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解,不过,这里煤炭倒是的确不缺,煤炭品质还不错”柳罡赶紧的道。

  “看来,你是真点不懂,电厂不是要好煤,好煤炭可烧不起,劣质煤就可以了。”林依媚笑了起来。

  “劣质煤,那可就太好了,现在煤矿有口井,煤炭质量太差,煤矿都想关停了呢,要是电厂落户,他们就不用关那口井了”柳罡更是大喜,煤矿二井的煤炭质量,直很让谢时光纠结,想关停二井,可是,那些设备还有工人,却又无法安置,只能是勉强的生产着,每个月,还要倒贴些管理费,如果能够引进电厂,解决二井煤炭的销路问题,那对于煤矿来说,也是件大好事。

  “那我就和我朋友说了,让她过来考察下,到时,我让她和你具体联系”

  “恩,谢谢林阿姨”

  呵呵,还真是,睡觉了有人送枕头,这刚刚王县长下了任务,就有了电厂的事情,这电厂要是谈成功了,这个亿的投资,大概就不用太愁了虽然不太明白电厂需要多少投资,可想来应该也少不了好几千万,甚至直接就可能上亿。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七零章嫂子

  第二七零章嫂子

  “古镇长,明天的招标会由你主持”柳罡走进了古小雨的办公室,和古小雨说起了招标的事情。

  “柳镇长,这我主持合适吗?”古小雨却是有些迟疑,毕竟,她只是副镇长,柳罡才是负责人。

  “呵呵,有什么不合适的,这公路直就是你在跑,招标也是你在管理,我也搞不明白”柳罡笑了笑。

  “柳镇长有事吗?”

  “恩,我要去机场接个沈州过来的投资商”柳罡笑着点点头,林依媚的效率很快,当晚就给了柳罡电话,只是,对方过来的时间,却是刚好在招标会同天,他自然是只能缺席招标会了。

  “投资商,投资什么的?”

  “火电厂,不过只是过来看看,也不定能成。”柳罡笑了笑。

  “电厂”古小雨却是猛然的叫了起来。

  “怎么了,不行吗?”柳罡笑着打趣道。

  “行,当然行,个电厂,那可是几个亿的投资,怎么不行”古小雨的眼睛,也是微微的有些发亮了。

  “那么多投资啊,那但愿能成功了,要是成功了,我们的招商任务就完成了。”古小雨这说,让柳罡也更充满了期待。

  “招商任务,我们的招商任务,可早就超额完成了”古小雨笑呵呵的道。

  “你还不知道吧,王县长可额外又给我们下了个亿的任务”

  “没事,有柳镇长在,亿算什么”古小雨调皮的伸了伸舌头。

  吃了午饭,柳罡就开车离开了柳河,明天去接人,镇上,他也就安排了许清灵,并没有安排其他人,古小雨事情已经够多了,费建清事情也不少,米亚民太古板了,并不太适合和人接触,而且对柳河的情况也不熟悉,许清灵虽然不是镇领导,却也是最早投靠他的人,为人做事都还不错,他也就提携提携许清灵了。而车,却是借的煤矿的越野车。

  柳罡提前去靖原,则是去为唐宋明积蓄些人脉,大家起聚聚,对于唐宋明的工作开展,很有好处,同时,柳罡也叫上了郭凌霄,最后,孟洁知道柳罡过来了,也吵着来凑热闹,她的伤并不重,这段时间,虽然还没有好,可也能勉强走些路了。孙家成只能去接她来了。

  回去的时候,柳罡又无奈的充当了护花使者,虽然他原本并没有找孟洁的打算,可既然来了,他也不好离开,只能是陪孟洁说说话,对于孟洁这样个坐不住的人来说,呆在医院,委实是最痛苦的件事,有人陪着说说话,那也要轻松的多

  “吴强吉在里面自杀了,你已经知道了吧?”孟洁坐在柳罡的副驾驶位置,低声的问道。。

  “恩,听说了”柳罡点点头,廖从荣前两天就告诉他了。

  “我总觉得,你们这样做”孟洁不傻,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感觉应该走法律程序?”

  “难道不应该?”

  “那你觉得他该不该死?”

  “该死”孟洁狠狠的道。

  “如果走法律程序,他死的了吗?”

  “这个总应该让他公正的接受审判”孟洁怔,吴强吉的罪名是不轻,雇凶持枪绑架,私带武器出境,随便样都是重罪,可是,显然还判不了死刑,顶多,也就死缓,而且,这个可能性都不打,雇凶绑架,而且是持枪绑架,性质固然恶劣,可毕竟不是杀人,般不可能判死刑,私带武器出境,也是刚刚出门就被抓了。吴强吉这样的罪名,大概也就是无期吧。

  “他大约也就是个无期吧,而且,他家里不缺钱,查出来的钱,永远不可能是他们的全部资产,有钱在监狱里,其实除了没有自由,其他的也都不缺,他甚至可以出去逛街,你觉得这样公正吗?”柳罡淡淡的道。

  “这”

  “好了,哥们,别管他了,只要他该死,那就够了”柳罡淡淡的摇了摇头。

  “可是”

  “哥们,你仔细想想,他是个副团长的时候,都敢雇凶劫持你,都敢携带枪支逃走,假如他出来,他会做什么?”柳罡的声音低沉了些。

  “这个”

  “他如果是个普通罪犯,那也无所谓,可他不是,他是个非常熟悉你们家的人,他知道你们家的不少亲人,你是个特种兵,你尚且不能自保,你想想,你父亲,还有你母亲,还有其他亲人”

  “这”孟洁忽然的打了个寒噤。

  “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在公检法机关吗?为什么不想去纪委吗?”柳罡轻轻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

  “我不想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抓进去的罪犯,转眼间又被人放了出来”这个原因,也是柳罡愿意留在政府机关的重要原因,同时,也是他能够原谅苟利军之流的重要原因。在他看来,把人送进监狱,带着钱去监狱继续腐败,还不如把钱榨出来,放对方马,反正,进监狱也要不了多久就出来。

  “别把事情想的那么悲观那毕竟只是少数”

  “这不是少数,而是我们的制度,我们的法律,根据我们的法律,个无期徒刑,大概也就十二三年就可以出来了,个死缓,也就多两年,如果有钱,或者有关系,减刑就更容易些,甚至还可以办保外;再说了,监狱和外面的社会样,而且,比外面还要等级深严,说实在的,不少犯人享受的待遇,比般的狱警还要好的多,你说,这如何能让他们改造好?”黄泽被保外就医,就让他思考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越想,他却是感觉到越是沮丧。

  “这”孟洁想反驳,可她不知道如何反驳,她不了解监狱,可对于看守所,她却并不陌生,看守所里的些犯人,那的确是般干警的账都不怎么卖。

  “我在政府,虽然不能说保持片净土,可至少还没有人敢太猖狂,我还能步步的改善人们的生活,改变个地方的面貌,让人生多少有点价值,而不至于别人疯狂的放火,而自己则是疲于奔命的去灭火。”

  “可是,这个社会,总需要人去维护秩序。”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那不是我去考虑的问题,我现在也没有能力去考虑这么重大的问题,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让我所在的柳河镇,天天变得更美好,我的朋友能够平平安安。”柳罡开着车往医院走去,现在,孟洁也能行动了,并没有人来护理她,她也就个人呆在医院,这倒是少了许多的麻烦。

  “这破医院”柳罡扶着孟洁走到电梯旁,却是有些傻眼了,电梯坏了,他只能是扶着孟洁往楼梯口走去。

  “背我上去”孟洁却是笑嘻嘻的耍起了赖。柳罡苦笑了笑,只能是老老实实的蹲下身子,这九楼的高度,现在的孟洁要走上去,还真不是般的困难。

  “昨天过来,为什么不主动给我打电话?”趴在柳罡的背上,孟洁却是柳罡的耳边埋怨起了柳罡。

  “我本来是晚上过来陪你的,哪知道你居然那么好吃”柳罡只能是如此说了,他总不能说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来医院看孟洁吧。

  “敢说我好吃我吃猪耳朵”孟洁牙齿轻轻的咬着柳罡的耳朵。

  “别调皮哈,说不定我不小心,就把你丢下去了”柳罡赶紧的道,孟洁的轻咬,却是让他感觉着心痒痒的。

  “你敢”

  “我脚痛,你背我回去”柳罡干脆也不再说什么,背着孟洁上了楼,想要放孟洁下来,孟洁却是继续的耍着赖,柳罡只能是老老实实的背着孟洁回了病房。

  好在,回到医院,孟洁也并没有继续的调皮,只是缠着柳罡给她讲柳罡自己的故事,也讲些她本人的故事,到深夜了,才渐渐的入睡,第二天,柳罡又陪了孟洁大半天,吃过了午饭,才开车离去。

  “老弟,你可来了”柳罡赶到机场,却是意外的发现,有着个熟人,凌笑天居然也在那里。

  “凌团知道我要来?”凌笑天的话更是让柳罡愣。

  “呵呵,金艳是你嫂子,你说,我怎么能不知道。”凌笑天笑呵呵的道。

  “金总是嫂子”柳罡阵无语,同时也有些感慨,这世界,还真的有些小,自己转弯抹角的拉来个投资商,却居然是凌笑天的老婆。

  “呵呵,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昨晚你嫂子说要过来,我才知道,来想给你打电话,时间太迟了,就没有打。”凌笑天笑呵呵的道。

  “早知道金总是凌团爱人,我就不费那么大的力气了。”

  “哈哈,我也昨天才知道她要投资个电厂”

  “嫂子不是也在特种部队吗?”柳罡听凌笑笑说过,凌笑天的爱人也是特种部队的。

  “恩,她原来是在特种部队,新云那里的881团,知道吧?”凌笑天笑着道。

  “新云881团”柳罡心底陡然的跳,脸色瞬间的变了。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七章尴尬

  第二七章尴尬

  “是啊,看来,老弟也知道881团了,那是个和我们团差不多的个团,你嫂子她也是里面的参谋长,你嫂子这个人很好强,我让她调过来,进般的部队,她也不愿意,这次却不知道怎么想通了,突然就转业了”凌笑天并没有注意柳罡的神色,眼睛看着天空,等待着飞机的来临。

  “哦”柳罡此时却是有些魂不守舍,第次听到林依媚说金艳的名字,柳罡也就想到了那个玩振动器的副参谋长,不过,那时候,他显然丝毫没有认为两人是同个人,个特种兵参谋长,个商人,那显然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也就是同个名字而也。此时听凌笑天说,却才明白,这哪里是同个名字,赫然是同个人,而且,还是凌笑天的老婆,想着当初两人之间的尴尬场面,他就感觉着无比的尴尬,他甚至都想躲开了,只是,这显然是不怎么可能的,人都过来了,他往哪里躲去?他躲开了,不是更无法解释吗?此时的他,只能是希望,金艳看见他,表情不要太夸张,就好了。

  飞机缓缓的落地,金艳走下了飞机,行人缓缓的向机场出口处,走出出口,金艳扫视了眼,他迅速的看见了边的丈夫,可是,随即的,她的脸上,顿时的浮现出缕幸福的笑容,只是,当她的眼睛落在她丈夫身边的男人身上时,她的脸色顿时的变得苍白,那是张她无比熟悉的脸庞,张她想要忘记,却又无法忘记的脸庞,那张在她脑海中略微有些邪恶的面庞。她的脚步,也禁不住的停了下来,只是,身后人群不由自主的挤了过来,她才勉强的顺着人流,往前走去。

  “金艳,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经常和你说起的柳罡”凌笑天并没有注意到老婆神情的异常,热情的替两人介绍了起来。

  “嫂子,对不起”柳罡主动的开口了,两人虽然实际上也并没有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可是,这种情况下的见面,无疑是件非常尴尬的事情,尤其是,还有凌笑天在。

  “柳罡认识你嫂子”凌笑天也是愣,随后,也发现了妻子的异常。

  “老哥,等会上车再说吧”柳罡看了看周围,无奈的道。

  “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技术总监张康林先生”这段时间,金艳的神情也略微的恢复了些正常,替双方介绍了起来。

  “张总”柳罡也为几人介绍了双方。

  “老弟,金艳,我怎么都没有听你们说过你们认识?”凌笑天和金艳都上了柳罡的车子。

  “我劫持过嫂子”柳罡苦笑了笑。

  “老弟,你别开玩笑”凌笑天吓了跳。

  “真不是开玩笑,我执行个任务,进过881团,当时也不知道是嫂子”柳罡苦笑了笑,他也并没有多解释,有些军事秘密,他不能说,而有些内容,他也不能说,只能这么简单的说了,个劫持,也就为他们之间的尴尬找到了个极好的理由。当然,这也的确是事实,他当时的确算是劫持金艳,只不过,当时那场面,让人有些难堪罢了。

  “呵呵,我就说你们怎么认识,原来还有这么回事。”凌笑天并没有丝毫怀疑,柳罡原来在军方的身份,就非常神秘,做出这类事情,也不奇怪。

  “小柳,既然你是笑天的兄弟,我也就懒得去柳河了,电厂的事情,你给嫂子看着点就是了根据你提交的煤矿煤炭标准,应该是能够满足火电厂的需要,现在,主要也就是些政策方面的东西,这些还需要省里有关方面支持”最后,金艳也开口了,不过,她开口,谈的就是工作。她不去柳河,来是她不愿意和柳罡太多接触,两人之间,终究有些尴尬;二来,柳河方面的考察,关键也就是煤炭产能等各方的考察,这方面,她也是个门外汉,她去的作用也不大;其三,省里的支持,也的确重要,她主要的任务,也就是打通省里的关系。当然,难得的来了靖原,她也想多和丈夫呆在起。

  “呵呵,对,有小柳在柳河照看着,你也没有必要操心了,这小家伙,不仅功夫厉害,当政府领导也很不错的,搞的有模有样。”

  “行,老哥和嫂子信得过,我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火电厂的事情,也给你百分之五的股份”

  “嫂子,这个我可不能要”柳罡赶紧的拒绝,火电厂,那可是几个亿的投资,百分之五,那可两千万,他哪里敢要。

  “兄弟,你嫂子给你,你就收下吧,电厂的事情,还少不了老弟你操心呢”凌笑天笑呵呵的道。

  “老哥,嫂子,这我真不能要,也不敢要”

  “放心,那不是贿赂你,只是让你帮嫂子管理”

  “嫂子放心,该照看着的,兄弟肯定给你照看着,这股份的事情,我真不能收。”

  “怎么婆婆妈,点都不像是男子汉就这么说定了”凌笑天笑骂道。

  “嫂子,如果真要给我,那你就支援些我们修路吧我正准备修条路,还差几千万呢。”柳罡笑着道。

  “差几千万,你个镇修什么路,要差几千万?”凌笑天禁不住的问了起来。

  “是条到卢湾的路,如果这条路修通,那样可以让我们到津州的距离缩短到八十多公里”

  “八十多公里,你不是说你们到津州有两百多公里吗?”凌笑天愣。

  “那是因为我们到卢湾之间没有路,要到津州,需要转几个大圈,要从临山,五河转过去,有二百二十公里,而这条路旦修通,从柳河到卢湾只有五十多公里,到津州也就八十多公里。”

  “这条路该修,减少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路程,你们那里又那么多厂矿,单纯运费成本,就要不了几年就节约起来了。”凌笑天点点头。

  “几千万嫂子可不敢做主,不过,千把万还是可以的,嫂子就赞助你千万吧”金艳倒是爽快。

  “千万,嫂子这还是不是多了些?”柳罡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水泥厂和煤矿,那都是运输量超大的单位,而电厂,那对于公路的使用,可不是很高的,他可真不好意思让别人来就出千万。

  “企业的捐赠是种正常的公益行为,这对于企业有着不少的好处,具体的,嫂子也不太明白只是过来的时候,家里有过这方面的表示”金艳解释了句,不过,她对于企业的管理,知道的大约也比柳罡多不了多少。

  “呵呵,我记得企业捐赠公益事业,是有定的税收优惠和减免政策的,千万,企业实际上也就交几百万,而且,还可以争取不少的政策优惠。”

  “这些方面我还真是窍不通,我回去咨询下他们,尽量让你们减少些损失”柳罡虽然希望企业捐赠,可是,他却不希望纯粹的因为他个人人情而捐赠,尤其是大笔的捐赠。

  不过,金艳的话,却是让柳罡心底彻底的踏实下来了,这笔投资,虽然不能说十拿九稳,那应该是差不多了,这笔投资,对于柳河来说,无疑也是意义非常的,首先,他彻底的解决了柳河煤矿二井的生产问题,二井是煤矿产量最高的口井,只是因为煤质不好,运出去运费又太高,因此,才直无法放开产量,如果有了电厂,这个问题就完全不存在了。而且,电厂的修建,让他们的电力问题,也能完全的解决了,同时,电厂产生的煤灰,又可以添加进水泥之中,解决了水泥厂粉煤灰的购进。这就让整个柳河的大企业,几乎形成了个链条般。

  吃了晚饭,金艳交代了番,两口子就离开了,柳罡他们则是开车往津州而去,只不过,回去的时候,柳罡代替了越野车的司机,而司机则是去开柳罡的车去了。作为迎接的主要领导,柳罡总不能单独走吧。

  “柳镇长对沈州很熟悉啊”张康林坐在副驾驶室,和柳罡聊起天来。

  “我在沈州警院培训了三个月。”柳罡笑了笑。

  “柳镇长在警院培训?”张康林禁不住的愣。

  “我以前在刑警队,后来才到政府部门的。”

  “呵呵,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