却是趁机激起众人愤恨,消除本教蒙受的冤屈。

  众人听得鲜于通惨叫,本来心中还有意思不忍,但想到白远便是死于此毒之下,自己等人也险些中毒,不由摒弃了些恻隐之心。些闻到甜香的,更是请胡青牛诊治,免得感染了此毒。胡青牛心情大好之下,自是来着不惧,为众人查看。未完待续。

  第625章三圣坳中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昆仑巍巍,绵延不知几千里,到处是高峰耸立,冰雪终年不化。然而,就在这莽莽的群山之中,却有着处风光秀丽的所在,遍地绿草如锦,到处果树香花,那就是昔年“昆仑三圣”何足道所居之地,如今唤作三圣坳的地方。自何足道和其师兄灵宝道人以来,昆仑派数代门人于数十年中花了极大力气整顿这个山坳,东行江南,西游天竺,搬移来无数奇花异树前来种植。时至今日,终于成就了这般气象。

  虽然地处西域,远离中原腹地,昆仑派却与中原武林往来甚密,尤其在数十年前何足道扬名中原之后,更是被众武林中人敬仰,成为了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武林大派。三圣坳作为昆仑派核心重地所在,可以说是重中之重,守护异常森严,纵是当年阳顶天统领魔教之时,昆仑派虽然退再退,却也从未让魔教踏足此地。

  不过时至今日,三圣坳中,却终于迎来了第位魔教中人。这人不但是魔教高层,位居光明左使之位,还与昆仑派的掌门白鹿子关系极为不睦,甚至可以说是有着宿怨。若是往日里不说此人能够进入三圣坳,就是在路上遇到,白鹿子只怕也要与他大打出手,更不用说笑颜相待了。只是今时今日,白鹿子不但丝毫没有乘着主场之便了结恩怨的想法,更是在心中不断庆幸自己没有冒然动手,惹来他人的不快,这切的切,皆是因为此人旁边的另外人。也就是今日之行的主角。

  “前辈,前面就是昔年何师叔所居之地。师叔临终之前,曾嘱咐我们把他葬在这里。那边就是师叔的墓地所在了。”陪着两人,白鹿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对于这人为何来就径自迁往何足道故居所在,不但方向没有丝毫偏差,对三圣坳也似乎极为熟悉,他心中没有丝毫奇怪,反而带着丝了然,更加确认了对方身份。要知道,眼前这人在他未出生时就曾来过此地,虽然数十年过去三圣坳景象早已大有改变。但何足道故居所在的地方,却还不是如今的昆仑派胆敢妄做改动的,眼前这人自然明了地址所在。

  此人正是方志兴,他自在华∝_;山了结鲜于通之事后,因为不耐麻烦,只是托宋远桥向张君宝方毓霞郭破虏等人带了几封书信,便自己下了华山,向着西域行去。他脚程颇快,路上正好遇到了自关中返回西域的杨逍。番相认之下,两人结伴前来。今日来到三圣坳,便是为了缅怀何足道这位故人。

  望着眼前何足道的墓地,方志兴似乎想到了许多。久久默然不语。过了良久,才见他长叹了口气,轻声道:“走吧!”迈开脚步。径直朝三圣坳外走去。纵然白鹿子极力挽留,却也没有让两人有丝毫停留。让他颇为懊恼。

  出了三圣坳,方志兴和杨逍两人重又踏入了群山莽莽的昆仑山中。看看天色。杨逍道:“天色不早了,曾师祖,今日只怕难到光明顶,可不可以先到弟子的坐忘峰歇晚,明日再去光明顶?”看他面貌,竟和当日终南山下出现的中年人极为相像,只是言语间小心翼翼,丝毫没有当日的狂放。而且他为何称方志兴为“曾师祖”,方志兴又没有否认,也让人颇为疑惑。

  “既然来到这里,那就吧。只是范遥谢逊等人的踪迹,你还没有消息吗?”点了点头,方志兴问道。眼前这人是自己的曾徒孙,自然无需客气。

  听到方志兴问话,杨逍道:“虽然不知范兄弟谢兄弟等人的踪迹,但我在来的路上,就已经通过分坛的兄弟向他们发出邀请,若他们得到消息的话,应该已经在来光明顶的路上了,想来也就这几日。”两人行来的路上,方志兴曾提到要见下现今的魔教高层,杨逍知道之后,自然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命令手下教众散播消息,说是要重选教主。如此来,那些对教主位子有着念想的人,想来都会过来,自然也就达到了方志兴的要求。

  “嗯,那我们就明日过去吧!”方志兴淡淡道。蹲了顿,又道:“天儿失踪数年,至今仍不知踪迹,这件事总要有个交待才是!”他和杨逍相遇之后,因为发觉杨逍所用武功颇有自己的痕迹,因此仔细盘问了番,这才知道这位名震江湖的魔教光明左使竟是杨过的孙子自己的曾徒孙,而阳顶天这个在江湖中有着偌大名气的魔教教主,则是他的叔叔杨过的儿子杨破天,个数十年前常在自己眼前玩闹的孩童。每当想起这点,方志兴的心中都不免有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之感。数十年过去,不说和他同辈的故人,就是他的弟子之中,除了年岁较浅且功力深厚的张君宝郭破虏和女儿方毓霞外,其他几人都已相继过逝,甚至就连徒孙辈的人物,有的都已故去了,不得不让他生出寂寥之感。今日三圣坳之行,也未尝不是因为这种感怀。

  “曾师祖,听说您与昆仑派的何足道有旧,那今日在昆仑派,为何为何”两人行了会儿,眼看有些无聊,杨逍忍不住道。只是他本想问为何没有停留,却想到自己的坐忘峰离这里并不远,方志兴自然没有必要留下。而要问曾师祖与何足道的关系,这又似乎并非是自己这个小辈应该关心的,因此尴尬之下,他这张平时极为伶俐的口舌时竟而有些语塞,不知说点什么才好。

  “是觉得我对昆仑派的态度有些奇怪吗?”幸好,方志兴没有故意让他尴尬的想法,接道。闻言,杨逍顿时连连点头,他继承了杨过狂放的面,更因为弹指神通的关系,对黄老邪极为佩服,为人孤傲自负,向不以礼法为意。不说像方志兴今日这样无视昆仑派的恳求,甚至更严重的羞辱打骂之事,对他来说也是寻常。但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方志兴今日对待白鹿子等昆仑派之人的态度有些奇怪,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未完待续。

  第626章坐忘峰上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我之所以去三圣坳,是为了祭拜何道友,至于昆仑派其他人”顿了顿,方志兴叹道:“实无人可观!”

  “实无人可观!”听到这话,杨逍倒没有什么不赞同的,毕竟就是在他心中,昆仑派也没什么人可以入眼。但对于方志兴如此推崇何足道,他心中却多有不解,又问道:“弟子孤陋寡闻,不知那位昆仑派的何何前辈武功有何妙处,值得曾师祖如此推崇?”何足道晚年不履中原,杨逍又生的晚了,来到西域时何足道早已过逝,因此他虽然听说过这位“昆仑三圣”的大名,但对何足道做过什么武功如何却不甚了了,只是听过些传闻而已,大多做不得数。

  “武功如何?”闻言,方志兴摇了摇头,说道:“你能问出这话,足见你还是差的太远。当年我何何道友初见时,他还不过弱冠之年,便已成为昆仑派第高手。那时的昆仑派偏居西域,和中原武林少有交流,远远比不上现在武林大派的声势。不过正因为此,何道友才能另辟蹊径,走出了自己的路子。他之所以年纪轻轻便早早过逝,也是因为独自探索留下的伤势,说到底,他和你曾师祖样,都是求道之人啊!”说到这里,他又想到自己这几十年来虽然多有所得,却始终未能更上层,突破天人之限,不由心中怅然。虽然他汲取上世的教训,极为重视养身健体,但到了如今。却也已经年近两个甲子,不知有几年可活。说到底。他与何足道样,也只是还在路上而已。

  心有感慨。方志兴脸上不自觉地表现了出来。杨逍这些日子和他在起,对此早已习惯了,也只得按奈下继续讨教的心思,留待以后再说。

  这之后路无话,两人心无旁骛之下,脚步又快了些,没多久就到了坐忘峰。这山峰是阳顶天失踪之后,杨逍与魔教众人闹翻之后选定的居所,到如今不过数年。山上还颇为简陋。总算方志兴对此并不在意,让杨逍放下心来。

  “坐忘坐忘逍儿,你这山峰名为坐忘,想必对此颇有所得,能和曾师祖说说吗?”安顿下来∟◇_;,方志兴向杨逍道。他这个曾徒孙武学上的天分还算可以,甚至可以称得上不凡,但要说其它方面,却实在差的太远了。方志兴既然遇到。也不介意顺手敲打番。

  闻言,杨逍心思转动,却又猜不透方志兴问这话的心意,只得按照自己的揣测。回道:庄子大宗师篇有云‘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曾师祖以为如何?”却是他心知方志兴生好道,引用道家经典作答。

  “不是我以为如何。是你以为如何?你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