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买来了各种饮料,却是将小卖部的饮料买了个精光,依旧的没有买够,又找了些开水过来,热情的招呼着大家,趁着众人喝水的功夫,凑到了老妇人和那彪悍妇人跟前。

  “海哥,这案子办完,可是就减少了不少的积案了。”黄泽海正要要上前制止,柳罡却是叫住了黄泽海,说起了案子的事情。

  “是啊,这就是十五起案子,破了这件大案,压力就小多了!”黄泽海眼睛注视着甄建军,却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休息了会,行人继续的前进,到了派出所,村民们纷纷的散去,甄建军走在了最后。

  “甄队长,谢谢你对派出所工作的支持。”柳罡客气的伸出了手。

  “柳所,这是我应该做的,没有能够及时发现他们的行为,这是我工作的失职。”甄建军有些惶恐的握住了柳罡的手。

  “这个人还不错,要是农村多些这样明事理的人,那就好了”看着甄建军离去,黄泽海低声的感叹着。

  “我总感觉着,这人有什么地方不对!”柳罡却是摇了摇头,时间,却是想不出甄建军有什么地方不对。

  第卷乡下小所长第九十二章背后指使者

  吃过饭,审讯工作迅速的展开,柳罡并没有参与审讯,审讯是由段良其和黄泽海进行的,甄建兵父子都非常的爽快,五十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从偷的第头猪开始,到昨晚最后次,两人的口供除了些小的出入,几乎没有什么差异,两婆媳也都承认了他们偷猪的事实,而他们两人,也帮着烧水打杂什么,口供对比,几乎没有什么漏洞。

  柳罡仔细的看完了审讯笔录,陷入了沉思之中,许久,才放下了案卷。

  “柳所,你看这可以把两个女人放了吗?”审讯完成,也才三点过不到四点,黄泽海征询着柳罡的意见。

  “你再把甄建兵带来,我问问他!”柳罡仔细的思索了阵,才缓缓的道,黄泽海应声而去,不大工夫,甄建兵被带了过来,此时的甄建兵,看上去有些的疲惫。

  “甄建兵,这盗窃肥猪的事情,是你提出来的?”柳罡看着甄建兵,换换的问道。

  “是我提出来的!”甄建兵点点头。

  “你怎么会想起去盗窃生猪?”柳罡继续的问道。

  “我以前跟着屠户干过,后来帮老二办伙食,每天要买二十来斤猪肉,要百来块钱,就想着不如去偷猪,那每天的百来块钱,就可以省下来了”甄建兵回答着。

  “你那迷|药哪里来的?”柳罡忽然的打断了甄建兵的话,迅速的问出了另外个问题。

  “小我去县城买来的,去年”甄建兵几乎是脱口而出,不过,刚刚的出口,就立刻的反应了过来,赶紧的改口,回答的结果,和上次的样,只是,他的神色,却是显得格外的慌张。

  “说,究竟哪里来的?”柳罡猛然的排桌子,站了起来,声色俱厉的道。

  “是是是我去县城的时候从街上买来的!”甄建兵嗫嚅着,身子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不过,却依旧的没有改口。

  “是不是小娟给你的”柳罡忽然的想起了甄建兵的大儿子甄明发叫大媳妇小娟,顿时的心底动,忽然的问了出来。

  “你你怎么知道”甄建兵的脸色,陡然的变得惨白,柳罡这句话,却是瞬间的击中了他的要害。

  “若要人莫知,除非己莫为,你唯的出路,就是坦白从宽,”想不到随意的猜,竟然猜对了,柳罡心底阵激动,不过表面却不动声色,淡淡的看着甄建兵,身子缓缓的坐了下去,“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我说我说”甄建兵的防线,在柳罡说出小娟两个字的时候,就彻底的崩溃了,此时的他,再无半点隐瞒。

  小娟,叫做杜娟,也就是甄建兵的大媳妇,无意间发现了儿媳妇有了别的男人,他这个公公没有声张,而是以此为要挟,和自己的儿媳妇睡在了起,去年小儿子把冰柜鼓捣好后,又撺掇甄建兵去偷猪,偷猪的药是杜娟给的,具体的操作是杜娟出谋划策。

  “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隐情!主谋竟然是那个女人!”将甄建兵带了下去,身后陪着柳罡的郝梦禁不住的摇了摇头。

  “不,那个女人没有那么高的智商,也找不来迷|药,主谋另有其人。”柳罡摇了摇头,女人的智商他不敢确定,不过,那女人找不来迷|药,他却有几分的根据,从那询问笔录中,那女人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大沟乡下人,也没有出去打工什么的,迷|药可不是大路货,什么地方都可以找到,至少,大沟和柳林,都没有个迷|药使用的案例,为此,他还打电话问过胡林旭。

  “另有其人,那会是谁?”郝梦看着身前的柳罡,眼睛里有着丝丝的崇拜。

  杜娟被带了过来,这个女人,此时脸色发白,身子发软,也是和当初发泼时的彪悍截然不同。柳罡淡淡的看着这个带进来的女人,也不说话,杜娟低着头,不敢看柳罡的眼睛,屋子里安静之极。

  时间点点的过去,柳罡依旧的没有说话,杜娟却是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悄悄抬头看了眼柳罡。

  “杜娟,你为什么要撺掇甄建兵去偷猪?”柳罡突然的发问了,而且声音无比的冷厉。

  “他强我,我想要他坐牢!我要他坐牢!”女人忽然的变得声嘶力竭起来,人也陡然的站了起来。

  “铐上!”柳罡看了眼旁边的黄泽海,淡淡的道,黄泽海拿着手铐走了过去,女人想要挣扎,可猛然的接触到柳罡冷厉的眼睛,顿时的吓了个哆嗦,没敢再动。

  “为什么铐我,他强我,我是受害者”女人叫嚣着。

  “你知不知道,你教唆并参与犯罪,那就是这件案子的主犯,你的罪名,比他更重。”柳罡也没有再声色俱厉,而是非常的平淡,可就这平淡的语言,却是让女人的叫嚣声戛然而止。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女人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嘴里反复的念叨着。

  “是谁给你迷|药的?”柳罡继续的问道。

  “我在临山买的!”女人道。

  “如果那样的话,你就是主犯无疑了,作为个盗窃二十二头生猪,案值达到了两万多的大案的主犯,少说也有五年徒刑,如果你不是主谋的话”柳罡淡淡的看着杜娟,声音不疾不徐,说了半,却住口不说了。

  “那假如我不是主谋呢?”杜娟忽然的个激灵,本能的问道。

  “如果你不是主谋,你并不是主要的参与者,那很可能就是判个两年,像你这种情况,如果再检举有功,很有可能是缓刑,也就是不用去监狱服刑,只是不能随便乱走”想着这么个乡下女人,未必懂得什么叫缓刑,又解释了句。

  “不是我主谋的,是甄建军指使我这么做的!是他让我这么做的,迷|药也是他给的!那药不仅对猪有用,对人也有用!”杜娟赶紧的道。

  “具体怎么回事?”柳罡顿时的精神振,他怀疑的主要对象,也正是甄建军。

  晚上九点半加更,有票票的支持下!

  第卷乡下小所长第九十三章隐秘

  很抱歉,逛街回来迟了些,才上传!

  “那是八年前了,我刚刚和名发结婚不久,大概还不到个月吧,天名发他们都出去了,就我个人在家,甄建军忽然的闯了过来,让我和他那个,我不干,他就拿出了手帕,捂住了我的嘴,我当时就浑身没劲了,喊也喊不出来,他脱掉了我的衣服,把我给污了,我害怕丈夫不要我,也不敢说,有了那第次后,隔了大概两天吧,他又来找我,我不敢违拗他,他就经常的来找我,他和名发父亲是兄弟,又在经济上帮衬着我们,也没有人怀疑他,时间长了,我感觉着和他在起,与和名发在起感觉大不同,也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还和他女人起侍候他”女人竹筒倒豆子般,说出了个让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故事。

  “他具体怎么教唆你们盗窃生猪的?”

  “他们两爷子本来就贼手贼脚的,只不过,都是些小偷小摸罢了,建军先是故意的将冰柜给了老二,让老二把冰柜鼓捣好了,又让我把迷|药给我老公,然后告诉我,在我老公面前诉苦,说猪肉如何如何的贵,我不想害我老公,我感觉已经很对不起他了,我就告诉了公公”杜娟低着头。

  “哦,那迷|药,甄建军家里还有吗?”柳罡却是陷入了沉思,杜娟说的这切,时间都已经太久了,不可能还有证据,就是那迷|药,恐怕都无法证明是甄建军给她的。

  “有,还有不少呢,就藏在他猪圈房上的屋梁头的缝隙的个口袋里。”杜娟赶紧的道,同时,忽然的想起了个问题,“对了,警察同志,检举是不是减刑?”

  “当然,检举可以减刑,检举的罪行越重,你获得减刑的机会也就越大!”柳罡淡淡的道。

  “那我检举,我检举甄建军,他他杀过人!”杜娟大声的道。

  “说,具体怎么回事?”柳罡看着杜娟,他并没有怀疑甄建军是杀人犯,他只是怀疑甄建军是幕后主使者。

  “当时他让我为他为他为他吹吹箫,我不干,他就威胁,我还是不干,他就拿出把刀警告我,说不干就杀了我,反正他已经杀过人了,杀个人是杀,杀两个人也是杀,我害怕,就答应他了。”

  “哦,他还说过什么吗?”柳罡

  “次我问他真杀过人,他说,杀过,个不听话的女人对了,他不仅打我的主意,还想打曾琳的主意,只是,我直防着他,我不想他再有其他的女人”

  “不好海哥,你们继续审!”柳罡陡然的想起了自己同意放掉曾琳是甄建军的那缕惊喜,瞬间的站了起来,拉着郝梦出了审讯室,再和段良其打了个招呼,骑上摩托车出了派出所。三轮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出了大沟,迅速的向着圆山村方向赶去。

  “柳罡,你是说,那人要向曾琳下手?”郝梦低声的在柳罡耳边问道。

  “恩!”柳罡低声的恩了声。

  “不会吧,他们兄弟的感情不错的,他怎么会趁人之危”郝梦有些的难以理解。

  “趁人之危,这切,都是他精心设置的陷阱。”柳罡摇了摇头。

  “他设计害他兄弟家,不会吧?”郝梦更加的难以置信。

  “我估计,他和他哥有着极大的仇恨!”

  “仇恨,两兄弟会有多大的仇恨。”郝梦益发的感觉如听天书。

  柳罡却是没有再回答,他自己也不知道,两兄弟怎么会有着天大的仇恨,以至于要设计坑害自己哥哥家,甚至还疯狂的想要染指自己的两个侄儿媳妇。下了摩托车,把摩托车寄放在先前那户农家。

  “不好意思,又让你跟着我折腾!”走上了小路,柳罡有些歉意的对郝梦道。

  “我感觉,你在派出所比在法院快活!”郝梦牵着柳罡的只手。

  “或许这里比较忙碌吧,我是个劳碌命!”柳罡笑了笑。

  也不知道名才今晚能不能放回来!曾琳独自的回到家,看着冷清清的家,她的心底阵阵的恐惧,丈夫虽然并没有参与盗窃,可那冰柜却是她丈夫提供的,还有,每次杀猪,他丈夫也去帮忙,每天家里吃的肉,也都是那些贼赃,甚至,有两次作案对象,都是丈夫提供的。

  反锁上房门,曾琳有些无力的躺在床上,然而,虽然浑身没劲,却没有点睡意,脑子里全是婆婆和家子被带走的影像,迷迷糊糊中,她忽然的发现丈夫也被带上了手铐。

  “啊”她尖叫声醒了过来。

  “砰砰砰!”屋子外,响起了敲门声,二叔甄建军的声音传来,“曾琳,你怎么了?”

  “二叔,有什么事吗?”对于这个二叔,曾琳却是绝对的没有好感,她刚结婚不久,这个二叔就悄悄的进过她的房间,幸好,当时她婆婆回来了,后来,也都小心的防着这个二叔。

  “曾琳,你开下门,我和你说下你丈夫的事情。”甄建军耐心的道。

  “有什么事情,就这样说吧!”曾琳却不为所动。

  “那我就明说吧,我咨询了下柳所长,你丈夫的罪名可大可小,提供主要作案工具,而且窝藏罪犯,知情不报,已经触犯了刑法,判个年半载,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他也说了,你丈夫的罪名,也不是很严重,操作好的话,也可以不判,或者判个缓刑”

  “那要怎么操作?”甄建军前面的话,让曾琳脸色陡然的变得惨白,后面的句话,却是让她瞬间的精神振。

  “这事,你个妇道人家,是无法操作的,再说了,你是罪犯的家属,别人也不敢相信你,只有二叔去给你办!”

  “二叔,你去把名才他保出来,无论多少钱,我们都出”

  “我不要钱,只要你!”

  “这不可能”曾琳本能的反驳出口。

  “那就算了,就当我没来过,”门外的甄建军转身就走,只是撂下了句话,“想好了就来我家!当然,最好是今晚之前,过了今晚,我也无能为力了!”

  第卷乡下小所长第九十四章人赃俱获

  柳罡和郝梦迅速的赶到了甄建兵的家里,也是五点钟了,屋子大门已经上了锁,除了猪圈里不时的传来阵猪的哼声,没有点的动静。他来到了甄明才的屋子前,同样是如此,挨着门走了圈,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响动。

  “去甄建军家”柳罡叫上了郝梦,上了大路,寻找着路人,此时的他,可还不知道甄建军家在什么地方。

  “前面有家人,去问问!”郝梦指着前方不远的路边道,那是家离着路边有着二三十米的房屋,房屋也是砖瓦结构,不过看上去有些年了。

  “也没人在家!我们再往前找人问吧!”两人走了过去,沿着小路上去,那家子的房门同样的紧闭着,郝梦低声的道。

  “你等等,我过!”柳罡的眼里却是较好,眼就看出了,那房屋的大门并没有上锁,这单家独户的,般人离开了,肯定是要锁门的,他走了过去,却是顿时的听到屋子里传来隐隐的哭泣声,他赶紧的凑了上去。

  “老公,我已经把她的衣服脱光了,你想怎么玩?”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隐隐有些像是甄建军的妻子。

  “上来,今天累了,不想动!”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那却正是甄建军的声音。

  “呜呜”女人的哭泣声却是更大了些。

  “哭什么哭,不干就走,老子也没强迫你!”甄建军不耐烦的道。

  “曾琳,其实也没什么的,男人还不就那么回事,反正你衣服都脱了,怎么玩不是玩,你在上面,不是还可以自己控制节奏吗?”甄建军的妻子低声的劝解着。

  “砰砰砰!”柳罡没有再听下去,而是敲响了堂屋的大门,大声的道,“甄队长在家吗?我是柳罡!找你了解些事情!”

  柳罡并没有选择破门而入,曾琳还在屋子里,谁知道这甄建军会不会挟持人质,个能如此处心积虑的算计自己亲哥哥家子的人,决不能以正常人来看待。

  “啊,是柳所啊,我都睡了,你稍等下!”甄建军的声音,除了最初的啊声有些紧张,居然显得颇为沉稳。

  “呵呵,打扰甄队长了!”柳罡神情自然。

  “柳所,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这折腾了下午,感觉有些累了,回来就睡了会。柳所,屋里坐!”不大工夫,甄建军就打开了堂屋门,边开门,还在边穿着衣服。

  “甄队长,你知道曾琳去了什么地方吗?”柳罡往堂屋里走去,眼角扫了下,那边房间的门已经被关上。

  “曾琳,没有见过,我回来也去看过她,她的门关着,大概回娘家了吧!”甄建军叹了口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说她,我都感觉着不敢见人。”

  “甄队长,你涉嫌宗教唆案和强案,请跟我们走趟!”柳罡起拿出了手铐向甄建军走去,原本来的路上,他还想着是不是直接的抓捕甄建军,此时,却是无须的考虑了。

  “柳所,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甄建军吓了跳,本能的后退了步,猛然的转身,把推开了房间的门,往内冲去,柳罡迅速的踏前步,追了上去,甄建军的速度居然很快,他把落了空,甄建军也是进入了房间,只手抓起了床头的张柜子上的柄刀,只手抓住了床上个女人的只胳膊,猛然的将个光溜溜的女人拉了出来,刀伸向了女人的脖子,厉声道,“不准过啊”

  来字还没有出口,他拿刀的手腕,也是被手铐击中,刀瞬间的掉在地上,他赶紧的只手勒向了女人的脖子,之前有些小瞧了甄建军,让他冲进了屋子,他也是后悔了,柳罡却哪里还会给他机会,他的手刚刚伸出,也是被柳罡把抓住,甄建军怒吼声,左手把抓向了柳罡的小腹下方。

  “找死!”柳罡冷喝声,猛然的用力,啪的声将甄建军摔倒在地,脚毫不留情的踩了上去,迅速的将其双手铐了起来。

  “啊!”被拉出被窝,光着身子的曾琳此时才清醒过来,猛然的蹲下了身子,双手捂住了自己饱满的双峰。

  “穿上衣服!”柳罡转过身,却并没有出去,他可不敢保证,那曾琳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更何况,屋子里还有那甄建军的妻子,她甚至可以和其他的女人侍候自己的丈夫,谁知道她会不会干什么蠢事。

  果然的,他话音刚落,身后只手伸向了地上的那把刀,柳罡赶紧的脚踩上了那把刀,郝梦赶紧的走了过来,低声的劝解道,“曾琳,你就这样走了,你丈夫他怎么办?”

  “我”曾琳低声的哭泣着。

  “你要是就这样死了,谁去看望你丈夫,要是他出来了,不见了你,他又怎么办?再说了,你不想看到伤害你的人受到惩罚吗?”郝梦循循善诱着,作为个女法官,她当然没少做这方面的工作。

  “好了,赶快穿上衣服吧,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