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尽管不能确定这事情是否和柳罡这个县长有关,可是,他却是基本是可以认定,这事情燕镇宇肯定是知情者之。

  “朱士军温书记,你说的是”燕镇宇自然明白温向贵找他的目的,此时的他,对于这个县委书记,也不若之前那么的顾忌,现在的他,那也是县委常委,属于市管干部,温向贵虽然也是市委常委,可是,想要动他这个县委常委,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当然,燕镇宇毕竟是书记,是把手,还是市委常委,面子必须要给的,因此,他干脆的采取了装糊涂,假装不知道这切,这样,他也就有着足够的理由将事情拖下去了,这事情,他也只能是拖着了。

  “朱士军是朱士群的大哥,听连梅同志说,他们被公安机关抓进去了。”温向贵脸色很是难看,他当然知道燕镇宇是在敷衍他,发生这么件事,燕镇宇这个局长怎么可能不知道,朱士群的事情,现在可是最为敏感的时期,可是,燕镇宇要装着不知道,他又能说什么?

  这事情,难道真是柳罡指使的?柳罡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这对他有什么好处?而燕镇宇的装迷糊,却是让温向贵的心底陡然的凝重了几分,燕镇宇如果没有定的底气,肯定是不愿意和他这个县委书记较劲的,这事情并不是十分原则的事情,燕镇宇怎么也应该给他个面子,只有这事情本来就是柳罡的意思,燕镇宇才会不得不和他推诿。可是,他委实的找不到柳罡如此做的理由,在常委会上,柳罡也并没有说这事情什么,朱士群和柳罡之间,也没有什么矛盾冲突,最为主要的是,这事情对于柳罡本人,并没有任何的好处,至少,他想不到柳罡能够从中获得什么好处。就算这事情闹出去,对于自己来说也并不是致命的,朱士群也就是生活作风不检点,他隐瞒这样的事情虽然有着些责任,可是,也不太可能影响到他的职位,再说了,即使影响到他的职位,对于柳罡也不可能有什么好处,柳罡也就刚刚担任县长几个月,而且年纪那么年轻,就算柳罡在省里有着后台,也不可能把柳罡扶上县委书记的宝座。

  “有这么回事,我这就去调查,有结果了我立刻向温书记汇报,温书记你看怎么样?”燕镇宇答应的很是爽快。

  “朱书记也是为党奋斗了几十年的老同志了,他刚刚离去,尸骨未寒,这事情,燕县长定要慎重处理。我们不能让人戳我们的脊梁骨。”虽然明知道燕镇宇是推脱,温向贵也没有什么办法,此时的他,也再次的感受到了局面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感受到了公安机关不在自己掌握中的尴尬和无助,也让他再次的对当初的妥协和心慈手软而后悔,然而,这世上并没有卖后悔药的,时光也不可能倒流,他除了接受这样的结果,还能做什么呢?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四零五章劝说

  第四零五章劝说

  “朱科长,你也是宣传部门的领导,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想你比谁都明白,你哥哥的事情,县委已经做了不少的工作”燕镇宇不买账,温向贵也不敢强行让燕镇宇放人,燕镇宇现在,说好听些,那就是柳罡的杆枪,说难听些,那就是柳罡的条狗,他这个书记的影响力,制约力,都是非常的有限,甚至,公安机关内部,他也几乎的伸不进手去,甄援朝信誓旦旦的说能够掌控公安局,可现在,甄援朝留下的势力,不是倒戈投向了燕镇宇,就是已经被贬到了偏僻的派出所,或者是到了些闲职部门,在公安机关根本没有半点影响力,当然,最为关键的是,朱家兄弟的行为,也是明显的违法,他个堂堂的市委常委,强行的插手司法部门的正常执法工作,那就等于留下了把柄在别人的手上,尽管插手司法部门的工作其实是司空见惯,可是,这却是不能留下把柄的。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燕镇宇知道厉害关系。无法让燕镇宇放人,温向贵自然不是什么也没有做,他让人找到了朱士英,不惜降尊纡贵的严厉批评了番,晓之以厉害关系,燕镇宇那里,他无法强行让其放人,那就只能是做朱家的家属的工作了,朱士群四弟朱士英乃是宣传部的干部,这无疑是个很好的突破口。只要朱家将人撤了回去,事情的影响力,也就大大的降低了,柳罡想要借此生事,也就难上加难了。

  “温书记,我定尽力做好嫂子的工作”朱士英感觉着背心阵阵的冷汗直冒,县委书记亲自的找到他,他哪敢说个不字,哥哥在的时候,温书记还会给几分面子,部门领导也会很照顾他,现在哥哥走了,他要是再让温书记不满意了,他这个科长,想要当好,那可就难上加难了,甚至,能不能继续的当下去,都成问题了。

  我该怎么办?想办法让公安机关放人走出温向贵的办公室,朱士英却是头大起来,这个时候要做通嫂子的工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或许,让公安机关放人,是个不错的选择,他知道,嫂子对于哥哥的感情并不深,嫂子之所以大张旗鼓的闹,更多的种发泄,也或者说是为了自己的脸面。只要目的得到了,事情也就了结了。然而,让公安机关放人,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只是宣传部门的个小科长,公安局的人,凭什么卖你的帐,只是,除了这个方法,他却是委实没有其他的办法,因此,他只能是想方设法的联系上了公安机关的熟人。

  然而,让朱士英无比失望的是,他联系的人,大多数根本就不接他的电话,或者说,熟悉的人都没有接他的电话,那些不太熟悉的,接通了他的电话,也都以各种理由推脱,结果,就只有个,爱莫能助。

  “老弟,你还是赶紧让你家里人撤了吧,这事情闹下去,对你们家没有好处。”终于的,还是有着位和朱士英关系不是很深,却和哥哥朱士群关系不错的公安局领导说了这么句话。

  难道,是有什么大人物介入进来了?难道,是柳县长准备拿我们朱家说事了?朱士英此时,也禁不住的往这方面想了,原本的他,其实也不是没有往这方面想,只是他不敢让自己往这方面想,而且,据他所知,哥哥和柳罡之间并没有矛盾,甚至,哥哥还让他低调些,让大哥三哥低调些,柳县长似乎没有和他们朱家过不去的理由。

  看来,只能是硬着头皮做嫂子的工作了不管是谁在操纵这件事,朱士英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公安机关那面没有办法,现在剩下的,也就是做嫂子的工作了,即使这个工作再难做,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去做。

  “嫂子”朱士英来到了派出所外,来到了嫂子跟前。

  “老四,你回去吧,这里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连梅显然眼就看出了小叔子的来意,不等朱士英开口,她就先行的堵住了小叔子的嘴。

  “嫂子,我们回去吧”朱士英有些苦涩的开了口。

  “老四,你要是再说句,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兄弟。”连梅脸色陡然的沉,毫不客气的道。

  “嫂子,我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谈,希望嫂子能够给当弟弟的这个机会。”朱士英自然不可能就此退缩,他没有退缩的余地。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连梅看了眼自己的小叔子,往边的汽车走去,坐上了车,她面无表情的道。

  “嫂子,我找了公安局张科长,他劝我赶紧把人给撤了。”朱士英缓缓的道,张科长是公安局政工科科长,也是哥哥的老朋友,和连梅也很熟悉,经常起打牌。

  “给我个理由。”连梅铁青着脸。

  “嫂子,我担心,这是柳县长的意思。刚刚温书记也找我谈了话。”朱士英搬出了县委县政府的当家人,他知道,嫂子虽然不是政府机关领导,可是,也是县委常委的妻子,还经营着园林公司,和政府机关长期打交道,对于党政的情况,也比较的熟悉。他很不愿意揭开这些真相,这些真相被连梅知道了,对于他们朱家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情,连梅的嘴,可并不是那么的稳当,这些事,他压根也就是猜测,这显然是不能外传的,传出去,那就是给朱家惹祸,别说这根本是猜测,即使是真的,他也只能是装着不知道这么回事,可是,他却是又不能不揭开这些。他知道嫂子的性格,不让其知道厉害关系,她是肯定不会做出退让的,揭开这些真相,可能会给朱家招来麻烦,可是,如果不揭开这些真相,任由嫂子这么闹下去,那可是马上就会给朱家招来祸端,相比较而言,显然,是解决燃眉之急是最重要的。

  “柳县长这不可能,柳县长他为什么要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并没有得罪他,你哥哥还处处忍让,并没有和他发生过冲突,他为什么要找我们的麻烦?”连梅摇了摇头,对于朱士英的话,她显然并不信,在他看来,小叔子这根本就是危言耸听,至于温书记找了朱士英谈话,她倒是相信的,温书记显然不希望事情闹大。

  “嫂子,我想,你也找过公安机关的领导吧,他们是怎么答复你的”朱士英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很不想打击自己的嫂子,对于这个嫂子,他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二哥比他大了整整十岁,嫂子也比他大着七八岁,没有母亲的他,说是嫂子带大的,也不为过。

  “”连梅的脸色变了变,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她自然是找过公安局的领导,然而,结果,却是和朱士英的结果如出辙,大多数人压根没有接她的电话。

  “嫂子,你想想,除了他,还有谁能够让公安局那些人如此忌惮。”朱士英有些苦涩的道,他的苦涩中,更多的是悲哀,他这个县委宣传部科长,平时还人五人六的,他身边的那些人,对他也是恭恭敬敬的,即使是宣传部的领导,对他也是客气有加,然而,此时真正的遇到大事情,遇到了大人物,他却是和普通小民也没有什么两样,除了无助,还是无助。

  “他为什么要找我们朱家人的麻烦?”连梅的声音,也不若之前的强硬,尽管她不在体制内,可对于体制内的切,是那么的熟悉,她很是清楚,胳膊拗不过大腿的道理,她知道,她们家族的这点势力,在个县长面前,那委实的太小儿科了些。

  “或许,他是要打击温书记的威信吧。”路上,朱士英也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想了路,他也就想出了这么个答案,作为宣传部门的领导,他对于党政机关的斗争,多少也知道些,对于柳罡和温向贵的矛盾,更是没有怀疑过,而哥哥是温向贵的人,这个时候打击朱家的人,自然让温向贵这个书记难堪,也让其他人对温书记失望。

  “老四,我们就这样认输?那我们还如何出去见人?”连梅的心底,无疑是已经动摇了,她之所以闹事,更多的也就是为了面子,为了面子而把自己也搭进去,那显然是不值的,可就这么虎头蛇尾的撤退,那却是更让她无地自容。

  “嫂子知道湖镇宁家的事情吧”朱士英轻轻的叹了口气。

  “老四,你去让他们回去吧,我先回去了。”连梅终究还是被小叔子说服了,丢人,总比失去自由强的多,宁家家子,那可是现在还有好几人在监狱里呢。她不愿意是面子,可她更害怕失去自由。

  “好的,嫂子”朱士英终于的松了口气。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四零六章小煤矿关停

  第四零六章小煤矿关停

  撤回去了接到这个消息,柳罡倒是微微的有些遗憾,朱家人选择了忍气吞声,他也没有了继续推波助澜的理由,整个的事件,只能是虎头蛇尾的结束。毕竟,他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即使他生活在真空中,公安机关的同志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事情超过了定的限度,就会让公安机关变得很难做人,即使,公安机关是正常的执法,也是如此,有些事情,虽然明明是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可是,这些行为已经被众多人所接受,他们就不会认为这是什么犯罪行为,就像这类的民间纠纷,差不多每天都在上演着,如果没有闹出多大的事情,没有闹出多大的影响力,警方太强力的介入,就会有许多人说闲话。公安机关虽然是强制机关,可公安机关的人也生活在大众之中,他不能不考虑影响,他不能让公安机关陷入人民的对立面,那样的公安机关,会变得异常的艰难。

  当然,这事情关键也还是市里的态度,朱士群的案子,苏楠已经举报到了市里,市局已经立案调查,苏楠已经移交给了市局,市里要如何的处理朱士群事件,那是市里的问题了,不过,对此柳罡并不抱什么希望,市里多半也是会和县里样,低调的处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市里同样不愿意丢人。

  结果,也和柳罡预料的样,苏楠很快的被放了出来,主动的辞职离开了公务机关,王海玲也辞了职,朱士群的事件,不了了之,朱家兄弟也在做出了足够的赔偿之后,从看守所被放了出来,整个的事件,只是人们茶余饭后,依旧的津津乐道,许久也不曾被人们忘记。

  柳罡的精力,再次的回到了煤矿的工作,几家问题煤矿的改制工作,顺利的开展着,已经是到了最后的竞拍阶段,煤炭行情的连年看好,也让煤矿的拍卖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对此,柳罡关心的倒是不是很多,他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小煤矿的关停上。

  关停小煤矿,柳罡是万个支持的,对于小煤矿,柳罡也是颇为的有感触的,小煤矿采取的多是传统的开采模式,不利于资源的开发利用,是对资源的种浪费,而且对环境有着巨大的影响,再有,投入小,安全措施不到位,经常祸害矿工生命,给社会增加了太多没有生活能力的残疾人孤儿寡母,还有孤寡老人,最终由国家和全体纳税人承担这些负担,这样的煤矿,关停是必然的。但是,这些煤矿当年都是经过与国家签订合同,然后又经过批准的。如果是按照行政许可和合同效力来说,却是不能随便关停的,强行的关停,也会给政府机关工作留下巨大的隐患,培县可是有着几百家这样的小煤矿,即使他再强势,也不可能下子将这些煤矿直接都关停。

  不过,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办法,总是会有的,柳罡对于煤矿的情况,知道个大概,并不太准确,可有人却是对于这些煤矿了如指掌,知根知底,自然也就有着对策,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煤监局局长敖世马,就是这样个人物。

  敖世马的办法其实说穿了点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有些简单,那就是从安全上下工夫,从手续上下功夫,展开全县煤矿的大检查,手续不齐备的,关停,安全方面不符合规定的,关停,只要这两方面的工作做扎实了,小煤矿的关停工作,就轻松的多了,不少小煤矿,都无法满足这两方面的条件。

  副县长姚仁达又增加了点,那就是环保,让环保部门介入,环保不达标的煤矿,律关停,这点,无疑也是非常重要的,不过,这条相对而言,却是要难以掌握的多,不仅那些小型煤矿环境不达标,些大中型煤矿,环保方面也很难得到要求。因此,对于自己的提议,姚仁达自己也心底没有底。

  柳罡则是采取了两人的意见,安全,是煤矿最为重要的件事,煤矿每年因此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给县政府的工作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去年煤矿安全事故因为没有瞒报,整个煤矿生产死亡人数不降反升,成为了全省唯个死亡人数上升的县,为此,他这个县长也挨了顿批,此时,以安全为突破口,他几乎没有考虑就决定了下来。煤矿的手续方面,这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没有手续的煤矿,无证开采,那本来就属于打击的对象,而且,能够无证开采的,那大约都是有着些能量的人,要是般老百姓无证开采,恐怕早就被相关部门关停了,不管这些人是家里有关系,还是用金钱打通的关系,关停这些人的煤矿,他都不会觉得有什么,这两种人,那都不是政府应该保护的行为,而是应该打击的对象。

  倒是环境方面入手的建议,让柳罡思索了番,环境工作,也是柳罡非常在意的,谁不想生活在篇干净的天空下?只是,冰冻三尺非日之寒,想要彻底解决,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严格按照环保的标准,大约三分之二以上的煤矿都将涵盖在内,那打击面可实在太宽了些。然而,重病需用猛药,现在培县的环境问题,也是非常的严重,培县的空气质量,那在全省是排在了倒数第二位,这样的情况下,按照正常的手段,显然是没有作用的,因此,柳罡最终还是采纳了这方面的意见,煤矿在环保和安全方面的要求,并不是不能达到的,只不过,许多的煤矿不愿意或者是没有能力将钱投入到这些领域,在这些领域的投资,表面上是看不出效益的,尤其是环保,那基本上等于是往里面扔钱,破坏的环境是大家的,投入花自己的钱,这让那些根本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自然是选择了放弃社会责任感。如今有着这么个机会,那何不干脆的不做二不休,直接的将环境整治的工作也并做了。这样做或许会在短时间内对培县的煤炭产业造成不小的影响,可从长远来看,那却是非常有必要的。

  当然,这些办法,也不是没有缺点,这么三条路子,即使集合起来,也很难将三万吨以下的小煤矿网打尽,有些小煤矿,在这些方面也做的很好的,这三方面的政策即使完全的得到执行,依旧有着些三万吨以下的煤矿,这等于也是触碰了中央的红线。这点,也让柳罡很是犹豫。中央的政策,显然不是随便就能篡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