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茶叶筒,往外走去,看两人要送,她又摆了摆手,阻止了两人,“我自己下去就是了。”

  “小柳,你们政府的工作做的很踏实啊,今天走了这趟,我这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下去了。呵呵,不愧是我们临山最优秀的警察”夏玉明微笑着道,对于柳罡的称呼,那自然是亲切了不少,肖副市长下来转了天,镇上居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柳罡不太可能和肖副市才认识,要是今天才认识的,他们的认识就很难不惊动其他人。

  “都是夏书记的支持”柳罡恭敬的道,这话也不假,如果没有夏玉明的那个签字,没有夏玉明的虎皮掩护,现在镇上的情况,绝没有这么好。

  柳罡陪肖玉岑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老李算是少数看见了柳罡和肖玉岑的人,不过,他根本就不认识肖玉岑,不仅他,当时看见了肖玉岑的其他几个人,也都没有个认出了肖玉岑,因此,虽然他陪了副市长差不多天,却没有人知道,知道的,也就是电视台的几个人,以及夏玉明和他的秘书。

  当然,陪肖副市长的事情有没有人知道不要紧,陪夏书记的事情别人知道就行了,柳罡陪着夏玉明再次出现在现场的时候,何运刚却是禁不住的嫉妒了起来,自己陪夏书记的时候,几分钟就被夏书记给打发了,可现在,柳罡却陪在夏书记的身边有说有笑,而夏书记还亲切的口个小柳的叫着,更让他嫉妒的是,还是夏书记去办公室找的柳罡。

  夏书记如此如此的力挺柳罡,却是让何运刚冷静了下来,他毕竟也算是个成熟的政治人物,嫉妒并不能让他完全的失去理智,更没有让他失去自己的判断,还在在知道社保局来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了,对于煤矿的改制,他无疑是非常清晰的,他自然明白,社保局那也就是为煤矿的事,社保局今天下来,前天夏书记应该也知道动静了,而自己却还在这个时候阻挡处置群体件的预案,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何运刚立刻的采取了最正确的措施,亲自的参与到了现场维持秩序的行列,还在摄像头前露了几次脸,夏书记来的时候,他也正在现场,而柳罡却不在,为此,他还沾沾自喜呢,却哪曾想,夏书记居然去了柳罡的办公室,两人又路转了出来,这怎么能让他不感到无力而且嫉妒呢?

  看来,阻挡预案的事情,自己在夏书记那里落下了不好了这段时间,自己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做人了何运刚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这也让他非常的郁闷,作为书记,柳河镇实实在在的把手,这次面对煤矿改制的危机,他可是理所当然的主角,然而,因为自己的次失误,他却是成为了配角,而把主角的位置拱手让给了别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改制,总有要结束的时候,那时候,是骡子是马,就要拉出来遛遛了位置让了也就罢了,他却还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配合,平时他可以给柳罡使绊子,在社保局的人没来之前他敢使绊子,可社保局的人来,他却是绝对不敢了,虽然改制还没有进行,可是,只要有定的政治头脑,都能想到,改制就要来了,这个时候使绊子,那才是真正的找死了,他不仅不能使绊子,还得大力的支持,不敢有丝毫懈怠,他可是书记,是把手,出了事情,第个挨刀的那可能就是他。

  好在,表哥掌握着宣传部,这块,自己却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了想到这点,何运刚倒是稍微感到了点安慰,做的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帮你宣传,才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如果宣传口封杀柳罡,而大势宣传自己,那自己再次的转变成为主角,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夏书记并没有在临山呆多久,肖玉岑走后不过半个小时,他就离开了,目送夏书记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中,送行的干人才收回了目光。

  “何书记,你看,是不是在合适的时间召开次党委会。”返回的时候,柳罡和何运刚走在了最后,柳罡主动的开口了。

  “党委会,我看就没必要了吧,现在大家都基本没有时间休息,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预案,就没必要开会耽误大家的休息了。”何运刚心底很是有些不爽。

  “处置群体件预案的指挥长,乃是在党委领导下的指挥部,我觉得何书记担任这个指挥长更合适。”柳罡主动提出这个问题,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他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人,夏玉明说他是临山最优秀的警察,他受之无愧,可要说他是最优秀的维稳人才,他却是会脸红了,抓人他在行,打人他也不含糊,现场处置突发事件,他也半点不怵,可预防维稳,他可委实半点不在行。现在柳河的局势本来就比较严峻,现在需要的,是团结致,应对目前的困难,而不是争夺那点点本来就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权利。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今天发生矿部的这切,都是何运刚再操持,切都是那么的井井有条,而且,连职工的午饭这样的细节都考虑到了,这显然不是个只知道吃干饭的人。

  “柳镇长”何运刚有些惊异的看了眼柳罡,他委实的没有想到,柳罡会提出这么个议题,不仅他没有想到,就是他们路的几个镇领导,也都没有想到,几人都回过了头,惊异的看了柳罡眼。

  “柳镇长,这指挥长,我觉得还是柳镇长做比较合适,现阶段我们主要的任务是维护稳定和应对各种突发故,柳镇长乃是公安系统出身,这维护稳定和处置群体件的经验肯定比我丰富,柳镇长担任这个指挥长,比我更能发挥作用,柳镇长放心,党委会全力支持指挥部的工作”何运刚微微的惊异之后,也就立刻的做出了决定,当不当那个指挥长,其实更多的是个面子问题,而并没有太大的实际利益,柳罡的这个提议,却是让他有了足够的面子,毕竟,自己主动让出这个指挥长的位置,和被动的被排斥在外,那无疑是两回事,此时他要是真接受了这个指挥长,那只会让人看轻,更容易让夏书记误会,而他主动让出,那却是表现出了他的胸襟和气度。

  “何书记,我虽然是公安系统出身,不过,也基本上就在刑侦部门,而且,我对于柳河镇,对于煤矿,都颇为陌生”

  “柳镇长,过分的谦虚,那就是骄傲了,临山公安系统,谁说起柳大队长,都会竖大拇指。”何运刚笑呵呵的道,柳罡给了他面子,却是让他陡然的感觉到轻松了许多。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十六章书记的担心

  第二十六章书记的担心

  社保局的办事效率很高,仅仅三天就干完了原计划七天的活儿,那些老工人每天的排着长队,给了他们莫大的压力,更关键的是领导发话了,七天的工作,早干完早休息,要是七天干不完,对不起,星期天的补休没有了,当然,柳河对于他们来说,那委实没有任何可以玩的地方,到处是黑乎乎的,他们也渴望早点回去,因此,即使是晚上,他们也都会加些班。

  解决了退休老工人的问题,煤矿内部质疑的声音,倒是小了许多,退休老工人,那可是个庞大的群体,而且,这些老工人,都牵连着连串的煤矿工人,毕竟,他们大多数人的子女,那都是煤矿的工人。只是,作为镇长,柳罡却是并没有点的轻松,反而更紧张了几分,因为,这也就意味着,改制的工作,即将启动。

  不过,送走了社保局的人,总算也是轻松了些,至少,身体没有那么的劳累,周六值班,柳罡也就开车去转了圈,然后就是看些文件,他需要补充的知识实在是太多,半点也不敢耽搁,他看文件看到很晚才回家,回家又看了会书,看看时间,也是十点多快十点了,他正准备关灯休息,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

  “何书记,快请进”柳罡打开门,却是禁不住有些愣住了,来的居然是镇党委书记何运刚。

  “呵呵,才从外面回来,看柳镇长灯还没关,就来打扰柳镇长了。”何运刚笑呵呵的道,丝毫没有了最初的冷漠和不屑,目前,他们可算是个战壕的战友。

  “何书记坐”柳罡泡了杯茶,随手将桌上的烟递了支过去。

  “柳镇长,我刚刚听说了个重要的消息”何运刚点燃烟,也没有句寒暄,两人目前虽然有着共同的目的,可绝不可能是朋友,没有正事,他自然不可能来找柳罡干什么。

  “哦,是什么消息?”柳罡认真的倾听起来。

  “我听说,三井李树轩井长也在开始集资,而且,和些私人煤矿老板达成了协议。柳镇长听说过了吗?”何运刚缓缓的道。

  “我也听说有这么回事,不过,不太清楚,我和煤矿的领导也不熟,煤矿的内部的事务,也不好去打听。”柳罡点点头。

  “听说,他们集资了差不多两千万,可能是三方集资最多的家”何运刚神色有些凝重的道。

  “这是好事情啊,集资越多,煤矿也就越是能卖出个好价钱,政府也就有更多的钱来安置职工。”柳罡笑了笑,李树轩集资两千万,也不算奇怪,煤矿老板大多不缺钱,孙胖子在煤老板中算是小老板了,都能拿出两百万,只要李树轩能让人信任,集资个两千万并不意外,孙胖子说的不下千万,那本来也就是保守数字。

  “柳镇长刚到柳河不久,对于煤矿的事情或者有所不知,李树轩这个人,在整个煤矿的管理上,却是点不在行,他当井长的这几年,更是闹的天怒人怨,有几次差点闹罢工,谢矿长为此很伤了不少的脑筋,只不过看在老矿长面上,又不好将他下了。而且,李树轩联络的都是其他私人煤矿老板,这人私人煤矿老板,他们买下煤矿图什么,还不是图赚钱,哪里会管工人的死活,如果他们买下煤矿,你想想,煤矿会乱成什么样子,到时候,倒霉的不还是我们吗?”何运刚愁眉苦脸的述说着。

  私人煤矿老板,恐怕还没有这些国营煤矿老板黑,再说了,这煤矿卖出去了,那还不是私人煤矿,居然还将这说的振振有词,果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要是自己点情况都不知道,那恐怕也会认为何运刚说的有理吧不过,从这话来看,何运刚应该是喝谢时光他们关系不错柳罡心底微微的感叹着,当然,他也并没有太意外,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利益辩护,作为谢时光来说,李树轩这么做,自然是对他们利益的侵犯。

  “不过,我听说,三井工人的待遇挺不错的,不少井下工人,出钱找关系,都愿意调去三井?”柳罡脸的疑惑,当然,是装出来的,他想看看,何运刚会怎么辩护,也可以了解了解,这何运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的确,李树轩在煤矿生产上,是把好手,而且,三井乃是新井,产煤成本要低上不少,因此,三井效益比井二井好。不过这人特固执,管理上又不会讲求方式方法,味的蛮干,这样的人,管管生产还行,要是负责全面,那肯定就是团糟了。”何运刚摇了摇头。

  “哦,何书记有什么办法?”柳罡也没有喝何运刚多争辩。

  “柳镇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何运刚似乎下子踌躇了起来。

  “哦,何书记请说,柳罡洗耳恭听。”

  “柳镇长,听说,你的朋友也对投资煤矿有兴趣?”何运刚看着柳罡,缓缓的道。

  “我朋友?谁啊?”柳罡倒是禁不住的怔,孙胖子倒是对这煤矿有兴趣,不过,这何运刚如此说,似乎不应该是孙胖子,孙胖子那点资产,大约还不入这何运刚的眼。

  “柳镇长,我听矿上的人说,你朋友去井和三井都调查了解了情况”何运刚缓缓的道。

  “去井和三井都了解了情况你是说社保局下来那天的事情?”柳罡笑了起来,也就社保局来那天,才陪肖玉岑下去过煤矿,其余的时间,他都是个人,或者是和镇上的人起去的,并没有和外人起去过,甚至,也根本没有来过其他的‘朋友’。

  “不错。”何运刚却并没有笑,而是很认真的点点头。

  “那是个大学的个教授,她正在研究关于改制的课题,刚好是我朋友的长辈,就让我带着她转了圈。她干什么,也绝不可能来买这个煤矿。”柳罡笑着道,这点,他自然是确定无疑的,肖玉岑乃是负责此次改制的最高领导,可以说是出售煤矿的人,自然不可能来买煤矿。

  “是教授,难怪都说柳镇长的朋友气度不凡,看就不是普通人。”何运刚此时倒是没有太怀疑柳罡的话,肖玉岑下来的时候,他们虽然没有注意,可是,却有人调查过柳罡他们的举动,他们并没有和煤矿的任何负责人接触,只是和些普通人接触的。

  何运刚也没有再谈改制的问题,而是随意的聊了几句镇上的问题,就提出告辞了,他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也就是想搞清楚那个人究竟是谁,顺便了解下柳罡对于李树轩的态度,此时目的也基本达到,自然是要告辞了。

  这何运刚,看来应该是帮谢时光出面了,只是,他究竟是看好谢时光呢,还是因为和谢时光有着共同的利益?作为曾经的刑警,柳罡对事情的考虑,绝不是单纯的考虑,如果从职务上讲,何运刚作为书记,和柳河煤矿的矿长关系密切也是正常,而且,谢时光毕竟是矿长没,而且是当了五年的矿长了,矿长之前,还是副矿长,科长,他是从煤矿步步起来的,五年的矿长,辈子在煤矿,煤矿的不少人,应该也算是他的亲信了吧,对于煤矿,那不说完全在掌控之中,也应该掌控的差不多了,谢时光买下煤矿,应该也最容易掌控些,这完全符合镇委的利益,帮谢时光说话,完全在情理之中;当然,也不排除利益的纠葛,虽然煤矿并不属于镇上管,也不属于县上管,可煤矿终究是在柳河镇,在柳河镇的地盘上,许多事情,都和柳河镇有着瓜葛,作为镇党委书记,能够插手部分利益,那也完全有可能。

  从何运刚的话看,谢时光准备的资金,恐怕应该会大大超过两千万既然都已经猜测李树轩掌握的资金超过了两千万,那谢时光准备的资金即使不及两千万,也会立刻的想办法超过两千万,他显然不愿意煤矿落入别人的手里,谢时光当了那么多年的矿长,积累的人脉,绝不是李树轩可以相提并论的,只是,他愿意不愿意去和别人分享这个煤矿罢了。当然,这只是没到那步而也,和人分享,总比点都得不到要好吧。

  嘀嘀嘀电话铃声打破了柳罡的思绪,他拿起电话,却是愣,电话乃是孟洁家里的电话,这孟洁大半夜的打电话干什么。

  “哥们儿,这么晚还不休息啊?”猜测归猜测,柳罡还是迅速的拿起了电话。

  “哥们,你是不是和我妈见过面?”孟洁来就直接的问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柳罡禁不住的愣,他可真没有想到,肖玉岑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孟洁,在他想来,肖玉岑应该不会提及这些事的,她可是最怕自己骗走了她的女儿的。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十七章想通

  第二十七章想通

  “你们真见过面了?”孟洁的声音陡然的紧张了起来。

  “你妈下来微服私访,拉了我半天的壮丁,她和你说什么了?”柳罡没有隐瞒孟洁,既然孟洁怀疑了,那应该是她知道她妈说了什么,他再隐瞒,也没有啥意义。

  “她没和我说什么,你现在镇长当的不错吧?”孟洁却是不再提她母亲的事情了,而是转移了话题。

  “累啊,比当刑警还累,哥们,你是不是跑去偷听墙角听到的?”孟洁不提,柳罡却是饶有兴趣,他可还真想知道,肖玉岑是怎么说他的。肖玉岑不怎么可能和孟洁说什么,却多半会和和李孟然说什么。

  “你才偷听墙角呢,我妈和我爸说,你这人聪明能干,那个镇长还当的很称职,就是没有理想没有抱负,小市民个,只顾自己的利益,枉自有身的本事,可惜了”孟洁连串的的爆了出来,她原本就是藏不住话的人。

  “呵呵,你妈妈说的太对了。”

  “哥们,你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给我老妈这么副印象的?”孟洁此时,却是又缠问了起来。

  “我本来就是这么个人嘛,我只是让你妈看到了我最真实的面罢了。”

  “扯淡吧你,老爸可是说了,你那都是装的,老肖,你上当了。对了,我爸还说了,这小子这几个月风头太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去政府部门沉淀沉淀最好,政府部门事情多,也杂,比去坐冷板凳好多了,不至于完全折了锐气。等沉淀段时间,再给小子找点正经事情做”孟洁学着自己父亲的话,

  “哥们,是不是你找过你父亲?”柳罡有些无奈,也有些感动,显然,后面的这段话,不是现在老李说的,而应该是自己刚刚被调到政府时,孟洁去找她父亲时说的。

  “是啊,你去政府部门太可惜了。”孟洁倒是没有否认,虽然当时打电话的时候,柳罡就不准她去找自己的父亲,可她还是说了。

  “谁说可惜了,你问问你老妈,本人在政府干的可比在公检法部门差?”柳罡立刻的反驳。

  “这倒是,我老妈也说你很适合在政府部门干,很有经济头脑,还有大局观,简直把你吹的天花乱坠了,还说你是从政的天才,公检法部门太窄了,不适合你发展。”

  “呵呵,你妈可真是慧眼识人才,公检法池子太小了,那能容得下本天才。”虽然笑着,柳罡却是也禁不住有些汗颜,自己什么时候又有经济头脑了,还从政的天才不过,他倒是真希望留在政府部门,公检法部门面对的,那都是社会的阴暗面,这人接触阴暗面多了,也难免会受到影响,政府部门面对的,虽然也不乏这类人,可是,至少他们身上还穿着马甲,对于人的影响不至于那么直接,再说了,政府工作事情也要丰富多彩些,而不像是公检法机关,几乎就是机械的干着同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