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最快捷的了解对方阴谋的办法,除了魂印诀,还能有什么呢?

  “是,柳镇长”民警严均响亮的应了声,对于柳罡的命令,他们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陈所,搜下车上”邓立仁和陈雨梅此时也走了过来,柳罡低声的道,他乃是政府工作人员,直接去搜车那显然不是很合适。陈雨梅也没有说话,直接的就上了车,很快的,就搜出了两柄匕首,把弹簧刀,不过,她迅速的将刀和匕首放在了袋子中,此时周围也是围了不少人,可不能让那些刀具吓着了那些职工,那很可能会引起恐慌。

  “柳镇长,有三把刀。”陈雨梅只是低声的向柳罡汇报了声。

  “邓科长,注意,人群中可能还有着他们的同伙,安排保卫科的人员去人群中寻找下注意,他们敢混在人群中,很可能原本是煤矿的职工或者职工子弟,保卫科的人特别的注意下发现可疑人物,别忙着动手,先通知派出所”柳罡迅速的吩咐了下去,他的心底显得格外的紧张,魂印诀的影像中,共乃是四个人,还有人早就下车了,而最为让他担心的是,下车的那人手里有着支枪,此时人山人海,要找出个人,那无疑是个难题。而最让人感觉到头痛的是,下车的略微有些胖的男子,那可是口柳河口音,那完全可能是煤矿的职工,或者职工子弟,这无疑的增加了找出该人的难度,而且该人手里有枪,也增加了许多的危险性。

  “大家尤其注意些曾经的刑满释放人员,或者停薪留职在外面做其他事情的人员。”汤寒英也被惊动了过来,迅速的补充了两点,作为公安局局长,他对于类似的事件处理,经验那自然是非常丰富。

  “是,我这就安排下去”邓立仁赶紧的道。

  保卫科,派出所都迅速的动了起来,汤寒英也亲自的进入了人群中搜索着,此时,他的心也悬了起来,柳罡然后小心的在人群中搜索着,尤其是,他差不多只能是个人寻找。而唯稍微让他放心的是,在拍卖结束之前,对方不会动手,此时动手,整个的拍卖就无法进行了,此时,对方未必知道他打进去的两千万的事情,再说了,即使相关人员知道,那企图破坏的人也未必知道,那人可是连手机都销毁了的。

  只是,外面不仅人多,而且人挨着人,人挤着人,即使站在人群中,柳罡也无法看见多远的人,最后,他干脆的站到了台阶上,从上面往下看去,眼睛迅速的搜索着,然而,结果却是让他颇为的失望,差不多把整个的人群都搜索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相关人员的踪迹。

  柳罡隐约的听到,礼堂里已经开始起拍了,这让他的心底益发的紧张起来,不过,他不敢丝毫的慌张,他的人站的更高了几分,眼睛仿佛鹰隼般,在人群中细细的搜索着。

  大礼堂的拍卖,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两千万的起拍价,也是迅速的飙升到了九千万,飙升到九千万之后,涨幅却是远没有之前那么的激烈了,而整个的大礼堂中,也是显得格外的紧张了起来。

  竟然拍上了九千多万,这煤矿的资产,究竟值多少?肖玉岑坐在那里,禁不住的看了眼边的改制办主任以及企改办的官员,资产清算仅仅只有三千多万的煤矿,还要负责安置那么多的职工,居然拍上了九千多万,这煤矿的资产,显然远远不止三千多万。不过,这样的结果,也无疑是她最乐意看到的,煤矿卖的钱越多,煤矿职工的安置问题也就越是容易,毕竟,安置也是需要花销的,并不是说把谁安置到哪里就是了,而且有了钱,也可以给下岗职工更好的待遇,更多的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

  黄道军以及企改办的干人,看到肖玉岑看过来,却是顿时的阵心虚,资产清算的问题,他们显然不可能不知道,虽然煤矿资产和煤矿的价值完全是两回事,煤矿的价值也还有着煤炭资源人力资源等各方面的价值,可是,相差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大,尤其是,煤矿还必须要安置那么多的职工。

  而旁的李树轩干人,则是更有些坐立不安了,他并不知道柳罡那两千万的问题,柳罡虽然没有特别的打招呼,可是,柳罡连打电话都避开了他,那显然是不愿意他知道什么,而且,柳罡那两千万,也没有说是投资或者害死暂时借给他们,柳罡又是政府工作人员,他除非自己说出来,谢时光自然不可能说出柳罡来。再说了,此时的他,委实的对谁都有着戒心,能够隐瞒,那最好是彻底的隐瞒。

  九千多万,那也就是说,已经接近他们的底线了,为了这煤矿,他可是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也寄予了太多的期望,更重要的是,如果煤矿不能竞拍成功,他们将怎么办?和杨新铁之间,也是完全的撕破了脸,他委实的没有脸皮再留在煤矿,再说了,即使他有那么厚的脸皮,他也没有那个胆量,杨新铁显然的是借用了高利贷的资金,否则,他哪来的九千多万的资金?即使杨新铁拍下煤矿,大约也纯粹就是帮那些高利贷者打工,最终的结果会怎么样,那大约只有天知道。或许,竞拍失败的唯办法,就是去私人煤矿打工,他这辈子和煤矿打交道,大约,能做的工作,也就只有煤矿了。

  下面的职工代表,此时同样是格外的紧张,这些职工代表,虽然也是职工,可是,大多也多少的有着些小职务,也勉强能算是有着些地位的人,他们的利益,也都和煤矿牵扯着,不少的人,也都是直接的投资者,谁又能够不担心呢?

  “9800万”谢时光有些吃力的喊出了这个价格,喊出这个价格,他仿佛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即使是大冬天,他的额头,也是微微的见汗,而边的李树轩,更是神情高度的紧张了起来,当然,他是真的紧张,而边的谢时光,那却是装的紧张了。谢时光脸紧张的看着杨新铁。

  “9801万”直是百万百万增加的杨新铁,此时却是忽然的只加了万元,顿时的震落了地的眼球,同时的,他看向谢时光的脸上,露出丝玩味的笑容。

  看来,他们果然知道了我们的准确金额,是他们内部有人透露的?还是银行透露的?如果是银行透露的,柳镇长那两千万入账也有个小时了,他也应该知道了,可是,如果是内部人透露的,那会是谁呢?杨新铁的表情,却是让谢时光心底微微的震,如果之前他仅仅是这样猜测的话,此时,却是无疑的证实了,杨新铁他们知道他们的准确资金数。

  “九千九百万”谢时光似乎是咬牙,又猛然的加了百万上去,当然,这都是做给杨新铁看的,此时的他,那可是显得轻松了几分,杨新铁的这番表演,那也就是表明了,杨新铁多半并不知道他后来打入的那两千万,也就是说,这煤矿,应该是他们的了。

  不过,谢时光却是没有点喜悦,想着最初改制的时候,都已经基本上谈判好了,以两千万的价格,让他们内部改制,却哪曾想,因为职工的坚决反对,最后成了场空,两千万,他们压根就用不着去外面拉款,就内部集资,就足以搞定了,那买下来,可就是十倍,甚至远远不止十倍的利润,可是,如今折腾了这几个月,却是将价格拉升到了上亿。虽然,这依旧的有着足够的利润空间,可是,却显然的差了太多了。尤其是,这价格上去了后,他的那些计划,却是不可避免的要受到影响了,毕竟,修机焦厂,机砖厂,那可是需要大笔的投资的,钱都花在煤矿上了,自然就没有那么充裕的资金了。

  “9901万”看着谢时光忽然的加了百万,杨新铁微微的愣,不过,仅仅是愣了下,他就立刻的又加了万,他瞬步瞬的看着谢时光,似乎想看出什么,却显然什么也没有看出。

  “亿”谢时光这次,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再次的加了百万,亿,那已经是对方的极限了。亿的价格出,礼堂里的气氛更紧张了几分,无论那些煤矿的职工,还是改制办的官员,都几乎的石化了,他们虽然都意料到了价格不会便宜,可是,亿的价格,还是完全超过了众人的承受极限。

  “亿零万”杨新铁似乎略微的迟疑了下,再次的加了万。

  “亿零两万”杨新铁这次,却是并没有再多加,而是仅仅只加了万。

  “亿千万”陡然的,杨新铁猛然的咬牙,下子加了九百九十八万上去,次性加价九百九十八万,这无疑更震撼了礼堂中的众人。

  看着杨新铁,谢时光的心底,也是掀起了滔天巨,他并没有怀疑杨新铁是虚张声势,按照规则,如果喊出了虚价而付不出钱来,可是要给予惩罚的,他迟疑了下,再次的加了万,“亿千零万”

  “谢矿长,你赢了请交易吧”微微的呆了半响,杨新铁才回过神来,却是并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着谢时光,神色,又恢复了镇定,饶有兴致的看着谢时光,显然的,并不相信谢时光能拿出这笔钱下来。

  “杨井长承让了”此时的谢时光,也才算是真正的轻松了下来,虽然价格贵了些,可是,那终究也是竞拍了下来。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六章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六章得来全不费工夫

  随着时间的点点过去,可疑人物依旧的没有点踪迹,仿佛,那可疑人物仿佛凭空的消失了,他也不知道将整个的现场清理了多少遍,并没有发现丝毫的踪迹。他再次的走入了人群中,做着最后的努力。

  “杨飞,拍卖应该快有结果了,你不去叫下二哥,这家伙也是,越来越懒了,回来就知道睡觉。”忽然的,个声音引起了柳罡的注意,说话的,是个保卫科的人员,不过,柳罡也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和其起的,则是派出所的民警杨飞。

  “懒得叫他,就集资了十万,比谁都激动,还专门从明阳跑回来。”杨飞摇了摇头。

  “呵呵,他可是说了,集资成功了,请我们是临山,吃喝玩条龙服务,不叫他,说不定这家伙又以这借口推脱了。”

  “那你去叫他吧这家伙,又想早知道结果,又不想出来守着。”杨飞笑着也没有反对。

  两人的对话虽然简单,也不多,却是顿时的引起了柳罡的怀疑,首先,那个他们所谓的二哥,乃是从外面回来的,其次,那二哥是从明阳回来的,明阳这个地方,柳罡无疑也是非常敏感的,邓彦龙的案子,和明阳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三,那所谓的二哥,对于结果非常的关注。有着这么,又怎么能不引起柳罡的注意呢,不说,就是点,柳罡也会给予关注。

  那名保卫科人员迅速的往边保卫科的休息室走去,保卫科,也就和大礼堂隔着几十米的距离,离着停车的地方也并不远,同样只有几十米,柳罡并没有靠近那名保卫科人员,也没有询问,而是远远的不着痕迹的跟了过去,不大工夫,保卫科人员也是到了间休息室门前。

  “二哥,二哥,起来了,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保卫科人员并没有拿钥匙开门,而是敲响了房门,大声的道。

  “哦,我马上起来”屋子里传来个声音,个柳罡有些熟悉的声音,这顿时的让他精神振奋了起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柳罡紧绷着的心,也终于的轻松了,那声音,赫然正是他要找的人的声音,只要找到了人,他就有着绝对的把握,将这人给控制起来了,即使对方手里有枪,那也丝毫不在乎,别说那么支自制手枪,就是挺机枪,他也有着足够的把握对付。

  保卫科人员叫醒了屋子里的人,就转身离开了,柳罡并没有理会他,这名保卫科的人员整个的动作和神色,并没有点可疑之处,来叫那人,也是大大咧咧的,压根就没有点值得怀疑的地方;而且,这二哥的事情还有位民警杨飞知道,也就是说,这二哥在这里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可这并没有引起人怀疑,这必然有着他不引人怀疑的地方,因此,虽然不能确定,却也差不多可以认定,这名保卫科人员不是同伙。

  “雪雁,送你份功劳”柳罡不疾不徐的绕开那宿舍的正门,往边绕去,他倒是不担心那人逃走,保卫科的休息室,只有门这方有窗户,背后,那根本就是窗户都没有扇,正绕过去,却是碰到了四处搜索的明雪雁,他招手将明雪雁叫了过来。

  “怎么,发现可疑人物了?”明雪雁迅速的走了过来,压低着声音道。

  “恩,很可能是。”柳罡点点头,说话间,他也是到了那休息室的外面,柳罡止住了明雪雁,仔细的听去,屋子里,还有着皮带碰击钥匙的声音。

  不大工夫,屋子的门打开了,那微胖的男子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此时的他,披着身有些破旧的军大衣,出了房门,男子猛然的打了个呵欠,只是,打呵欠的时候,眼睛却是迅速的扫了圈,在柳罡两人的身上,则是略微的停了下,脸色,瞬间的变了变,不过,非常的隐晦,不是特别注意,压根发现不了什么,打完呵欠,男子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这位朋友,麻烦等下。”明雪雁看了柳罡的眼色,立刻的叫了起来,两人也迅速的迎了过去。

  “哦,美女警官,有什么事情吗?”男子慢条斯理的回过头,不过,左手却是迅速的往衣兜里抄去。

  “干什么?”柳罡忽然的对着微胖男子低喝声,声音中,自然而然的用上了魂印诀。柳罡喝斥声出口,明雪雁瞬间的明白,可能对方的兜里有东西,因此,几乎是喝声的同时,她猛然的冲了上前,把抓向了男子的手腕。

  微胖男子的反应也够快,虽然被柳罡的喝声震住,可是,仅仅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他猛然的后退步,右手闪电般的出击,出击的同时,把弹簧刀也是出现在了手中,刺向了明雪雁。

  “哼”柳罡没有出手,可是,眼睛却是瞬不瞬的盯着对方,对方后退出手,他也同时的出了手,他手里的茶杯,仿佛是枚子弹,猛然的射向了男子右手手腕。

  “啪”茶杯摔的粉碎,可是,男子的手腕,也瞬间的变得鲜血淋漓,手里的弹簧刀瞬间的落地,而这瞬间,明雪雁也是迅速的冲到了近前,猛然的抓住了他的右臂,个过肩摔,闪电般的将男子摔倒在地。

  同时的,这边的打斗声也惊动了附近巡查的李骏以及名保卫科人员,李骏本来就因为看见了柳罡和明雪雁在这边,才往这边走的,此时看动起手来,他们自然是迅速的冲了过来,起摁住了地上的男子。明雪雁迅速的将手伸向了男子的左手衣兜,虽然手没有伸进去,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人手里的是柄手枪。

  “咔嚓”这下,明雪雁在没有丝毫迟疑,迅速的拿出手铐,将其铐了起来,同时吩咐着李骏,“立刻搜身”

  “别用手”看保卫科人员伸手去捡弹簧刀,李骏赶紧的道,虽然他也是才当警察没有多久,可在刑警队开了几年的车,基本的素质和经验,那却是点不缺的,他迅速的戴上手套,将弹簧刀捡了起来,放进了证物袋。

  “进屋子去搜”柳罡吩咐着,附近,也有不少人为了过来。

  “杨彤”保卫科人员猛然的看见了男子的脸,却是惊呼出声。

  “哦,你也认识他?”柳罡看了眼保卫科人员。

  “杨彤原来就是保卫科的,后来去了销售科,负责明阳那边的销售”保卫科人员赶紧的道。说话的时间,李骏也搜出了手枪等物。

  手枪的出现,自然就变得严重了起来,很快的,陈雨梅就赶了过来,汤寒英也赶了过来,而此时,柳罡早也溜了开去,他现在乃是镇长,抓捕犯罪嫌疑人,那可是与他没有了什么关系,现在继续凑在那里,就有些多余了。

  礼堂里的竞拍,也终于的有了结果,随着亿千零万划入市财政的账号,煤矿也终于的有了归属,经过了漫长的挣扎,煤矿终于有了他的新主人。

  “我谢时光在这里郑重宣布,无论是支持我谢时光的,还是支持什么人的,你们都是煤矿的职工,你们愿意留在煤矿的,煤矿依旧是你们的家,另外,煤矿准备扩建座机焦厂以及座机砖厂,需要大量的资金,你们有信得过我谢时光的,可以继续的投资,到时,将根据煤矿总投资的份额确定股份”谢时光发表了番并不冗长的演说,演说虽然不长,却是很实在。

  “啪啪啪”顿时的,下面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此时谢时光的表态,那显然和前几天他的表态截然不同,那时的他,并不是煤矿的主人,而只是煤矿的末代矿长,自然没有人在乎那些话,而此时的他,那却是煤矿的主人,这句话的分量,自然是大大的增加。

  而杨新铁此时,却是仿佛下子苍老了十岁,整个人的精神,完全的跨了下来,在掌声中,他黯然的离开了礼堂,当然,那些掌声不是给他的,那些的掌声,对于他来说仿佛是个个的巴掌扇在脸上,看着那些原本支持自己的人,此时也毫不吝啬的将掌声送给了他的敌人,他禁不住的阵悲哀。

  整个的水泥厂,支持谢时光和李树轩的人数,终究也比较多些,或者更应该说,其实大多数人原本并没有自己支持的对象,此时谢时光竞拍成功,又宣布保证大家的工作,这自然让大家也就支持这位原本的矿长了。也因为这番表态,让所有人都担心的问题不复存在,职工的情绪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这样的结局,或者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看着外面人群渐渐的散去,柳罡也终于的松了口气,也隐约的感觉到了丝的疲惫,接连的二十多天,他可是几乎是直处在高度的紧张状态之中,骤然的松懈下来,他忽然的觉得有些的无所适从。

  不仅是柳罡松了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