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适当的做些引导,是否投资,如何投资,这是投资者自己的事情。投资环境好了,条件具备了,你不去请他,他也会来,投资环境不具备,即使把人忽悠来了,最终企业也未必能够真正的在这里发展下去,最后可能成为政府的负担。”略微的顿了顿,柳罡继续的道,“至于为这些企业服务,方便企业办事,我并不认为个工业园区有什么用,工业园区有着定的权限,可是,却是很有限,更多的重要事情,其实还是得找相关职能部门,工业园区更多的作用,其实还是协调,这完全没有必要,而且,多了层机构,反而让企业办事变得更加复杂,原本找职能部门就能解决的,现在还得找工业园区,然后才能找相关职能部门,我们政府应该让企业办事越来越简单,而不是越来越复杂。”

  “南云市陈市长和我是党校的同学,我可以和他沟通下,争取下他们的支持。”卫澄海看着柳罡,半响,才缓缓的道,此时的他,才算是真正的对这个年轻的县长刮目相看了,柳罡在培县的系列举措,让他认同了柳罡在治理上的能力和魄力,不过,柳罡在经济建设上的能力,他却是并不看好的,柳罡在培县年,虽然培县的发展势头也很猛,可是,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有效的经济政策,培县能够保持高速发展,全靠是柳罡打击腐败和出售煤矿所得的资金,而这些资金又支撑着庞大的城市建设,从而拉动了经济的发展;柳罡所做的,实际上不是发展,而是维持个良好的秩序,从而促使经济自发的良性向前发展,当然,不是说他这个市长不认同这种发展,不过,在他看来,这种发展具有不可持续性,煤矿改制,终究是有限的,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煤矿改制政府都能够赚钱的,即使都能够赚钱,那也是有限的,以柳罡这样的改制速度,也就两年就彻底的结束了,到时候,没有了这方面的动力,如果再没有有力的措施,培县的经济发展就会陷入停顿。

  当然,柳罡也引进了些投资,可是,这些投资者,也差不多是柳罡的熟人,甚至可以说是柳罡的老班底,只能是说,柳罡运气不错,有着两个有钱也有能力也愿意帮他的朋友,这样靠着友情的投资,同样的会后继乏力。不过,这切的看法,在东钢的投资协议签署的时候,被彻底的打破了,只是,即使东钢的投资,他也只认为柳罡运气不错,恰好遇到了这样的好事而也,并不是柳罡的能力,和柳罡的政策没有什么关系。

  然而,柳罡的这席话,却是让他顿时的有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让他明白,东钢的投资,并不仅仅是运气,东钢的事情,他是比较清楚的,张士军和常务副市长许建荪是好朋友,东钢的事情,许建荪早就知道。

  为什么东钢的人不找上其他地方,而主动的找到培县这个问题,其实他之前根本没有想过,此时想来,那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培县的环境,柳罡这个县长,要说因为培县的自然条件——这话只能是那些吃不到葡萄的人给自己找的借口罢了。培县并没有铁矿石资源,而只有煤炭,培县吸引东钢的自然条件也就两点,是焦煤,培县有着丰富的煤焦资源,二是铁路,炼钢厂的铁矿石全靠购买,铁路运输那就是必不可少的。可是,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地方,在省还真有着不少,整个省西部铁路沿线的地方,大约都能满足这个条件,这沿线都是产煤区,焦煤都是不缺的。要说柳罡认识东钢的应总,这也只能是哄哄不知道内情的人,柳罡和应总的认识,也就是上次的拍卖,甚至,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人的联系,否则,应总干嘛还要张士军带什么信。这样的种仅仅是认识的关系,就让对方决定将十多亿的投资放在培县,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培县吸引了对方来投资?那或许正如柳罡所说良好的投资环境,在柳罡这个县长的治理下,培县的环境,别说他这个本来也就比较支持柳罡的市长,即使是徐天雄这个原本有些打压柳罡的〖书〗记,也不止次的公开表扬培县的变化,培县的治安环境,那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点,每个熟悉培县的人都能感受到,而培县变化的并不仅仅是治安环境,还有城市面貌,去年去过培县的人,今年再去,绝对给你焕然新的感觉。当然,这还不是最大的变化,培县最大的变化,还是党政机关的作风,他多次悄悄的去培县县政府,每次去,他都会有着种感触,那仿佛不是县政府,那仿佛个学术研究机构般,切都显得那么井井有条,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看不到吹牛唠嗑的,好像县政府没有闲人。这样的环境不说别人,就他这个市长都有些羡慕,谁愿意看到自己的下属天到晚闲的无所事事。当然,这都是他亲自感受到的,还有许多听说的,每个去培县政府办过事情的人,都对培县政府的办事效率赞不绝口,这样的个地方,如何能够不吸引人。当然,他相信,应总选择培县,还有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柳罡这个县长本人的魅力,随着对柳罡越来越多的了解,

  他对于这个年轻的县长也越是满意。柳罡的工作方式,那无疑是企业家需要的,个熟悉和了解柳罡的企业家,他相信,都会愿意和这样的官员打交道。

  或者,我们都失去了我们原本的理想,我们只是想着如何的捞取足够的政绩,而忽然了个最基本的问题,那就是踏踏实实的打造个良好的投资环境!或者,我们都太急功近利,我们急于的招商引资,而不愿为这个基础而ā费时间!或者,我们都忙着争权夺利,都忙着培养自己的势力,而忘记了我们自身的本职工作卫澄海想了许多,其实,他这个市长,有许多地方和柳罡是有着可比的,他也有着后台,未必就比柳罡后台差,他也是外地调来的,在当地没有利益,他也不缺钱,遇到的情形其实也差不多,〖书〗记是个强势的地头蛇,常委会上基本没有发言权,下面基本没啥自己人。然而,自己这个市长来了快两年了,在市里,却是处处受到掣肘,工作诸多不顺,可别人这个县长,却是混的风生水起,甚至让〖书〗记也不得不忍气吞声,不得不妥协而委曲求全,别人就那么个嫡系又怎么了,工作依旧保质保量的完成,那些局室乡镇领导都不是嫡系又怎么了,还不是顶多下里唧唧歪歪,工作上哪个敢唧唧歪歪?未完待续!。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四五零章开始竞拍

  第四五零章开始竞拍

  柳罡却是并不知道卫澄海的感触,看着卫澄海不怎么说话,他也没有怎么说话,吃完饭,柳罡也就告辞回培县了,这趟来市里,也算是有着不小的收获了,取得了市长的支持,这必然让他的工作变得更加的顺利,而且,卫市长还答应了联系南云市的市长,这就让他修通到坭源县的公路变得更加容易了许多。

  只是可惜,时间太有限了柳罡微微有些遗憾的是,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甚至都有些后悔答应梅学超了,只是,他却委实无法不答应,他选择从政这条路或许不是他选择的,他只是自然而然的走上了这条路,回想这身,其实只有当初当兵,算是他主动想去的,其后的道路,那都可以说是机缘步步的推着他走下去的,去法院不是他想去的,转业的时候他想去的其实是公安机关,只是公安机关也不认识什么人,而恰好法院系统老领导有着熟人,因此才去了法院。去临山更是被发配,随后去大沟,更是如此,担任刑警大队长,倒是有着些他的主动要求,可以算是他想去的地方,其后的去柳河,那也是种无奈的接受,只不过他心底并不反对而也,那时的他,其实是迷茫的,只不过,随后的发展,让他喜欢上了政府的工作,巨大的成就感,让他对于这份工作有了更多的热爱,因此也才步步的走到了今天。虽然现在已经是县长了,还是省最大县的县长,可是,回想起来,他最为怀念的,还是柳河镇的日子,亲身的感受着柳河镇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切是他缔造的,这让他很是有着成就感。或许,这也是他愿意答应梅学超的最根本的原因。他喜欢那种感觉。

  只是,离开培县,终究的让他感觉到遗憾,红山的遗憾,他真不愿意在培县重现,然而,既然他要离开,他就没有办法决定培县的未来,两年的时间,他可以影响些人,可是,影响力却是终究有限,尤其是,他只是县长,他没有人事权,随着他的离开,这些人多半又会故态复萌。他更无法决定培县未来的领导者,这不是他的权利,就算他有权利,他也真找不出个合适的人选。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为培县铺好路,至于接下来的人怎么走,他却是只能听天由命了,最多,也就是给些建议了。

  梁河煤矿划给了县里很快的,个消息传了开来,市委常委会通过了决议,梁河煤矿划给了县国资委管辖,梁河煤矿忽然的由市属企业,变成了县属企业,这样的消息,在其他地方引起的震动并不大,可是,在梁河煤矿,却是引起了巨大的震动,无论是领导层,还是企业普通职工,都引起了轰动。当然,他们的反应,是截然相反的,领导层听到这个消息,那是垂头丧气,纷纷的骂娘,企业职工对于这个消息,却是欣喜若狂,互相奔走相告,甚至有人买了鞭炮庆祝。

  梁河煤矿虽然不属于湖镇,不过,却挨着湖镇,离着金岭煤矿只有六公里,从他们煤矿到县城,就要经过金岭煤矿,两家如此相近的煤矿,自然是联系比较广泛,通婚的家庭也非常之多,因此,金岭煤矿的改变,他们是最为清楚的了,看着金岭煤矿职工日子天天的好起来,他们是羡慕嫉妒恨都有,当然,恨的是自己煤矿的领导。

  其实,说起来煤矿的待遇也还算不差,戴涛入驻湖镇之前,湖镇的那些煤矿,没有家比得上梁河煤矿的,不过,却没有多少职工真愿意去梁河,梁河煤矿的待遇虽然不差,可是,管理却太霸道,梁河煤矿有着个规模庞大的护矿队,而且护矿队非常的嚣张,职工稍有不是,就拳脚相加,稍微说句领导的坏话,就会被暴打顿,在煤矿,职工都不敢高声说话,看到护矿队的人,更是噤若寒蝉,这样的地方,谁愿意去呆?虽然他们待遇稍微好些,可是,也好的很有限,也就比其他单位多个几十百把元,谁愿意为了个月多几十百把块钱,让自己起码的安全感都没有?

  “最好,是戴董买下煤矿”而梁河煤矿最希望的,自然是戴涛这个大老板大发慈悲,买下梁河煤矿,戴老板对于职工的慷慨,以及对于煤矿管理的人性化,那都是让他们无比羡慕的,这次金岭煤矿准备发行的内部股份,梁河煤矿不少人也都准备通过金岭煤矿的亲戚朋友购买些,这些人,甚至包括梁河煤矿的中高层管理者,足见戴涛在湖镇周边的巨大影响力了。

  “老公,金霞姐明天过来,我明天早去接她。”晚上回到家,林晓木却是忽然的告诉了柳罡个重要的消息。

  “金霞姐过来,她这个老板倒是当的轻松,有闲心跑到这山沟沟来。”柳罡笑着摇了摇头。

  “金霞姐可不是来玩的,她是来投资的。”林晓木笑着道。

  “投资,她不会把盐化集团又卖了吧?”柳罡忽然想起了当初金霞卖化肥厂的事情了,这金霞喜欢办企业,可是,办好又没有兴趣了,在企业最红火的时候,又把企业给卖了。

  “嘻嘻,老公还真不愧是金霞姐的知己,金霞姐正准备卖她的盐化集团。”

  “她和显圣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出问题吧?”柳罡倒是有些忐忑,金霞和张显圣的联合,那是他促成的,他真不希望两人闹的不愉快,而且,他感觉着张显圣也不是鼠目寸光的人,是个很有远见的人,两人合作即使会出问题,也不应该是现在,现在,企业或许也就刚刚建设完成吧。

  “不是出问题了,是金霞姐不愿意再从事化工产业了,她想从事对人更有帮助的事业,金霞姐可是真正的爱心天使,她救助了三百多位失学儿童,还救助了百多位重症患者。”林晓木道。

  “你不会让他来买三河煤矿的医院吧。”柳罡忽然的看着林晓木,道,林晓木可是表示过,她想买下医院,只是,柳罡想着自己还有年就要离开培县了,林晓木也不可能留在培县,而且,这医院的拍卖,终究也是他在负责,让林晓木买,即使钱给到位了,那也是让人说闲话,因此,他就没有同意。

  “知我者,老公也。”林晓木笑嘻嘻的道,“我和金霞姐说这里有个医院要拍卖,让她改行做医疗,她就来了。”

  “是不是怪我,不让你买医院?”柳罡有些歉意的拥着林晓木,作为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有些时候,他也不得不注意些影响,这却是剥夺了林晓木的些权力。

  “没有,我知道,那是不符合规定的,会让人说闲话。”林晓木倒是理解柳罡。

  “我可能在培县呆不了多久了。”柳罡终究的,还是决定对林晓木说实话,他虽然也不愿意让人说闲话,可最大的原因,还是他要离开了。

  “你要去哪里?”林晓木怔,这无疑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柳罡现在在培县,那正干的风生水起,各方面工作也都进入了正轨,正是巩固和稳定的时候,这个时候突然调走,显然是不合适的。

  “南方,具体的地方还没有定,可能还有差不多年的时间,因此,我没有急着告诉你。”

  “哦,难怪你不让我买医院了。”的确,对于买医院的事情,林晓木是有些不理解的,她可是告诉了柳罡,她是想办个爱心医院,这样的医院,即使柳罡的政敌,也说不了什么的,而且,她还可以用其他人的名义买下来。

  “金霞姐准备办个什么样的医院?”柳罡问林晓木道。

  “金霞姐准备办个平民医院,她说医疗费太贵了,上次她感冒,都花了千多,当时她就说,她早晚要自己开家医院,因此,我就想到了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林晓木自然也不是无缘无故的去告诉金霞买医院的事情。

  “这医疗费,真有那么贵?”说实在的,柳罡听说过医疗上,的问题,可是,他却真没有太深的印象,他对重病医治不起,印象深刻些,也能直观理解些,动辄几十万的医疗费,如果不是在部队上的收入,以及那些存款的衍生收入,靠工资,没有公费医疗,他这个县长也治疗不起。而普通病患,说实在的,他压根就没有生过病,甚至连感冒都没有过,二十多岁了,他去医院的唯目的,那就是治伤,或者是看望病人,却是没有过看病的经历,因此,并不太了解这方面的具体情况。

  “现在的医生,收入都和处方挂钩,遇到胆正直点的医生还好,遇到那些胆子大,又贪财的医生,他们开处方不管对不对,只管提成高不高,检查也不管有没有必要,反正先让你检查个遍,这样医下来,个感冒花个千儿八百的,也就再正常不过了。”林晓木摇了摇头。

  “哦!看来需要加强对医院的管理了。”柳罡有些的沉默,这太多的事情,他都关注不到,他这个县长,精力也终究有限。

  “这是整个医疗系统的问题,很难有什么什么效果。”林晓木倒是有些后悔说这些问题了,柳罡天到晚操心的事情那已经是太多了,她实在不愿意柳罡太累。

  “整顿下,总要好些吧。”柳罡知道,林晓木说的也是实话,他即使知道这些,他也没有多少有效的办法去处理,医疗领域,那是个比较专业的领域,外部很难手去,上级卫生机构的管理权限更大,而且,这是整个卫生系统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培县遇到这样的问题,当然,管和不管,终究也是不样的,打击些人,他至少可以震慑部分人,多少也会收敛些。

  另外,金霞的到来,却也算是给这方面带来了个还算不错的消息,金霞准备将三河煤矿的医院打造成个平民医院,虽然这也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可是,却也算是勉强能够治标,至少,能够解决培县的些问题。

  三河煤矿的竞拍工作迅速的展开,竞拍工作在省国资委的会议室举行,三河煤矿总共有三个人获得了竞拍资格,三人分别是三河集团董事长张士军,三河煤矿总经理段林,三河煤矿生产副矿长卫宗力。而参与拍卖的领导,则是包括省国资委主任副主任省发改委副主任省监察厅副厅长,朱立南副省长也亲自的来到了拍卖现场。

  省长朱立南进行了长达个小时的发言,对改制工作小组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只是,这个肯定却是让柳罡很是郁闷,他情愿不要这所谓的肯定,也不愿意傻傻的在这里坐上个小时,他坐的可是主席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想打个瞌睡都不行;当然,仅仅是朱省长讲话也就罢了,国资委主任也讲了足足五十分钟,最后还让他这个负责人讲话,他也只能勉为其难的讲了几分钟,竞拍终于开始。

  “低价为十五亿,每次加价千万,现在开始竞价。”主持拍卖的是国资委李副主任,底价是按照估价的百分之七十五制定。因为按照国有资产处理的相关法规,国有资产拍卖不能低于估价的百分之七十五。

  “十六亿!”三河煤矿总经理段林迅速的开始了叫价,来,就直接的加了亿,让拍卖上来就充满了火药味,同时,段林还挑衅似的看了张士军眼,两人同进煤矿,从进煤矿,两人差不多就较着劲,而他直的总是棋差招,这让他心底直的充满了憋屈,他需要这在最后的场较量中,扳回这最为关键的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