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到柳河,只有在柳罡的身边,她才真正的感觉到了那种安全感,那种被人呵护的感觉。

  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得到,这话不仅对于男人是如此,对于女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柳罡对于黄欣怡的冷淡,让她更加的想要得到这个男人,而她无疑也是个聪明的女人,个能干的女人,她先是用投资,成功的获得了留在柳罡默认的保护,她知道柳罡对她有着防备,因此,先是不惜倾述自己心底最不愿意暴露的秘密,获得了柳罡的同情,即使如此,她也没有选择直接和柳罡接触,而是小心翼翼的和古小雨接触,当从古小雨嘴里知道柳罡几次在古小雨家吃饭的时候,她顿时的想到了和柳罡接触的办法,她差不多天天的去古小雨家做饭,也成功的实现了她的意图,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柳罡对于她的排斥点点的消失。

  前晚的意外,让她再次的找到了驻留在柳罡家里的机会,不过,她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尤其是,她想到了第二天的党代会,她知道,党代会后的酒宴,柳罡肯定会喝不少酒,即使不醉,那也应该有着几分的酒意,个男人,在酒后的自控能力,那总是要弱些的,因此,她故意的赖床,获得了留在屋里的机会,而扶柳罡的时候,更是巧妙地制造了那场巧合的激吻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零三章罢工风波

  第二零三章罢工风波

  “柳镇长,矿医院出事了,医生护士集体罢工病人没人管”荣南峰的个紧急电话,打断了两人进步的缠绵。

  “哦,你通知谢矿长了吗?”柳罡赶紧的坐了起来。

  “通知了,谢矿长去了津州,不在柳河,吴院长去了临山。”荣南峰着急的道。

  “通知卫生院,做好全盘接收矿医院病人的准备”柳罡迅速的道。

  “好的,我这就通知朱院长”荣南峰立刻的道。

  “是不是医院出事了”黄欣怡低声的问道。

  “没事,小事情件,我起去处理下就是了”柳罡迅速的起床,冲了下冷水,冲去了身上的些异味。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冲冷水”黄欣怡看见柳罡冲冷水,心痛的道。

  “呵呵,这算什么,东三省的下雪天,我也敢下河的”柳罡笑着道,东三省的下雪天,他虽然的确敢下水,可是,那滋味,显然非常的不好受,当然,现在这天气,他洗洗冷水,还真是啥事都没有。

  “信你才怪,看,都冷起鸡皮疙瘩了赶快把衣服穿上吧”黄欣怡赶紧的拿过浴巾,替柳罡擦拭起了身子。还没有穿好衣服,又接到了罗雨的电话。

  “恩人,谢矿长将医院的事情交给了我全权处理,恩人你说,该如何处理?”罗雨的电话简洁明了,那话的意思,也就是柳罡怎么处理,她就怎么处理,谢时光将处理权交给罗雨,那也正是这个意思。

  “恩,你在家里等我,我马上过来接你”柳罡道。

  “我在办公室我自己过去吧”罗雨低声的道。

  “你等着我”柳罡说完,挂断了电话,他可不希望罗雨去冒什么危险,毕竟,罗雨是因为他才来柳河的。

  穿好衣服,柳罡也并没有心慌,而是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却是打给了保卫科长邓立仁,“邓科长,王雪松熟悉吗?”

  “柳镇长,你是为医院的事情吧?”邓立仁的声音中,微微的有些苦涩,他知道,柳罡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是为了医院的事情,也知道了王雪松和自己的关系。

  “不错”柳罡也没有废话。

  “不瞒柳镇长,王雪松是我的姐夫,医院的事情,我也劝过他,最初,他也答应了不胡来,刚刚接到我姐的电话,我正在赶往医院。”邓立仁赶紧的解释道。

  “你让他半个小时内恢复正常工作,否则,让他准备去井上医务室上班”柳罡也没有客气,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处理的决定,个既没有业务能力,又没有管理能力的副院长,居然还搞起了罢工,还真认为把他没什么办法了。不过,他还是没有立刻采取强硬措施,毕竟,能够和平解决,那还是和平解决的好,因此,他给了邓立仁半个小时的时间。

  邓立仁脸色变,想要说什么,柳罡也是挂断了电话,他知道,柳罡是真的动怒了,他不敢丝毫怠慢,迅速的赶往了医院。王家和邓家,在煤矿,乃至于柳河,那都有着几分势力,能说的上话,然而,他更清楚,在柳罡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他知道些柳罡和谢时光的关系,甚至隐约知道,谢时光最终能买下煤矿,跟柳罡有着些关系;也知道柳罡和李树轩关系非常不错,罗雨对于柳罡,那更是透着几分恭敬,这三个人联手,煤矿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决定的而医院和卫生院的合并,背后是柳罡推动的,董事长谢时光亲自出面找吴院长谈的话,姐夫怎么闹,也闹不出个名堂,最后,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是,对于能否劝住姐夫,他却是真没有几分的把握。

  柳罡开车吃了早饭,才去了罗雨的办公室,也没有心慌,对方只是罢工,并没有打砸抢什么的,也发生不了什么事情,而且,他已经让邓立仁出面,自然也就用不着心慌了,如果半个小时邓立仁解决不了问题,他们再过去也不迟。

  “立仁,你如果来劝我的,你赶紧回去吧,我告诉你,今天他们不撤回兼并的决定,这班,肯定是没有人上了”王雪松看了不看邓立仁眼,语气中,更是没有点客气。

  “松哥,你以为我想来劝你,谢矿长给我打了电话,要是半个小时医院不能恢复工作,立刻调你去井医务室当主任。”邓立仁知道,自己姐夫是个听不进劝的人,只能是用吓,因此,无奈的扯起了谢时光的大旗,他知道,在煤矿,那肯定还是谢董事长的大旗更管用些,柳罡和谢时光的关系,他可不敢出去乱说,即使是自己的姐夫,他也不敢随便乱说。

  “他凭什么调我去井上”王雪松却是心底跳,不过,嘴上,依旧强硬的很。

  “煤矿医院年年亏损,管理不善,这是不是理由?”邓立仁冷冰冰的道。

  “我只是副院长”王雪松道,不过,却是没有刚才那么强硬了。

  “哼,你是副院长怎么了,谁不知道医院的对外业务都是你在负责,再说了,吴院长乃是主任医师,你是什么?主治医师都还是走了后门的。”邓立仁毫不客气的打击着王雪松,他这个小舅子,对于自己的姐夫那自然是知根知底。

  “你”王雪松气的脸色铁青。

  “听我句,赶快回去吧,医院还有你席之地,真等把你撵去井上的医务室,我看有你后悔的。”邓立仁摆了摆手。

  “懒得和你说”王雪松站了起身,往医院后门走去,看着姐夫离开,邓立仁也松了口气。他知道,这事情多半是姐夫鼓捣起来的,姐夫是不好意思去解散罢工,只是,王雪松能够离开,他却不能离开,王雪松找下的麻烦,他这个当舅子的不去解决,谁去解决呢?

  “你们王院长已经回去了,大家听我句,赶紧去上班吧,医院是煤矿的,就算现在答应你们不合并,下来难道就不能调整你们了?到时候,煤矿完全可以调你们去井上,你们又能怎么着?胳膊还能拧过大腿不成?再说了,医院合并怎么了?不合并,医院也不是你们的,你们当你们的护士,合并了,你们还不是当你们的护士,卫生院的工资还比我们矿医院的高的多,有什么不能合并的?”邓立仁首先去了护士办公室,劝解着那些护士,医生和护士比起来,护士那无疑要容易劝解些。再说了,荣部长现在正在医生办公室呢,他暂时也就不去掺和了。

  “王院长真的走了?”个护士却是禁不住的问了起来,心底更是忐忑,她原本就是井上的护士,对于去井上,那可是心有余悸的。

  “喏,那边,你们看看吧,是不是走了小林,赶快去上班吧,你难道还想回井上去不成?”邓立仁来到了窗前,看向了医院后方,王雪松正慢吞吞的往边走去。

  “王院长都走了,我们上班去吧”那个护士看,赶紧的道。有了个人行动,其他的护士也不敢再呆在了办公室罢工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到了,他们才去了去了医院,医院前方,也打出了横幅,横幅很简单,“反对出卖医院,反对兼并坚决保护煤矿医院”走进医院,却是看着两个护士往病房走去,这让柳罡顿时的松了口气,显然的,邓立仁的工作,已经见到成效了。他们在医生办公室门口不远,遇到了邓立仁。

  “柳镇长,罗总监,王雪松他已经回去了,护士都已经开始工作了,就那些医生的工作”邓立仁恭敬的报告着。

  “谢谢邓科长”罗雨点点头。

  护士开始了工作,出头的王雪松又熊包了,那些医生也并没有再坚持,只是提了些条件,那些条件,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分的条件,诸如待遇方面,不能低于卫生院的医生,各方面的要享受平等的权利,这些条件,也都是合情合理的条件,荣南峰都爽快的代朱院长答应了下来。

  柳罡看着事情已经基本没啥事了,交代了荣南峰几句,也就和罗雨起离开了。

  “想不到王雪松这么容易就被劝走了,邓科长这人平时不怎么的,不想还这么会做工作”事情如此顺利的解决,并没有激化矛盾,却是大大的出乎了罗雨的意料之外,回去的路上,她禁不住的问起了柳罡。

  “王雪松是他的姐夫,我告诉他,如果半个小时解决不了问题,就调王雪松去井上医务室”柳罡笑着道,他那话,自然是为了让邓立仁感觉到他的决心,他知道,作为王雪松的小舅子,邓立仁肯定是了解自己姐夫的,对症下药,要劝走王雪松肯定更容易些,而且,让邓立仁去劝王雪松,也让王雪松更容易下台些。

  “我就说,这邓科长平时做事都比较简单粗暴,怎么忽然会坐思想工作了,原来他们根本就是家人。”罗雨也笑了起来。

  “现在工作还习惯吧?”柳罡也没有再谈医院的问题。

  “习惯,这里的工作,相对还是比较简单的”罗雨道。

  “家里的情况还好吧?”柳罡询问道。

  “都挺好的,谢谢恩人关心。”

  “都好那就好”

  “恩人,听说,你们计划在这里修广场?”此时,他们的车也刚好的到达那片老家属区外面,罗雨禁不住的问了起来。

  “恩,有这个打算,柳河这地方,委实太单调了些,能不能成功,关键还是这片地,如果地价太高,镇上也无法承受。”柳罡笑着道。

  “想来应该不会太高吧谢矿长本来也就计划在这片地上重修家属区,我想,只要能将家属区的地皮解决了,再多少补偿点,应该就能解决了。”罗雨笑着道。

  “我和黄总谈了下,她说只要把这块地给她,她可以按照你们井老家属区的条件,帮你们修家属住宅,包括井老家属区的拆迁户,并解决。”

  “哦,这个条件,我想应该是比较合理的,而且煤矿现在正缺修建家属区这笔钱,谢董估计会接受等谢董回来,我给他说这件事”罗雨点点头,修建家属区,那也是少不了几百万,虽然说最终这些家属会支付费用,可是,前期的垫支可是少不了的,而且,工人乃是要几年才能支付完,这样的条件,对于本来就缺钱的煤矿来说,可是非常有诱惑力的。

  “恩”柳罡笑着点点头。

  “对了,昨天,林总打了个电话给我”罗雨又说起了林依媚的电话,她虽然有些弄不懂柳罡和林小木具体是不是男女关系,可是,她知道,两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哦,林总还挺关心你的嘛”柳罡打着哈哈,说实在的,他最不愿意谈起的,也就是林依媚了。

  “她不是关心我,是关心恩人你,她问我你钱够用不够用,需要不需要什么投资有没有人来投资什么的,都问了遍。”罗雨笑着道。

  “你怎么答应她的?”柳罡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你不缺钱用,需要不需要投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将水泥厂的投资,还有黄总的投资,以及机械厂的事情都说了下。”罗雨笑着道。

  “她是不是准备来投资了?”柳罡无奈的摇了摇头。

  “恩,林总说,那么多人都来支持恩人的投资,她怎么能不来支持呢,要不,小姐回去都要埋怨她了,她说她准备带个考察团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投资的。”罗雨笑着道。

  “你给她打个电话,就说现在柳河暂时不需要投资,等需要投资的时候,我会给她打电话求助”柳罡赶紧的道,她不是不欢迎林依媚的投资,而是他知道,现在的柳河,真没有什么需要投资的,更不需要林依媚大老远的跑来这里投资,那委实太劳师动众了些。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零四章疑点

  第二零四章疑点

  “柳镇长,这是周院长的合作计划”周上午,柳罡刚刚的走进办公室,番忙碌还没有结束,荣南峰就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份文件夹。

  “呵呵,荣部长周末也没有休息啊”柳罡接过计划,仔细的看了起来。

  “呵呵,我也想休息下,不过,没办法,朱院长追的紧,这不,电话追杀过来了,呵呵,先接过电话”荣南峰正说着,电话响了起来,却正是卫生院的电话,他走到边窗前接起了电话,“朱院长,我正在柳镇长的办公室呢,你就放心好了,怠慢谁,也不敢怠慢你啊,你可是掌握着我们的生命安全”

  柳罡点点头,朱院长无疑使个精明人,煤矿医院刚刚闹了异常无疾而终的罢工风波,正是医生护士情绪低落的时候,此时出手,正是时候,他将计划看了遍,计划很是翔实,具体的计划,和柳罡他们商讨的有些出入,不过,大方向基本没有变,而且对于医护人员的安置,也非常详尽,甚至,更多的考虑的是矿医院的医护人员,整个计划,方方面面俱到。

  “这计划可行,你们立刻和煤矿医院具体交涉吧”柳罡点点头。

  “好的”荣南峰点点头。

  “罡哥,你好,中午有时间吗?”荣南峰刚走,柳罡又接到了戴涛的电话。

  “恩,过来了啊?”

  “中午我们坐坐,工程的具体造价已经出来了。”戴涛虽然不太明白柳罡为什么要的工程造价,不过,他却丝毫没有怀疑柳罡有什么恶意,当初他可是要拿钱感谢柳罡,柳罡也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因此,虽然明知道这是违反集团公司规定的,他依旧决定悄悄的将这些东西给柳罡。

  “好的”柳罡直接答应了下来,他之所以要工程的造价,自然也是因为当初黄欣怡的提醒,张浩和董燕鑫的秘密会见,虽然不能肯定有着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却是不能不防,尤其是,现在柳河水泥厂的项目,可是戴涛负总责,而张浩,恰恰是协助戴涛,更是工程采购的负责人,如果张浩要玩什么花样,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采购上做文章。有着工程造价,也就能知道大概的采购价格,就能知道这方面有着多少的水分,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上午,也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时间,日之计在于晨,年之计在于春,现在正是春季忙碌的时候,周也是事情最多的时候,周末积累下来的事情,也都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尤其是,今天有事逢集,这让他这个镇长,几乎没有什么空隙的时候,十二点过刻,才勉强忙完了事情。

  “呵呵,不好意思,迟到了”柳罡来到戴涛约定的饭店,戴涛也是喝了杯茶了。

  “我也刚到,罡哥请坐”戴涛招呼着柳罡,随即招呼着服务员上菜。

  “这段时间挺忙的吧”柳罡笑着道,现在正是厂子规划设计的重要时刻,作为负责人,自然是最为忙碌的。

  “恩,也差不多忙碌过了,现在,我在柳河的时间就比较多了”戴涛笑着道。

  “呵呵,那就有机会多聚聚了”柳罡点点头,水泥厂前期的拆迁工作,已经结束,工地要正式动工了,作为负责人的戴涛,自然需要多呆在柳河了。

  “我们不叫你,你们别进来打扰”看着饭菜上的差不多了,戴涛和服务员打了声招呼。

  两人边吃边聊,因为是中午,下午也都有工作,中午两人也没有喝酒,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戴涛才拿出了工程造价表,应该不叫工程造价表,而是详尽的工程报价清单,包括即将举行的招投标参考价格,都并在内。

  “谢谢,戴涛”看着这份详尽的清单,柳罡微微的有些感动,这些,无疑都是水泥厂的机密,这些资料旦泄露出去,将会给水泥厂造成巨大的损失,戴涛能因为自己句话,而毫不迟疑的将这些资料给自己,那也就是说,那对于自己,是绝对的信任。

  “罡哥,是不是发现这其中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戴涛看着柳罡,显得格外的认真,家庭的变故,让他变得格外的成熟,柳罡问他要造价表,让他开始怀疑起了这其中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而对于柳罡,他无疑是绝对信任的,因此,他将怀疑的目标定在了公司内部。

  “没什么,我只是有几个朋友是搞机械设备的,我让他们参考参考下”柳罡迟疑着,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仅仅是次会晤,那的确并不能说明什么,即使,那是场看上去就不正常的会晤。

  “哦”戴涛并没有相信柳罡这个理由,不过,他没有再问,柳罡此时不告诉他,那肯定有着现在不告诉他的理由,他只要相信,柳罡不会害他就是了。

  “这家扬天公司,大概是你们这次机械设备采购的主要商家吧?”柳罡仔细的看了遍之后,缓缓的问道,扬天公司,投标的项目并不多,不过,投标的项目,却是投标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