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改制工作,同样是个高风险的工作,柳县长分管的工作,真正有点油水的,也就国资委。

  这柳县长究竟想干什么?当然,不会有人认为这份通知是故意针对柳县长的,这是县政府的通知,是县政府决定的,也就是说,这是柳县长这个县长主持决定的,除了柳县长自己,没有人有权利决定柳县长的分工。这些分工,也的确是柳罡自己决定的,他将政府办,税务等部门都扔了出去,而选择了这些难啃的骨头,至于其他副县长的分工,他也做了些调整,他调整的思路,更多的是为了工作的开展,根据各人的特长做了不小的调整,因为他本人放弃了许多重要的部门,每个人也多多少少的占了些便宜,自然的不会谁有意见,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这柳县长,的确是个真正做事的领导,也是个有魄力的领导,个有担当的领导,有着这么个县长,的确是培县人民的福气,希望,舅舅能够接受那个建议吧姚仁达无疑是位了解这其中含义的领导,他也迅速的做出了决定,这个决定,他其实早也做出了,只不过,直有些犹豫该如何开口,或者说,他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开口。毕竟,这样的事情,会损害些舅舅温向贵的利益,虽然舅舅温向贵在房地产方面的利益不是很大,却也有着些;而且,这方案旦实施,将严重影响土地财政的收入。

  土地财政,从收入来源看,主要包含两大类:是与土地有关的税收,如耕地占用税房地产和建筑业的营业税土地增值税,等等。地方政府重点征收的是房地产税和建筑税,有些地方这两项税收甚至占地方总税收收入的三分之。当然,培县这个资源大县,这方面的比例要低的多,可即使如此,那也有着百分之十左右。二是与土地有关的政府非税收入,如土地租金土地出让金新增建设用地有偿使用费耕地开垦费新菜地建设基金,等等。目前,地方政府主要看重的是土地出让金,土地出让金是地方政府自收自支,出让金占地方预算内收入的比重已达百分之二三十,少数地方甚至超过预算内收入半。

  以上两部分收入有内在的联系:政府出让土地,获得非税收收入——出让金,企业特别是房地产企业得到土地搞开发,又可增加政府的税收——房地产税和建筑税。这对地方政府来说,似乎是个良性循环。在这个循环中,源头是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显然,要维持这个循环,就必须不断出让土地。而要不断出让土地,就要不断征收农民的集体土地。而旦停止土地出让,这对于地方财政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在这个为上的政治氛围下,如果断掉这部分收入,对于地方党政把手的影响,那几乎可以说是致命的。即使舅舅基本没有可能再往上走,他也不愿意让自己拖全市的后腿,甚至,这事情市里也很可能会干预。培县是经济大县,培县的经济增长速度,将直接影响整个云水市的。

  当然,对的影响,目前看来,其实也不至于拖全县的后腿,金岭煤矿,已经为县里带来了个多亿的投资,接下来的湖镇煤矿,同样是柳县长在负责,湖镇煤矿比金岭煤矿大的多,那应该几个亿不成问题,当然,这些依旧无法抵消土地财政带来的收益。想要抵消这些收益,那就必须尽快的启动老城区的改造,老城区的改造,必然引入大量的投资,同时也带来房地产税和建筑税等等,这样来,就基本的能够抵消土地财政的收入了,这样,就不至于拖后腿了,真正影响到的,也就是的增长速度罢了。可即使这样,也不是谁都能够接受的,如果继续土地财政,那么,这的增长,至少要高十个左右的百分点。高十个百分点,那是个什么概念那完全可能让培县的增幅名列第,至少,也应该在全市前两位没问题吧,在省里,估计也能挂上号,而旦去掉那十个百分点,估摸着,就只能是排在尾巴上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有着把握让舅舅接受,他知道,舅舅是在乎他的,为了他,牺牲些政治利益或者经济利益,舅舅是能够做的出来的,可是,他却是真不愿意让舅舅做出这样的牺牲,他已经是成|人了,舅舅已经把他扶到了副县长的位置上,把他扶上了副处级的门槛,他总感觉着,自己去勉强舅舅做这样的事情,有些太自私了,如果单纯是为了捞取政绩,他真下不定决心去找舅舅。

  然而,这事情,显然也不仅仅是为了政绩,虽然这事情有着政绩成分在内,可是,这事情更多的是为了老城区的改造,为了整个培县的发展,舅舅对于培县,他对于培县,那也是有着感情的,舅舅和柳罡这个县长,直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冲突,固然有着顾忌的成分在内,可是,也同样有着种感情的成分在内,他知道,舅舅从内心来说,还是希望培县更好的,甄援朝的事情,舅舅最终选择了妥协,其实,也是有着舅舅本身就不满意甄援朝的原因,培县的治安状况,他显然不可能点都不知道,这点,舅舅不止次在他跟前抱怨过,只是,因为碍于面子,直的,也就只有睁只眼闭只眼了。

  “仁达,这个方案,的确不错,不过,这个方案影响太多,肯定会受到巨大的阻挠,首先,柳县长那里就过不了”温向贵看着自己的外甥,神色显得有些凝重的摇了摇头,外甥说的这个方案,实在是太不符合当前的华夏国情了,当然,这个方案,对于外甥来说,那却是最大的政绩所在,这个方案,可能会影响这两年的,可是,这对于外甥来说,却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外甥今年才起来,而且只是个排名最尾巴的副县长,对其个人影响不大,明年影响也不大,即使有影响,城建的政绩也足以掩盖这点小小的遗憾,毕竟,他只是个副县长;这件事,影响最大的,其实是柳罡这个县长,当然,他这个书记影响也不小,不过对他来说,这也并不是太重要的,反正,他也不可能再升职,顶多,也就让市里的领导对他有些意见而也,这显然并不是重要的,对他影响最大的,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利益而也,不过,为了外甥,这点,他倒是能够接受,培县是个资源大县,土地并不是最重要的利益所在,煤炭才是最关键的地方,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煤矿的改制。

  “舅舅,其实,这个方案,就是柳县长提出来的。”姚仁达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舅舅。

  “他提出来的”温向贵微微的愣。

  “是的,舅舅”姚仁达点点头。

  “他都能够同意,我没有理由反对,不过,仁达,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你这样做,你两个表哥,恐怕会记恨你段时间。”温向贵倒是答应的很是爽快。

  “如果不能学会向市场要饭吃,他们早晚只能饿死”姚仁达淡淡的道,他有两个表哥,个靠着舅舅的关系,倒卖土地混饭吃,个则是个小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主要也靠着土地占便宜才能勉强赚钱。

  “还是让他们尽快拿块地吧,自家人,别闹的太僵了。”温向贵缓缓的道。

  “嗯”姚仁达点点头。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三六章拍卖

  第三六章拍卖

  国庆刚过,国庆过后的第次常委会,迅速的通过了份县政府的份决议关于暂时停止商品房土地征收和交易的通知,通知要求,田桥镇国土部门,从即日起立即停止征收和交易,通知并不复杂,页还有些勉强;同时,还通过了份决议,关于公租房建设的决议草案,公租房的土地为政府划拨,产权归政府所有,无房有子女家庭都可以申请租住,租户只有居住权,而没有转让权,旦购房,租期自然终止。

  两份文件的下达,却是再次的在培县掀起了场巨大的风暴,尤其是在国土部门和房地产行业,更是不啻于声惊雷,人们议论纷纷的讨论着这么件事,不过,心态却是颇为不,国土部门无疑是边倒的反对,断了土地交易,他们土地部门哪还有还什么效益,哪还有什么油水,然而,这文件是常委会通过了的,他们除了执行,谁又敢违背;至于房地产开发商,反应就是截然不同了,手里有着土地,或者有着房源的房地产公司,此时自然是兴奋万分,土地停止交易,自然房价要上浮,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次大发横财的机会,可手里没有土地,也没有房源的开发商,那就只差哭鼻子了。

  “这样搞,那房价还不被吵上天去”“哪有这样搞的,难道就不让老百姓住房子了?”“这样子下去,这房产公司都跑了,我们还住什么?”些流言,也迅速的开始在人群中传开,房价,也迅速的攀升,人们总是那样,买涨不买跌,听着房价要涨,窝蜂的开始买房,房价天天涨,依旧是供不应求。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没有多久,仅仅个星期的时间,云水市家悦建筑公司忽然的杀入了培县,家悦建筑,并不是家什么大公司,甚至可以说名不见经传,除了房地产行业或者相关行业,培县的老百姓,压根就没有听说过这么家公司。只不过,很快的,培县人几乎就都知道了这么家公司。

  家悦建筑到培县,就迅速的提出了南城城中村的开发,并且迅速的和当地政府部门达成了致,闪电般的和当地政府签署了开发协议,家悦小区建设迅速的提上日程。而且,公司的宣传工作也非常到位,拆迁还没有进行,宣传已经打了出去,“平民的价格,非凡的享受”这让许多热衷的购房者顿时的观望了起来,房价,虽然依旧在涨,涨幅确实减缓了下来。

  自然的,家悦建筑,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光临培县,家悦建筑,此时也不是原来的家悦建筑了,黄欣怡虽然到培县不过个多月,眼光敏锐的她,依旧是选择了房地产行业,她并没有另起炉灶,而是迅速的收购了家建筑企业,家悦建筑因为管理问题而濒临破产,黄欣怡果断出手,将其购买了下来。知道了柳罡的政策,她自然是要相助臂之力,对于黄欣怡的好心,柳罡自然没有推却,他迅速的将黄欣怡介绍给了姚仁达认识。黄欣怡的到来,对于姚仁达无疑是雪中送炭,虽然启动了老城区改造的计划,可是,当地的公司,包括市里的公司,对于改造老城区都没有什么兴趣,对于习惯了高利润的他们来说,那利润实在是太低了,而且,需要的资金量也是极为庞大的,培县的房地产公司,能够承受的没有两家,而他们,都还在观望之中,不愿意出手。黄欣怡的到来,顿时的让他如获至宝,同时,对于柳罡这个县长,却是更多了几分的认识,显然,这位县长并不是贸然行事,而是有备而来。在姚仁达的全力帮助下,家悦建筑的切都显得格外的顺利,这位能够得到县委书记和县长双方支持的副县长亲自出面,谁又不给几分面子呢。

  柳罡并没有去关心老城区改造的事情,将黄欣怡引入了培县房地产,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知道,启动老城区改造,需要的也就是个引子,有人动了,其他人也就很难坐得住,聪明的人很快就能看出来,越早动手,越是能够抢到好的地块,利润也是越高。没有土地可拿,他们除了撤离培县,就只能是啃这些骨头,毕竟,他们的公司不可能关门,也不可能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即使这些硬骨头没有啥肉,可多少也还是有些的,至少,能够让他们维持下去,多少还能有点利润。

  湖镇煤矿的改制,也是到了最后阶段,为了扩大影响力,煤矿拍卖的场所,柳罡选在了煤矿,同时邀请了不少的记者,煤矿的改造,靠着戴涛个人那是不行的,而培县的企业,成长起来也需要外部的压力,因此,他需要充分的扩大影响力。而职工代表们则是兴奋的交谈着,这次的拍卖,选派了多达千名的职工代表参与监督,并且有着省市电视台,多家报社的记者现场参与,这样种公开的拍卖气氛下进行的拍卖,那自然是非常的热烈。

  “湖镇煤矿的拍卖,现在正式开始起拍价,个亿,每次加价最少百万”拍卖由湖镇煤矿改制小组组长杨俊贤主持,县委书记温向贵,县长柳罡简短的讲话后,拍卖正式开始。

  “亿千万”第次喊价的,是深沟煤矿的代表,这次竞拍,有着七家企业参与,三家是本地企业,家市里的企业,两家是培县的煤矿老板,三家外地企业,还有就是戴涛了,目前,他应该算是本地企业,只是,许多人却显然并不把他当成本地企业。深沟煤矿是培县大型的私人煤矿之,煤矿的规模,比湖镇煤矿略小些,此次,他们也是下了不小的决心,准备将湖镇煤矿给拿下。

  “亿两千万”第二个喊价的,则是云水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天水地产的代表,这次,公司总经理冼新忠亲自的前来坐镇,显然,决心也不小。

  来就千万千万的加价,却是让现场的气氛更热烈也更紧张了些,更让不少人感受到了竞拍的气氛,尤其是那些职工,这些在这山沟沟的煤矿里呆了辈子的职工,何曾见过如此刺激的场面,看着这些人千万千万的往上加,仿佛那加的根本就不是钱,就是个数字。

  “两亿”忽然的,个淡淡的声音响起,声音,来自个来头,老头的声音不大,却让全场瞬间的安静了下来,煤矿的那些工人,更是几乎屏住了呼吸,偌大的会议室,几乎听不到喘气的声音。

  “这是来自省的汪先生,是做煤炭生意的”看着温向贵微微有些错愕的神色,柳罡轻声的解释了句。

  “两亿千万”汪先生的话音刚落,个懒洋洋的声音接口了,却是天水地产老总冼新忠。

  “三亿”忽然的,又个石破天惊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却是要显得粗狂的多,声音的主人是个胖子,个高大的胖子。此时,会议室的人大多已经麻木了,三亿,对于他们来说,那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当然,个亿也是如此,不过,因为金岭煤矿就卖了个亿多,这次,个多亿,大多数人还是能够接受的,可三个亿,那也是超过了这些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这是省的朱总,家电厂的老总。”温向贵的脸色,再次的变了,他虽然想到了今天的拍卖不会寂寞,可是,这短短的时间,居然就飙升到了三亿,还是他所料不及的,柳罡再次的替温向贵解释了句,温向贵并没有参与改制的工作,并不认识这些人。

  “三亿千万”又个陌生的声音响起,这次的声音,却是要好听的多,声音的主人,是个年轻的美女,美女看上去就二十四五岁吧,那却是省的个钢铁厂的老总的女儿。

  “三亿两千万”朱胖子迅速的抢过了价格,和美女较劲起来。

  “三亿三千万”戴涛也开口了,价格上了三亿,也是差不多了,这也让他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他的心底价位,也就是四个亿,超过四个亿,他就需要考虑了。

  “三亿四千万”汪先生开口了。之后,却是短暂的停顿,此时,培县,乃至于云水的三家企业,也是干脆的放下了牌子,他们也都已经放弃了,两家煤矿的心理底线,也就是两亿,此时,早也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即使冼新忠,也就是三个亿,此时看着转瞬间就抬到了三亿四千万,他除了放弃,还能怎么样呢。

  “三亿四千五百万”美女再次的喊价了。

  “三亿五千万。”朱总再次喊叫,似乎专门和美女作对,美女声音刚落,他就再次的加了五百万。

  “三亿六七万”汪先生迅速的道。

  “三亿七千万”戴涛淡淡的开口了,心低价四亿,也还有几千万的空间。这次,几人也都沉默了下来,时间,没有人吱声。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三七章应对

  第三七章应对

  “三亿七千万次还有谁要加价?”杨俊贤大声的道,他显然不是个合格的拍卖师,声音有些干巴巴的,三亿七千万的价格,也是将他彻底的震住了,他想到了煤矿会卖个好价钱,可是,三亿七千万,还是让他意外,他此时还能保持常态,也是非常的不错了。

  “三亿七千万两次还有没有加价的?”杨俊贤再次的道。

  “三亿七千万第三次,成交”主持拍卖的杨俊贤高高的举起了拍卖锤,敲了下去,顿时的,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培县第二宗煤矿的改制,正式的尘埃落定,最终的买家,依旧是金岭煤矿的新老板——戴涛。

  “恭喜你,戴总”朱胖子笑呵呵的握住了戴涛的手,其他几人也纷纷的握手道贺,县委县政府领导纷纷的和戴涛握手道贺。

  “各位领导,各位媒体的同志,各位煤矿的兄弟姐妹,感谢大家对我们金岭公司的支持和信任我们将投资十个亿,修建座火电厂和座精煤厂,确保每个职工都能有个工作岗位”戴涛也发表了番讲话,讲话时间不长,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讲话中,几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讲话结束,现场再次的响起了持久不息的掌声,尤其是那些职工,更是显得分外的兴奋和热烈。

  拍卖的过程,迅速的通过参与者的嘴传达了出去,那幕幕惊心动魄的叫价,成为了煤矿职工津津乐道的话题,成了小镇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很快的,也成为了全县津津乐道的话题。

  湖镇煤矿的改制正式结束,也将培县煤矿的改制工作,推向了个新的高嘲,随着媒体的广泛传播,培县再次的吸引了众多的眼光,培县煤矿再次的吸引了众多的目光。剩下的几个煤矿的改制工作,则是吸引了更多的视线。当然,这次煤矿改制的巨大成功,却是引起了些人的警惕,也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