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先铐起来吧”柳罡看了眼眼前的男子,却是眼睛陡然的亮,罗鸿的案卷中,也有理封镇派出所领导的签字,那却正是石庆松,石庆松,也是当初朱国富专案组成员之,大约,也就是这个石所长了。柳罡说完,随手的扔了个手铐给庄建。

  “你敢铐我”石庆松拼命的挣扎着,孙家成也赶紧的上去帮忙,才将其铐了起来。

  地上的混子看柳罡拿出手铐,直接的铐了石所长,却是顿时的慌了,装死的,装晕的,装伤的,都赶紧的爬了起来,仓皇的往边跑去,只是,柳罡却是哪里会让他们跑了,这些人,那可都是现场的证人,让他们跑了,自己拿什么理由去抓石庆松。只见他身子急速的冲出,阵拳脚,无论是受伤没受伤的,被他挨着,也就没有再站着的了。

  警车往往总是姗姗来迟,柳罡搞定了切,呼啸的警车也终于赶到,看着过来的警车阵仗,柳罡却是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来的可不仅仅是普通警车,还有两辆武警车,辆大吉普,辆卡车,显然来的人还不少。

  “谁他活腻了敢调戏我周大炮的妹子”最先冲下车的,是个仿佛铁塔般的武警中尉冲了过来,那声音,却是逼喇叭还要响亮。

  “就这地上这群死狗”那女孩子又狠狠的踩了个痞子脚,直痛的那痞子直叫唤。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铁塔般的中尉狠狠的将身边的个痞子踢飞,冲后面的群武警吼了起来,顿时的,群武警兵冲进了痞子中,只听阵噼噼啪啪的撞击声,夹杂着阵惨叫声。

  “燕子,这怎么回事,这些人平时不都是你跟班吗?”铁塔般中尉问着自己的妹子,眼睛却是看向了边的柳罡,现场,站着的也就五个人,除了他妹子,也就柳罡三人和戴上了手铐的石庆松,而庄建和孙家成押着石庆松站在柳罡身后,那自然的,柳罡是这几人的头了。

  “这群混蛋算计我,他们”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又是在哥哥面前,那些的话,却是不怎么的说的出口了。

  “周队长,这肯定是场误会”个略微有些胖的男子走了过来,那却正是公安局副局长周明波。

  “呵呵,这恐怕不是什么误会,群痞子,有人闹事有人摄像的,怎么可能是误会,这位女孩子肯定是被人算计了。”柳罡却是故意的装着不认识毫不客气的将事情给抖露了出来,既然已经铐住了石庆松,这个局,也就必须挑明了,眼前的这个周大炮,那显然是武警队的队长,能够把这武警队长给拉过来,那对于他们接下来的事情,可是非常有利的。

  “小家伙,这些人是你丢翻的?”周大炮看向柳罡的眼睛,那是冒着星星,仿佛个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甚至都忘了问怎么回事了。

  “这些垃圾,不值提。”柳罡有些不屑的扫了周明波眼,却是气的他周明波几乎吐血,柳罡不理会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捎带着骂他垃圾,只是,他却还无可奈何,此时的这些人中,谁都认识柳罡,却又谁都不认识柳罡,谁都和柳罡没有任何的交道。此时,又不适合揭开柳罡的身份,如果揭开,眼前的事情就有些不好收场了,虽然那些人的确是柳罡打伤的,可是,此时再经过武警的番蹂躏,早也就他们爹妈都不认识了。问题是,他偏偏还不敢阻止,这周大炮,虽然仅仅是个武警中队长,可周大炮的身后,那却是有着棵大树,那可不是他惹的起的,因此,他虽然明明白白看见柳罡抓住了石庆松,也只能是假装不看见,生怕被周大炮看出了什么。因此,柳罡说这是个局的时候,他都几乎的有些稳不住了,幸好,周大炮只是个楞子,并没有关心局不局的。

  “喂,你说我是被人算计了,这谁他算计姑奶奶?”周大炮不关心什么局不局的,女孩子却是没有忘记,被人利用了,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她哪里可能忘记,虽然她喜欢衣着暴露,可是,自己喜欢那是回事,被人算计剥光,那却又是另外回事了。

  “对了,谁他敢利用我妹子,我剥了他的皮”听妹妹提起,周大炮也顿时的想起了妹妹的事情还没有了解。

  “这事情,你们问这个人吧,他应该知道些情况,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还没有弄清楚呢。”柳罡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却也是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周副局长,对于他的本家周大炮,有着顾忌。同时的,他也隐约的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让这个女孩子进入这个局了,显然的,那目的,就是让周大炮认为自己调戏他的妹子。

  幸好,这些家伙来的速度还是慢了些,自己已经让那女孩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否则,还真有些难解释了如果真那样,这个周大炮恐怕会和自己拼命,如果自己再和武警发生冲突,恐怕不管结果如何,到时候,自己都难以在这陶县呆下去了。

  既然看出了对方的险恶用心,柳罡自然也就以牙还牙了,你们不是要让这些武警来对付自己吗?那好,我就让对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看最后你们怎么收场。因此,话音落口,他也就直接的将身后的石庆松给揪了出来。

  “石所长,这不是石所长吗?这怎么回事?”刚才石庆松在柳罡身后,柳罡也没提,周明波能够装作看不见,此时,他却不能再装作看不见了,只能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装着满脸惊讶的道。

  “石所长,你怎么被抓起来了”周大炮居然也认识石庆松。

  “请问这位同志是这怎么回事?”周明波身后的个中年警察询问起了柳罡,他知道,周大炮不好开口,只能是他来开口了,此时,也是到了无法再继续的拖下去的时候了。

  “我叫柳罡,9238专案组组长,下来调查案子,刚才在这里吃点东西,忽然来了群混子,这人是我司机抓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明白,只是听司机说,他好像是什么所长,庄建,这究竟怎么回事?”在这么大群人面前,柳罡自然不会承认是自己让人抓的石庆松,也假装的不知道石庆松是谁,而将切的事情推到了庄建的头上,庄建的聪明,完全的可以轻松的解释这么件事。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八八章周大炮

  第八八章周大炮

  “是这样的,我喝的有些多了,就去路边放水,结果,这边打起来了,我正准备过来帮忙,忽然看见那些痞子刚刚下来的依维柯上有人在摄像,我就感觉着这是不是个阴谋,就走了过去,结果他居然说他是什么所长,我当然不可能相信,哪有个所长和群混子在起的,而且还悄悄的摄像干什么,我们两人就争执了起来,结果,他想逃走,我就赶紧的抓住了他”庄建显然明白了柳罡的意思,几分真几分假,说来却是非常的合情合理。

  “石所长,你个堂堂派出所所长,竟然和群痞子混在起,像什么话,徐队长,你把人带回去,好好了解情况。”周明波大声的训斥着石庆松,同时,吩咐着旁边的中年人,既然已经发现了,那最好的,也就是先带走再说了。

  “等等,这石所长叫什么名字?”柳罡忽然的摆手制止了对方的行动,想就这么把人带走,那显然没门。

  “叫石庆松。他还和我打赌,说如果我能请你喝酒,明天晚上金阳宾馆他全包。还有刚才,就是这个杂碎剪断了我的衣服吊带,这个杂碎绊了我跤,哥,他们肯定是故意算计姑奶奶。”女孩立刻的想起了这么件事,聪明的她,也是想到了对方是利用自己对付柳罡了,此时,她对于柳罡,那也是有了丝好感,不是柳罡,她今天的丑可就出大了,而且,是柳罡先教训了那么拨人,自然是向着柳罡了,毫不客气的点了出来,对于自己衣服吊带被剪断的事情,也没有隐瞒。

  “周燕小姐,别开玩笑了,石所长就千把块钱的工资,哪有钱请你们去金阳宾馆消费的钱。徐队长,还不把人带走。”周明波挥手,额头也是微微见汗了。

  “且慢,算计了周大炮的妹子,天王老子也别他的想带走人,给我狠狠的揍,往死里揍,出了事情我负责。”周大炮虽然粗鲁,脑壳少根筋,可是,却也不是纯粹的傻蛋,对于妹妹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妹子说的如此清楚,他自然也是明白,对方是故意的算计自己的妹子了,不过,他却是没有想过要问清怎么回事,头脑简单,崇尚暴力的他,最喜欢的也就是拳头教训人。

  “等等,这事情,还是先问清楚最好。”柳罡却是再次的制止了下来,这些武警揍人,那可是没有多少的轻重,要是被这些家伙狠揍顿,那他还审讯个屁。

  “小伙子,在这省,我周大炮要教训的人,还没有谁能阻止的了。”周大炮亮了亮自己的拳头,狠狠的道。

  “呵呵,周队长,我可没有不让你教训人,只是让你等等。”柳罡微微的摆了摆手,才不慌不忙的继续道,“这人和我调查的案子有些关系,而且,我怀疑这次他们故意的算计你妹子,也和我们所查的案子有关,我需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想,周队长也不希望糊里糊涂的就被人算计了吧?等我弄清楚情况,就立刻放人”

  知道要强行带走石庆松,那除非和眼前的周大炮发生冲突,这显然是他所不愿意的,留石庆松在外面,那显然也不可能,那剩下的,也就是干脆的让这个周大炮来解决这个问题了,关进武警队,那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这些刑警,单纯的靠审讯,自己也很难有多大的收获,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撬开他们的嘴,不过,如果让这个暴力分子来,那却可能又是另外的回事了,他也是看出了,这个周大炮,那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而且,周大炮敢说出在这省,我周大炮要教训的人,还没有谁能阻止的了这样的狠话,那上面也肯定有着座大山,出了问题,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他却又不能直接的说让周大炮他们去审讯,那就有着教唆的嫌疑了,因此,他采取了迂回的策略,他知道,周大炮肯定不可能让他带走人。

  “不行,我现在就要人,刻也不能等,爽快些,你交人还是不交人。

  “除非,周队长能给我他们这件事的具体交代,否则,我不可能放人。”柳罡却是不说交人,而说放人,交人和放人,那可是有差别的,交人,那自己也就脱不了身了,至于自己放人,武警抓人,那又是另回事了。

  “多大件事,不就几分口供吗?小菜碟,我把这些家伙个不落的抓回去,保证给你份满意的口供。可以放人了吧”周大炮显然也不是真的笨,明白了柳罡的意思。

  “这不行,武警队没有关人的权利”周明波却是顿时的慌了,说实在的,柳罡带走周明波,他虽然也担心,却是多少还要踏实些,石庆松也算是嘴稳的人,知道轻重,不会乱说,而且,了解情况的他,也是明白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柳罡肯定不敢刑讯逼供。可柳罡不敢,不代表周大炮不敢,这个楞子,那可是失手弄死过人的,他有什么不敢干的。此时的他,却是心底懊悔万分,自己想用着楞子来对付柳罡,却是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家成,放人。”柳罡也没理会周明波,挥手,让孙家成放人,孙家成赶紧的掏出钥匙,解开了石庆松的手铐,手铐甫解开,石庆松几乎没有任何的考虑,就迅速的往后面逃去,周大炮在陶县,乃至整个明阳,那可都是恶名远播,他哪里敢让自己落入周大炮的手里,他可还没有活够。

  只是,庄建却是使坏,不小心给了他个绊腿,他刚刚的起步,就猛然的摔倒了下去,忙不迭的爬起来,跑了几步,就被武警士兵给追了上来,抓了回去,那些的武警,也不理会公安局的人就在旁,直接的就是顿拳打脚踢,在他们眼里,武警队长周大炮的话,那就是命令,其他人,那可和他们没有关系。

  “都给我带回去,好好的问候问候他们。”周大炮恶狠狠的道。

  “周队长,这人你们不能带走”周明波大急,赶紧的挡在了行人跟前,意图阻止武警队将人带走。

  “周局长”周大炮眉头微微的皱。

  “周队长,你放心,这事情,我们定会严肃调查,绝不会让你妹妹受到半点的委屈。”周明波虽然明白的听出了对方的威胁,却也不得不出面阻止,他不敢让石庆松被武警队带走。

  “呵呵,周队长,你们是什么时候接到报警电话的?”看着周大炮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柳罡忽然的插上了嘴,他就是强行带走石庆松,也不会让周明波将人带回去。武警队和这里,分别在县城的两边,从武警队过来,那要经过110指挥中心,距离比指挥中心,要远着半,然而,结果却是双方起赶到,而且,武警队的人还在前面,这显然的不合常理。即使武警队是军事化管理,反应快,可是,别忘了,110那是专业的应付突发处警的机构,除非故意延后,否则,怎么也不应该比武警队慢。

  当然,最大的疑点,还不在谁处警快慢的问题,最大的疑点,乃是武警队到这里的时间,感觉到那群人可疑,柳罡就看了时间,而警方赶到,柳罡又看了时间,两者之间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大约从武警队直接飙车过来,凭那卡车的速度,大约五分钟也不可能,更何况,还要紧急集合之类的耽搁。

  “不是报警电话,是有人直接的打的武警队的电话,具体是多杀时间?”周大炮没有回答具体时间,而是将眼睛看向了边的年轻武警。

  “报告,我们是五十四接到有人报告,五十七分出警”年轻武警赶紧的报告道。

  “现在是点十三分三十七秒”柳罡抬腕看了看时间。

  “点十三分三十八秒”年轻武警也同时的抬腕看了看时间,大声的报告着。

  “他们下车的时候,我就感觉着这些人可疑,看了下时间,刚好是五十四,你妹妹到我身边的时候,是五十六,我们发生争执的时候,是五十七”柳罡淡淡的道,当然,除了下车的时间,后面的这些时间他并没有看,只是根据经验判断,不过,他对于时间的判断,那也是非常精确的。

  “柳组长的意思是,你们还没有起争执,就已经有人报警了?”周大炮此时,似乎点也不反应迟钝。

  “周队长,你放心,我担保,公安局定会查明这件事”周明波赶紧的道,额头,也是微微的见汗。

  “周队长,报警用的是手机还是座机”柳罡再次的插嘴,打断了周明波的话。

  “是手机。”回答的是周大炮身边的武警。

  “徐队长,立刻去搜查车上”周明波忽然的吩咐下去。

  “周队长,我觉得还是你的人亲自去搜索,更稳妥些。看看有没有其他手机,也很可能是手机卡。”柳罡再次的打断了周明波的话。

  “徐队长等等”周大炮猛然的喝住了正要离开的徐队长,立刻的对身边的武警挥手,顿时的,三名武警向依维柯跑去,徐队长看了周明波眼,周明波微微的点了点头,徐队长顿时没有理会周大炮的吆喝,往依维柯跑去。

  “怎么,徐队长急于消灭证据了?”柳罡忽然的开了口,却是顿时的让那徐队长站住了脚步,柳罡如此明白的说了,他却是根本无法解释了。

  “哼”周大炮却是冷哼了声。

  “柳大队,你这是怀疑我们整个陶县公安系统?”周明波铁青着脸,柳罡如此直言指出,他也没有敢直接让徐队长和武警队抢先,对于周大炮,他委实的有着深深的忌惮。不过,他却是立刻的将矛头对准了柳罡,顶大帽子顿时的扣了下来。

  “你是周明波副局长吧?我柳罡没有怀疑陶县的公安系统,不过,我却不能不怀疑你这个副局长。”柳罡淡淡的道,眼前的这档子事情,即使不是周明波指使的,他肯定也是参与者之,否则,他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为什么会如此及时的出现在这110队伍中?即使是他值班领导,也应该要缓上步,110接警后,肯定首先的是安排110出警,随后才报告领导,尤其是,110指挥中心离这里的位置,那可是比公安局离这里要近的多。当然,他也可能正好碰上,指使,柳罡却是不相信这么个巧合。

  不过,如此公然的指责个副局长,那显然也是非常的不妥的,好在,反正陶县公安局在谢绍军和周明波在的情况下,也不可能配合他们的工作,他也就无所谓了,如果周明波不服气,他也有着太多的理由和周明波理论,就怕周明波不和他理论。

  “柳罡,你要为你所说的话负责。”周明波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我柳罡从来就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不仅你,当初朱国富案专案组的每个人,都有着嫌疑。石庆松有着嫌疑,你这个专案组副组长,也脱不了嫌疑。”柳罡冷冷的道,此时的他,却是要借着此时公开的场合,将他们来此的目的表达出去。

  “柳罡,你你不把事情解释清楚,你今天别想离开”周明波气的几乎吐血,猛然的挡在了柳罡跟前,倒是时间忘记了对武警队那边的关注。

  “那好,周局长请解释下,当初法院拿回来的那张法院门卫的登记单,还有朱国富的询问笔录,为什么都会有着张是假的?根据你们的案卷,当时,是你和管强去取走的那两份文件。”柳罡要的,也就是周明波明白无误的和他对质,当面对质,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尽量的扩大影响,让般的公安民警不敢公然的和自己作对。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八九章夜半石子

  第八九章夜半石子

  “那登记表,是管强取回来的”周明波无可奈何的辩解着,虽然他明知道这样回答对他很是不妥,他知道自己根本无需回答柳罡的问题,甚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