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再加上他常在水中练剑,如今出剑又稳又快,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王家驹上场不几合,就已落败,连王家骏上场,都拿之不下。

  这下王家几人都是极为惊讶,他们知道华山派身为五岳剑派之,武功当然不简单。但见到林平之进展如此之快,还是出乎他们意料。对未出手的岳方兴,也更觉得高深莫测。特别是听林平之说岳方兴的剑有四十多斤后,更是惊诧不已。能随意使用这般重剑,功力自然不会低了,要知道就是王老爷子的金刀,可也没有如此之重。当下几人更加热情,拉住岳方兴请教武艺,连日不辍。

  2014/11/618:44:33|10173919

  第79章竹巷琴音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令狐冲这几日虽然经由岳不群疗伤,病情稳定下来,虽然他稍微能平复体内岳不群注入的紫霞真气和六道异种真气的冲突,但每次发作起来,还是让他极为痛苦,而且次比次严重。

  眼看师父毫无办法,令狐冲也察觉到自己多半不治,不禁暗自神伤:我自风师叔处得传独孤九剑,以为从此能够和师妹起快意江湖,谁知如今却成了这番模样。

  想到岳灵珊,令狐冲更是痛苦不已,心中常想:小师妹对我情义深厚,我只盼她生快乐,但我如今这幅模样,也不知能不能好起来,如何还能配得上她?如果真是不治,那我就自己离去好了,也免得她和师父师娘师弟担心。

  他既有了此念,便刻意避免和岳灵珊接触,即使有时岳灵珊去找他,他也以男女有别相拒。岳灵珊察觉到令狐冲的疏远之意,虽不明所以,但心中也未免有些不快,心想:你不让我照料,难道我个女孩家,还去求着你不成。心中有气之下,渐渐与令狐冲来往少了,也没有察觉到令狐冲心中所想。

  令狐冲虽这么想,可每当看到岳灵珊时,胸中却总是酸楚难当,只盼多看两眼。

  这日,令狐冲苦闷之下,便甩开陆大有,独自出去喝闷酒。陆大有这几天经过众人观察,并无异常,反而直要求照顾大师兄。岳不群见此,想起他这些年直尊师重道,也少与外人接触,就应了下来,让他照看令狐冲。

  洛阳是数朝都城,规模宏伟,市肆却不甚繁华。令狐冲识字不多,于古代史事所知有限,见到洛阳城内种种名胜古迹,茫然不明来历,看得毫无兴味。他信步走过几条小街,鼻子抽:有好酒!

  顺着酒香,令狐冲来到条窄窄的巷子之中。巷子尽头,好大片绿竹丛,迎风摇曳,雅致天然,片清凉宁静,和外面的洛阳城宛然是两个世界。

  令狐冲刚踏进巷子,便听得琴韵丁冬,有人正在抚琴。听着琴音,令狐冲不觉想起了自己师妹,潸然泪下。

  便在此时,铮的声,根琴弦忽尔断绝,琴声也便止歇。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贵客枉顾蜗居,不知有何见教。”

  令狐冲心痛之间,体内异种真气发作起来,神色大为痛苦,当下盘膝坐地,调理内息。

  屋中之人似乎察觉到此,琴韵又再响起,曲调却柔和之至,宛如人轻轻叹息,又似是朝露暗润花瓣,晓风低拂柳梢。

  令狐冲听的琴音,觉得对自己平复真气很有帮助,不过眼皮也越来越沉重,心中只道:“睡不得,我在此地听人抚琴,倘若睡着了,岂非大大不敬?”但他虽竭力凝神,却终于难以抗拒睡魔,不久眼皮合拢,再也睁不开来,身子软倒在地,便即睡着了。睡梦之中,仍隐隐约约听到柔和的琴声,似有只温柔的手在抚摸自己头发,像是回到了童年,在师娘的怀抱之中,受她亲热怜惜般。

  过了良久良久,琴声止歇,令狐冲便即惊醒,忙爬起身来,不禁大是惭愧,说道:“弟子该死,不专心聆听前辈雅奏,却竟尔睡着了,当真好生惶恐。”

  那屋中之人道:“你不用自责。我适才奏曲,原有催眠之意,盼能为你调理体内真气。你倒试试自运内息,烦恶之情,可减少了些么?”

  令狐冲当即盘膝坐地,潜运内息,只觉那体内真气虽仍有冲突,但以前那股胸口立时热血上涌呕吐难忍的情景却已大减,不由大喜道:“多谢前辈。”

  这时个老者走了出来,令狐冲以为他就是那弹琴之人,却见他传出张纸,上面写道:恳请传授此曲,终身受益。

  令狐冲登时省悟,说道:“弟子斗胆求请前辈传授此曲,以便弟子自行慢慢调理。”那老者脸现喜色,连连点头。

  屋中之人却并不即答,过了片刻,才道:“你琴艺如何?可否抚奏曲?”

  令狐冲脸上红,说道:“弟子从未学过,窍不通,要从前辈学此高深琴技,实深冒昧,还请恕过弟子狂妄。”当下向那老者长揖到地,说道:“弟子这便告辞。”

  屋中之人道:“阁下慢走,你伤重如此,亦令人思之不安。竹侄,你明日以奏琴之法传授令狐少君,倘若他有耐心,能在洛阳久耽,那么那么我这曲清心普善咒便传了给他,亦自不妨。”最后两句话语声细微,几不可闻。

  令狐冲大喜过望,自此之后,便早便到小巷竹舍中来学琴,直至傍晚始归,中饭也在绿竹翁处吃,虽是青菜豆腐,却妙在每餐都有好酒,都是上佳精品。令狐冲这时已知道那老者唤作绿竹翁,也是好酒之人,虽然量浅,却于酒道所知极多,于天下美酒不但深明来历,而且年份产地,尝即辨。令狐冲听来闻所未闻,不但跟他学琴,更向他学酒,深觉酒中学问,比之剑道琴理,似乎也不遑多让。

  数日之间,两人就熟悉起来,似是多年好友般。每当陆大有要随行,也被令狐冲以它事岔开,怕扰了此地清静。陆大有见他精神健旺,心中欢喜,也没有追问。

  过了几日,岳不群功力尽复,便向王元霸父子告别,坐重洛水北上。王元霸早命人准备了几条大船,将华山派众人直送到船上,盘缠酒菜,都送得十分丰盛,就是让华山派这行人到福建再回来也绰绰有余。

  正热闹间,忽然名敝衣老者走上船头,叫道:“令狐少君!”令狐冲见是绿竹翁,不由得怔,忙迎上躬身行礼。绿竹翁道:“我姑姑命我将这件薄礼送给令狐少君。”说着双手奉上个长长的包裹,包袱布是印以白花的蓝色粗布。

  令狐冲躬身接过,说道:“前辈厚赐,弟子拜领。”说着连连作揖,两人依依拜别。

  岳不群心下疑惑:冲儿不过第次来洛阳,怎么还交上好友了?待到与王元霸作别,岳不群道:“冲儿,他是谁?为何送你东西?”

  令狐冲道:“弟子这几日在东城绿竹巷学琴,他便是那里的主人绿竹翁。”打开包裹,露出具短琴,琴身陈旧,显是古物,琴尾刻着两个篆字“燕语”:另有本册子,封面上写着“清心普善咒”五字。令狐冲胸口热,“啊”的声,叫了出来。

  岳方兴在旁看着,就隐隐猜出这老者是绿竹翁,听到令狐冲所言,更无可疑,低声道:“到船舱里说。”

  令狐冲不明所以,岳不群却知道儿子必有所知,两人随其进去。

  岳方兴向令狐冲道:“可还记得当日曲前辈托付我将曲小妹子送到洛阳?”

  令狐冲当然知道此事,却不知岳方兴为何这时提起,念头转,惊道:“难道你说”

  岳方兴道:“正是!这绿竹翁便是曲洋所托之人。”其实曲非烟哪里说过此事,他只是借此说出绿竹翁的身份罢了。

  令狐冲听到这里,颤声道:“难道绿竹翁也是”

  岳方兴道:“当然是魔教之人,而且听说魔教圣姑也经常来此,所以他才常年住在洛阳!”

  岳不群本来还有些不明所以,听到魔教,顿时大惊失色,厉声道:“冲儿,你将这几日所遇如实道来!”

  令狐冲心下惶恐,万没想到那绿竹翁竟然是魔教之人,又听到岳方兴所说什么魔教“圣姑”,难道便是屋中那位前辈?听到师父喝问,当下将这几日所遇道来。

  岳不群听到令狐冲所述,更是怒不可遏:“冲儿,你是我华山派大弟子,行走江湖,怎么如此不小心?这两人所为分明是魔教中人沽恩市义迷惑人心的手段,你又不是傻子,怎会不知?那刘正风因何身败名裂,难道你这么快就忘得干二净!”他心下实是怒极,他传给令狐冲紫霞神功,就有让他以后接掌华山门户的意思,如今大伙儿都为华山派奔走,又为他伤势操心,他却如此行为不谨,结交魔教中人,如何不让他生气!

  令狐冲听得师父训斥,急忙跪下:“师父,弟子着实不知。”说着神色又痛苦起来,却是心情大起大落,导致体内异种真气发作起来。

  岳不群叹息声,为他平抑体内真气,不再训斥。心下却对这个大弟子着实失望,如此轻信他人,怎能让人放心?更别说接掌华山门户了。

  令狐冲真气平复,呆呆不语,实在不敢相信这几日对他这么好的绿竹翁和那“婆婆”竟然是魔教中人,他们为何结交自己,实在难以言说。

  岳不群看他仍在拿着那短琴和琴谱,怒道:“还不扔了,留着做什么?”

  岳方兴劝道:“还是算了,这琴和谱只是死物,又对大师兄有些作用,留着也没什么妨碍。”

  岳不群心下着实生气,狠狠甩衣袖,走出船舱,安排众弟子尽快启程。至于王家,此事还是不要告诉的好,免得给他们带来麻烦。

  路上岳不群叮嘱弟子日夜严加提防,但坐船自巩县附近入河,顺流东下,竟没半点意外。离洛阳越远,众人越放心,提防之心也渐渐懈了。

  岳方兴对令狐冲仍是认识那绿竹翁和任盈盈也是无奈,但他想来令狐冲不过停留几日,那任盈盈应该没可能和令狐冲产生感情,更别说传遍江湖了。不过虽然如此,他心中还是警惕。

  看笑傲神雕天龙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

  第80章疑惑重重

  全文字更新,下载,尽在请看/

  这日将到开封,离府城尚有段路程,岳不群携众弟子到朱仙镇瞻仰岳飞抗金遗迹。令狐冲连日来心中郁郁,没有同去,岳方兴和他起留在船上。

  过不得时,就见岳不群和众人匆匆回舟。岳方兴见他们神色匆忙,欲要询问,忽听得有人齐声大喊:“令狐冲,令狐冲,你在哪里?”

  这声音听来像是桃谷六怪中的五人,岳方兴脸色变,只见六个人匆匆奔到码头边,除了桃谷六怪中的五人外,另个又矮又胖,脑袋极大,生撇鼠须,摇头晃脑,形相滑稽,想来便是平指。

  六人见得华山派众人,便即大声欢呼,五人纵身跃起,齐向船上跳来。

  岳不群等人方才就是因为遇到桃谷五怪才匆匆回返,这时见到他们过来,宁中则拔出长剑,运劲向桃根仙胸口刺去。岳不群却长剑出手,当的声,将妻子的剑刃压下,低声嘱咐:“不可鲁莽!”

  船头微微沉,桃谷五怪已站在船头。其中人大声道:“令狐冲,你躲在哪里?怎地不出来?”

  令狐冲大怒,叫道:“我怕你们么?为什么要躲?”这几人的异种真气让他大受折磨,他如何不怒。

  便在这时,船身微晃,船头又多了人,正是杀人名医平指,问道:“哪位是令狐兄弟?”言辞居然甚为客气。

  令狐冲慢慢走到船头,道:“在下令狐冲,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有何见教。”

  平指向令狐冲上下打量,说道:“有人托我来治你之伤。”说着伸手就要抓住他手腕。

  岳方兴就在旁,伸手截住,说道:“何人所托,能否言明?”他见这人无缘无故过来,当然心下存疑:莫非那任盈盈真的和令狐冲产生感情,还传遍江湖,所以这平指才巴巴过来。

  平指“咦”了声,对这少年能拦住他颇为意外,却不回答他所问,而是说道:“你是华山派弟子吧?岳先生倒是教的好徒弟,我这是为你师兄治伤,你也要拦着?”

  桃谷五怪中人道:“他是令狐冲的师弟。”又人道:“那岂不是说令狐冲死,他就能接任掌门了。”另人道:“怪不得不让平指给他师兄治伤了。”又人道:“不对不对,令狐冲还不是掌门,得等他师父死了才算。”前面那人道:“那还不迟早都是。”五人嚷嚷开来。

  岳不群听到他们胡言乱语,心中有气,说道:“兴儿,让平先生给你大师兄看下。”他带令狐冲过来就是为了找平指给令狐冲看病,虽然对这人主动过来心有疑惑,还是让他为令狐冲观看。

  岳方兴只得暂且埋下心中疑惑,退到旁。

  平指根食指搭上令狐冲脉搏,突然双眉轩,再次“咦”的声,过了会,眉头慢慢皱了拢来,又是“啊”的声,仰头向天,左手不住搔头,喃喃地道:“奇怪,奇怪!”隔了良久,伸手去搭令狐冲另只手的脉搏,突然打了个喷嚏,说道:“古怪得紧,老夫生平从所未遇。”

  岳方兴道:“大师兄先前所受的那掌无关紧要,但他被桃谷六怪注入六道真气,相互冲突,不得已之下,才由师父出手压了下去。”

  平指道:“不对,分明是他前些日子伤势又有变化,才由岳掌门注入真气。”

  岳方兴大为惊讶,这平指竟然连这,平先生连这都能看出来?回道:“大师兄前些日子丹田被人掌,震散了体内真气,那六道异种真气失了制衡,这才由师父出手注入真气压制。”

  平指先是点头,又是摇头,说道:“这在当时确实是个好办法,但如此来,令狐公子的伤就更难治了。”

  这时令狐冲突然道:“平前辈,听说你给人治病救命,有个规矩,救活之后,要那人去为你杀人。”平指道:“不错,确是有这规矩。”令狐冲道:“晚辈不愿为你杀人,因此你也不用给我治病。”

  平指听了这话,“哈”的声,又自头至脚地向令狐冲打量了番,似在察看件希奇古怪的物事般,隔了半晌,才道:“第,你的病很重,我治不好。第二,就算治好了,自有人答应给我杀人,不用你亲自出手。”

  令狐冲虽然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所以才直疏远岳灵珊。但他这时听得这位号称有再生之能的名医断定自己伤病已没法治愈,心中却也不禁感到阵凄凉。

  岳不群和岳方兴对望眼,均想:莫非是那魔教“圣姑”?否则还有什么人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请动‘杀人名医’这等邪道巨擘到病人处来出诊?

  平指又道:“令狐兄弟,你体内有八道异种真气,驱不出化不掉降不服压不住,是以为难。我受人之托,给你治病,不是我不肯尽力,实在你的病因与真气有关,非针灸药石所能奏效,在下行医以来,从未遇到过这等病象,无能为力,十分惭愧。”说着从怀中取出个瓷瓶,倒出十粒朱红色的丸药,说道:“这十粒‘镇心理气丸’,多含名贵药材,制炼不易,你每十天服食粒,可延百日之命。”

  令狐冲双手接过,说道:“多谢。”平指转过身来,正欲上岸,忽然又回头道:“瓶里还有两粒,索性都给了你吧。”令狐冲不接,说道:“前辈如此珍视,这药丸自有奇效,不如留着救人。晚辈多活十日八日,于人于己,都没什么好处。”

  平指侧头又瞧了令狐冲会,说道:“生死置之度外,确是大丈夫本色。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唉,可惜,可惜!惭愧,惭愧!”颗大头摇了几摇,跃上岸,快步而去。

  岳方兴正要再问是何人所托,却见平指眨眼已经远去。华山众人想到江湖上第名医平指也治不了令狐冲的伤,说他已只有百日之命,都是心下难过。

  看看船舱,里面还有五个要命的瘟神,正是那桃谷五怪。岳灵珊等华山弟子都亲眼见过他们撕裂成不忧的凶状,此刻思之犹有余悸,各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向五人瞧去。正商议着如何将这五人赶走,忽然平指夫人过来,提过受伤的怪,说是让他们路照顾令狐冲,随后就径自去了。

  华山众人实不愿与这六人同行,但岳不群话出口,就被六人胡言乱语阵抢白,缠杂不清。如要将他们强行赶走,少不得要做过场,这六人武功高强,恐怕华山派弟子会多有损伤。如此也只得让这六人留下,众人继续前行。

  岳方兴也没在意这六怪,毕竟原书中他们也没有伤到令狐冲之外的华山中人。他心中是在思索去少林求取易筋经,还是带令狐冲去梅庄学习吸星大法。毕竟平指已经说没有办法,也只有靠这两个方法了,不过易筋经难求,吸星大法有缺陷,让他心中着实拿不定主意。

  行了程,眼看天色将晚,众人停靠下来,待要用些饭食,却见不断有各路人马前来送来酒食礼物。

  岳不群当然不敢收下,反而心下疑虑,想要带众人离开此地,却耐不住桃谷六怪已经在旁大饮大嚼起来。

  这时岸上忽有人大声赞道:“好酒,好酒!”众人抬眼望去,只见柳树下有个衣衫褴褛的落魄书生,右手摇着柄破扇,仰头用力嗅着从船上飘去的酒香。

  岳方兴见这人挺着个大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