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就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此时五六点钟,也正是路面上人流较多的时候,仅仅半个小时,他们就在条小路上,重新的找到了梁满军父女,只是,这次的梁满军,却是变得疾言厉色了起来,“你们警察是干什么吃的,犯罪分子不去抓,跑来抓我们受害者”

  “梁满军,我们只是请你协助调查,并非抓捕,每个公民,都有协助公安机关调查的义务,请你配合我们”陈国栋耐心的做着解释。

  “配合,配合,我直都配合你们,可你们都做了什么?你们看看我们都变成什么样了?我现在不想被人打扰,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你们都走吧”梁满军的神情,显得分外的痛苦。

  “梁满军,我们理解你们的痛苦,理解犯罪分子带给你们的伤害,可你也应该理解我们,为了这件案子,当初我们投入了多少警力,现在我们又投入了多少警力?我们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正义能得到伸张,为了让你爱人能安息与九泉之下,为了让犯罪分子绳之以法”陈国栋耐心的劝解着。

  “我不去,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了”梁满军坚持着。

  “梁满军,你说说,我们有哪点不值得你们相信的地方?”阵脚步声响处,柳罡和周小伟来到了陈国栋身边,柳罡的语气里,并没有多少的客气,他神色有些复杂的打量着这队父女,梁满军看上去颇有几分慈祥,而女儿梁韵躲在父亲身后,探出了个脑袋,看上去透着股子深深的胆怯,而从体型发展看,倒是远比十五岁的女孩子成熟。

  “我妻子都被杀了整整年了,你们都还不曾侦破,你说,我还怎么相信你们?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梁满军可是点也没给柳罡留什么面子。

  “你放心,我们会抓住凶手,不会让杀死你妻子的凶手继续的逍遥法外”柳罡走到了梁满军的身前不过几步远的地方,冷冷的盯着梁满军,魂印诀瞬间的运转,只不过,仅仅是瞬间的,他就停止了魂印诀,只是,眼睛里却是更冷了许多,他看到的画面不多,只是,却是完全的证实了他的猜测,起码证实父女间苟且的猜测,虽然从办案的绝度来说,他希望自己的猜测得到验证,然而,从内心深处,他却希望自己的猜测,只是自己邪恶的臆想,然而,现实总是现实。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五十章抓获

  第五十章抓获

  “你们这些当官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梁满军满脸的不信,不屑。

  “梁满军,你信不信,我会很快抓住凶手,我保证,在她周年祭来临之前,将凶手抓住。”柳罡继续的盯着梁满军,声音却是透着几分的斩钉截铁,柳罡的态度和说话,却是让边的陈国栋有些的不解,不说陈国栋,就是周小伟,也有些不解,关于梁满军的怀疑,柳罡并没有告诉他,那委实的太让他难以接受了些。

  “黄口小儿,这话哄三岁孩子去吧”梁满军被看的阵阵发毛,吵嚷了起来。

  “梁满军”周小伟和陈国栋几乎是同时的叱喝出声,却被柳罡摆手制住了,柳罡继续的盯着陈国栋,却是言不发,只是眼睛里的神情,越来越冷,他隐隐的感觉到了,陈国栋微微的有了丝慌乱。

  “别挡着我的道,我要走了”梁满军明显的有些慌乱了。

  “梁满军,当晚你去参加你表弟的婚礼,是在什么地方下的车?”看着梁满军有些的沉不住气了,柳罡突然的问道,说话的速度,却是非常的快。

  “我去云河,当然是在明华镇下车了,还能在哪里下车”梁满军几乎是脱口而出,而他的眼睛里,微微的闪过丝恐慌,不过,仅仅是闪就消失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你表弟家?”柳罡继续的问道。

  “谁记得那么清楚,好像是八九点钟吧”梁满军竭力的保持着镇定。

  “那晚上你做什么去了?”

  “住旅馆,半夜三更的,我总不能走几公里路过去吧”梁满军竭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你为什么要去住旅店?而不早上再过去?早上早班车过去,八点过也能到,你能解释下原因吗?别告诉我晚上凉快,早上六点过,并不比晚上更热”柳罡淡淡的道。

  “我想去早点帮表弟的忙,大概七点多就到了那里”梁满军赶紧的解释着。

  “是吗?你表弟成军说,你是十点才到的他们家。”

  “他乱说,我九点五十就到了他家,我看了时间”梁满军陡然的住嘴。

  “不是他撒谎,是我撒了谎,他说你是差不多十点到的,看来,你们说的比较吻合了。”柳罡看着梁满军,梁满军显然是时无法自圆其说,才说自己七点过去的,而对于当时去的时间,他必然清楚,柳罡故意的将时间延后个小时,就是让梁满军时不辨,说出真话。

  “不和你们说了”梁满军变得慌乱了起来,带着女儿就要离开。

  “另外你还撒了谎,你是在双石桥下的车”柳罡闪身,挡在了他的跟前。

  “我我是在明华镇下的车都过去年了,谁还记得清楚”梁满军赶紧的解释着。

  “你在双石桥下车,是等朱笔吧”柳罡继续的问着。

  “让”忽然的,梁满军手腕松动处,把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他猛然的抓住匕首,向女儿梁韵的脖子划去,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啪”只是,直就注意着他的柳罡,却是比他更快了分,他手腕刚动,柳罡也是冲了上前,猛然的脚,踢飞了他手里的匕首,同时左右开弓,两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了梁满军的脸上。污女儿,杀死自己的妻子,柳罡也是有些的愤怒了,到了此时,居然还妄图让女儿陪葬,柳罡彻底的愤怒了,愤怒之极的他,却是做出了个对于刑警队长来说,有些不理智的行为。

  “把这个畜生铐起来”打了两巴掌,柳罡把抓住梁满军的脖子,周小伟赶紧的上前,将手铐铐住了梁满军。

  “警察打人了,你们凭什么铐我”被戴上了手铐,梁满军也才从柳罡那两巴掌中回过神来,他疯狂的挣扎着,叫嚣着。

  “警察为什么打人”周围看热闹的路人,也纷纷的叫了起来,只是,接下来的幕,让他们的叫声嘎然而止。

  “警察叔叔是他杀死了妈妈,你定要枪毙了他,为妈妈报仇,为妈妈报仇”梁韵猛然的对着柳罡跪了下去,声嘶力竭的叫了起来,不仅那些路人的指责声嘎然而止,就是梁满军的挣扎和叫嚣,也瞬间的停止了下来,整个的人,仿佛也突然的软倒了下去。

  “你放心,他会受到惩罚的,我们会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的”因为有着梁韵,陈国栋带了名女民警追了出来,女民警见女孩跪下,赶紧的上前扶起了梁韵,柔声的安慰着。

  “想不到,竟然是他杀死了自己的老婆”陈国栋微微的有些感慨。

  “陈所,谢谢你了”柳罡来到了陈国栋跟前。

  “柳大队可太客气了,协助刑警队破案,那是我们派出所应尽的责任,柳大队真不愧是破案高手啊,这么起陈年旧案,就天的时间,就解决了。”陈国栋自然是恭维了句,当然,也不是完全的恭维,他可是真有些佩服,不仅佩服柳罡破案的速度,更佩服柳罡的伸手,刚刚梁满军掏出匕首,他可是都惊出了身冷汗。

  “呵呵,陈所可太抬举柳罡了,这案子,从海珠回来,我就在抓了”

  “呵呵,这件案子破的这么漂亮,那可是开门红了。”柳罡的话,陈国栋倒是相信,如此大张旗鼓的成立那什么积案清理小组,肯定不会没有点准备。

  “这可全靠陈所了”

  “柳大队是现在直接回去,还是在派出所审讯下再回去?”

  “还是回去审吧,不知道陈所能不能安排辆车?”柳罡自己的车相当于私车,他可不愿意让自己的车装犯人,再说了,按照规定,犯人也应该用警车押运。

  “没问题,我也正要回县城去,就顺便搭个便车了呵呵”虽然实际上应该算是柳罡他们搭他的便车,不过,他回去那可是公车私用,自然是能做不能说的,尽管谁都是这么做的。

  除了陈国栋跟在车上,另外还派了两名民警跟着,梁韵则是被安排坐在了柳罡的车上,那位女民警坐在梁韵的身边,低声的安慰着。

  “警察叔叔,我还能读书吗?我想读书”差不多要到县城,梁韵才停止了哭声,而她的第句话,却是让柳罡泪水止不住的浸了出来,想着自己当初上学的时候,他更是感觉着有些无地自容。

  “能,你能读书的”柳罡的声音有些的哽咽,而旁的女警,更是泪水夺眶而出,她也是有女儿的人了,她的女儿,也比这个女孩子小不了两岁,然而,她那个女儿,却是经常在棍棒的教育下,才能稍微的读书认真些。

  “真真的”女孩明显的有些不信任,或者有些不确定。

  “你放心,要是你不能读书,你来找我,我送你去读书”柳罡几乎没有经过思索,就脱口而出。

  女儿的当场指证,让梁满军彻底的崩溃,进审讯室,就差不多全撂了,情况,和柳罡意料的,并无多大的差别,女儿九岁的时候,他就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趁着妻子不在家,他经常的自己的女儿,那晚,妻子忽然提前回家,撞见了自己的丈夫竟然和女儿在起,她彻底的吓呆了,梁满军冷酷的捂死了自己的妻子,为了不让人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又污了自己的妻子,造成了妻子被杀的现场。

  朱笔也的确是他杀的,朱笔入室盗窃,撞见了他和女儿的丑事,这个禽兽不如的父亲,竟然让人和自己起自己的女儿,杀人后,他不做二不休,也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他将朱笔骗到了五河双石桥,双石桥那里有个年轻寡妇是他的情人,女儿被朱笔染指后,他就有了除去朱笔的打算,让那寡妇勾引朱笔,朱笔本来就是混混,有着年轻漂亮女人的主动勾引,那还能不上当,他甚至还沾沾自喜呢,梁满军以年轻寡妇的名义约他去,朱笔哪里还能不去,不过,那年轻寡妇害怕暴露自己偷人的事实,却是不准他骑车,因此,他也才坐车去的双石桥。

  朱笔哪里知道死神已经在等着他,等他兴冲冲的赶到寡妇的家里,立刻的就遭了梁满军的毒手,杀了朱笔,又安慰了番寡妇,梁满军才匆匆的赶去参加表弟的婚礼,而女儿被他胁迫了年多,他又以不让女儿读书相威胁,读书心切的梁韵,加上心底的恐惧,只能是听从他的摆布,几乎是机械的将父亲教她的话复述了遍,而当时询问梁韵的刑警,也因为害怕揭开女孩子的伤疤,更没有怀疑梁韵会说谎,因此,问的并不是很细,居然的被蒙混过关了。

  梁满军带着行人去了双石桥,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挖出了朱笔的尸骨,年轻的俏寡妇也因为成了杀人犯的共犯,而锒铛入狱。六二五案至此,成功告破。而时间,也才刚刚三天。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五十二章领养

  第五十二章领养

  六二五杀人案闪电般告破,却是顿时的让积案清理小组的人员精神大振,干劲更加十足,就是汤寒英和贾玉林,也都是笑容满面,他们之所以大力支持柳罡,最大的原因,就是付厅长的讲话,为了响应付厅长的讲话精神,而另个重要原因,当然是相信柳罡的实力,大张旗鼓的成立这么个小组,却没有成绩,那就会成为同行的笑话了;如今看柳罡三天时间就侦破了这么件成年积案,他们原本还仅有的点担心,也彻底的消失了。

  只是,刑警队内的三个办案组,却是透着股子压抑和紧张的气氛,尤其是重案队,更是透着股子凝重的气氛,自己年都没有侦破的案子,别人三天就成功告破,这岂不是间接的证明了他们的无能。

  只是,梁满军的落网,让对于梁韵的安置成了个大难题,虽然她也还有着不少的亲戚,可是,她的两个姑姑远在省,当然,距离不是问题,问题是她们根本没有收养她的意思,甚至,还骂她狐狸精,怪罪她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这样的两个人,显然不适合收养梁韵。

  她的姨婆,也就是她母亲的姨妈,成军兄弟的母亲倒是有着收养梁韵的心,可是,老人已经快六十岁了,身体又不好,又没有退休工资,有这个心,却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她舅舅刘光斗倒是有这个能力,也愿意收养她,可是,街坊邻居都知道梁韵被歹徒的事实,如果她在哪里,必然无法安宁的生活和学习,而且,刘光斗的媳妇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于收养这个表侄女,那是坚决反对。刘光斗也不愿意为此而引的家庭不睦,而且,即使他面前收养了梁韵,梁韵在家里的日子也很难过。

  “小韵的费用我全部承担了,每个月我支付300元生活费,从初中到高中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律由我支付,我会签订协议,立下遗嘱,我只有个条件,必须善待这个孩子。”刘光斗表现了极大的诚意。

  然而,即使如此,他的两个外甥女,却没有个接招,她的姨婆倒是想收养孩子,可是,刘光斗却是不同意,别说他不同意,就是旁主持的公安局民警,也都不赞同,要是梁韵真跟了她,还不定谁照料谁呢。时间,场面却是冷了下来。

  “叔叔,他们说,我会跟着姑姑,是真的吗?”柳罡正在办公室处理着些的材料,梁韵神色惊惶的跑了进来。

  “怎么,不愿意跟着你姑姑?”

  “不愿意,她们不喜欢女孩子,我大表姐,小学也没读毕业呢,就不让她读书了,我想读书,我不想辍学”梁韵说着,泪水都流了下来。

  “放心,小韵,叔叔答应了你的,定不会让你辍学的你去外面玩会,叔叔去给你问问”柳罡安慰着梁韵,这两天,他也直的有些放心不下梁韵的,梁韵虽然已经十五岁了,可是,或许是九岁就遭到了亲身父亲的原因,或许长期的被封闭的原因,她显得远没有十五岁孩子的成熟,仿佛八九岁的孩子,可不得不说,这是个懂事的孩子,在公安局这两天,也没忘了百万\小!说,还勤快的帮着杂工做这做那,对于这个可怜的孩子,他希望她能有个好的环境,自己是个孤儿,柳罡能体会到个孤儿的滋味,他放下了,也来到了会客室,看着屋内的情况,知道果然遇到了麻烦,他低声的询问了下,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

  “柳大队,不是我不收养小韵,我是不想她去我那里受气”刘光斗叹了口气。

  “我收养她吧,不过,你必须把她的抚养费和学费,次性的支付”梁韵的大姑忽然的接了嘴。

  “这绝不可能”刘光斗冷冰冰的顶了回去,梁韵的两个姑姑却是不再开口。

  “刘老板,我有个建议,你看你们能不能接受”柳罡缓缓的开口了。

  “柳大队请说”

  “梁韵这情况,最好是远离现在这环境,留在刘老板那里,的确不是很合适,我认识津州儿童福利院的院长,我想,还不如干脆让她去儿童福利院,刘老板既然愿意出钱资助她,福利院应该会同意。”柳罡却是压根就没提梁韵的两个姑姑,侄女被糟践成这样,她们不怪罪自己的弟弟造孽,反倒是骂侄女狐狸精,这样是非不分的女人,根本就不够资格收养梁韵。

  “去孤儿院,她有这么多亲人,凭什么送她去孤儿院,我不同意”谁知道,梁韵那骂梁韵狐狸精的大姑却立马的跳了出来。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柳罡对于这个女人,却是没有点客气,这根本就是个自私自利,尖酸刻薄的女人。

  “我是他姑姑,我没资格,谁有资格?”女人却是不怵他这个刑警队长。

  “你是她姑姑,有姑姑明知道自己的侄女被糟践成了那样,还骂自己的侄女狐狸精的吗?有照顾自己的侄女,还要别人次性给付生活费,学费的吗?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当她的姑姑”柳罡却是并没有对女人客气。

  “这是我们的家事,与你们警察没有关系谁是他的监护人,由我们说了算”梁韵的二姑接嘴了。

  “监护人,你去问问你侄女,她愿意跟你们吗?”柳罡冷冷的回答着。

  “你们也都没有资格,我国民法规定的监护人有以下三种情况:监护人的近亲属,包括父母成年子女配偶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和朋友,自愿承担监护责任的,经所在单位或者居委会村委会同意,才可以担任监护人,就你们,根本不配当她的监护人。”旁的焦翠英立刻出言顶了回去,熟悉法律的她,则是直接的引出了法律,对于梁韵的遭遇,刑警队的人都非常的同情,女同志更是如此,而梁韵两个姑姑的作为,早也就让她们很不满了,原本还有些顾忌身份,看柳罡都如此的不客气了,她自然也就没有点客气了。

  “你们”两姐妹同时的站了起来。

  “够了,给我滚回你们省去,别给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刘光斗陡然的开口了,顿时,两姐妹不敢再说话,显然的,对于这个舅爷,却是有着本能的畏惧。训斥完了自己的两个外甥女,刘光斗站起身,“柳大队,我同意让小韵去孤儿院,钱和协议的事情,我这就去准备,我会让公证处公证”

  “刘老板,小韵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会记得你这个舅老爷的”这样的结局,虽然让柳罡觉着有些遗憾,可是,却也算是梁韵最好的结局了。

  “有着我们这些亲人,却要孩子送去孤儿院,这要遭天罚的,造孽啊我这把老骨头,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梁韵的姨婆此时也是老泪纵横。

  “柳大队,孩子的事情,就拜托您了”刘光斗的声音,也有些的哽咽。

  “刘老板放心,我不会让小韵在福利院受委屈的,津州也不远,你们也可以经常去看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