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也应该是报警,只不过,那只是从法上来说的,可按照我们绝大多数干部的思维习惯,估计着,发现这样的事情,选择报警的,应该只是少数,这可是镇党委书记,镇上的把手,县委常委,县里的十个重要人物之。镇上的干部发现这样的事情,正常的反应应该是确定下两人的生死,然后再做决定,人活着,自然是能遮掩的,尽量遮掩,而且,即使报警,大约也应该请示下领导。再说了,即使值班员没有处理这样事情的经验,可是,这样的事情不宜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的常识,应该也有吧,更何况,既然这是过年,镇委没有几个人,那这事情怎么就闹的那么多人知道了?

  虽然这事情有着这样那样的疑点,柳罡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想去追问,即使这真是谁有意干的,他也无心去理会,更不想去查,养情人也就罢了,和下属女干部也就罢了,可是,你别在办公室啊,这样人的死活,柳罡并不想去费神费力。而且,朱士群是党委书记,同时又是县委常委,朱士群的事情,他这个县长,也真没有多少的发言权,也没有多少的责任,县委常委,那可是市管干部,而且,负责调查这件事的又是市局,市局,那可是杨志兵的地盘,他真要去说什么,恐怕还惹人嫌,他也就干脆睁只眼闭只眼了。

  县委则是迅速的召开了常委会,对该事情做出了处理,朱士群因为身体原因,暂时停止田桥镇党委书记的职务,由田桥镇镇长元奎暂代党委书记的职务。

  朱士群的出事,虽然让县委县政府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不过,真正紧张的人并不多,或者说几乎没有,更多的人也就是种幸灾乐祸,能够有着点同情,点叹息的人,那大约也是和朱士群有着些交情的人了,政治从来就是这么的现实,朱士群是个县委常委,大家自然是恭敬有加,可如今,朱士群也就是个活死人,谁还把他当回事啊,人走茶凉,从来就是官场法则,更何况,这人,差不多是真正的走了。不过,也正因为县委常委的位置,还有不少的人显得兴奋起来,他们纷纷的开始忙活了起来,镇党委书记,县委常委,这样的好职位,可是不多,如今好不容易的空缺出来,有着机会的,自然不会放过,而没有机会的,也会变着法子创造机会。

  为此,向柳罡汇报工作的党政领导,也多了起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市里的关系的,找县里的头头脑脑,那也就是无奈的选择了,柳县长能够将燕镇宇这个公安局长扶上去,那显然是有能量的个人。只是可惜,柳县长此时对于这么个位置,真没有多少的兴致,燕镇宇具体是怎么上去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也没有兴趣去知道,他只要知道燕镇宇上去就可以了,至于梅学超怎么去操作的,他没有兴趣知道,也不想去知道,而现在这个县委常委的位置,他知道自己是没有可能的,市委的领导,真正支持他的,几乎可以说没有,顶多也就组织部长吴亚群算半个。再说了,燕镇宇的事情,徐天雄估摸着也有些窝火,此时他再去奢望,那就真的是奢望了。

  发生了这么档子事,柳罡也没法再出去游玩,也没有了出去游玩的心情,柳罡不去,林晓木也没有兴趣出去。而实际上,发生这么件事,柳罡也并没有更多的麻烦,只不过,从心情上,已经没有了出去的兴致而也,因此,虽然留在县城,人还是非常闲适的。在家里没有什么事情,这是林晓苏他们最欢迎的,孟晓萌,林若琳两人也是最为欢迎的,闲着无事,柳罡也就在院子里指导起了三人练武,林晓苏刚刚开始修炼不久,因此,他虽然先修炼了葵水诀,也影响不大,全身的功力散尽后,他顺利的修炼起了正宗的灵水诀,这让她的进度很快,孟晓萌和林若琳在柳罡的指导下,修炼同样是步入了快车道。

  林晓木也在院子里和几人练起了武,灵水诀的修炼问题,已经解决了,双修的功法非常有效,而且,修炼的效果非常的好。这还不是让她最高兴的,最让她高兴的是,柳罡修炼这灵水诀,也不是点用都没有,修炼这灵水诀,对于柳罡的灵气,有着很强的滋补作用,让柳罡的修炼更加的顺利。不过,对于柳罡来说,这并不是他最大的收获,他最大的收获是,他隐约的感觉到,魂印诀并不是门主修功法,而是门辅助的功法,修炼灵水诀之后,他感觉着魂印诀明显的和之前有所不同,他对于魂印诀的掌控,愈加的得心应手,两门功法的修炼相辅相成,有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而樱井雪,此时也是被柳罡放了出来,林晓木的问题解决了,这让柳罡对于樱井雪也就没有了什么成见了,不过,知道了这么门功法的神奇,却是让他对于和樱井家族的交易产生了动摇,尽管樱井雪知道的功法有些不全,可是,不可否认的是,那功法还是有着修缮的可能的,自己这个没有多少理论知识的人都能对功法做些修缮,即使那秘籍残损的更厉害些,樱井家族的那些老家伙也未尝不能将功法研究出来,毕竟,功法虽然残缺,可毕竟没有错误。把这么门功法给rb人,他可真有些舍不得,然而,他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言而有信这点,他还真没有动摇过。这却是让他显得很是为难了起来。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三九七章小煤矿整顿

  第三九七章小煤矿整顿

  春节结束,切的工作,又渐渐的进入了正轨,改制的步伐,再次的踏了起来,柳罡的工作重心,也迅速的发生了转移。份文件,让他的工作重心迅速的转移。国家经贸委关于进步加强关闭整顿小煤矿工作的通知这是份国家经贸委下发的文件。

  通知指出,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全国关闭整顿小煤矿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随着煤炭供大于求状况的缓解以及价格的恢复性回升,些地区出现了已关闭小煤矿死灰复燃验收标准不严未核发“四证”就擅自批准或自行恢复生产煤矿安全事故上升等问题。为进步做好关闭整顿小煤矿工作,特别是防止已关闭小煤矿的死灰复燃,通知提出了四点要求:

  坚持把关闭整顿小煤矿工作作为项长期任务来抓。关闭整顿不合格的小煤矿,淘汰落后的生产能力,是提高煤炭行业整体素质,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战略举措,必须持之以恒地抓下去,特别是在煤炭市场稍有好转的情况下要进步加大工作力度,坚决遏制已关闭小煤矿的死灰复燃,进步巩固和发展前几年工作的成果。

  二严格执行小煤矿整顿验收工作标准。按照国办通知的要求认真验收,验收合格的小煤矿,必须经验收人员及乡镇县市区市地政府负责人逐级签字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并由省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核发“四证”后,方可恢复生产;验收不合格的小煤矿要坚决予以关闭;对2002年3月底前没有申请验收的,视同验收不合格予以关闭。对达不到以上要求,拖延关闭整顿工作进度或放宽验收标准的地方,国家经贸委将在全国通报批评。

  三加强对关闭整顿工作的监督检查,严防已关闭小煤矿死灰复燃。这是巩固关闭整顿小煤矿工作的难点和关键,具有长期性艰巨性和反复性,特别是在小煤矿比较集中和煤价回升幅度较大的地区,死灰复燃的现象比较严重。各地完成对乡镇煤矿的检查验收后,要把工作的重点转到经常性监督检查上来。组织有关部门,开展不间断的巡回检查,重点检查属于“四个律关闭”的小煤矿是否得到彻底地关闭,已关闭的小煤矿是否又擅自恢复生产,验收合格并恢复生产的小煤矿是否出现标准降低和管理滑坡。对在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要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及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四强化证照管理,建立正常的监管机制。进步贯彻落实国务院有关规定,坚决把“四证”的审批发放权上收到省级政府有关部门,并严格审批权限,依法审批。要按照关于加强煤炭生产许可证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认真做好煤炭生产许可证的核发工作,严格执行煤炭生产许可证年检制度,并加强对小煤矿的定期安全检查,对检查不合格的煤矿,要责令立即限期停产整顿,经整顿仍不合格的矿井,要吊销煤炭生产许可证。各省区市煤炭管理部门要做好本行政区域内各类煤矿矿长资格的培训和矿长资格证书的核发工作。建立行政审批责任追究制度,实行“谁验收谁签字谁负责”。对徇私舞弊滥批滥发证照的,要依法严肃查处。

  国家经贸委将会同有关部门对有关省区市关闭整顿小煤矿工作实施监督检查。对问题突出,有弄虚作假走过场的,经发现,要严肃查处,并在新闻媒体上予以曝光。

  这么份文件,对于培县来说,无疑是比较关键的,省的反应,向来是比较迟钝的,关于小煤矿的整顿工作,其实根本还没有真正的展开,大煤矿是国家和县里的主要财政收入来源,可这些小煤窑,却是乡镇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整顿这些小煤矿,地方政府的抵触是比较严重的,不仅培县,整个省,都有些阳奉阴违,他们只不过是在些数字上做文章。

  小煤矿生产,原本是实行的包税制,所谓包税制,也就是说,你这个煤矿年交多少税收,由相关部门核定你的产能,然后根据这个核定的产能缴税,你生产的多和生产的少,都是交那么多的税。因此,这也就让不少的煤矿拼命的超产,超产越多,越是划算,而同时的,他们也想方设法的贿赂有关部门,将他们的产能核低,这样,就可以少缴税,往往个几万吨的煤矿,只有万吨,甚至几千吨的产能,多余的那些煤,则是根本不用交税。而关闭整顿小煤矿的工作,对于三万吨下的小煤矿律关闭,这却是等于给了条红线,对于上级政府的命令,下级政府可没有办法抗命。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此,云水市政府要求税务部门改变了包税制的缴税方式,而要求税务部门按照实际产量征税,这样,那些小煤矿顿时的就改变了方向,之前想方设法让相关部门核低产能,此时,则是拼命的让其核高产能了,为此,多买几台风机,花个几万,个万吨的小煤矿,顿时的就变成了三万吨的核定产能,而实际上,自然不可能因为几台风机的增加,就能增加几倍的产能,所有的切,都只不过是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

  所有的这些对策,想要糊弄其他人比较容易,可是,柳罡有着戴涛这个煤老板兄弟在,对于煤矿的这些情况,那却是了如指掌。面对这样的对策,柳罡无疑是有些头痛的,这对策,基本上可以说是市里的政策,市里显然并不愿意执行国家经贸委的这份文件。

  市里不愿意执行中央的个政策,柳罡倒是可以理解的,小煤窑的产能,对于其他市或许影响不大,可是,这对于云水市,对于培县的影响,那却是非常巨大的。云水市煤炭产业创造的财政收入,占据了总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多,根据公开发表的资料,三万吨以下小煤窑的产能,占到了全市煤矿生产的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说,如果关停这些小煤窑,云水市的财政收入就要降低百分十三左右,这样巨大的损失,无疑是市委市政府不愿意承受的,全市年的增长率也就不到百分之二十,如果刨开那百分之十三,还能剩下多少?

  而在培县来说,这就更加的惨重了,培县小煤窑的产能,几乎占了半,而培县煤矿创造的财政收入,占了百分之六十,如果关停小煤矿,这就等于是培县的财政收入要减少百分之三十,而培县的财政收入增长率才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旦关停小煤矿,培县会出现负增长。也因此,柳罡明知道这些对策是糊弄,他也不敢轻易的启动整顿小煤矿的政策,他希望能够尽快的完成大煤矿的整顿,大煤矿整顿好了,就可以用大煤矿增加的产能,抵消关停那些小煤矿减少的损失,将损失降低在最低限度。

  可是,现在这么份文件文件的下达,却是让柳罡感觉着,上面是要动真格的了,他们能够拖的时间,也是不多了。刚刚拿到文件的第二天,柳罡又接到了个电话,个让他有些头痛的电话。

  “柳县长,省经贸委的电话。”柳罡坐在办公室审查着些文件,秘书江书鸣低声的报告了进来。

  “你好,省经贸委吗?我培县柳罡。”柳罡拿起了电话。

  “柳县长请稍等,陈主任找你”电话里传来个年轻的女声。

  陈主任柳罡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经贸委他倒是知道个陈主任,那就是经贸委主任陈旭坤,可是,他和陈旭坤可没有点交情,甚至也没有见过陈旭坤,而仅仅是知道这么个名字,经贸委主任,那可是正厅级的干部,而且是省里的干部,而此时经贸委刚刚下发这么份文件,陈主任就忽然的找他,而且是亲自的不惜降尊纡贵的找他,那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柳县长,我陈旭坤”电话里个有些嘶哑的声音,打破了柳罡的思绪。

  “您好,陈主任。”柳罡恭敬的招呼着。

  “柳县长,关闭小煤矿那份文件,已经传达下来了吧?”陈旭坤显得很是和蔼。

  “已经看了,陈主任。”柳罡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尽管他已经想到了是小煤矿整顿的事情,可是,真确定了,还是让他有些头痛。

  “对于小煤矿整顿,柳县长有什么看法?”

  “培县坚决贯彻经贸委的文件精神。”柳罡能够有什么看法,要是梅学超问他,他还能谈谈自己的看法,这陈旭坤,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不知道,自然不可能谈什么看法。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三九八章孟洁

  第三九八章孟洁

  “柳县长,你们培县是我们省最大的产煤县,也是小煤矿最多的县,希望你们培县能切实的起好带头作用,确保全省小煤矿的整顿顺利进行。”陈旭坤也并没有再问柳罡什么,而是迅速的做了这番指示。

  看来,这次是动真格的了挂断电话,柳罡禁不住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个电话,对于他来说,无疑不是什么好事情,经贸委主任陈旭坤这个时候亲自给他打这么个电话,那用意,无非也就是告诉自己,这事情,别抱什么侥幸。

  嘀嘀嘀刚刚挂断电话,柳罡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却是颇为的有些头痛,电话,居然是孟洁打来的。柳罡上次回去没有去找孟洁,孟洁已经打电话追杀过他几次了,现在,他看到孟洁的电话,就有些头大,可是,他却又不能不接。孟洁的脾气,那可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要不接电话,他真不知道孟洁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柳罡,我已经到机场了,点到都阳市的飞机,你过来接我。”电话刚刚接通,就传来了孟洁的声音。

  “哥们,我现在在上班啊”柳罡阵头大,同时,他也真搞不清楚,孟洁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下飞机不见你,我就过培县来找晓木。”孟洁说完,也不等柳罡回答,立刻的挂断了电话。

  孟洁,你又何苦柳罡的心底有些的苦涩,有些的无奈,更有些亢奋,对于和孟洁之间发生的切,他真不知道该怎么结束,明知道孟洁是吓他,他也不能不去接孟洁,对于孟洁,他的心情,无疑是最为复杂的,而对于和孟洁之间的这种交往,他的心底更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对于孟洁,有着迷恋,有着激|情,也有着浓郁的罪孽感。

  “我去省经贸委趟”柳罡找了这么个理由请假,刚好也省经贸委打了电话,这么个理由,无疑是合适的,当然,实际上,他也就仅仅需要打声招呼就是了,谁还会来真去查证他柳县长究竟去了哪里不成?

  柳罡迅速的驱车去了省城,路上还算顺利,并没有遇到堵车什么的,即使这样,他赶到机场,孟洁所乘坐的航班,也是到了,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孟洁的身影。孟洁穿着件白色的呢子中长大衣,下身条紧身牛仔裤,看上去透着几分的妩媚的,现在的孟洁,越来越是喜欢打扮了。

  车刚刚停稳,孟洁就打开车门,下子坐到了副驾驶室,关上车门的同时,也是紧紧的搂住了柳罡的脖子,火热的红唇,闪电般的印上了柳罡的嘴唇,她疯狂的亲吻着柳罡的嘴唇,香舌也迅速的探了出去,却是没有任何的阻碍,嘴唇接触的那瞬间,柳罡心里的防线,也就闪电般的崩溃,此时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孟洁的身子,反吻了上去,两根舌头就搅合在了起。直吻到孟洁几乎窒息。感觉着呼吸都非常的困难,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嘴唇,坐起身,轻声的道,“开车吧”

  “开车不行”虽然心底有着负罪感,可是,和孟洁在起的时候,柳罡更多的是疯狂,已经被彻底的点燃的他把抱住了孟洁的身子,反身将孟洁压在了身子下面,亲吻上了孟洁的耳垂,这次,他的手也没再闲着。

  苏蔷靠在了柳罡的身上,用种近乎呓语的声音说:“罡,你要摸,把手伸里边摸,在外面摸脏了,我可没法见人了。”

  柳罡听,自然是大喜若狂,手已经伸进了孟洁毛衣松散的下摆,隔着薄薄的||乳|罩,握住了孟洁丰满柔软的。孟洁浑身软软的靠在柳罡的身上,柳罡摸了两下,她就发出了微微急促的气喘声,隔着薄薄的丝织的||乳|罩,柳罡都能感觉到小小的樱桃在点点硬起。柳罡边把玩着孟洁的,边侧过头去嗅着那淡淡的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