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让,还是自己却是进步了,竟然也慢慢的开始扳平。

  在不把这瘟神弄走,老爹哪里可是又要催了,与小师妹的次次错失已是令他懊悔不已,现在好不容易小师妹在山中安定下来,身边又是美男环绕,自己再不下些功夫,怕是真的要追悔莫及了。

  而对于他来说几位师兄弟也就罢了,不管姚儿选择了谁都会是幸福的,可就唯有秦冰不行,他有放不下的责任,庄中又有诸多美女,就算他可以为了小师妹放弃那满园的姹紫嫣红,他也不放心他日后会怎样,等容颜老去时,他还会固守着如现在的执着吗。

  翻过了几座山,我是无所获,眼看天色不早,也只好郁郁回来了,饭桌上,看着吃的香甜的逸儿,狡婕的杏眸闪过丝亮光。

  “逸儿,慢些吃,小心噎着。”我夹了块鸡片放在逸儿的小碗中。

  “咳咳”

  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乌鸦嘴,话音刚落,就见逸儿猛咳了起来,面对着满桌的打量的眸光,我尴尬的拍着逸儿的后背,不自然的斥道,

  “都叫你慢些吃了,还吃的那么快干什么,点儿女孩子的样子也没有。”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的逸儿翻了个白眼,想要反驳几句,却是对上满桌的紧盯着娘亲的张张脸泛桃花的俊颜,吞了吞口水又咽了回去,真是伤悲啊,怎么说自己也是小美女个,怎么就没有人关注哪,而那个惹得自己差点儿噎得喘不过气来的罪魁祸首却是备受美男关心,好像刚才是自己不小心害了她似的,真是世道不公啊。

  本是兴致勃勃地对着美食强攻的逸儿,现在却是副锋芒在背的哀怨地细嚼慢咽地吃着眼前的食物,却是味同嚼蜡了2

  狠狠瞪了眼置身事外的师公,还有那个疼爱的自己的福爷爷两眼,这两个人可真不够意思,平时看着对自己呵护备至地不得了,怎么遇上这些妖孽般的臭男人,就眼瞎耳聋了,想想还是自己的师父好,虽说传授自己功夫时严厉了些,但大多时候,他都总是温柔地看着自己,几乎都没有瞪过自己的。

  心里越想越是觉得师父好,时而温润儒雅,时而忧郁深沉,人长的潇洒,玉树临风不说,武功也好,就是有些奇怪之处,他的武功路数怎么与娘亲较的如出辙,难不成他与娘亲还有那些妖孽般的义父有些渊源,可是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又为何不愿要他们知道哪。

  用过晚膳后,本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温故下师父刚教的功夫的,却是被我把逮住了,不管三七二十,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乖乖地跟我回了房,嘴里却是在不情不愿地小声嘟囔着什么。

  拉了逸儿坐下,看着她低着头,嘟着嘴的样子,我不由感叹,自己这慈母做的是不是太也失败了些,想以前逸儿虽不粘我,但也我也没有这般生疏过,可是最近我发现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亲近我了哪。

  “逸儿,怎么了,生娘的气了吗?”

  我自认温柔地道。

  “没有啊。”

  逸儿瞥了我眼,有些好奇地道。

  “真的没有?”我察言观色道,这丫头真不愧是得自我的遗传,说谎的事手到擒来,就是眼神闪烁不定。

  “没有。”

  逸儿仿佛赌气似的道,却也带着丝慌乱,我自然是尽收眼底了,看来逸儿果然是有事瞒着我,且不说是不是与那怪异的黑衣人有关与否,只这点儿就让我的心里不舒服3

  看来是真的有必要好好地跟逸儿交流下了,才七岁的小丫头就古灵精怪,有事都瞒着我了,那大了还不得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事来,我身为她的娘亲,且是个二十世纪的灵魂,虽是不想用古代的三从四德,女贞女得来约束住她,可也不想她做错了事,日后后悔。

  “逸儿”我温柔地拉过她的身子抱在大腿上,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轻声道,“对不起,是娘亲这些日子冷落了你,从明天开始,娘亲决定要亲自传授你武功,还要教你习字可好?”

  “娘,你”逸儿伏在我的怀中,心中纳闷娘亲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最闲麻烦的她宁肯要义父传我武功,也要睡懒觉到晌午,今晚怎么这么怪,莫非是那些妖孽招惹了娘亲,所以娘亲也要冷落他们几天。

  “怎么了,逸儿。”看着逸儿在我怀中笑得狡婕,我不由有种不好的感觉。

  “娘”

  逸儿抬起头来,杏眸弯弯,甜甜软软喊了我声,我怔,都酥到骨头里去了,这丫头不会是又要捉弄谁了吧。

  般能在逸儿脸上出现这种表情,就代表马上就会有人遭殃了,至于是谁,目前还有待考究,不过我自然不会认为是我。

  “逸儿,以后这么笑了知道吗?”

  我绷紧脸,严肃地道,顺便想要将她放下来,这丫头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有些重了,抱了她这会儿就试着胳膊都酸了。

  逸儿却是故作可爱地如八抓鱼般抓着我的衣襟不肯下来,还故作可怜地道,

  “娘,自从那几个狐狸精来了之后,你都好久没有这么抱我了。”

  狐狸精?我头雾水地看着逸儿,倒是忘了放下她来了。

  “是啊,娘不是讲聊斋故事时说狐狸精是专门喜欢迷惑人的吗,逸儿看那几个就像是跟逸儿争抢娘亲的狐狸精。”

  看着逸儿小小杏眸中愤恨的眼神,我终于闹明白谁是狐狸精了,怪不得这丫头怎么总是想法捉弄他们几个哪,开始自己还以为逸儿是年纪小,顽劣不懂事,原来这根源还在自己身上啊。

  我不由嗔怒地打了逸儿屁股下,

  “逸儿,以后可不许这么捉弄你的义父们了,知道吗,他们那么疼你,你怎么能这么顽皮。”

  “好吗,只要他们以后不跟我强娘,我就不捉弄他们了。”‘

  这是什么答应啊,我好笑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该怎么跟逸儿说好,或许等她年纪大大自然就会懂了。

  深夜中,万籁俱静,百鸟归巢,除了间或的虫鸣声,就是微不可闻的鼾声,朦胧的夜色中却是有几道起伏的身影在晃动。

  “主子,就是前边的那几间瓦房了。”

  “嗯。”

  身青衣,外披黑色披风的女子清冷的美眸扫了眼前方的瓦房,答应了声,挥手,那几道黑衣人心领神会,迅速地分散开隐藏了起来。

  虽然她现在迫切地想要见到那个人,却是并不盲目,这里是秋白学艺的地方,只看他们师兄弟几人的功夫,就可想而知他们师父定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自己这般不请私自上山怕是已经坏了他的规矩,所以行起事来就更要加倍谨慎了。

  潜退了手下,她身子轻灵地穿梭在那瓦房间,却是并没有嗅到那熟悉的味道,其实她本来就已经想到他就算回山因为心中觉得愧疚那个女子,也必然会躲起来,所以对这里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既然来了,何不进来叙。”

  暗夜中独立的三间房舍中传出道苍老地清朗的声音,仿佛是在邀请到访的老友般。

  要离去的黑影怔,心里不由暗暗佩服这隐士高人的耳力,自己已是小心到连呼吸都拿捏地丝不露,想不到还是被他听出来了。

  既然是已被发现,那也无需在遮遮掩掩,再说自己是来寻夫君的,于情于理也是情有可原,想到此,大大方方地挺直身子转身想着那燃起亮光的房舍走去。

  门在她刚到时,呼啦声开了,女子冷然笑,跨步进房,很简陋的房间,破旧的家具,却透着股不凡的气息。

  “姑娘请坐。”

  “多谢。”坐在房中唯的张椅上,没有丝的不自在。

  “姑娘深夜上我山来,不知有何指教?”

  这女子虽说蒙面,可是就那犀利的眼神看去应是年纪不大,真是想不到个小姑娘偷上山来被自己当场逮住了,竟然会有这样副胆识,心中也不由对这小姑娘有些刮目相看,口气上自然也比较客气。

  这夜晚偷上山来的正是萧云萝,她见床榻上盘膝而坐的白胡子老者对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见怪的意思,心里稍安,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夫君的师父,自己不得允许偷上山来已是不对,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撕破面皮。

  “师父,请您老人家给晚辈指条明路。”

  翻身下跪,语音哽咽,不负刚才进屋时的淡然。

  “姑娘这是何意,老夫记忆当中,好像并没有你这个女弟子吧。”

  蹙眉看着那低头哀泣地女子,叹息声,又是为情所困的女子啊。

  “师父,小女乃是您老座下排行第四慕容秋白的妻子,也是陆若离的妹子萧云萝。”

  “嗯”

  提到慕容秋白,有些心痛地合上了双眸,半晌不曾言语,对于他们之间的纠缠,他多少有些耳闻,每当他的这些徒儿团聚在他身边时,就会想起秋白,却也是诸多感叹。

  “师父,您是秋白的恩师,小女自也应尊称你声师父,小女贸然入山,知道触犯了门规,甘愿听凭师父的责罚,只是只是恳求师父为小女指条明路,寻的夫君,以求夫妻,父子团圆,还求师父成全。”

  说罢,头已是磕在地上。

  席话说来滴水不漏,不但把自己的目的说了,还主动请罚,师父就算不看在老四与老五的面上,此时自然也不便难为她个小辈。

  “你起来吧。”

  “谢师父。”

  虽然低头擦拭着泪水,心中却是暗喜,这老者即是隐士高人,自然是不屑撒谎的了,想来找到秋白指日可待了。

  “你们晚辈之事,老夫本不欲过问,奈何罢了,明日你去找若离带你去吧,只是你要切记人生在世切皆随缘,莫要太强求。”

  萧云萝大喜,纳头便拜,哪里还理会后边的那弦外之音。

  第二日,天光放亮,便出现了这样副奇景,陆若离开门就看到了笑得脸妩媚的女子,不由惊诧在当地,而随着早起的其他几人,除了还在睡懒觉的我几乎都是脸奇异地看着那发愣的两人。

  直到道娇嫩地声音地闯入,

  “你是谁?不会是我义父的旧欢吧。”

  逸儿人小鬼大地搁在他们当中道。

  “哦?”

  “哈哈”

  反应过来的众人哄堂大笑,为着逸儿直白的话,倒是闹得陆若离红了脸,若非他们几个知道萧云萝的身份,怕是他更加要窘迫了。

  “小顽皮,跟谁学的,她是我的妹妹,你该叫叫姑姑才是。”

  提到叫什么,脸色又是暗。

  看到逸儿瞪大了双灵动的眼眸盯着她看,不由伸手要抚向女孩的脸蛋,却是被逸儿轻快地个闪身躲过了。

  “云萝,你怎么上山来了,若是被师父看到,你”

  瞬息想到个严重的问题,昨夜自己还在思考要如何跟秋白说,想不到今日清晨第个就看到了她。

  “大哥,这个你不必担心了,你师父他老人家已经知道我来了的事,是他要我来找你去寻秋白的。”

  萧云萝浅笑盈盈地道。

  “什么,你”

  脸色慌张地瞥了眼那个紧闭的门扉,姚儿应该是还在睡着吧,希望她没有听到才好,但是经过萧云萝这闹,四师兄怕是在难在山中隐身了,师父他老人家处处料事在先,看来四师兄在山上的事他早就知道了。

  “大哥,这是谁的孩子啊,长得真机灵哪?”

  心情俱佳的萧云萝丝毫没有注意到陆若离忧虑的神色,反而是对躲在陆若离身后的小丫头产生了兴趣。

  “这个,这个是”

  “是我的女儿。”

  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陆若离身子晃了两晃,脸色已是片苍白,终是让姚儿知道了。

  反观姚儿,却是看不出丝不渝来,陆若离更是心中叫苦不迭,小师妹越是面上平静越是不寻常啊,糟了,本想给她个安定的生活,却是还是

  “许久不见,逸王妃别来无恙啊。”

  我淡然地道,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刚才他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或许这就是天意吧,素来嗜睡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天不亮就醒了,且烦躁不已,于是就索性起来在床榻上盘膝吐纳,却是让我听到了这样个又惊又喜的消息。

  秋白他果然是在山中的,那切都有了解释,那个暗处盯着我的神秘人,那个怪异的黑衣人,他们应该都是同个人——慕容秋白吧。

  我的出现,气氛也变得怪异起来,众人都默不作声地致望着我,怎么说,萧云萝算起来是我的情敌,她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切,令我的逸儿从小就没有父亲,我应该深深的痛恨这个女子才是,可是在离开王府的那天起我就放弃了他,所以她对我来说也算不上有什么牵扯的人了。

  “在他的心中始终还是不曾放下过你,不过现在我放心了,你过的看来不错。”

  扫过那个个紧张地看着我的美男,萧云萝坦诚地笑道。

  我心中冷笑声,若是她知道逸儿是谁的孩子,怕是她就笑不出来了吧,不过我还不想肤浅到沦为妒妇的行列,她既然这么认为,那就这么想好了。

  “逸儿,过来。”

  我缓缓地走到五师兄身旁,轻轻地抱起逸儿。

  “看来不久之后,我就要唤你声大嫂了。”

  萧云萝话音未落,便接受到数道冷箭,我心中好笑,眼中无波,口中淡然道,

  “不敢当,姚儿不过介乡野村妇,怎当得王妃如此称呼。”

  萧云萝怪异地扫了眼站在处的我们,想到就要见到心上人,也并不怎么在意,

  “好了,云萝,你难得来这里趟,我就带你四处转转吧。”

  五师兄说罢不断向她使眼色,我低头逗着逸儿,故作不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