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校长许霆安带着报告,直接的到了县教育局。7湖西中学,是初中高中在起的学校,说起来,教学质量算是颇为不错的了,初中的成绩,稳稳的排在前三。学校的设施,也还是比较可以的,教学楼是去年才修起来的。学校打报告,乃是修建座学生宿舍楼。湖西中学现在的宿舍楼,也就是原来的教学楼,比较老化了,因此,他们打报告修建的是宿舍楼。

  湖西中学校长许霆安三十七岁,是个非常不错的中学领导,许霆安来自黎通县农村,中师毕业分配到了湖西镇个村小,自学了专科文凭,后来调到了湖西镇中学,又自考了本科文凭,逐渐的成为了湖西中学的校长。他能够成为湖西中学的校长,却是和镇党委书记娄书明的支持分不开的,这次,也离不开娄书明的支持,甚至,娄书明还亲自的陪着许霆安来到了教育局。

  不过,娄书明陪许霆安道来到县里,却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学校宿舍楼,而是为了教师宿舍楼的事情,他们的报告,包含了栋教师宿舍楼。教师宿舍楼,镇上愿意承担半的费用。只是,这件事,教育局也没法做主,那些钱,可是明确规定了用途的,教师宿舍楼,并不包括在其中。

  为此,娄书明又去找了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找了县长任兆柯,任兆柯此时,也是有些疏远娄书明了,当然,这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柳罡居然挪走了副县长王金泉,副县长王金泉被柳罡生生的挪到了政协,这无疑是让他这个县长难看,再教育局的拨款,其中百万原本是他答应给二中的,被柳罡和王学臣给强行拦截了下来,他的心底也是窝着肚子的火,此时娄书明居然首先响应了柳罡这严重破坏潜规则的政策,他如何愿意支持娄书明。

  最后,娄书明只能是无奈的找到了柳罡。

  “教师宿舍楼,这个,应该更多的考虑集资建房吧,”柳罡看了眼娄书明,“教育局这点钱,本来就很是有限,全县几十所学校需要改造,这需要的钱,目前都无法承担,教师宿舍,这需要的资金更大了,我觉得,现有的教师,应该考虑集资建房,可以考虑政府划拨部分土地,教师自己出资,集资建房,另外可以考虑修建些小型套房,用来作为外来教师的住所。”

  “柳书记,这乡镇教师的收入,都比较低,之前,基本上工资都领不全,这些教师,基本上都没有积蓄,我们也统计了下,仅仅有不到半教师愿意购买住房,更多的教师,都不愿意购买,大多数的,是拿不出钱来。”娄书明苦笑着道。

  “自己集资修房,政府再补助些土地,这套小些的房子,也就几万元吧,首付应该差不多万多,这点钱,我想大部分人都应该能够想到办法吧。”柳罡缓缓的道。

  “按揭,这个,我们也去找过些人,他们说,小产权房不能办理贷款其实,不少人不愿意买房子,就是因为听说这房子没有完全产权。”娄书明有些迟疑的道。

  “哦,怎么不考虑建成商品房?”

  “我们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这学校老师的流动性也大,这小产权房,老师走了,学校也能收回来,如果建成商品房,那要收回来”娄书明低声的道。

  “我就说,怎么会没有人买房,”柳罡笑了笑,“娄书记,你们想的太多了,的确,教师有着定的流动性,教师走,这些房子如果是商品房,学校就无权处置了,可是,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老师的调动,终究只是极少部分,大部分老师,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流动性,我们不能因为这少部分人,而影响大部分教师的利益。学校的房屋,租金应该是很低吧?”

  “这个,是比较低,现在学校的房租,套房个月就十几元钱。”

  “个月十几元钱,就算新房子涨些,涨十倍,也才百多,年才千多,而购买套房子,总得几万吧,即使按揭,个月也得两三百元吧,如果这房屋再不能买卖,你想想,换成你,你愿意购买还是租住?”柳罡看着娄书明,对于这地方的落后,他却是更多了分的认识,商品房都已经早就成为了房产的主流,这镇上,却还在想着如何的限制房屋的流通,这样的情况下,还有谁愿意购买房产。

  “这个”

  “商品房,商品房,房子不单纯是住的地方,它也是件商品,作为房子的主人,他差不多花光了家人的积蓄,甚至可能要贷款,借钱,才能购买,这样买来的房子,要是连自主权都没有,那还有多少人愿意购买房子呢?”

  “柳书记,是我们狭隘了。”娄书明讪讪的道。

  “湖西镇发展势头不错,湖西中学在乡镇中学也算比较不错,不过,教学设施太落后了些,对了,你们有多余的教室吗?”柳罡问道。

  “多余的教室,办公楼,就是以前的小教学楼现在就几间办公室,有两间教师都空着。”娄书明道。

  “我朋友他们公司换电脑,公司的六十多台电脑换下来处理,我想着我们的不少学校都没有电脑,就找他要了过来,他已经给我们送过来了,大概明天到,到时候,我让他们直接给你们送下去吧。”柳罡笑着道。

  “谢谢柳书记,谢谢柳书记!”娄书明大喜,电脑的事情,许霆安可是不止在他跟前说过次了,然而,即使是二手电脑,那也需要千好几,几十台电脑,那可就是好几万,几万块钱对于有钱的政府来说,那实在不算什么,可对于湖西来说,却也不能不精打细算。

  “个学校要发展,校长是很关键的,许校长能够率先公开学校账目,支持教育部门的工作,这样的校长,值得我们信任和支持,我相信,在许校长的带领下,湖西中学会有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只是县里的经济状况的确太糟糕,能够够给予的支持也很有限,更多的,还要靠你们自己。”

  “柳书记对我们基层的支持,基层的干部群众都看在眼里,柳书记放心,我们湖西镇定尽我们之能,支持学校的建设,提高学校教育水平。”娄书明恭敬的道。

  “嗯!”柳罡点点头。

  “娄书明就不打扰柳书记了。”娄书明恭敬的告辞。

  黎通的确太偏僻太落后了,大家接触外面的机会少,干部的观念比较陈旧,是该让这些干部出去走走了!柳罡开始酝酿起了自己的培训干部的计划,不少干部的确还是不错,只是因为受到自身见识的限制,许多时候,却是好心干了糊涂事了,这样的事情,那还是尽量不要发生的好。而且,黎通要真正的发展,干部的意识,也是非常的重要。只是,如何的培训干部,这却是个难题,仅仅靠那种学习式的培训,说实在的,柳罡不认为那有什么效果,而那种旅游式的出去走走,那更不会有半点的价值,除了浪费钱,不会有任何的收获。

  算了,这事情让赵雪去伤脑筋吧,这段时间,她大概也闲的无聊了!柳罡想不出什么办法,干脆的也不想了,培训干部,无疑是组织部的事情,他也就不去动脑筋了。

  不过,这娄书明的确不错,也不枉自己把车给了他!而对于湖西中学的事情,对于湖西镇党委书记娄书明,柳罡无疑是满意的,虽然他知道,早晚肯定会有人吃第口螃蟹的,可是,人不同,这效果也就不样了。湖西中学,无疑是他期望中的学校,他的目的,是打造些地方中学,让地方中学变得强势起来,最好,是能够与县中学分庭抗礼,从而的分流学生,均衡全县的教育资源。这湖西中学目前在乡镇中学中就比较不错,而且,湖西镇原本也是区政府所在地,在几个乡镇的中央位置,这无疑是个比较合适的地方。因此,那些电脑,那些他原本分给两个中学的电脑,干脆的都给了湖西中学,就算是对这第个吃螃蟹者的奖励吧。

  而他更相信,这有了湖西中学的开端,接下来的工作,会变得格外的顺利,当然,他希望的,并不仅仅是学校的账目公开,他想要的,是最终政府部门的账目公开,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只有将党政机关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才能真正的让干部不敢伸手。否则,再多的人反腐,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两样,尤其是,目前的反腐部门,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监督,也不用为反腐的失职承担任何的责任,这样的情况下,反腐的人员,很容易的成为被腐蚀的重点对象。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七章村长被打死

  第七章村长被打死

  “柳书记,白鹤镇李书记来了!”秘书严鸣恭敬的汇报着。

  “李书记,坐!”柳罡招呼着李淑梅。只是,看李淑梅居然提着个编织袋,却是让他有些的疑惑。

  “柳书记,第批家野猪已经出栏了村民都很是高兴,托我给柳书记带了两块肉过来,说是感谢柳书记。”李淑梅满脸笑容的汇报着野猪养殖基地的收获。

  “李书记,你这不是害我犯错误吗?”柳罡笑着摇了摇头。

  “这也是乡亲们的点心意,你要是不收,那可就太让乡亲们伤心了。”

  “呵呵,李书记这么说,那我就笑纳了,严鸣,拿去伙食团,让他们做出来,大家都尝尝这家野猪的味道。”柳罡招呼过来了严鸣。他倒是也不是太矫情的人。

  “是,柳书记!”严鸣提着肉走了出去。

  “柳书记,还有件事要麻烦柳书记呢!”李淑梅有些期待的道。

  “呵呵,吃人的嘴软,李书记有什么事情?”

  “听说黎亘公路快要开工了,李村长他们组织了个包工队,希望带乡亲们去工地上挣些钱,不知道柳书记能不能”

  “我说什么问题,他们喜欢去,那是最好不过了,现在都可以去,亘松公路已经开工了,现在正需要人手,他们有多少人?”柳罡笑了笑。这个问题,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题,赵晓蕊他们天翔集团远道而来,正需要大量的民工,上次起吃饭,还听他们说起这个问题呢。对于天翔集团来说,民工的问题,也不是个小问题,这民工,不可能完全从省带过来,他们带过来的,也就是些技术工,些管理人员,普通民工,不少都是就地解决,可是,他们往往又不愿意完全用当地的民工,本地民工太多了,如果有两个在里面撑头的,则会让他们显得很是被动,只是这段时间他也比较忙,因此,他也就没有去关注这件事。

  “就他们村就有四五十人,听说附近村子还有,估计有百人左右吧,随时可以出发。”李淑梅道。

  “李书记稍等,我问问赵总。”柳罡笑呵呵的道,柳罡却是很欣慰,这些村民愿意出去挣钱,那无疑是好事,黎通是个纯农业地区,工作岗位几乎没有,自主创业,也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出去打工,应该说是个无奈的选择,可黎通的不少人,都不愿意出去打工,而政府也不好怎么出面劝村民出去打工。

  还有,那个李村长他也接触过,在去省大沟野猪基地考察的时候,他们起还聊了不少,那也是个比较不错的人,在部队上也当过班长,有定的管理经验,在村里威望和人缘都非常不错,这样个人带人出去,他也放心。

  “柳书记,你好!”赵晓蕊很快的就接了柳罡电话。

  “好,赵总,你们那里还要普通民工吗?”

  “要人要人,有多少要多少。”赵雪立刻的答应着,黎通这边的人,那无疑是比较合适的,黎通离着工地并不远,不用担心地痞之类的,再说了,这些人可是柳书记介绍来的,那自然更多了份保障。

  “赵总,黎通可是最少有十万富裕劳动力。”柳罡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柳书记,可别吓小女子了,十万劳动力,我可养不起那么多,最多千人,再多,可就撑着了。”赵雪笑呵呵的道,她当然也知道柳罡开玩笑,不过,这个玩笑,却是让她想起了,这个给他介绍民工的,可不是普通人,那可是个县委书记,柳罡真要组织人,那说十万肯定是夸张,可组织个几千人,还真的难度不大,她可不敢再张口乱说了。

  “行,那就先来百来个吧,到时,我让他们打你的电话。”

  “这样吧,他们过来也麻烦,组织好了人,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安排车过来接人就是了。也免了他们的麻烦。”

  “那好,到时我让李村长直接给你打电话。”柳罡笑着道。

  “嗯!随时组织好,随时打电话!”

  “李书记,幸不辱命,赵总说他派车过来接人,这是赵总的电话。”柳罡迅速的撕下了页纸,写下了赵晓蕊的电话号码。

  “谢谢柳书记。”李淑梅大喜。

  “这有什么好谢的,乡亲们想出去挣钱,这是好事,我们这些当领导的,能够帮帮乡亲们,自然是要帮,赵总是我老朋友了,我还在镇上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合作了,赵总这人很不错,对工人也很好,安全措施也比较到位,工人们在她那里干活,应该算是比较有保障的。”柳罡笑着道。

  “柳书记放心,李村长这个人做事比较稳重,在群众中威信比较高,由他亲自带队,不会给我们黎通丢脸。”李淑梅也赶紧的道。

  “呵呵,有什么丢脸不丢脸的,”柳罡摇了摇头,随即的,也显得认真了起来,“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个机会,或许,错过了这个机会,他们辈子不会再有机会了,赵总他们是省过来的,他们公司在省,也是顶级的大公司,公司总资产几百亿,亘松公路,算是他们在省的第个工程。”

  柳罡很是希望,这黎通能够出几个有能耐的人,个地区的发展,终究还是要靠当地人,他这个书记能够去省里要来些钱,可这终究是外力,而且,他也是机缘巧合,才要来了这么些钱,从而的迎来了黎通的快速发展,可是,这种发展,是不可持久的,他不可能直去要钱,更不可能直有这样的运气,能够要到钱。同样,也不可能总是能够遇到些合适的投资,黎通的条件是非常有限的,找投资并不容易。最终,他还是需要靠黎通人自己,而如果这些人在天翔站稳脚跟,那他们就有了发展的机会,这些农民工,跟着大公司随便捡点工程,也够他们吃的了,他们能够捡到工程,又可以带动更多的村民出去打工,从而挣回更多的钱,这些钱,必然有着不少会回到黎通,不断的为黎通的经济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从而加速黎通的发展。

  “谢谢柳书记!”李淑梅自然是瞬间的就明白了柳罡的意思,天翔路桥是省的公司,而且是才来省,他们必然不可能带大量的人过来,这个时候,可以说正在用人之际,此时李村长他们乃是柳罡介绍过去的,那又更多了份信任,此时只要干的好,很容易得到公司的认可,如果能够成为公司的管理人员,那收入显然也是可观的,即使成不了管理人员,那也可以顺利的从公司的工程里分杯羹,这种几百亿的大公司,随便给你点残汤剩水,那也是笔巨大的财富。

  幸好自己还是厚着脸皮开口了!李淑梅颇为的庆幸,李村长,那实际上可并不仅仅是她管辖下的个村长,还是她的堂弟,他们的爷爷,那可是亲兄弟。也正因为如此,李村长才会找到她,而她也才想到了要找柳罡这个县委书记,她知道亘松公路,黎亘公路的承包者,那都是柳书记的朋友承包的。

  这剩下的钱,用来做什么呢?李淑梅离开了,柳罡也开始思索起了那些钱的事情,亘松公路结余的款项,以及找交通厅要来的钱,已经差不多能够将黎亘路修通了,剩下的两千多万放在县财政局,这却是让柳罡思索起了这笔钱的用途,投在教育上,的确,教育也需要投资,可是,教育的投资已经不少了,他也不能单纯的抓教育,毕竟,他是县委书记,而不是教育局长,不可能把钱完全的投资在教育上。

  修路要致富,先修路!柳罡重点关注的,那还是修路,要致富,先修路,这句标语已经深入了人心,而他也的确认同这点,个地方,交通是非常关键的,交通不方便,必然会阻碍个地方的发展。而目前,唯的条县际公路已经搞定,修路,就只能是修县域范围内的公路了。

  可是,修哪条公路呢?这无疑也是个比较麻烦的问题,手心手背都是肉,厚此薄彼显然不好,可两千多万虽然不少,可用在修路上,那委实的有些杯水车薪,即使是乡镇公路,两千多万,也真修不了多远,就三四十公里顶天了,条路都可能不够。

  “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是,他的门被推开了,他的思绪被彻底的打乱,而他的眉头,也是微微的皱了起来,当然,不是因为严鸣推开了他的门,而是严鸣那惶急的模样,让他知道,肯定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蛉乡凤凰村村民把村长打死了!党委书记周远也受了伤。”严鸣急匆匆的道。

  “跟我去白蛉乡!”柳罡迅速的站了起来,个村长被打死,这无疑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而这次,他也带上了严鸣,严鸣在白蛉乡呆过几年,对于那里,他必然十分熟悉,带上严鸣,那要方便不少。

  “是,柳书记!”严鸣赶紧的掏出电话,让小车班安排车。

  “具体怎么回事?”上了车,柳罡才询问起了具体的事情。

  “是扶贫款的事情,是个老问题了,前年发了大水,当时,李书记还是县长,李县长亲自的当中承诺了给村民补偿,当时凤凰水库山洪暴发,面临决堤的危险,没办法,只能开闸泄洪,然而,村民们却是不干了,李县长只能答应了给村民们补偿,而且承诺了具体补偿标准,村民们才散去。”

  “然而,这承诺直就不曾兑现,最初,村民们也就是骂骂咧咧,他们也不敢到县里找李县长,就将矛头对准了周书记,还有黄村长,不过,那时候也就仅仅是骂几句,并没有什么过激行动,只是去年的时候,他们却才知道,这笔补偿款,财政上早就拨了款,他们也才知道,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