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令狐冲深以为然,如今虽然和华山派众人在起,但万遇敌也可能照顾不上他,要有点自保手段才行。幸好他这些年直修习易筋十二式和易筋锻骨章,筋骨还算强健,身体缓过来后,用剑已不成问题,再加上华山派制式长剑锋利,对敌也算有些威胁。

  虽然如此,令狐冲还是叹气道:“没想到如今竟然成了大伙的拖累。”他作为华山派大弟子,向来是保护众位师弟的,没想到如今却成了这样。

  岳方兴劝慰番,转而问道:“大师兄,你当日为何被那成不忧打伤?”这点其实他早就知道,如今不过是故意问令狐冲罢了。

  令狐冲苦笑道:“我当时手中没剑,顺手用扫帚破了他的剑法,却被他将扫帚打飞,又突然打了掌,这才受伤了。”

  岳方兴道:“大师兄当时没有警觉吗?前段时间我还让你专门练这个,稍微挡下也不至于受伤啊。”

  令狐冲尴尬道:“我没想到他会来这么招,想要挡又不知怎么挡,稀里糊涂就受伤了。”

  岳方兴心中暗叹:这就是单项武功进展快的弊处了。令狐冲如今剑术大进,内功若是没受伤的话也还凑合,但拳脚功夫战斗意识等方面却差的太远了。如果说以前他只是拳脚功夫稍弱的话,现在就成了明显的缺陷了。

  其实令狐冲以前拳脚功夫虽不行,却也还算凑合,特别是学了岳方兴自创的天罗地网势后,对付普通的二流高手也不在话下。但如今他迈入流境界,对手多是流高手,面对这些人时,这原本只是略差的拳脚功夫顿时成了大弱点,成不忧那掌就是明证。这成不忧是剑宗之人,对拳脚也不甚通,但就是如此,他突然的掌就让令狐冲受了重伤。

  按说其他的流高手也各有专长,那他们为何没这种弱点呢?这就要说到武功提升的进度了。细数江湖中的流高手,哪个不是数十年磨练而来,这样他们在专修某项时,其它功夫日积月累之下其实也并不弱,不会远远落下。就拿令狐冲来说,若是按正常修炼来算,他还需要十年左右才能达到流境界,那时令狐冲约莫三十六七岁,在江湖冲也算是少有的青年才俊了。但他学了易筋锻骨章后,资质改善,后来得传紫霞神功,内功更是进展飞快,大大加快了这进度。不过纵然如此,他也需要两三年时间,才能真正达到流境界,这期间他查漏补缺,自然能将自己弱的地方弥补,使之不成为明显缺陷。

  不过令狐冲得传独孤九剑后,剑术下子突飞猛进,甚至对付流高手都犹如砍瓜切菜,敌人见他剑法如此高强,而拳脚如此之弱,怎能不大加利用,这样纵然不是弱点,相对之下也成为弱点了,特别是在令狐冲拳脚本就不好的情况下。

  岳方兴时也无法提高令狐冲的拳脚功夫,只能说道:“师兄,你也学过华山铁指诀,以后就多练下以指作剑的功夫,这样配合独孤九剑里也有破掌式,也能稍微应付下精通拳脚的高手。否则你旦手上没剑,岂不任人宰割?说不定还会发生上次的事。”

  令狐冲点了点头,他对拳脚无甚天赋,以指作剑也不失为个好办法。不过如今他不能动用真气,用剑还能对敌人有点威胁,用手指却是全无力气了,除非戳中对方要岤,根本没有作用。

  岳方兴也只能经常和令狐冲比划下,让他尽快熟悉以指作剑的功夫。同时把自己随身的短匕给了他,也算多层近身防护。

  岳灵珊听岳方兴说令狐冲需要利剑,就把自己的碧水剑让令狐冲使用。还生怕令狐冲面子上过不去,只说和令狐冲交换佩剑。

  这碧水剑是岳不群三年前在浙江龙泉得来,漂亮不说,比之上次华山派锻造的利剑还要锋利,削金断铁也不在话下。岳灵珊见之下爱不释手,向父亲连求数次。岳不群担心她用了此剑疏于剑法,直至今年她十八岁生日,才作为生日礼物给了她,让她更为爱惜。

  令狐冲推辞不得,只得把自己随身佩剑给了岳灵珊。他知道师妹对这碧水剑极为爱惜,如今却毫不犹豫地给了他,心中极为感动,下定决心要好好护着此剑,刻也不离身。

  2014/11/218:56:19|10057631

  第71章雨夜强敌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如此几日倒也无事,华山行人出发的不安焦虑等情绪,都在每日的操练中平复下来。岳不群心下满意,若是这遭能安全回来,这批弟子定然能再上个台阶,到时华山就又多了几个能独当面的人了。

  这日,华山派众人行至韦林镇,天已将黑,镇上只家客店,已住了不少客人,华山派行有女眷,借宿不便。岳不群道:“咱们再赶程路,到前面镇上再说。”

  众人只得再往前行去,哪知行不到三里路,宁中则和岳灵珊所乘的大车脱了车轴,没法再走,两人只得从车中出来步行。

  这时施戴子指着东北角道:“师父,那边树林中有座庙宇,咱们过去借宿可好?”

  宁中则道:“就是女眷不便。”岳不群道:“戴子,你过去问声,倘若庙中和尚不肯,那就罢了,不必强求。”

  施戴子应了,飞奔而去。不多时便奔了回来,远远叫道:“师父,是座破庙,没有和尚。”

  岳方兴听到这里,顿时想到原书中华山派便是在此遇袭,待要阻止,却见东方天边乌云层层地堆将上来,霎时间天色便已昏黑,眼看就要下雨。这下他也无法,只得随众人进去。

  其实这时岳方兴如果提醒岳不群,也可以继续前行,说不定便能避开可能的袭击。但避开这次,岳方兴就彻底没有了先知优势,无法知道那些人还会怎么行动,反倒不如留在此地守株待兔。而且如今的华山派相比原书可谓是实力大进,在岳方兴看来不见得会弱于那批人,反而可以通过他们检验下华山弟子的战斗力,增长经验。毕竟以后如果与嵩山派魔教大战,可比这凶险的多。

  众人走进大殿,见殿上供的是座青面神像,身披树叶,手持枯草,是尝百草的神农氏药王菩萨。岳不群率领众弟子向神像行了礼,还没打开铺盖,电光连闪,半空中忽喇喇地打了个霹雳,跟着黄豆大的雨点洒将下来,只打得瓦上刷刷直响。

  那破庙到处漏水,众人铺盖也不打开了,各寻干燥之地而坐,几名轮值弟子自去生火做饭。

  宁中则道:“今年春雷响得好早,只怕年成不好。”

  “不止年成不好,江湖上风波也不小。这雨如此之大,便由我来守夜!”岳方兴接道,他心里不放心,就如此提议。

  岳不群和宁中则知道岳方兴这话是谨慎之言,大雨之夜,本就难以应对,若是敌人来袭,更是危险。因此他们点了点头,吩咐众弟子小心在意,按照平日演练的合击阵势聚在起,兵器不要离身。又安排岳灵珊陆大有和令狐冲在起,万遇敌,便专门守护他。

  令狐冲见师父如此安排,心中酸楚,自己不能帮助师父排忧解难不说,还成为了累赘。但想起自身伤势,却又无法拒绝,免得让师父更担心,只能默默接受。

  用过晚饭后,各人分别睡卧。那雨阵大,阵小,始终不止。虽是如此,华山众人连日赶路却也很累,不会儿大殿上鼻息声此起彼落,各人均已沉沉睡去。

  岳方兴并没有睡下,而是盘膝坐地,为众人守夜。正行功间,突然耳听东南方传来片马蹄声,约有十余骑,沿着大道驰来。他心中凛:黑夜之中,怎地有人冒雨奔驰?难道这些人便是来袭击华山派的?

  他坐起身来,见岳不群已经起身,在低声叫醒弟子,喝道:“大家别做声。”他功力精深,又直警觉,也听到了马蹄声。

  不多时华山派诸人已全都醒转,各人手按剑柄防敌。不料这马蹄声却越过庙外,渐渐远去。众人松了口气,正欲重新卧倒休息,却听得马蹄声又兜了转来。十余骑马来到庙外,齐停住。只听得个清亮的声音叫道:“华山派岳先生在庙里么?咱们有事请教。”

  令狐冲是华山派大弟子,向来由他出面应付外人,不过他如今带伤不便,便由岳方兴代替。他知道来者多半是来袭击之人,也不打开庙门,只是将声音远远传送出去:“深夜之际,哪路朋友过访?”

  庙外之人甚是无礼,见里面无人开门,便噼噼啪啪砸开,闯进来几人。

  华山众人见此情形,知道来者多半不善,各自按剑戒备。望眼过去,但见庙外共有十五骑人马,有六七人手中提着孔明灯,齐往里面照来。

  借着火光,华山众人也看清了来人装束,这些人个个头上戴了黑布罩子,只露出对眼睛,心中俱是动:这些人若不是跟我们相识,便是怕给我们记得了相貌。心知今夜多半会有场恶战。

  只听左首人说道:“请岳不群岳先生出见。”

  岳方兴见此,问道:“阁下何人?请示知尊姓大名,以便向敝派师长禀报。”

  那人不认识岳方兴,只是说道:“我们是何人,你也不必多问。你去跟你师父说,听说华山派得到了福威镖局的辟邪剑谱,要想借来观。”

  岳方兴心下凛,莫非自己散布辟邪剑谱的事被人察觉了?不应该啊!镇定道:“华山派自有本门武功,要别人的剑谱何用?阁下如此无理取闹,还将华山派放在眼里么?”

  那人哈哈大笑,其余十四人也都跟着大笑,笑声从旷野中远远传了开去,声音洪亮,显然每个人都内功不弱。

  岳方兴心下暗暗吃惊,听这声音,这十五人中虽然没有绝顶的高手,但像田伯光那样的流高手却有几个,其他人虽然没有这么厉害,也大多是准流,最低的都是二流巅峰。这样批人,放在江湖中也是股不弱的力量,就是与华山派这行人相比,也要略胜些,真不知道哪方势力派来的?他心中更加小心,看来今夜定有场恶战。

  那十五人大笑声中,人朗声说道:“听说福威镖局姓林的那小子,已投入了华山派门下。素仰华山派君子剑岳先生剑术神通,独步武林,对那辟邪剑谱自是不值顾。我们是江湖上无名小卒,斗胆请岳先生赐借观。”

  岳方兴听到这话心中松,看来自己散布辟邪剑谱的消息并未传出去,这十五人只是以林平之拜入华山为由找事罢了。不过这人在十四人的笑声中仍是清晰洪亮,并未被嘈杂之声所掩,足见内功比之余人又胜了筹,只怕武功能与自己相比了。

  这时岳不群已经安排好了华山弟子按合击阵势站好,站出说道:“各位都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怎地自谦是无名小卒?岳某素来不打诳语,林家辟邪剑谱不在我们这里。”

  他说这几句话时运上了紫霞神功,夹在庙外十余人的大笑声中,庙里庙外,众人仍皆听得清清楚楚,他说得轻描淡写,跟平时谈话殊无分别,比之那人力运中气地大声说话,显得更为自然,显然功力胜过不止筹。

  只听得另人粗声说道:“你自称不在你这里,却到哪里去了?”

  岳不群道:“阁下凭什么问这句话?”

  那人道:“天下之事,天下人管得。”

  岳不群冷笑声,并不答话。那人大声道:“姓岳的,你到底交不交出来?可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交出来,咱们只好动粗,要进来搜了。”

  宁中则低声道:“拔剑结阵!”刷刷刷刷声响,众人都拔出了长剑。

  2014/11/312:46:19|10068636

  第72章雨夜强敌二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华山众人方才拔出长剑,剩余的蒙面人已经闯进庙内,和众人交起手来。岳不群和宁中则武功之高众所周之,因此十五人中倒有六七个武功高的去围攻两人,剩下的八九个人才攻向华山众弟子。

  岳方兴见这些人来势汹汹,怕华山弟子有所损伤,挺起长剑,圈住两个交起手来。他武功本远胜对面两人,因此虽然以敌二,也犹有余力,反而趁着打斗间隙,观看场中情况。

  只见岳不群以敌四,长剑挥舞间,反而游刃有余,拖住了武功最高的几人,让他们无法脱离,不过他的养吾剑法重守,而对面四人武功又高,因此要说制敌,时却是不能。宁中则这时也在与两个敌人缠斗,看样子略占上风,不过同样也难以快速制敌。

  再看华山众弟子,劳德诺大声喝斥,竟然也以敌二,虽然不占上风,但看来也不会落败。而另几位外门弟子,毫不示弱,围住了两个敌人,刀来剑往,颇为激烈,特别是林平之,更是悍不畏死,显然那人说要夺取辟邪剑谱激怒了他。

  剩下的三个敌人,则由梁发施戴子高根明等人勉强围住,他三人已经是二流高手,按理说在师弟的帮衬下也能支撑,但他们与人拼斗经验太少,且功力差了截,因此虽然人多势众,反而险况频生。

  令狐冲见此,大声要岳灵珊陆大有上前帮助。岳灵珊陆大有虽然意动,却不敢违了师父吩咐,否则有人突然杀到令狐冲面前就不妙了。

  看来想要突破局势,还需从自己这里着手,岳方兴心想。正想尽快解决眼前两人,前去相助师弟,眼角余光突然觑到人持刀劈向梁发,而他显然躲避不及。

  岳方兴心中大急,也顾不得制敌了,刷刷几剑将眼前两人逼退几步,纵身前去救援。

  那持刀之人正要先伤个,震慑这群华山弟子,却听背后股剑风传来,眼看就要伤到自己,只好弃了眼前之人,回刀自保。

  岳方兴这剑来势凶猛,已是用上了全力,携重剑之力,直向这持刀者刺来。那人回刀本就仓促,刀剑相交,只觉得虎口剧震,手中之刀摇摇晃晃,竟似拿捏不住。

  正在这时,梁发回过神来,见眼前之人背向于他,鼓起勇气,声大喊,手中长剑刺向眼前之人。

  那持刀汉子凶悍之极,察觉到此,又抬眼看岳方兴身后,竟而对他袭来的长剑不管不顾,反而回刀劈向梁发。

  岳方兴见他如此,暗叫不好,他这时也察觉到身后两股劲风袭来,想来是与他对战的两人扑了上来。但如果自己回身迎敌,梁发就不免受伤,还有可能无幸。而若是不回身,自己却免不得受伤。

  危急关头,岳方兴很快就做出了决断。只见他身形微微动,让开要害,手上又加了把力,欲要在那持刀者伤梁发之前先结果了他。

  那持刀之人浑没料到这点,措手不及之下,想要避开,已是来之不及,当下被岳方兴长剑刺中背后。岳方兴用的本就是重剑,又来势汹汹,力大无比,顿时将那持刀之人打的塌进去大块,当即毙命。而他手中的刀虽然仍顺势劈中了梁发,却力道已尽,未能深入。饶是如此,梁发身上也满是鲜血。

  岳方兴正准备硬接身后两招,却觉得毫无痛觉,反而听到兵器掉落之声。他转过身来,见对面两人手抚手腕,旁边令狐冲手持长剑,不由叫道:“大师兄”

  原来令狐冲方才直注意场中局势,见岳方兴危急,顾不得其他,掠过身旁的岳灵珊和陆大有,上去瞅个破绽,用碧水剑伤了两人手腕。岳灵珊和陆大有惊于眼前局势,也想上前,谁知竟然被令狐冲抢了先。

  这两人正专心对付岳方兴,却没想到不知不觉间,竟然手腕被伤,兵器掉落。惊骇之下,尖声惊声道:“辟邪剑法你用的是辟邪”声音戛然而止。

  却是岳方兴见他们不闪不避,直接重剑横扫,结果了两人。但他们声音极大,场中众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时分不清情况,停下手来。

  岳不群和他们斗了会儿,已经听出他们口音南北皆有,武功看来更杂,显然并非个门派。但这些人进退之间,却默契甚深,不像是临时聚集。最奇的是,这十五人无是弱者,以自己在江湖上见闻之博,不该十五名武功好手竟连个也认不出来,但偏偏便摸不着半点头脑。他拿得定这些人从未和自己交过手,绝无仇冤,难道真是为了辟邪剑谱,才如此大举来和华山派为难?

  见对方停下手来,岳不群却也担心华山派弟子有死伤,命众人聚到起。

  双方互相忌惮,各自缓缓后退,又分成了两个圈子,但各人均是望向令狐冲,心中狐疑不定。

  岳方兴岳不群等人虽然知道令狐冲用的独孤九剑,其他华山弟子却并不知道,因此也有些起疑。林平之方才悍不畏死,争斗中右肩中枪,并未注意到这边情况,听到有人喊“辟邪剑法”,心下也吃了惊,无法判断。

  时场中陷入种诡异的平静中。

  便在此时,东北角上马蹄声响,数十骑马奔驰而来。

  那蒙面老者叫道:“什么人?过去瞧瞧!”两名蒙面人应道:“是!”上马迎了上去。却听得蹄声渐近,跟着乒乒乓乓几下兵刃碰撞,有人叫道:“啊哟!”显是来人和那两名蒙面人交上了手,有人受伤。

  岳方兴心知应该是嵩山派和剑宗残余等人来了,向岳不群低声道:“爹爹,似是嵩山派的人。”

  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