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千珏虽未及志学之年,其风华才貌已是富家千金闺中小姐心向往之的情人。

  更何况他十六岁在南疆边境游历时突遇敌兵埋伏,但却能够临危不惧临阵不乱,沉着镇定地指挥在身边护卫的将士,借着在当地研察多日,比敌兵更熟悉地形的优势,以少敌多,硬是把敌兵打得落荒而逃,一度传为佳话。更是成了少女们趋之若鹜的对象。

  皇帝听说了这件事,更是大加赞赏,甚至封年仅十七的他为南疆镇远大将军,委以重任,常年镇守边疆。

  刚去南边的时候千珏要两三年才回来一次,现在倒是一年能归家一两回。算来,也快回来了。

  看着不知思绪飘到哪里的聿濂修,在院门口不知站了多久的千琰终于下定决心般扣扣门,笑着说:“即使过了而立之年,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呢。”

  聿濂修回以温和的笑容:“你也一如既往的顽皮啊。”

  “嘿嘿。”千琰搔搔头,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这次来是?”

  千琰嬉笑着道:“奚禾,说他上次走镖回来带了块凤血石放在先生这儿了,我特来瞻仰一下它的真容。”

  聿濂修了然地笑笑,站起身:“过来,我拿给你。”

  走进书房,鲜红如血的石头搁在书案一角,在周围浅色的笔砚中显得突兀。聿濂修将拳头大小的石头拿起来递给千琰:“你就带走吧。”

  “啊?”千琰猛地抬头,眼睛因为惊讶睁得老大,“先生不喜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