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捕个人大代表,而且,还是有着重要职务的人大代表,这就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根据柳县长在费家湾煤矿的调查,目前,已经查出煤矿问题账目达到了亿九千多万,具体情况,正在调查当中。”王朝科恭敬的汇报着。

  “亿九千多万”徐天雄脸色陡然的变,这个数字,足以让他这个市委书记也为之震惊了,亿九千多万,这个数字,委实太恐怖了些。亿九千多万的账目有问题,那即使十分真有问题,也是近两千万。

  “是的,柳县长刚刚汇报的,据柳县长说,应该还有几千万。”王朝科低声的道。

  “听说康水明的儿子也有问题”徐天雄没有再说康水明的问题,拿起笔,刷刷的在上面签了字,两亿多账目有问题,他也无法阻止柳罡查下去了,作为矿长,单单两亿多账目有问题,就根本无法解释清楚了,他倒是问起了康水明儿子的问题,说实在的,对于柳罡这种赶尽杀绝的手段,他是颇有微词的,即使康水明有问题,也不应该牵涉到子女。

  “应该是吧,我听县检察院说,已经执行逮捕了,不过,是因为凶杀案,和康水明的案子没有什么关系。”王朝科自然能听出徐天雄的意思,他对于柳罡印象还不错,因此,也简单的替柳罡解释了下。

  “凶杀案”徐天雄微微有些意外。

  “是的,就是前两天发生的那宗疑似自残的案子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康宇翔有着重大作案嫌疑,其实,说起来,康水明倒是因为这宗凶杀案,才进入柳罡视线的,他们买通记者的三十万,是费家湾煤矿提供的。”王朝科将自己知道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下。

  “哦”徐天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王朝科立刻的告辞。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三八零章说服

  第三八零章说服

  王朝科走了,徐天雄坐在椅子上,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培县发生的这许许多多的问题,让他感觉到了阵阵的沉重,让他这个市委书记感觉到了丝丝的沉重,他不是不知道培县有问题,有些问题,他其实是比较清楚的,可是,显然的,他远远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对于这些煤矿的真实情况,他甚至有着种被愚弄的感觉,两个多亿的问题账目,严重的打击着他内心的那点自信。他不认为自己是多好的官员,可是,他自认还是不算太坏,至少,他自认为自己还是能够把握好度,不是那种贪婪的人,他知道,过度的贪婪,会让人失去最基本的判断,会让人失去理智,出事那就是早晚的事情了,因此,他也反感那种贪婪的官员,绝不用那种贪得无厌的人,他向认为,用那么些人,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作为个市委书记,方诸侯,他需要的是境内歌舞升平,而不是鬼哭狼嚎,个歌舞升平的云水,才是他徐天雄往上走的基础,哪怕这个歌舞升平是粉饰出来的,那也必须的粉饰,毕竟,没有善良的政绩,个官员是很难提拔上去的,毕竟,有着太强硬关系的人,其实并不多,更多的关系,其实就是各种各样的复杂关系,你有着闪亮的政绩,和没有闪亮的政绩,那是截然不同的,上面的争斗同样的激烈,那些亮点,那些政绩,可以为你加不少分,甚至成为你晋升的关键,而些问题,则是会成为你后台关系的对头贬低你的污点,你的亮点多些,污点少些,你的后台就能够为你尽量的多争取些中间人士的支持。政治角力中,争取中间势力的支持,是非常关键的,你多争取位支持者,别人就少了位支持者,来二去,就可以再抵消位对方的支持者,关键的时候,多争取个人的支持,哪怕是弃权,也可以决定你的命运。

  因此,对于柳罡的到来,他委实的有些不是很欢迎,不过,却也说不上深恶痛绝,柳罡惹出连串的事情,激烈的动作,搞掉这个,整翻那个,他显然不喜欢,那纯粹的是不团结,不过,对于柳罡的改制,他却并不是多反对的,改制企业能够多卖些钱,政府也就更宽裕些,也就可以多做很多的事情,诸如培县搞的旧城改造,这样的事情,他就非常欢迎的,甚至对柳罡出力提拔姚仁达搞旧城改造的方案大为赞赏,这样做,既缓解了双方的矛盾,也让旧城改造的事情能够顺利的开展,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还有柳罡对公安机关的整顿,他虽然明着没有支持,心底却是赞成的,正如之前说的,他希望个歌舞升平的云水,自然也希望个歌舞升平的培县。尽管他上升的空间很有限,可是,只要有着线的希望,他自然也要为之努力,再说了,即使不图上升,他也不希望自己的治下,有着个混乱的地方。

  而康水明的被批准逮捕,让柳罡更加加快了行动的步伐,经侦大队迅速的投入了工作,两个副矿长被控制起来,申请逮捕,销售科科长,财务科另外名副科长,还有几个主要科室领导,全部被叫来谈话,积极配合的,柳罡并没有对其采取什么措施,只是让其清退非法占有的国有资产,而那些拒不交代配合的,则是立刻的采取了强制措施,闪电般的行动,迅速的打掉了煤矿的主要头目,让原本团结致的费家湾煤矿,瞬间的土崩瓦解,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局面。

  “徐矿长坐”同时,柳罡叫来了煤矿负责生产和安全的副矿长徐守伟,煤矿不能群龙无首,个有着上万工人的煤矿,他要是没有个人来管理,显然是不行的,而剩下的唯个副矿长徐守伟,那也就是成了唯个合适的人选了,不过,这却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徐守伟也是个老矿长了,资格甚至比康水明还要老些,最初参加工作的时候,他还是康水明的组长,五十五岁的徐守伟,看上去比实际的年龄还要老上些,背微微的有些佝偻,人也有些瘦,张脸,还有皮肤,也就比煤炭稍微的白些。

  “柳县长,康矿长他真的被逮捕了?”徐守伟倒是没有太客气,坐在了边的椅子上,第个问题,却是问的康水明。

  “是的,他已经被逮捕了,焉矿长他们两人,公安机关已经向检察院申请逮捕。”柳罡缓缓的道。

  “柳县长,康矿长是有功劳的人。”徐守伟坐在椅子上,看着柳罡,有些生硬的道。

  “不错,费家湾煤矿,康矿长功不可没,县委县政府没有抹杀他的功劳,”柳罡略问的顿了顿,才有些低沉的道,“但是,功劳是功劳,这不能成为他违反犯罪的理由,煤矿是国家的,煤矿的资产也是国家的。将这些资产据为己有,那就是犯罪。”

  “柳县长,没有康矿长,就没有费家湾煤矿的今天。他就算有错,可他也比那些碌碌无为,站着茅坑不拉屎的人更强的多,他至少保证了煤矿职工有饭吃,而且还吃的不错,让煤矿职工的子弟有工作做,煤矿职工子弟,除非自己不愿意在煤矿干,没有个待业青年。”徐守伟倔强的道。

  “徐矿长,那你们今年工资都发不全,又是怎么回事?”徐守伟无疑是个倔强的人,甚至有些根筋,这让柳罡颇为的头痛。当然,这样的人旦说服了,那却是帮助很大。

  “柳县长,其实,煤矿不是没钱,只是康矿长希望煤矿改制,因此,暂时的不发全工资,这工人们都能理解。”徐守伟道。

  “是徐矿长你能够理解,还是煤矿职工能够理解?”柳罡淡淡的问道。

  “柳县长,我们煤矿职工的福利待遇,在这罗家沟镇,在整个培县,那都是最好的,工人们都愿意煤矿改制,愿意康矿长永远当我们的矿长,柳县长可以下去找普通工人问问,我相信,十个工人,有八个工人愿意康矿长当煤矿的老板。”徐守伟道。

  “徐矿长说的福利待遇最好,那应该是几年前吧,现在,你们煤矿的福利待遇,可是几乎没有什么增长,有不少煤矿的待遇,都比你们好。”柳罡淡淡的道。

  “柳县长说的那是私人煤矿,国有煤矿和集体煤矿,柳县长能够说出几家来?”徐守伟看着柳罡,没有点服软的意思。

  “集体煤矿现在也有两家比你们费家湾煤矿福利待遇好,岩口煤矿,大树林煤矿,那都比你们好的多。”柳罡作为县长,对于县里的煤矿情况,那还是了解的,效益好的煤矿,和糟糕的,他都颇为清楚。

  “那柳县长还能说出几家?”徐守伟有些固执的道。

  “徐矿长,即使你们煤矿效益是最好的,也无法改变他康水明违法犯罪的事实,”柳罡不由得感觉有些惭愧,说实在的,他还真说不出更多的效益好的煤矿,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对康水明的处理,他是个县长,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同时,这也并不妨碍他继续说服徐守伟的信心,他神色微微的沉,“徐矿长,我知道你和康水明关系很好,可是,徐矿长,我想问你个问题,你知道康水明贪污和转移国有资产有多大数额吗?”

  虽然徐守伟和柳罡顶着,柳罡对于这个敢说话的副矿长,倒是没有点着恼,甚至,还微微的有些赞赏,对于煤矿的几个矿长,他自然是了解过的,要动个上万人的几乎铁板块的大煤矿,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呢,这个徐守伟,那差不多就是个工作狂,和曲建才倒是有些相仿,只不过没有曲建才那么古板,费家湾煤矿能够有今天,徐守伟的功劳,点不比康水明小。不过,徐守伟的子女却是比康水明争气的多,徐守伟也是儿女,两人都曾经是培县的高考状元,两人现在都在跨国集团当高级管理人员。也因为儿女的有出息,不仅不问家里要钱,还经常寄钱给父母,因此徐守伟在经济上并没有任何的问题,老两口也都是比较传统的人,除了百万\小!说就是下下棋,基本没有啥开销那种人。

  “这个,应该不会太多吧,康矿长自己也没有啥开销,就他那个儿子糟蹋了些,这两年,宇翔企业也经营的不错,不会问他要钱。”徐守伟道。

  “徐矿长,我们目前查出来的有问题的账目,已经有亿九千多万”

  “不可能,绝不可能有这么多。”徐守伟不等柳罡说完,就打断了柳罡的话,如果说康水明贪污几百万,他倒是真不会怀疑,可要说上亿,他绝不会相信,个亿,那堆在那里,都该有多少啊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三八章沉默

  第三八章沉默

  “徐矿长,人是会变的,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迈出了第步,就很难回头了,他已经不是你想象中的康水明了”柳罡轻轻的摇了摇头,徐守伟如此的反应,他倒是又轻松了不少,徐守伟之所以为康水明辩护,有着两人的交情,也有着两人的惺惺相惜,而且,他直并没有把康水明当成个罪大恶极的贪污犯,他只是认为,康水明只不过是为了儿子,才拿了些单位的钱的,他认为,康水明拿这些钱虽然有错,却并不是不可接受的,略微的顿了顿,柳罡才轻声的道,“严宾在那边,你自己去问他吧等你问完了,再来找我”

  “那好,我见见严宾。”徐守伟微微的呆了呆。

  “他至少保证了煤矿职工有饭吃,而且还吃的不错,让煤矿职工的子弟有工作做,煤矿职工子弟,除非自己不愿意在煤矿干,没有个待业青年”“我相信,十个工人,有八个工人愿意康矿长当煤矿的老板”徐守伟出去了,柳罡坐在办公室,却是陷入沉思之中,徐守伟为康水明辩解的番话,无疑的让他受到了不小的触动,这两句话,更是让他心底更沉重了几分,这些话,虽然是为康水明辩解,虽然是徐守伟站在个朋友的立场说的,可是,柳罡却知道,这些话,说的也是事实,康水明的功劳,那的确是无法抹杀的,能够将国有企业管理的好的另领导,真的是凤毛麟角,刨开垄断企业,国有或者集体企业,能够不亏损的,那也算是不错的了,许多国有企业,提的目标都不是赚钱,而是减亏,也就是说,去年亏损了百万,今年亏损七十万,他们也减亏了三十万,为此,甚至还要庆祝的,还要发奖金,而更多的企业,则是亏损越来越多,作为国有企业,占据着国家的大量资源,不仅不能为国家创造效益,而是增加包袱,这所有的切,实在的说起来,真的很让人痛心,这样的废物领导,即使是不贪污不腐败,也并不比康水明有价值,甚至更害人,康水明损害的,实际上只是国家的利益,而企业职工的利益,则是得到了保障。可那些个废物领导,不仅损害了国家的利益,更损害了广大企业职工的利益,而且,尤其严重。

  至于说十个工人,有八个工人愿意康矿长当煤矿的老板这句话,柳罡更没有怀疑,个让人信任的老板,这就是企业员工最大的幸福了,企业职工的眼里,有着所谓国家利益观念的人并不多,他也没有奢求这些企业职工心里有大的国家利益的观念,不说别人,国家的这些所谓的公务员,有着国家利益观念的也都所剩无几了,国家公务员,更多的想的是自己的利益,国家机关领导,想的更多的是自己部门利益,要求企业职工优先考虑国家利益,那根本就是不现实,他们需要的,就是个能够让他们拿高工资,享受高福利,能够给他们现实利益的领导。而康水明,正是这样个领导。当然,他们也更希望个正直廉洁,大公无私的康矿长。

  “柳县长,水明会不会被判死刑?”徐守伟再次的回到柳罡所在的办公室,情绪也显得格外的低落,格外的沮丧。

  “徐矿长,这个我可没有办法告诉你了,具体判决,那是法院的事情。而且,影响判决的因素也很多,国有资产流失情况,认罪退赃态度,还有企业方面的秩序,也都有可能影响到法院的判决。”柳罡缓缓的道。

  “哦他应该能够退回大部分的赃款”徐守伟低声的道,语气中,也有着些不确定,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相信康水明了。

  “徐矿长,现在煤矿领导大部分涉嫌贪污,挪用公款,转移国有资产,煤矿的形势比较复杂,希望徐矿长能够维持好煤矿的秩序,确保煤矿的正常运转。”柳罡缓缓的道。

  “柳县长,我尽力而为吧”徐守伟心不在焉的道。

  “不管是私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职工需要个有能力的领导,他更需要个有能力,但是不贪婪的领导,当个人变得贪婪之后,能力越强,他的危害也就越大,对职工利益的损害也就越大,个无法有效控制自己欲望的企业家,可以让企业风光时,而不能让企业长盛不衰。”柳罡有些低沉的道。

  “柳县长,你们会拍卖费家湾煤矿?”徐守伟看了眼柳罡,柳罡的话,无疑是让他也微微的有着些触动,康水明的能力无疑是强的,对于企业职工,也是非常好的,可是,随着自身变得越来越贪婪,甚至连职工的工资,都不愿意涨了

  “企业更应该进入市场,政府的只能应该是监督和管理,而不是经营,政府经营企业,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对于其他企业并不公平,而且,因为政府的约束,企业也不能完全自主,企业的发展必然会受到制约,企业只有进入市场,让企业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向,那才能跟上市场的节奏,企业发展的越好,企业职工的待遇也才能越好。”

  “可是,正如柳县长刚才所说,个贪婪的企业家,是不可能让企业长盛不衰的,这拍卖,谁又能保证企业的购买者不是个贪婪的人呢?”徐守伟看着柳罡。

  “徐矿长,不能保证,谁也不能保证,政府只能旅行自己的职能,监督企业履行企业的义务,即使企业属于国有,政府也无法保证派遣的就是个有能力,不贪婪的领导,这是谁也无法保证的,政府能够保证的,就是企业在改制的时候,企业职工利益不受损,至少,我柳罡能够保证这点,谁要是敢动职工的利益,只要我柳罡知道,我绝对会查到底。”柳罡说的很慢,很有力。

  “柳县长这话我信煤矿的事情,我会尽力的,就当是为他赎罪吧,只是希望柳县长改制的速度尽量快些”徐守伟对于柳罡,还是有几分信任的,这位年轻的县长,口碑还算是不错的,而柳罡的坦诚,让他更多了几分信任,他相信柳罡所说的,也正是柳罡所做的,之前,柳罡这个县长,也直是这么做的,不过,此时他的确已经感觉到了疲惫,五十五岁的他,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再去折腾,他也不想再折腾了,康水明的事情,既让他感觉到痛心,也让他感觉到有些悲观。

  “徐矿长放心,我们会尽快让费家湾改制”徐守伟这话,让刘哥轻松了下来,有着徐守伟主动出面,虽然不能保证煤矿不发生什么事情,可是,至少,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可以避免。

  “康矿长被抓了,他们定搞错了。康矿长怎么可能贪污”“不可能,肯定是严胖子诬陷康矿长”“走,我们找柳县长说理去”康水明被逮捕的消息,迅速的传到了费家湾,这却是让煤矿顿时的了起来,保卫科的人被打,煤矿职工并没觉得什么,保卫科那帮子人,委实没有几个好东西,他们不少人,甚至为这么帮人被打叫好;查财务科的帐,严宾被控制,煤矿的职工同样没有任何的意见,不仅没有意见,更多的人还拍手欢迎,只差没有买鞭炮庆祝了,煤矿的职工,更多的把煤矿效益年年下滑的责任,怪罪在了财务科,怪罪在了销售科,而对于康水明这个矿长,他们是相信的。

  “都给我住嘴,给我瞎嚷嚷什么恶”徐守伟大声的吆喝了声,顿时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徐矿长,康矿长被抓了,这是真的吗?”“徐矿长,你是最了解康矿长的人,徐矿长,你说,康矿长可能贪污吗?”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