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般在她的家里,她丈夫牺牲后留下的老房子,在城郊结合的地方,所独立的小院,那里比较偏僻,也不怎么引人注意。”郑瑜低声的道。

  “哦,你现在能找到吗?”柳罡心底陡然的动,抬头看了看,明阳市也是隐隐在望,既然路过,何不干脆去查看番,市反贪局局长是处级干部,他虽然无权逮捕,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搜查,不过,知道那么个地方,有时候也很有用处,朱惠早晚会进入他们的调查范围之内。

  “能找到,就这个方向。”郑瑜低声的道。

  “老大,我们已经顺利过了明阳市,没有任何阻拦。”就在这时,柳罡接到了苏子峰的电话。

  “很好你们先回去吧”柳罡立刻的道。挂断苏子峰的电话,柳罡又将电话打给了王魁,“王魁,到明阳了吗?”

  “马上到明阳城了。”

  “你将车停在处不容易引人注意的地方,然后在路边等我,尽量抹去你留下的痕迹。”柳罡迅速的吩咐着,那辆森林武警的车,他们也不可能开回去。

  “是”

  柳罡继续的询问着郑瑜关于朱惠的事情,然而,结果却是颇为让人失望,她所知道的,除了这个女人在床上的事情,就根本不知道其他的事情,唯知道的,就是女人的身份。说话间,柳罡也是看见了路边的王魁。

  “老大,我把车停在了个没有人看管的住宅区,那里有三栋房子,外面停着不少车。”王魁上车,立刻的汇报道。

  “恩,很好。”柳罡点点头,越是这类的地方,越是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至少,短时间谁也不会注意到,等发现的时候,他们早也就将人带回去了,那时候,不用人发现,他们也会主动的和当地警方打招呼。

  汽车沿着郑瑜指点的路径,走了差不多十分钟,才找到了朱惠的家,那是处掩映在片竹林中的农家院子,屋子是砖瓦结构,大约半人高的围墙和房屋形成个大约七八十个平方的院子,汽车可以直接的开进院子。房屋旁边,有着几座坟墓,房屋也颇为稀疏,最近的也有着几十米的距离,那户人家也没有人在家,大多的家里都关着门,或许,都上山干活去了吧。

  看着这掩映在竹林中的小屋,柳罡有着种很想要去查探番的冲动,可是,他终究的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毕竟,此时他是名警察,名执行法律的警察,而不是个执行特种任务的士兵,作为名特殊士兵,完成任务比什么都重要,至于使用什么手段,要求那就是不惜使用切可以使用的手段。也正是部队的这些经历,让他时不时的使用些不是很合适的手段,之前直没有感觉着什么不好,甚至,多少还有些自得,这些手段虽然不合适,那效果显然是显而易见的。

  只是,去精神病院找郑瑜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感觉到,自己太冒险了些,尽管,因为他的冲动而取得了丰硕的成绩,可是,他承担的风险也是不小,至今,他也有些担心,担心黄欣怡会胡乱的说番,夤夜闯进个女人的卧室,那无疑的不是个警察应该干的事情,即使他可以解释是认错了人,即使他有着再多的理由,即使他是为了工作,可是,这所有的解释,认真计较起来,那都是有些站不住脚的,而如果黄欣怡再胡说番,他就更百口莫辩了。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二章个母亲

  第二二章个母亲

  当然,柳罡没有去暗中搜查朱惠家,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现在根本没有资格调查朱惠,而且朱惠的案子和他们的案子并没有任何关系,至少他们目前的证据无法证明朱惠和他们的案子有关,他即使他找到了朱惠的证据,那也无法并入他们目前的案子。不说朱惠,就是郑瑜和黄欣怡,如果不是戴云康留下的那几张转账单,和两人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也没有理由将两人给带回去。

  回去的路上,柳罡将车给了王魁开,而他却是再次的思索起了郭玉荣的案子,此时,虽然也是掌握了许多的线索,这些线索,都条条的指向了郭玉荣,换做是般人,早就可以抓起来了,然而,他们面对的是是政法委书记。

  这段时间,柳罡也看了许多检察院的资料和些内部规定,对于检察院的工作,也是有了些了解,个政法委书记,那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碰的,别说逮捕个政法委书记,就是调查个市政法委书记,也是需要报最高人名检察院备案。他也算是真正的明白了,李孟然为什么让他们调查朱国富的案子了,朱国富的案子,那也就是个导火索,他们现在的调查,也就是外围的调查阶段。真正的启动对郭玉荣的调查,那必须是他们掌握了相关证据之后的事情了。他们现在要做的,关键依旧是将朱国富的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朱国富现在的案子,牵涉的高层人物争斗他可以暂时不去考虑,那些,他目前还无法触碰,他能触碰的,依旧是他们之前发现的线索,那就是戴云康那条线,董燕西和周友贵,这两个人,那才是他们目前主攻的对象。

  当然,也不是说其他的就不重要,郑瑜和黄欣怡,那依旧是非常重要的线索,这两人在他手里,无疑的会让他们背后的人不得安生,就算郑瑜,虽然看似知道的事情不多,可她毕竟是郭玉荣多年的老情人,而且,听她的意思,她还有着千多万的财产,不说别的,单单就她的财产来源问题,就值得深挖。

  对于柳罡,郑瑜并不陌生,她对柳罡,并没有好感,甚至还有仇恨,孙来泽的死,那显然也和柳罡脱不了关系,不是柳罡,孙来泽根本就不会被抓,自然也就不会死了,她在心底,没少诅咒自己这个害死了自己儿子父亲的人。

  然而,儿子的出事,让他忽然的明白,对她最重要的,不是孙来泽这个初恋情人的亲哥哥,不是给了自己锦衣玉食的情人,也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自己的儿子,为了儿子,她什么后果都愿意承担,她什么都可以放弃,然而,她却忽然的发现,自己之前的依靠,却居然可能是掳走自己的罪魁祸首,时间,她绝望了,她的精神,几乎的接近崩溃。

  柳罡的出现,却是忽然的让她看到了线曙光,她从郭玉荣那里不止次的听说过柳罡的名字,而每次提到柳罡,郭玉荣都是很恼火,能让郭玉荣恼火的人,敢找郭玉荣麻烦的,除了柳罡,她还真不知道还能有谁,因此,她知道,这是唯可以帮她的人,这是她最后的希望,虽然,这仅仅是线希望,她也愿意为此而冒险。

  再次光临鬼脸滩,天色也早黑了下来,夜空下的鬼脸滩,显得格外的阴森,即使是大夏天的,也让人感觉到阵阵的寒意。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郑瑜心底百味杂陈,她低声的抽泣着,“柳大队,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们,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们,你们定要救回我的孩子,他父亲有罪,他有罪,他是个无辜的孩子,你们定要救救他”

  “你放心,我们定竭尽所能,救回你的孩子。”柳罡神色郑重的点点头,这也并不是敷衍,正如郑瑜所说,孩子是无辜的,孩子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他不应该承受父母所犯下的罪孽,作为个人民警察,解救个被人掳走的孩子,那是他的职责和义务。

  “你们跟我来吧”虽然心底早也做了决定,可到了地头,郑瑜依旧的有着丝的迟疑,那是她生的积蓄,那是她用身体和尊严换来的全部积蓄,旦失去,她又回复了个普通的女人,甚至,连个普通女人的生活,对她来说也是种奢望,只是,仅仅是迟疑了片刻,她就带着他们出发了。

  她带着几人到了鬼脸滩边的小山坡上,块不大的荒地,座孤零零的坟墓,对着鬼脸滩,坟墓显然也有些年了,不过,看上依旧整洁,坟头上,旁边,还开着些不知名的小花,杂草也并不是太深,显然的,之前经常的有人打理。

  这孙来泽,倒也还是孝顺只是,这郑瑜,怎么会带我们来这里,她难道会把东西藏在这么个地方?柳罡轻声的感叹着,虽然仅仅是些细节,却也能看出个人,不过,他更奇怪的是,郑瑜怎么会带他们来这么个地方。

  “妈,不孝女又来打扰你了,请你定保佑你的孙儿平平安安”郑瑜跪在坟墓前,恭敬的磕了几个响头,嘴里低声的念叨着。

  最后,她站起了身,费力的搬起了坟墓前的块石板,石板下,她用手指挖着坑,柳罡赶忙的在边帮忙,不大工夫,挖出了个厚厚的塑料袋,塑料袋包裹了层又层,柳罡打开塑料袋,顿时的,叠存单出现在了眼帘。七张存单,都不是同个银行,存单最少百万,最多张三百八十万,看那日期,却正好在戴云康那张转账单过后几天的时间,显然的,这就是那笔钱。七张存单,共千三百三十万。

  除了钱,就是那套别墅的产权证,另外,就是几个不同银行的账户本,再无其他的东西,这显然的让柳罡有些失望。忽然的,身边的郑瑜猛然的冲了出去,向鬼脸滩跳去,柳罡赶紧的个晃身,把抓住了郑瑜,“郑瑜,你干什么?”

  “我”郑瑜面色苍白,声音也没有多少的力气,经历了这么番磨难,死亡对她来说,那也就是种解脱。

  “你要是走了,你儿子怎么办?他已经没有了父亲,你难道还要他没有母亲?”柳罡缓缓的看着郑瑜。

  “我我不配做他的母亲,我对不起他。”郑瑜哽咽着。

  “儿女不会嫌弃自己的父母,他们也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如果你死了,你儿子他回来跟谁?他才只有几岁,他还无法照顾自己,你放心他成为个无人照顾的孤儿吗?你既然那么爱他,你就应该坚强的活下去,不为你自己,为了你的孩子,你也应该活下去。”柳罡的声音,有些的低沉,作为个孤儿,他对于孤儿的感受,自然是远比普通人更加的强烈。

  “我”郑瑜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走吧,上车,自己犯了的错,就要有勇气去面对。”柳罡轻声的道。

  “谢谢”郑瑜看着这个年轻的队长,却是禁不住的道了声谢谢。

  再次的上车,也是接到了苏子峰他们的电话,行人也是平安到达雷达站,那四个人,也是交给了赵宗伟审讯。此时,柳罡也才打了个电话给孙家成,让他将事情通报下当地公安局。

  政法委书记的办公室,郭玉荣坐在办公桌前,脸色显得格外的阴沉,眼睛里的怒火,如果能够杀人的话,柳罡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除了对柳罡的恼怒,他更多的,是对自己目前处境的担忧,管强向天晴周明波,这些人虽然不是他手下的中坚力量,可是,这些人却无疑是和他关系最为密切的人,而这些自己人个个的落入了专案组的法网,甚至,陶县公安局的态度,也是显得暧昧起来了。

  这些,还不是最让他担忧的,最让他担忧的,是郑瑜的失踪,虽然目前并无确切的消息,可是,他却是几乎的可以肯定,这事情,是柳罡他们干的,当然,如果单单是郑瑜失踪,他也并不是太担忧,郑瑜实际上也并不知道什么,无法泄露什么真正的秘密,就是当初朱国富的事情,郑瑜也没有任何的接触,更不可能有什么证据,凭着些没有任何证据的言语,还无法奈何他个堂堂的政法委书记。

  可是,郑瑜不知道多少的秘密,黄欣怡知道的事情,那却是太多了,他尽管不能肯定黄欣怡在柳罡的手里,可是,那可能性无疑是最大的。他虽然没有派人跟踪柳罡,可是,柳罡公开的行踪,他还是了解的,正因为他知道柳罡从郑瑜的接任者嘴里掏出了精神病医院的事情,他也才匆匆的从精神病医院转走了郑瑜,而就在这天晚上,黄欣怡就从精神病院失踪,那除了柳罡,还能有谁呢?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二二章军事机密

  第二二二章军事机密

  赵宗伟他们也是完成了对四个痞子的审讯,四人的审讯,非常不顺利,甚至,连四人的姓名都没有问出来,检查了四人的随身物品,四张身份证,经鉴定,全是假的,只不过假的几乎可以乱真,也没有任何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更让柳罡感觉到意外的是,四人身上的通讯工具,三个传呼都是才开的号,根本不曾使用过,发票都还在身上,购买的时间,正是今天的日期,而唯的手机,则是上面没有任何的记录,电话簿空着,没有任何的通话记录,更关键的是,号卡也折成了两段,甚至,号卡上编码,更是早就被抹去。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如此谨慎小心听着赵宗伟的汇报,柳罡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隐约的感觉到,这些人,绝不是普通的混子,般的混子,哪里会如此的谨慎,就是管强个曾经的刑警,电话通讯记录也没有完全删除,再说了,般的混子,哪会谨慎到连电话卡上的序列号都被抹去,哪有如此果断的毁掉手机卡,他们之间发生冲突,也就那么短短的段时间,能在这么瞬间做出决定,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他再仔细的回想了下和几人交手的情形,和他动手的几人,固然是击即打倒了敌人,可是和王魁动手的人,却是交手了几招,王魁的功夫,在十人中,也就仅次于苏子峰,算是个高手了,能和他交手几招,那显然也有着不俗的功夫。这让他对于这些人的来历,又多了几分的好奇。

  “这手机卡,有没有可能复原?”柳罡询问着边的赵宗伟,对方不先对付他们,却是先毁掉手机卡,那也就是说,手机卡在那什么三哥手里,比对付他们更加的重要,这手机卡,或许有着什么秘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赵宗伟摇了摇头。

  “这里的赵工是通讯方面的工程师,我帮你问问他。”在旁陪着的熊杰立刻的道。

  “我们起去吧。”柳罡此时,也是有些的急切,他急于的想知道,。

  “这卡只是折断,能够读出来,不过需要耽搁些时间,我读出来了,让人给你们。”赵工是个三十来岁的瘦子,对于两人,那也是不冷不热的。

  告别了赵工,柳罡走进了审讯室,提出了个人,不过,他并没有提老三和老四,老三明显是四人的头,就他身上有枪,也就他有手机,而且,也是他在车上玩弄郑瑜,这些,已经足够确定他在车上几人中的地位了。老三老四两人形象并无半点相同之处,应该不可能是兄弟,而从郑瑜的嘴里他也知道,另外两人都称呼他们三哥四哥,那两人的称呼,应该是团伙中的排序。也就是说,这两人,应该算是团伙中比较有地位的人。相对而言,在团伙中越有地位的人,对团伙的忠诚度,也相应的越高,提审这么两人,显然不是很合适。

  然而,他的审讯,结果也没有任何的区别,被审讯者压根就不说话,仿佛个哑巴,任凭他怎么问,都没有句话,气的柳罡几乎的要动手揍人了。再次的提审了另人,结果,居然也是样。

  无奈的摇了摇头,柳罡也没有了继续提审的兴趣,反正也都是无用功,何必去劳神费力,无法从几人嘴里掏出什么,他就将期望放在了那张电话卡上。赵工并没有让他们等的太久,不过半个小时,电话卡的数据就被读了出来,电话号码居然是省粤州市的号码。

  柳罡看了看时间,也是十点了,不过,略微的迟疑了下,他依旧的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个电话,他打的,乃是卞有水的电话,这事情,找谢旭秦那无疑是最方便开口的,谢旭秦肯定也能够办到,可是,谢旭秦毕竟只是武警,而且,谢旭秦只是在海珠,他只能是求人才行。其余的警界的朋友,也都是海珠的,显然很是不方便,最合适的,也就是卞有水了。

  “柳老弟,近段时间可好啊?”电话里的卞有水显得颇为的开心。

  “呵呵,还不就那样,混时间吧。”听着卞有水的态度,柳罡倒是踏实了些,如果卞有水不冷不热,他却是不得不考虑另外想办法了。

  “呵呵,你这个电话倒是打的合适,我们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只差些资料还没有补齐,我们正在提前庆祝呢。”对于柳罡,卞有水倒是没有隐瞒案子的意思,柳罡对于案子,那根本也就属于知情人之。

  “呵呵,那可得恭喜你们了”

  “呵呵,结果你有些想不到吧,朱亚罗居然是朱莉的父亲,朱副市长同父异母的哥哥”卞有水又和柳罡简单的说了下案情,案情其实也没啥复杂的了,名单上的那些人的落网,也就多了个朱副市长,朱亚罗自然不会把自己的哥哥记载在那名单之上,只不过,那大群人的落网,却是不可避免的将朱亚罗给拉扯了出来。

  “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柳罡笑着道。

  “呵呵,专案组的老伙计都挺想你的”卞有水又让隋涛和柳罡聊了几句,甚至,林浩龙也和柳罡说了两句。

  “卞组长,我这次可是有事情麻烦你了。”电话再回到卞有水手里,柳罡也就没有再客气了,本来就是求人帮忙的,有什么好客气的。

  “看老弟说的,什么事尽管说”卞有水答应的非常爽快。

  “我有个案子,当事人的电话号码是粤州移动的,我想查查这个号码”

  “我说啥事,查移动号码,小事桩,半个小时给你结果,你那有传真吧。”卞有水顿时的笑了起来。

  “半个小时”柳罡禁不住的愣,查个号码虽然不复杂,半个小时,那显然也是困难的,单单找到人,大约都不少于半个小时,更何况,此时还是半夜,找谁去查。

  “呵呵,卞组长的爱人是粤州移动分公司副总,查个号码,那还不是小事桩。”隋涛笑着在电话里补充了句。

  说了传真号码,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