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琳,柳罡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且,和朱晓柔接触下,也不是完全没有用,虽然有着些合谋的嫌疑,不过想想也就那么回事,阴谋和合谋,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反正他的目的,就是想让梁建军下课。尽管有点阴谋的味道,可如果梁子安没有点问题,他们想玩什么,也玩不起来,说的难听些,梁子安本来就该倒霉,只不过之前直没有人去追究他而也。

  柳罡开了车,直奔新寿县而去,今天他也不值班,现在也是下班时间,可以随便离开,而无需和谁打招呼什么的。钱晓琳他们的速度也不慢,柳罡还没有到达新寿县,他们就已经到了新寿县了。柳罡直接的赶去了他们落脚的地方,座叫做八只脚的饭店。来的就钱晓琳和朱晓柔,并没有其他人。

  “这是柳罡,这是我表姐朱晓柔”钱晓琳介绍着两人。

  “朱处长,很抱歉,让张总在红山受到了伤害”柳罡略微的表达了下歉意,眼前的朱晓柔,不仅性格不柔,形象也点不柔,看上去,至少比他这个大男人还要粗狂些。

  “我知道柳县长是之后才调去的红山,这事情和柳县长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听晓琳说柳县长和她很熟,我就想着和柳县长见面,了解些真实的情况。还希望柳县长不吝指教。”朱晓柔倒是个急性子,来就迫不及待的直接将目的说了出来。

  “这事情”柳罡却是斟酌着用词。

  “柳县长不用顾忌,只管直说,我就想要知道真实情况,我知道张瞬峰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即使他该挨打,作为他的家人,他挨了打,我也应该为他讨回公道”或许因为钱晓琳在的原因,或许性格本来就是如此,朱晓柔说话,没有点禁忌。

  既然张瞬峰该挨打,你也要讨回公道,那还想要知道什么真相柳罡心底却是不无腹诽,不过,腹诽归腹诽,他还是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遍,反正他也准备对梁子安下手了,自然也不会隐瞒什么,而对于张瞬峰,他也没有啥好感,因此,也没有替张瞬峰隐瞒什么,将整个事情的真相,基本的还原了出来。

  “这是目前我们根据目击者描述掌握的基本情况,公安机关也还没有掌握进步的信息,具体是否属实,目前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最后,柳罡又加上了句,只是,这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柳罡拿起看,却居然是严峻业的电话。

  “严局长,我柳罡”柳罡很快的接起了电话。

  “柳县长,我们逮捕了梁子安,还在他的屋里起出了两百万的现金,以及价值五百多万的有价证劵,十公斤黄金还有些其他贵重物品”严峻业的声音中,透着无比的兴奋。

  “哦,注意取证,不要有丝毫遗漏”柳罡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的顺利。

  “是”严峻业回答的非常响亮。

  “告诉朱处长个好消息,梁子安已经被逮捕了,从他屋里,起获了近千万价值的物品。”柳罡挂断电话,也没有隐瞒朱晓柔,只不过,他并没有说具体的细节,告诉朱晓柔个大概的数额,也就差不多了,而他之所以告诉朱晓柔这些,那却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话题,他过来的目的,可不仅仅是为了给朱晓柔解释,他还有着自己的目的,此时这个意外的消息,那却是为他的目的更增加了不少的把握。

  “近千万,他个镇长,哪来的近千万的财产?”朱晓柔还没有开口,钱晓琳却是开口了,千万资产,对个镇长来说,那无疑是不正常的。

  “也许是他父母的财产吧,他父亲是红山县纪委书记,他是电力局副局长退休”柳罡回答的很是随意,却是将梁子安的家庭信息完全的泄露了出来,至于朱晓柔要怎么做,那就与他无关了,他也没有能力去过问了,事情到了目前这步,他们的职责,基本上算是完成了。

  “柳县长,这件案子,能不能想办法让我来处理?”朱晓柔的反应速度,却让柳罡也有些意外,柳罡话音刚刚落口,朱晓柔就接嘴了。

  “应该没有问题,严局长和我关系还不错”柳罡也答应的很快,他的目的,原本也就是如此,事情如此的顺利,让他都有着种不真实的感觉。

  “谢谢柳县长,我去打个电话”朱晓柔走去了边。

  “晓柔姐这个人平时都非常冷静的,可是旦事情牵涉到张瞬峰,她就完全的变了个人。”钱晓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每个人都有他在意的东西。”柳罡倒是相信钱晓琳的话,办公室是侍候人的活,秘书处更是如此,朱晓柔现在的性子显然很难干好。

  “不过,我感觉老大也很阴险的,那纪委书记,肯定和你不对付吧”钱晓琳压低着声音。

  “呵呵,我只是实话实说,同时,为了保护其他的领导干部不被误伤晓琳,你表姐会用哪方面的手段?”柳罡自然是不会承认的,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而对于朱晓柔会用什么手段,他也是有些好奇的。法院是无法直接出手的,能出手的,是来自党政机关,是检察院,是纪委,当然,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检察院了,他和检察院的关系不错,很容易让人将罪过扣在他头上。

  “我估计会用纪委方面的关系你就将心放在肚子里吧,那什么纪委书记死定了,即使查不出他任何问题,他的政治生命也完结了,没有人能保的了他”钱晓琳笑嘻嘻的给柳罡吃了个定心丸。

  “呵呵,我有啥不放心的,本人清二白,还怕纪委书记不成。”柳罡笑呵呵的道,心底却是暗暗震撼,钱晓琳如此说,那显然的,朱晓柔在纪委方面,也有着相当过硬的关系,此时的他,也禁不住的有些庆幸,有着毛燕妮的提醒,自己没有想着敷衍塞责,否则,这事情旦暴露,恐怕,自己也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其实,我觉得你最适合去当纪委书记要不,我给小柔姐说说,让她帮忙让你去当纪委书记算了,纪委书记排名可比常务副县长高”钱晓琳笑嘻嘻的道。

  “别,千万别,要是能让我当县长或者县委书记,我倒是没有意见,纪委书记,那还是算了。”柳罡赶紧的道。

  “县长县委书记,你就做梦吧,二十五岁的县长县委书记,你觉得那可能吗?”钱晓琳白了柳罡眼,二十五岁的般正处级干部,都已经逆天了,更别说县委书记县长,县长县委书记,那可是方大员,远不是般处级干部可以比拟的。

  “我感觉我能力是完全能够胜任的。”柳罡本正经的道。

  “你怎么就不想去纪委,你要是去纪委,那绝对可以震慑住那些贪官的”钱晓琳看着柳罡。

  “贪官不是靠震慑就能震慑的住的,只有制度才能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柳罡摇了摇头。

  “的确,制度是最为关键的,不过,制度如果没有合适的人去执行,再好的制度也等于零我认为关键还是执行制度的人纪委更需要有能力的人”

  “纪委也得听书记的,也得服从党的领导,处理谁,不处理谁,那也得书记同意,当个县长副县长,我可以对贪污腐败视如不见,那不是我的工作,可如果我是纪委书记,我却无法坐视,因为,那是我的责任。”柳罡淡淡的道。

  “我总感觉你在地方政府太屈才了”钱晓琳也没有再劝柳罡。

  “看来,晓琳同志可点没有关心我啊,本人为什么升任常务副县长,还不是因为本人在柳河做出的巨大成绩”

  “你就扯吧,你就消防员”钱晓琳撇了撇嘴。

  “呵呵,我这个消防员还算称职吧”柳罡被人揭穿,却也不恼。

  “对了,老大,你怎么知道我表姐的?”钱晓琳却是忽然的想起了个疑问。

  “你表姐堂堂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我怎么能不知道。”柳罡随口的回答着,他也不知道毛燕妮怎么知道的这些关系,也不知道毛燕妮究竟和朱晓柔他们是什么关系,自然不能随便乱说。

  “哼,不说算了,记得七来靖原就是了”钱晓琳哼了声,也不再问,又换了个话题。

  “七来靖原干啥?”柳罡倒是愣。

  “晓琳七结婚请你参加婚礼吧”边打电话的朱晓柔笑着走了过来。

  “错误,不是参加婚礼是当伴郎”钱晓琳纠正着表姐朱晓柔的话。

  “我这么帅当伴郎,你不怕你老公吃醋啊”柳罡笑着开着玩笑。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要选个什么样的人,我未来的老公才不会吃醋,最少,也得相貌寒碜些的吧,我想了两个月,居然也没有想到个合适的,今天看见你,我才忽然发现,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钱晓琳则是本正经的道。

  “噗嗤”钱晓琳的话,却是顿时的让朱晓柔禁不住笑出了声。

  “太打击人了,你可让你老公小心些,别到时醉来进不了洞房”柳罡狠狠的道。

  “你是伴郎,那可是挡酒的,还想灌新郎,有点职业道德好不”钱晓琳立刻的批判了起来。

  “晓琳,你可搞错了,新郎伴郎那才是挡酒的,新娘伴郎,那可是陪伴新娘的,甚至是刁难新郎的,他要灌新郎的酒,那可是完全符合规矩的”朱晓柔在边笑着道。

  “啊,还有这规矩”钱晓琳惊叫出声。

  “呵呵,给你上上课,补充点基本知识,陪伴新郎的,叫做伴郎,如果是女性朋友或者姐妹,叫做新郎伴娘,陪伴新娘的,叫做伴娘,男的叫做新娘伴郎”朱晓柔笑着在边解释起来,直到,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十八章公安局

  第十八章公安局

  “卫书记,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您”朱晓柔接起电话,这次,却是显得格外的恭敬,声音也温柔了几分。

  “朱处长客气了,干我们这行的,哪有什么早晚的概念,朱处长,能告诉下我们,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吗?”电话里个威严而不失和蔼的声音。

  卫书记,纪委书记卫孝愠,果然是通天的关系,找就是纪委书记,看来,梁书记可能真有些悲催了听到朱晓柔的称呼,柳罡顿时的明白了打电话给朱晓柔的是谁,市委市纪委,包括政法委,就纪委书记姓卫,市纪委书记出马,梁建军这个县纪委书记,大约是很难幸免了,尤其是,梁建军并不是卫书记的人。看朱晓柔看向自己,柳罡赶紧的蘸茶在桌上写了个地址以及严峻业电话号码。

  “他们在”朱晓柔迅速的将地址和电话号码转告了过去。随后,两人挂断了电话。

  “谢谢柳县长”朱晓柔客气的道了声谢。

  “朱处长客气了,这是柳罡职责所在。”

  “柳县长,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我朱晓柔欠你这个人情,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给我打电话咱们七再见晓琳,我们走”朱晓柔迅速的留下了个电话号码,递给了柳罡,也不问钱晓琳的意思,直接的起身告辞。

  “记得提前天过来”钱晓琳冲柳罡做了个鬼脸,跟着朱晓柔走了出去。

  这女人虽然护短,也有些不讲道理,不过,人还是爽快的柳罡看着两人离开,也起身离开,此时的他,心情显然是非常不错的,事情可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柳县长,市纪委的来要人了”刚刚出门,柳罡就接到了严峻业的电话,电话里的严峻业,显得有些的惶急。

  “他们来的倒是快,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严局长放心交接给他们就是了。”柳罡倒是想不到,纪委的速度如此之快,而这,也更让柳罡心底踏实了许多,对方反应越快,也就表明朱晓柔所托之人分量越重,梁建军也就越是危险。

  “哦”柳罡的话,也让严峻业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倒是不在乎把人交出去,反正这人留在手里,也非常的烫手,有人愿意接,他是求之不得,不过,他却害怕是梁建军的人,如果人被梁建军抢走了,再把证据销毁,他就彻底的傻眼了,人得罪了,目的没有达到,现在有了柳罡这句话,他自然是不担心了。

  县政府的工作,依旧那样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徐妍紫似乎也偃旗息鼓了,或者是正在酝酿着下步的计划,反正,没有继续来找柳罡,包括采购中心和财政局,也没有人再继续的提起那装修款的事情。

  公安局的切,表面上看仿佛也没有变化,可是,公安局的内部,却是透着几分紧张的气氛,首先,是张跃以及两名刑警被停职调查;当然,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没有觉着什么,公安人员被内部停职调查,原本也并不是特别的引人注目的,只不过,因为张跃是政委吴德宁的外甥女婿,也才更加的引人关注些。不过,这些事情,也就是引人关注罢了,让人紧张的,是纪委的梁书记,居然天来了两次公安局,而且,和公安局副局长严峻业发生了两次争吵,如果仅仅是梁书记来,那也许还好些,政法委书记,原局长左宇鹏也来了公安局两次,而且更诡异的是,两次都是来找严峻业,虽然他们并没有争吵,可是,最后左宇鹏走的时候,都是铁青着脸走的,显然,两人谈的很不愉快,左书记不仅找了严局长,也找了罗局长,只是,结果貌似也差不多。

  不过,那些,都不是真正造成公安局紧张气氛的原因,真正造成公安局紧张气氛的,是两个小道消息,两个不知道怎么传出来的小道消息,两个消息,都和纪委梁书记有着不小的关联。个消息是,那和政协委员发生冲突,花钱让人收拾政协委员的人,赫然是纪委梁书记的儿子,听说还是个镇的镇长;第二个消息是,梁书记的儿子失踪了,据说,是被公安局抓起来了,梁书记来公安局,就是问公安局要人的。政法委书记左宇鹏,听说也是为此事而来的。

  这柳县长,看来果然不简单,居然纪委也有着过硬的关系网虽然遭到了不小的马蚤扰,遭到了纪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的双重压力,此时的严峻业,却是并没有点心情不好,反而的心情大好,送走了左书记,办公室只是剩下了自己个人,他却是禁不住脸上露出了丝微笑。梁建军越是着急,那就越是表明,梁子安并没有落入梁建军的人的手里,虽然执行了柳罡的命令,可他的心底,点也不踏实,市纪委,那毕竟是县纪委的娘家,梁建军最初也是从市纪委出来的,市纪委,必然有着他严密的关系网,即使是柳罡找的人,他心底也是悬着的。此时梁建军着急上火,甚至不惜搬出了左宇鹏,那显然的,梁子安的事情,梁建军完全不知情。

  而自然的,严峻业把这切功劳都算在了柳罡的头上,其实也不能怪他失误,人虽然是朱晓柔找的,可严峻业只是和柳罡有过联系,柳罡也是唯知道梁子安被抓的人,也是柳罡让他将人给市纪委的,他不把这切功劳算在柳罡头上,那算在谁的头上。而这样的结果,却是让柳罡在严峻业的心中,分量更增加了几分,敬畏之外,更多了几分希望,也让他在心底彻彻底底的倒向了柳罡。

  “罗局长,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既然已经决定倒向柳罡,严峻业自然是立刻的就做出了选择,他走进了公安局长罗翔飞的办公室,明白无误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知道,罗翔飞是柳罡的人,柳罡要的也是他支持罗翔飞,柳罡和他的谈话,就故意的把人情卖给了罗翔飞。

  “晚上啊,吴局长约好了起吃饭,要不,干脆起吧”罗翔飞自然是格外的热情,同时,心底对于柳罡的敬服,又深了几分,自己这个局长,来这公安局几天来,还方向都还没有搞清楚,可是,柳罡居然就下子给他拉了两个同伙,而且,看上去都还是非常不错的同伙,此时的他,又次禁不住想起了当初的邂逅,当初结交上柳罡,只能说是种对柳罡武力的敬佩,种纯粹军人对强者的敬佩。却是不想,却结下了如此的善缘,给自己的发展,带来了如此巨大的影响,让自己几乎是步登天,登上了局长的宝座。

  而对于自己这个局长的位置,他心底也是有着太多忐忑的,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个聪明的人,也不是个善于斗争的人,他认为自己能做事,能把事情做好,可是,他却委实无法面对复杂的环境,不仅他,就是他在公安局的后台汪政委,也并不是很看好他这个局长,只不过汪政委说的很委婉,让他听柳罡的话,当然,这点他倒是直不曾动摇过,虽然柳罡没有教过他招式,可是,他心底里,直将柳罡当成自己的教官,对于柳罡的尊敬,那是发自骨子里的尊敬。

  “呵呵,那我就凑份子了”严峻业自然不会拒绝,罗翔飞这话,却是让他的心底更踏实了许多,之前他虽然也猜到了吴耀军倒向了罗翔飞,可也仅仅是猜测,而此时,他却是基本可以确定下来了。

  如此来,也就让公安局的局势迅速的发生了变化,公安局共九名党委成员,此时,局长罗翔飞也是稳稳的掌握了三票,原本掌握着四票的吴德宁,此时同样是剩下了三票,剩下的票,则是在政法委书记左宇鹏的手里,这让公安局顿时的变成了真正的三足鼎立。当然,真要说起来,却显然是罗翔飞更占据着优势,罗翔飞是局长,公安局实行的是局长负责制,许多事情,局长完全有着独自板的权利。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自己也是常务副局长,也是公安局的实权人物,即使主管刑侦的吴耀军,那也是掌握着实际权力的副局长,刑侦工作,向是公安局重要的工作,这也就是说,公安局个局长,三个副局长,仅仅有个副局长不是绝对支持罗翔飞这个局长的。

  公安局,局长副局长管的是业务工作,那都是务实的实权部门,而其余的诸如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