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惨状,眼泪盈眶,道:“冲儿,师娘与你报仇。”刷的声,长剑出鞘,就要向那六人刺去。

  岳不群生怕妻子不敌,叫道:“且慢。”拱手向六人道:“六位大驾光临华山,不曾远迎,还乞恕罪。不知六位尊姓大名,是何门派。”

  这六个怪人头脑不清,言语混乱,哪里说得明白。岳不群听得莫名其妙,只听得他们自命为桃谷六仙,也不知江湖上何时冒出这六个人物,还都是流高手。

  华山派众人见到令狐冲惨状,都是心中有气,言语之间动起手来。宁中则怒火填膺,剑之下就伤了最胆小的人。另五人见此要制住岳夫人,却为岳不群所阻,令狐冲又清醒过来以死相挟。五人哇哇大叫,抬着受伤之人下山而去,华山众人见他们武功高强,也未追赶。

  岳不群见这六人离去,看到岳方兴为令狐冲疗伤,伸手按住令狐冲后心灵台岤,欲以深厚内力欲助其臂之力。孰料他甫运气,突觉令狐冲体内几股诡奇之极的内力反击出来,险些将他手掌震开,不禁大为骇异,随即又发觉,这几股古怪内力竟在令狐冲体内自行互相撞击,登时令狐冲喷出口血来,神色间也大为痛苦。这下岳不群不敢再运功,他虽然功力深厚,但如今令狐冲体内真气混乱,实在无从下手,只能等待岳方兴收功再来询问。

  岳方兴正运功为令狐冲舒缓经脉,突然发觉股外力袭来,令狐冲体内真气又冲撞起来,不由心中惊。他知道单凭自己功力镇压不住,又恐自己真气与之冲撞,增加令狐冲的痛苦,只能缓缓收回真气。

  正收回间,岳方兴突然感受到令狐冲体内似乎还有股真气。这股真气量上和其它六股真气相去甚远,却极为坚韧,任凭那六股真气如何冲撞,都无法将其化去。

  岳方兴心中喜,这股真气的性质他极为熟悉,正是紫霞真气,料来是令狐冲修炼紫霞神功而来。想来是他修炼时日尚短,不够凝练,因此被桃谷六怪化去大半。不过紫霞真气性质极高,仍是仅留了丝,隐藏在令狐冲体内。如今真气冲撞之下,被岳方兴发觉。

  “如此看来,大师兄体内的紫霞真气并没有被完全化去,只要慢慢培养,假以时日未尝不能胜过这六道异种真气,反过来将它们化去。这六道真气乃是无根之源,定然无法抵挡,看来事情的关键是要壮大大师兄体内的紫霞真气。”岳方兴心想,对于如何救治令狐冲,他总算有了丝头绪,不用寄希望于后患极大的吸星大法了。

  岳方兴转身向岳不群道:“爹爹,大师兄体内真气几乎被那桃谷六怪尽数化去,幸好还存留有丝。这样来只要压制住那六股真气,爹爹就可帮助大师兄运转紫霞神功,壮大大师兄体内真气。这样来只要大师兄能用自己的真气护住要害,就可保住性命,甚至将那六道真气化去也不是不可能。”

  岳不群听到脸现喜色,既然令狐冲体内还有紫霞真气,凭借它比那六股异种真气更胜筹的品质,定然能将其尽数化去。不过说到压制六股真气,他却有些为难,依他如今的功力,虽有些把握,却并不十分确定,而且那样来就无法帮助令狐冲运转紫霞神功了。而单独加上岳方兴或宁中则人也是不行,他仍然无法分心帮助令狐冲。若是三人齐上倒是可以,但万三人为令狐冲疗伤时那桃谷六怪或嵩山派等人再来华山又怎么办?

  岳不群心下踟蹰,叹道:“不知风师叔在哪里,若是他老人家现身,就无后顾之忧了。”

  岳方兴稍微想就明白了父亲的顾虑,他也觉得这事确实难办,虽然他从原书中知道后面并没有敌人来华山,但如今令狐冲受伤这事在时间上已经脱离原书,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还有什么意外?而如果找风清扬的话,却又难以寻到,他如今是否在华山还不好说呢,毕竟他传了令狐冲独孤九剑后,可以说心愿已了,不见得还会待在这里。

  突然,岳方兴想起事,说道:“爹爹,我听说恒山派仪琳师妹与她爹爹不戒大师起来华山寻大师兄,不戒大师功力深厚,若是能找他过来,和我起出手,定然能压制住这六道异种真气。这样娘亲在旁看护,我们三人就可帮助大师兄疗伤。”他想到原书中不戒是在令狐冲受伤之后出现的,想来现在可能就在附近,毕竟嵩山派桃谷六怪这些事都提前了,不戒和仪琳来华山这事也有可能提前。

  岳不群听到眉头扬,他从未听说过仪琳有个功力深厚的和尚爹爹,更不知这两人找令狐冲何事,不过听岳方兴所言,显然对这人有几分把握,说道:“那你可知这不戒大师身在何处?冲儿这伤宜早不宜迟,免得他体内的紫霞真气被彻底消磨掉。”

  岳方兴哪里知道仪琳和不戒在哪里,就是在不在华山附近还不好说呢?不过他心中还是怀了线希望,说道:“爹爹,你们照看好大师兄,我去寻他们。”说完起身而去。

  岳不群还有话要说,却见岳方兴已经纵身远去,不由摇了摇头,安排岳灵珊和陆大有照顾令狐冲,然后召集其他弟子安排事务。

  第67章田伯光之死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岳方兴行了半里,突然停下脚步。他的警觉已成本能,并未因为心急丢去,因此虽然路奔行,却仍感觉到了异常,听到路旁有呼吸之声,时粗时细,极不均匀,似是受了伤,在强忍疼痛。

  虽然有此猜测,岳方兴也不敢大意,他右手持剑,向四周看去,见处草丛明显矮于周围,知道发出呼吸之人多半伏在其中,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

  那人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知道已被发觉,也不再忍着,哎唷哎唷地起来。

  岳方兴听到声音,觉得有些熟悉,上前看到那人面目,惊道:“田伯光!”他见到此人,可以说又惊又喜又怒。惊的是田伯光被人伤成这样,江湖上有此功力的可不多见;喜的是自己追索几天,没想到在此找到了田伯光;怒的是自己白跑了几天不说,令狐冲这次受伤也和田伯光脱不了关系。

  田伯光大声道:“你是哪位?我是田伯光。哎唷!哎唷!”他虽然和岳方兴交过手,但那次是夜间,并没有看清面目,所以不认得岳方兴。

  岳方兴知道这人是邪道中人,掳掠无恶不作,也不欲与他废话。宁神归,用起移魂大法,幽幽道:“田伯光,你自己看看!”

  田伯光闻言,不自觉地看了过去,映入眼前的是双清亮幽深的眼眸,然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移魂大法是岳方兴自古墓地底石室得来,不仅能用来辅助闭气通脉,还能以心灵之力克敌制胜。不过若是对方心神凝定,此法往往无效,要是对方内力更高,反激过来,施术者还可能反受其制。因此岳方兴得到此法后,虽然在闭气方面用的颇为熟练,却极少对人使用,就是生怕反受其害。不过如今田伯光身受重伤,心神不定,又功力远不如他,岳方兴生怕田伯光耍什么花招,就用出移魂大法,举建功。

  岳方兴先是封住田伯光几处要岤,彻底制住此人,问道:“田伯光,是谁伤了你?”他心中怀疑是不戒大师,毕竟这田伯光来华山请令狐冲,就是被不戒大师逼来,岳方兴如今又在找不戒,自然首先问这个。

  田伯光双目无神,呆呆说道:“我不知道,当时我正在道上行走,忽然之间,两只手两只脚被人抓住,凌空提了起来,我也瞧不见,只知道是六个人,言语混乱,缠杂不清。”

  岳方兴心下惊,没想到竟然是桃谷六怪,他心下奇怪,这桃谷六怪不是和田伯光样来找令狐冲的吗?怎么不是伙的?问道:“难道你们不是伙?他们又为何伤了你?”

  田伯光道:“当然不是伙,我从来不认得他们。这六个人上华山是来找个人,问我这人在哪里。我猜他们应该是找风老前辈,当然不告诉他们。我可发过誓不说出去的,他们因此对我痛加折磨。”

  岳方兴又问了下这几天发生的事,发现除了他和令狐冲开始相斗时令狐冲多挡了几招外,和原书中没有什么区别,仍是令狐冲不敌之下,受风清扬指点,剑法大进把他击败。

  见无法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岳方兴便开始向田伯光逼问武功,特别是他的轻功,这几天岳方兴深受其苦,当然要问出来。

  田伯光受移魂大法控制,不知不觉间就把自己的武功全部说出来了。岳方兴从中听到了套轻功,几套刀法,还有门附带采阴补阳邪术的内功,他心下也明白了为何田伯光四处做滛贼,想来是这功夫所致,也怪不得他年纪不算太大就成了流高手,这邪门功夫果然进境快。

  问完这些,岳方兴收起移魂大法,轻轻叹,若是田伯光没有受伤,说不定和他起能辅佐岳不群催动紫霞神功为令狐冲疗伤,那样暂时留他命倒未尝不可。不过看他如今模样,显然是用不上了。而且他近来扰乱关中,又是有名的滛贼,害过不知多少无辜妇女,若是这种人不杀,那还有什么可杀之人?

  心中起了杀心,岳方兴抚掌就要拍下,突然耳边听到个声音:“这人也算信守誓言,还是饶他命吧!”

  岳方兴心下喜,他听出是风清扬的声音,急忙四处观看,却没有发现人影。

  不过他心中仍是喜不自胜,知道风清扬就在附近,大声道:“风太师叔,我大师兄如今身受重伤,命在旦夕,我等为他疗伤需要有人守护,还请太师叔相助!”他见风清扬并未现身,急忙向叙说令狐冲受伤之事,生怕他像上次样突然离去。只要有风清扬相助,那令狐冲可就有救了。

  “你们尽管放心疗伤,有老夫在,不会有人打扰。”过了会儿,岳方兴听到回应。

  岳方兴心下大喜,风清扬这么说,自然就不用担心有人来打扰了,凭他老人家的功力剑术,来再多的人也不怕,喜道:“多谢风太师叔!”

  正要离去,看了看地上的田伯光,说道:“这田伯光既然有风太师叔发话,就饶他命。不过这人扰乱关中,还是要留个教训。”说着手指点,破去田伯光的丹田气海,废了他的武功。

  田伯光被移魂大法所惑,现在还迷迷糊糊,觉得小腹痛,顿时清醒过来,察觉到浑身真气逸散,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方才隐约听到“风太师叔”四字,知道为何保下了性命,惨笑声,说道:“多谢风老饶命,但我被人点死岤下剧毒,只有不到月性命,如今又没了武功,还有什么可活!”说着聚起残余真气,震断了自身心脉,就此逝去。

  可怜代轻功名家,就这样命丧草丛之中。

  岳方兴心下戚戚,毕竟田伯光说什么也是流名家,在江湖上纵横多年,没想到在这江湖大潮中却只能算马前卒,如今更命丧华山。这已经是他半年来见到的第四位死去的流高手,算起来这四人合力已经和华山派高层力量差不多了,也不知在今后的大劫中能否保住华山派。

  今日遇到桃谷六怪,更是让岳方兴紧迫感大增,亲眼见到才知道六位流高手聚集起来是何等恐怖!若是华山派真的和这六人动起手来,他和父母纵然能挡住这六人,但只要六人中分出人,或再邀来几位好友,那华山派其他弟子可以说毫无反抗之力。要是大师兄没受伤就好了,凭他如今的剑术,天下间能胜过他的也不多了。

  想起令狐冲如今身受重伤,岳方兴甩掉因田伯光之死泛起的情绪,赶赴山上。他虽然没有见到风清扬现身,却也不担心他不管此事,凭借令狐冲得传独孤九剑这层关系,风清扬就不会不管不顾。

  其实这次岳方兴遇到风清扬,虽然有些幸运,也是必然。风清扬这几日其实直在思过崖传授冲独孤九剑,今日正在为令狐冲讲解疑难,突然发现陆大有上山,便躲了起来。他听到陆大有说剑宗上山争夺掌门,要拉令狐冲下去,也未阻拦。毕竟现在的华山派实在经不起内乱,想着让令狐冲下去凭剑术折服剑宗来人也好,凭他传授的独孤九剑,令狐冲打败几人自然不在话下。

  谁知令狐冲这下崖,便再也没有回去,也没有传个信。这让风清扬心中起了疑惑,莫非出了什么岔子不成?便下思过崖来看。

  路上风清扬正好见到岳方兴疾奔出来,就悄悄跟随,想要找个僻静处问下他,不过岳方兴走的甚急,他也直没有现身。直到见到岳方兴停留下来用异术逼问田伯光,又要杀了他,想起这人遵守誓言没有说出他的行踪,忍不住出言相救,谁知下子就听到了令狐冲命在旦夕的消息。

  听到令狐冲受伤,风清扬心下惊,没想到才教会令狐冲独孤九剑,他第次出手就受了重伤,还命在旦夕。这是怎么搞得?难道我教的独孤九剑就这么不堪击?虽然心下嗔怒,但更有些着急,毕竟令狐冲是自己好不容易看中的独孤九剑传承者,要是就此死了那可大大不妙,当然要把他救回来,所以他虽然发誓不再出手,也出言承诺在三人为令狐冲疗伤时守护。

  不过虽然如此,风清扬也不愿见其他华山之人,更不愿被人们知道他在华山,扰了清静,因此并未现身。

  2014/11/113:19:58|10042942

  第68章疗伤救治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岳方兴独自人回到山上,见众位师弟都在收拾行囊,心下奇怪,叫住个弟子问了下,才知道是父亲岳不群的吩咐,说是奉左盟主之命,要众人赶去福建。

  岳方兴正待再问,发现岳不群已经出来,向他问道:“兴儿,没找着人么?”他见岳方兴独自人回来,心中疑惑。

  岳方兴见人多口杂,不便言说,进了内室才道:“虽然未找到不戒大师,但遇到了风太师叔,他老人家让我们安心为大师兄疗伤。风太师叔这几日指点了大师兄剑法,还传给他独孤九剑。”

  岳不群听到风清扬心中惊,剑宗门人刚刚还来争夺掌门,也不知道风清扬会不会为他们撑腰。待听道岳方兴说令狐冲学了独孤九剑,又欣喜不已,这下令狐冲剑法大进不说,风清扬也不会相助剑宗了!毕竟令狐冲如今也算他的传人了。

  想到这里,岳不群说道:“事不宜迟,我们尽快为冲儿疗伤。方才我已经向大伙说要赶去福建了,要尽快出发。”

  岳方兴奇怪道:“赶去福建?这是为何?”如今华山实力不弱,又有风清扬出面,没必要躲出去啊!

  岳不群解释道:“方才嵩山派几人还传达左盟主号令,说是辟邪剑谱又起争端,左盟主生怕被魔教夺了去,让我们五岳剑派先行赶去福建,相机行事。”说着还瞥了岳方兴眼,显然是怪他放出辟邪剑谱,闹出这么多争端,如今把华山派都卷了进去。

  岳方兴讪讪笑,无话可说。不过紧要之事还是为令狐冲治伤,当下岳不群唤过宁中则,和岳方兴起进入令狐冲房中,他如今正在里面歇息。

  岳灵珊也在里面,见到三人进来,说道:“爹爹,你们快救救大师兄吧,他似乎似乎不成了。”说着就要哭出声来,她和令狐冲虽然确定了感情,却因为要避嫌,连送饭都由陆大有代替了,因此这段时间见面更少。今日见到令狐冲本来心中欢喜,哪想到他突然受伤,又被人掳走折磨成这个样子,眼看连命都保不住了。

  岳方兴大惊失色,抢上前去,向令狐冲道:“大师兄?”

  令狐冲这时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自己,微微睁开眼来,见是岳方兴,说道:“师弟”

  岳方兴见令狐冲这幅模样,心下更痛,说道:“师兄,我们这就给你疗伤,。你小心凝神,由师父帮助运转紫霞神功。”说着岳方兴扶起令狐冲,帮他摆好姿势。三人分别在令狐冲周围坐定,输出真气压制令狐冲体内的六道异种真气。

  岳方兴十年苦修,又在海边练剑年多,功力很是深厚,凭借混元真气就压住了两道异种真气,又用从辟邪剑谱中修来的阳刚真气,在母亲宁中则帮助下压住道。宁中则还独自压制了道真气,剩下的两道则有岳不群压制。他如今功力极为深厚,纵然压住了两道真气,还有余力助令狐冲运转紫霞神功。

  三人压制住令狐冲体内的六道异种真气,令狐冲经脉中顿时空,紫霞真气显现出来。他勉强凝神,在岳不群真气帮助下运转紫霞神功,壮大这股真气。

  岳不群精修紫霞神功数十年,功力何等浑厚,在他的帮助下,令狐冲体内功力飞快恢复。

  如此过了大半个时辰,三人都浑身热气蒸腾,显然运功已至深处,再往下就要伤身了。

  见令狐冲已经恢复了五六成功力,足够护住心脉等要害部位,再往下不是时可得,三人缓缓收回真气。先是宁中则,再是岳方兴,最后是岳不群,将六道异种真气的压制道道放开,免得突然之下在令狐冲体内乱冲乱撞。

  不过等到彻底放开压制,这六道异种真气仍是欢腾起来,在令狐冲体内乱窜。

  令狐冲这时已经可以自主运转紫霞真气,因此每当有真气窜至心脉等要害部位,他便在护住要害的同时,用紫霞真气会合另股真气将其赶走,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