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被害案后面的人。再结合柳罡刚才讲的那些内容,那幕后的人物,显然不是个小人物。

  只是,随即的,赵宗伟又有些的疑惑了,专案组的力量,显然太薄弱了些,能派上用场的,大约,也就自己和这个年轻的大队长了,其他的几个,那恐怕指望不上。这样的力量,要抓大鱼,那显然力有不逮。

  难道,我们这个专案组只是明面上的诱饵,真正的查案人员,那根本就是在暗中进行?陡然的想到个可能,赵宗伟的脸色却是变得有些阴晴不定起来,省高检查的案子,那自然没有几个是简单的案子,尤其是贪腐案,那背后的阻力,可不是般的大,不仅有着来自正面的阻力,更有着来自暗中的阻力,因此,许多的时候,都是明暗两条线同时推进,摆在桌面上的专案组,那根本就是吸引对方火力的诱饵。

  越想,他却是越觉得可能,专案组的组织,仅仅是个县刑警队的大队长,这在省高检,那显然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而专案组里面的几个人,也都是刚刚出校门的新丁,就是自己,虽然赵宗伟自认为自己能力远比那些所为的领导强些,可他也知道,自己只是个司法警察,在检察院领导眼里,那根本也就什么也不是,永远成不了主角,只能是个配角。而且,还仅仅只给了两万的经费,这么个专案组,那不是诱饵,那又是什么?

  想到自己根本就是诱饵,赵宗伟的热情,顿时下子降到了冰点,他自己,也曾经当过两次的诱饵,那滋味,真的不是那么好受,谁也不愿意当诱饵,危险你去承担了,而胜利的果实,却总是被敌人摘走,即使运气好,没有被大鱼吃掉,所能分享的,也只能是些残羹剩饭,当然,也有着些厉害的诱饵,直接的就将大鱼抓住了,检察院也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是,那往往的需要很好的运气,而她们这么只队伍,恐怕即使是运气来了,她们也无法抓住,实力永远比运气更重要。

  知道了自己这个专案组不过是诱饵,赵宗伟看向柳罡的眼睛,倒是没有了嫉妒,而是同情,专案组只是诱饵,那最难受的,无疑就是柳罡这个专案组组长了。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四七章扯虎皮

  第四七章扯虎皮

  “柳组长,两万元钱的经费太少了,这五六个人,两台车,长期的在外,不说别的,每天的生活开销,这两万元钱也用不了几天,你看,能不能想办法再弄点钱来?”要不,知道了专案组不过是个诱饵,赵宗伟对于柳罡这个专案组组长,倒是有了些同病相怜的感觉,帮着出起了主意。当然,这也是举两得的事情,他也可以借此看看,柳罡这个诱饵组长,在省高检究竟有着什么门路,毕竟,省高检的专案组组长,即使是个诱饵,那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这个问题,我可是两眼抹瞎了,今天,我还是第次踏进这高检的大门,找到这办公室,都花了差不多个小时,在检察院,你们可都比我熟悉,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门路,能搞到点经费?”

  “我也和柳组长样,今天才报道。”李锡摊了摊手,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我也没法,要是找几个人帮忙,那倒是没啥问题,要钱,领导我倒是认识不少,可领导个都不认识我。”赵宗伟耸了耸肩。

  “钱我倒是可以想想办法,不过需要时间。”孙晓琳开口了,却是给了人不少希望。

  “哦,需要多少时间?”柳罡倒是不在意孙晓琳耽搁多少时间,说的难听些,他根本就不认为孙晓琳跟在专案组有多少的用处,她多耽搁天,那还节约点伙食费和旅馆费,要是能弄到钱,那也算是不枉塞这么个人在专案组。

  “大概个礼拜吧。”孙晓琳倒是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个礼拜。

  “时间没问题,不过经费有限,没要到钱,那开销可没钱报销。”柳罡无疑是个谨慎的人,他可不想钱没要到,还倒贴些开销进去。

  “,别说没要到钱,就是要到钱,我也不找柳组长报销分钱。”孙晓琳大喜,她可是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却没想柳罡爽快的应承了下来,她也顿时的变得大方了起来。

  接下来讨论具体的行动,倒是相对简单了许多,目前的案子,也就是围绕朱国富被杀案展开,经过番商讨,主要也就是柳罡和赵宗伟的探讨,很快的确定了两条侦察线路,是从血样入手,查杀害朱国富的真凶,是从已经抓捕的相关人员入手,调查他们与朱国富案的幕后关系。

  那些被抓的人员,也都和柳罡有所接触,自然,调查这些人的责任,也就落在了他的头上,李锡协助他,而赵宗伟则是和孙家成则是调查杀害朱国富的真凶。孙晓琳,那自然是留在靖原要钱。

  柳罡并没有要司机跟着,而是让司机跟着赵宗伟他们,他怎么也算是回自己的大本营,不存在人手上的问题,倒是赵宗伟他们在,在陶县的处境,那也可以想象,多个人,哪怕是个司机,也能起些的作用。

  开着检察院的车子回到县局,刑警队的同事,显得更热情了些,及时是穆振海和尹世强,也都非常的客气,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和公诉机关,刑警队和检察院,那打的交道可是不少,刑警队的人对于检察院,那可以说是敬畏有加,而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在地方公安局刑警的眼睛里,那无疑是神秘遥远和难以触及的地方,能进入高检的专案组,而且还担任组长,那无疑是种巨大的荣耀。当然,最让他们猜疑的,那还是柳罡怎么能入高检的眼?

  柳罡在高检有人这无疑是最为普遍的想法,包括穆振海和尹世强,都是如此的想法,要是没人,省高检怎么可能知道你个小小县刑警队大队长,这让的猜测,让他们对于柳罡更多了些敬畏。无形中让柳罡的威望,又增加了几分,即使他被借调了出去,不少的人,依旧的向他请示工作,包括尹世强。

  “柳大,信用社的案子,也有了不小的进展,信用社的领导都比较支持,现在基本已经查清,徐学东采用虚假入账等手段,挪用和贪污信用社共四百多万”尹世强向柳罡汇报着信用社抢劫案的事情。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柳罡看着尹世强有些为难的神色,也没有绕弯,直接的问了出来。

  “检察院不批准对徐学东的逮捕。我们只能是对其监视居住,这都三天了,我们该找的人,也都找了,各种手续也都齐全,可是,他们就是不批准,找到他们的副科长,副科长就说是他们科长负责,找他们杨科长,总是不见人,甚至我们打车去,也见不到人,另外,我们还有两件案子,卡在了检察院,他们在调查我们刑讯逼供”尹世强苦笑着道。

  “证据确凿充分吗?”柳罡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尽管他现在也可以不管这件事,他毕竟已经借调了出去,可他终究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专案组组长,那只不过是个暂时的职务。

  “证据确凿充分,案卷我都亲自检查了遍,绝无任何问题。”第次材料送去,就被检察院找了麻烦,尹世强自然是点不敢大意,每道程序,都将功夫做了个十足。

  “哦,是不是徐学东的什么人在检察系统?”柳罡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虽然不怎么信任尹世强的破案能力,可对于尹世强的业务能力,那却是没有怀疑的,而且,尹世强也是知道这案子的当事人是有后台的,案卷应该不会有毛病让别人挑,对方故意的躲开不见面,那也说明对方挑不出毛病。对方躲开尹世强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拖时间,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打通各种关节,而要让检察院如此的卖力,那没有过硬的关系,也不怎么可能。

  “听说徐学东的姐夫是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尹世强看了看周围,才压低声音道,这点,尹世强却是隐瞒了些的,徐学东的姐夫是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他是确定了的,而且,还托人找过他,只是,案子太大,而且案子是柳罡交给他的,他可不敢在案子上搞小动作。

  “哦,我陪你走趟吧。”柳罡站了起来,时间拖的越久,他们遇到的阻力也就越大,相反的,如果抓捕了徐学东,案子公开化了,他们的压力反而要小的多,毕竟,案子旦进入了诉讼程序,那也就牵涉公安和检察院两个部门了,干涉的风险,也就大了许多,不是关系特别到位,或者是有着利害关系,通常是不会冒险介入了。

  “孟诚”尹世强赶紧的起身,招呼着司机孟诚。

  “不用,我开这车过去。”柳罡笑着阻止了尹世强,指了指不远处,检察院的车就停在门外。赵宗伟不愿意开检察院的警车,柳罡也就大方的将民牌车给了赵宗伟,他开的警车。

  “柳大高明”看见那省高检的车,尹世强却是眼睛亮,检察院那可是垂直管理,上级对于下级检察院,乃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省高检对于县检察院来说,那就是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这辆车乃是省高检的车,高检工作人员下来,哪怕只是个普通人员,县检察院的领导也不敢怠慢,更何况这切诺基,在高检也算是不错的车了,显然也不是普通人坐的,不明情况之下,那些领导迎接还来不及呢,哪里敢躲开他们。

  “你坐后面,别让他们认出了你来。”柳罡笑了笑,坐上了驾驶室,他还是在法院的时候去过检察院,倒是不担心被人认出来。尹世强本来想说自己开车,可听柳罡的话,也就干脆的不开口了,他们过去本来的目的也就是堵人,检察院他可是常客,过去那就被人认出来了,通知,自己还找什么人。

  柳罡开着车来到了检察院,虽然感觉着不大可能有人认识他,他还是小心的摇上了车窗,只是留了个拳头高的缝隙,还戴了副墨镜,老远的就按响了喇叭。昏昏欲睡的门卫听到汽车喇叭,赶紧的跑了出来,敢在检察院门前大按喇叭的,那可不是好侍候的主,走出去看,更是吓了跳,虽然不认识眼前的这辆车是哪位领导的,可是,靖原的牌照他怎么也是知道的,靖原下来的车,那除了高检还能有谁,他忙不迭的打开了伸缩门。

  车进了检察院,柳罡也没有停车,不过,他却故意的放慢了速度,慢悠悠的将车开到了侦查监督科的楼下,停了下来,侦查监督科的办公室在二楼,他们车还没有停稳,也有人迎了过来。

  “楼上下来的那个胖子就是杨政”尹世强压低着声音道。

  “我们下车吧”柳罡打开车门下了车,迎过来的是办公室主任柳冇斌,他乃是认识的,倒是侦查监督科的科长杨政,他还是第次见。

  “柳大队长柳大队长过来公干啊?”看见柳罡,热情的迎过来的办公室主任柳冇斌禁不住的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来的人是柳罡。

  “不好意思,惊扰柳主任了。尹队长过来找杨科长有点工作上的事情,我顺便送他过来下。”柳罡略显歉意的道,他可真没有打算惊扰谁的。

  “柳大队你说哪里话,都是为了工作,柳大队屋里坐。”微微的愣之后,柳冇斌就热情的招呼起来,不说柳罡开着高检的车,就是柳罡刑警大队长的身份,那也是值得交的,更何况,作为办公室主任,那本来也就是应酬工作为主,自然也不是个冷脸角色。

  倒是杨政,听到柳冇斌的称呼,就立刻的站住了脚步,这几天正在和刑警队较劲,他虽然不认识柳罡,却自然知道柳大队长这个刑警队的大队长,再听柳罡找杨科长,他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整个检察院,可没有第二个杨科长,最后,看到从车上下来的尹世强,那自然是确定无疑了。只是,此时他显然也是无法再躲了。

  “杨科长,你可让我好找。”尹世强和柳冇斌点头打了个招呼,则是找上了杨政,柳罡此时已经借调到了检察院,虽然刑警大队长的职务依然还在,可严格说来那也不是刑警大队长了,自然不可能直接的过问刑警队的事情。

  “那打扰柳主任了。”柳罡倒也没有推辞,刑警队和检察院,那业务上的往来也比较多,相互熟悉了解,那也是很有必要的,再说了,他既然和尹世强道过来的,自然也要等尹世强道离开,作为个刑警大队长,那怎么也不能在车里坐着等吧。

  “呵呵,柳大队可太客气了,笔写不出两个柳字,再说了,咱们公检法那不都是家人吗?”柳冇斌招呼着柳罡在办公室坐下,办公室的文职人员则是忙着倒水。

  “呵呵,现在我们倒真是家,有些事情,可是少不了找柳主任帮忙的。”柳罡笑着道。

  “柳大队不会是调”柳冇斌看了眼外面高检的警车。

  “暂时借调到了高检负责件案子。”柳罡笑着点点头,自己借调到高检的事情,那根本也就把无法保密,再说了,也无需保什么密。

  “呵呵,那咱们还真是个战壕里的了。”证实了心中的猜测,柳冇斌对于柳罡,那顿时的又亲热了几分,别人不清楚,他作为办公室主任,那可是明白,能够进入高检,而且还负责件案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以说,在高检没有人绝无可能。

  两人随意的聊着,双方都有意的和对方处好关系,话都拣好听的说,谈话自然也就投机了许多,柳罡也就乘机的了解起了检察院的工作,他现在是个专案组的组长了,可对于检察院,那可还比较的陌生,虽然无论是法院还是公安系统,都和检察院有着不少的交道,可那毕竟只能看到些最表面的东西。柳冇斌本来就有意结交柳罡,只要不牵涉保密条款,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检察长”两人正聊的起劲,个中年人走了进来,柳冇斌赶紧的站了起来。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四八章检察长

  第四八章检察长

  “钟检察长”柳罡也赶紧的站了起身,检察长钟原檬他只是见过次,老远的见过次,多少的还有些印象,当然,若非柳冇斌叫了出声,他也委实也想不起这是检察院的检察长。

  “柳大队也在这里啊”钟原檬显得颇为的亲切。

  “过来办点事情,钟检察长,柳主任,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柳罡立刻的提出了告辞,检察长过来找办公室主任,那显然是有着事情要谈,他可不适合再赖在这里。

  “柳大队太客气了,都是兄弟单位,有什么好打扰的。”钟原檬笑呵呵的道,眼睛却是看了柳冇斌眼,他过来的目的,那可就是为了柳罡,柳罡却误会他们要谈事,这让他只能求助于柳冇斌了,他毕竟也是检察长,不能不顾忌点身份。

  “柳大队晚上有空吗?我们家门儿起聚聚。”柳冇斌瞬间的也就领会了院长的意思,办公室主任,那本来就差不多是检察长的管家,自然有着非常好的默契。

  “这个,是不是太打扰了”钟原檬的眼色,却是并没有逃过柳罡的眼睛,稍微的动脑子,他也能知道,钟原檬对自己感兴趣,也就是冲着那辆车,想知道那辆车后面的故事,可这却是让他有些无法拒绝,旦拒绝,那恐怕会让钟原檬不高兴,现在杨政正在卡刑警队,如果再让钟原檬不高兴,刑警队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自己这个刑警队长不说给刑警队带来什么好处,可至少也不应该给刑警队添什么麻烦。当然,能和检察长结交,那对于他来说,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呵呵,就顿饭,有什么好打扰的我也正晚饭没有着落,准备来敲老柳顿呢。”看柳罡答应下来,钟原檬倒也没有再故作矜持了,笑呵呵的接上了嘴。

  “哈哈,那敢情好,我可就出分钱,请两次客了。”

  知道钟原檬过来就是找自己,而不是找柳冇斌谈事,柳罡自然也就不提离开的事情了,三人在办公室里随意的聊了起来。

  “呵呵,柳大队这次是为了朱国富的案子吧?”柳冇斌没有问柳罡案子的事情,钟原檬倒是没有忌讳,作为检察长,上面自然也有着些门路,知道了朱国富的案子重新立案侦察,柳罡乃是专案组组长,这案子并不是什么秘密案子,因此,聊了会,他也就很随意的问了出来,都是公检法系统的,案子自然是最容易的交流方式。

  “是啊,朱国富死亡后遗失的那支手枪,就在前段时间我们抓捕的孙来泽手里,高检就把这案子交给了我。”表面的东西,本来也不是秘密,柳罡也就比较的随意了。

  “呵呵,最初听说从公安系统抽调了个人进高检负责朱国富的案子,我们还猜是谁呢,却不想竟然是柳大队长。”

  柳罡很是轻松的和钟原檬以及柳冇斌聊了起来,尹世强和杨政的谈判,却是颇为的不顺利,徐学东的逮捕令,杨政倒是无可奈何的签署了,那案子证据确凿,他可不敢公然的违抗法律,拒不签署。可是,两名刑警的案子,他却没有点松口的意思,刑警队不给他面子,他可也无需给刑警队什么面子,尤其是,两名刑警刑讯逼供同样是事实清楚,很难狡辩。

  “针对少数公安干警执法办案过程中仍不断发生刑讯逼供现象,且呈增多趋势,已成为个突出的问题。有的受审人员被屈打成招,造成冤假错案,有的无辜人员被摧残折磨致残致死,后果严重。这些问题,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败坏了司法机关的声誉,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望”尹世强好话歹话说了箩筐,杨政就是咬死不松口,还副义正词严痛心疾首的模样,非要严惩不殆,甚至,还含沙射影的教训了尹世强几句,尹世强听的直咬牙,可是,他除了老实听着,继续的说着好话,却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