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信全无,就是让他这个刑警队长连刑警队都不敢回去,也不是不可能的。”穆桂秀更是大包大揽。

  “呵呵,那就麻烦二位了。”柳罡客气的道。

  “呵呵,我们也是专案组的员,跑远了身体吃不消,附近走走,那可是比窝在家里强些。我们和他们有关的资料,年纪大了,记忆力可是大不如前了。”侯梓均笑着起身告辞,他们虽然看过案卷,可是,也就走马观花的看了遍,大概的能够记得,具体的,却就记不清楚了,这准备去找别人的麻烦,那自然是需要些准备才行。

  二位老警察主动的接下了对付石庆松的事情,倒是让柳罡感觉着轻松了不少,对于两位老警察的话,他虽然未必全信,不过,却也并没有多少的怀疑,混了辈子警界的老警察,哪个没有两把刷子,既然他们敢大包大揽,那想来,也有了他们的主意,至于什么主意,他可不是太关心,他要的,也就是达到自己的目的。

  “赵哥,加大对周明波的审讯力度,他家里搜出的那些东西,可以抛出来了,另外,尽量询问下关于石庆松的事情。”此时,案情也有了较大的进展,牵涉到的人,也是职务越来越高了,是时候解决周明波的问题了,如果能打开周明波的嘴,那对于接下来的进度,肯定也会大有影响。

  打完电话,刚刚的看了会案卷,又是阵脚步声响起,却是孙家成行人回来了,几人脸上都带着笑容,显然,事情办的很是顺利。

  “组长,你也在啊我们之前打你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孙家成老远就叫了起来,显得格外亲切。

  “恩,我出了趟,那里比较偏僻,没有信号,事情都办好了吧”柳罡笑着解释道。

  “都办好了,只是需要整理妥当,明天早,就可以移交检察院起诉了。我已经和农科长打了招呼,他等会过来和我们起准备资料。”孙家成笑着道。

  “恩,很好。”柳罡点点头。

  “对了,组长,中午的时候陆军打过你的电话,没打通,他就打了我的电话。”孙家成继续的汇报着工作,虽然他在专案组没有任何的职务,不过,他是最先进入专案组的人,柳罡也比较信任他,柳罡不在这驻地的时候,安排工作都是通过他的嘴,因此,无形中他也就成为了柳罡助手般的存在,柳罡不在,办什么事情,也都直接请示他。当然,这也和孙家成的身份有关,他是本科毕业,成为检察官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其余几人,都是普通的司法警察,在检察院,普通司法警察本来就是协助检察官办案的,柴欣荣这个正式的助理检察员不在,自然的,也就将孙家成当成中心了。

  “哦,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这两天,柳罡也是将陆军陆兵派去调查周友贵的事情去了,周友贵,那也是颇为关键的个人。

  “他们发现,周友贵在吸毒,而且,瘾还不小,他们询问是否可以对周友贵实施抓捕,我告诉他们必须寻到机会,秘密抓捕周友贵,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最好是不让人怀疑。”孙家成低声的道。

  “很好”柳罡点点头,逮捕周友贵那不是目的,逮捕他的目的,是为了寻找董燕西的证据,因此,那只能是秘密逮捕,否则,旦暴露,就打草惊蛇了。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三二章喜乐

  第二三二章喜乐

  晚上,凌笑笑和萧晓也没有回去,她们两人占据了柳罡的床,而柳罡自己,自然是只能睡休息室的破沙发了,好在,他这个人也还不那么挑剔,尤其是睡觉的地方,睡沙发,那也算是不错的了。

  只是,老天却不愿意让他睡的太多,刚刚睡的迷迷糊糊,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苏子峰打来的,电话里的苏子峰显得有些激动,“朱建芳被抓住了”

  朱建芳的确是藏在山上,藏在个颇为偏僻的农户家中,却依旧生生的被特警队的人给生生的找了出来,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带下了山,甚至,连和他睡在起的女人,都不知道这个人已经被带走了。

  “呵呵,不错啊,审讯出结果再给我打电话”柳罡笑呵呵的道,反正这也事关军队方面,让军队审讯,他也免得去麻烦,就算刑讯什么的,那也与他无关。

  “是,老大”苏子峰答应的很是爽快,他的心底,根本就把柳罡当成了自己的上级,对于柳罡的话,那也都当成了命令对待。

  挂断电话,他再次的躺在床上,却是没有了多少的睡意,朱建芳的被捕,让他对于案件的走向,更多了份期盼,凭着感觉,他相信这朱建芳不是个硬骨头,苏子峰他们要拿下朱建芳应该不是件难事,只是,这朱建芳究竟知道多少内幕,他的心底,却是并没有多少的底。自己都感觉到朱建芳容易被拿下,郭玉荣这个老公安,没理由太相信朱建芳,再有,朱建芳年纪也摆在那里,当初的事情,那肯定是没有他的份。

  不过,也幸好他没睡意,正想着事情,电话再次响了,这次,却是让他彻底的没有了睡意,电话是陆军打来的,“组长,周友贵要去云都,明天七点的飞机,已经出发了,我准备在路上动手”

  “他有几个人路?”柳罡询问道。

  “没其他人,就他和司机。”陆军低声的道。

  “那让他走吧,进机场再抓他。”柳罡想了想,道,在路上抓人,司机却是个烦,只有等进了机场才抓人,那才是最稳妥的。

  “机场内抓人,我们没有逮捕证”陆军低声的道,要让机场配合,可不那么容易。

  “这个我来想办法吧你注意跟着,别让他丢了就是了。”柳罡缓缓的道。

  “是”陆军响亮的应了声。

  “隋涛,还在跳舞啊?”柳罡打通了隋涛的电话,电话里还听到些舞曲声,隋涛的同学李祥龙乃是机场派出所副所长,在机场抓人,自然是找他最为合适。

  “恩,明天就正式结束了,大家都睡不着呢。”隋涛的声音,很是开心。

  “你那同学现在还在机场派出所吗?”闲聊了两句,柳罡就进入了正题。

  “呵呵,下午他还给我打了电话,约好后天见面呢。”隋涛笑呵呵的道。

  “哦,我有个嫌疑人,我们想要秘密逮捕他”柳罡简要的说了下。

  “呵呵,没问题,我马上给他打个电话。”隋涛笑着道。

  “恩,搞定了给我电话。”

  隋涛的电话回的很快,仅仅几分钟,电话就打了过来,不过,这次不是隋涛打的,而是李祥龙直接打过来的,看着李祥龙的电话,柳罡倒是有些意外,“李所长,不好意思,深夜打扰了。”

  “呵呵,柳大队长可太客气了,什么时候过来啊,我们起好好喝杯。”李祥龙显得很是热情。

  “这次就不打扰李所了,这边有些事情走不开,是专案组的两名同志过来的,他们是省高检的”柳罡自己并没有打算过去,虽然周友贵很关键,可是,他却也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再说了,也就秘密抓捕个吸毒者罢了,两名司法警察,那也是足够了。不过,两人的身份可得交代清楚,否则过去的时候别人可就搞不明白了。

  “省高检的”李祥龙怔。

  “这案子是省厅和省高检联合办的案子,劳李所长费心了。”柳罡点出省厅和省高检,另外个重要的原因,那自然就是保密了,对于地方上的案子,即使有着隋涛的面子,在保密上,李祥龙也未必会注意。

  “呵呵,看柳大队说的,你放心好了,今晚我的夜班,早上我亲自去给你办,你让他们过来直接找我就是了。”李祥龙却是更热情了几分,省厅和省高检的联合专案组,他自然更不敢怠慢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柳罡顿时的又轻松了许多,如果周友贵被抓回来,那也就不难拿下董燕西了,吸毒的人最是脆弱,却是不太可能有多强的意志力。只要拿下了董燕西,水泥厂那边,也就难度不大了。忙完了事情,柳罡也感觉到了阵阵困意,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石庆松显得有些的亢奋,出了那么档子事,被武警队折腾了晚上不说,还被停了职,惹得周明波大发雷霆,臭骂了他顿,他都感觉着,自己末日快到了,他禁不住的有些后悔,自己逞什么能,非要亲自出马,去设局套别人。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却居然又听到了周明波被捕的消息,他的心底,也不是感觉着绝望,而是真正的绝望了,停职无所谓,那随时可以复职,或者换个地方重新任职,可是,周明波居然被捕了,他最大的后台,那也就是周明波了,周明波倒台,他那停职,差不多也就等于是撤职,再无恢复的希望了。

  这绝望,让原本只是身体上的痛楚,变成了心理上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变成了真病了,然而,就在他绝望之际,忽然的,又出现了重大转机,他忽然的被任命为饿了刑警队大队长,个镇派出所所长,和刑警队大队长,虽然是平级,可是,刑警队大队长却显然更接近领导些,这年头,干好干坏,那还不是领导说了算,只要不出大事就行了。

  那纸任命书,仿佛剂灵丹妙药,瞬间的让石庆松身上的疾病霍然痊愈,当晚,就回到了家中,大概是兴奋,也或者是躺在病床上睡了几天的缘故,反正,他是没有点睡意了,两度缠绵之后,依旧的没有睡意,非要拉着老婆子说话,这却是折腾的他老婆有些的受不了,极端不耐烦的道,“老石,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

  “阿静,你说,这究竟是不是郭书记亲自出手了”石庆松压根就没有理会老婆的不耐烦,更肉麻的学着电视剧里叫老婆卢静阿静。

  “阿静,还阿猫阿狗呢,别再烦我睡觉了。”老婆卢静翻了个身,不在理会他,这问题,她也回答了不下十遍了。

  “你不知道,这要是搭上了郭书记的船,你老公我今后那就是帆风顺了”石庆松继续的唠叨着。

  “别做白日梦了,明天是星期几?”被吵的没法睡,卢静终于的忍不住的抢白起自己的老公来。

  “星期几有什么关系?”石庆松愣。

  “老石,你动动脑子吧,明天是星期六,星期六,你听说过那个领导上任,是星期六正式上任的吗?”卢静有些不愿意提这件事,她不希望太打击自己的丈夫,前两天丈夫躺在床上的样子,那仿佛就是尊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她真害怕自己的丈夫再回到那副模样。

  “星期六”石庆松微微的呆,星期六,那可是周末休息,让自己周末上任,那显然的,自己的任职,让公安局的有些人不满意了,而他自然也不难想到,是谁对他不满意,他就是被谢绍军给停职的,之前被突如其来的大喜事冲昏了头脑,此时老婆提醒,他自然是明白了过来。

  “现在专案组动静闹的那么大,你以为这是让你升官发财啊,那是将你放到火上去烤,让你去挡专案组的子弹,我劝你,就算去当这个刑警队大队长,也别去给别人当枪使”卢静苦口婆心的劝解着自己的丈夫,虽然不在公安系统,可综治办上班的她,对于公安局的事情,还是知道些的,尤其事关自己丈夫,她更是关注,对于丈夫的处境,那自然也不难分析出个大概。

  “女人就是那样,头发长见识短,什么叫富贵险中求,郭书记让我担任刑警队大队长,那是对我石庆松的信任,我怎么可能出工不出力,那郭书记还不直接撸了我,那岂不是让别人看笑话”石庆松斥责着自己的妻子。

  “看笑话总比进监狱强,不听话怎么了,总不能说撤职就撤了那的职,大不了,就给安排个闲位,就算混混日子,那也比整天提心吊胆强。现在咱们家也不缺那几个钱。”卢静继续的劝着自己的丈夫。

  “好了,好了,睡觉吧,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怎么做。”这次,却是轮到石庆松不耐烦了,他转过身,心底却是颇不平静,只不过,此时却是没有了多少的兴奋,而是多了些忧心。

  第二卷刑警大队长第二三三章好消息

  第二三三章好消息

  尽管有了点忧心,却依旧的不能掩饰石庆松内心的喜悦,他大早的起了床,收拾妥当,看看时间,却才仅仅是六点多点。接下来的时间,那就有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了,他不时的看着时间,可是,那时间仿佛蜗牛般,半天,也不见移动。

  “老婆,我走了”好不容易的盼到了七点四十,石庆松起身往外走去。

  “老石,今天是周末,你又是第天上任,去那么早,领导也还没有来,你总不能直接就去刑警队吧。”卢静看了看时间,有些无力的道,虽然明知道自己的话不会有多大的作用,可是,他还是禁不住的说了句。

  “你懂什么,总不能让领导等我吧”石庆松关门走了出去。

  “石大队来了”他早早的来到公安局,门卫自然也是知道他的任命,热情的招呼着他。

  “恩”门卫大队长的称呼,让石庆松阵飘飘然,浑然忘记了那点点小小的不愉快,他抬步往刑警队走去。

  只是刑警队门口,他却停住了脚步,略微的迟疑了下,他并没有进去,虽然文件下来了,可是,毕竟还没有宣布,他现在也还不是刑警队的大队长,此时去刑警队,那显然不怎么合适,他又去了宋学刚的办公室,政工部门的人找他谈话的时候也是说了,宋局长现在分管刑侦工作,今天由宋局长送他去上任。

  办公室门紧闭着,他站在门口站了会,百无聊赖的在楼道上踱起步来,不时的看下时间,心底无比的焦急,不过,脸上,却是透着几分的从容,只是,时间过的实在是太慢,他踱步的频率,也禁不住的稍微快了些。

  都九点多了宋局长不会是去了刑警队吧再次的看了看时间,也是九点半了,石庆松再也的坐不住了,他也不好径直去刑警队,下了楼,来到了门卫那里,问道,“小张,你看见宋局长了吗?”

  “宋局长没来,今天梁政委值班。”门卫赶紧的道。

  “哦”石庆松哦了声,心底,却是变得有些焦灼了起来,回到办公大楼,犹豫了许久,看了无数次时间,也是整整十点了,却依旧没有点宋学刚的身影。

  也许宋局长昨晚熬夜,睡着了吧我等下无所谓,不能让刑警队的兄弟们等的太久了迟疑了会,石庆松拿出了电话,打了出去,他并不知道宋学刚的手机,因此,只能是打出了座机号码,半响,电话被接听了起来,电话里先是传出了声大大的呵欠声,“谁啊?”

  “宋局长,我石庆松,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石庆松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恭敬。

  “啊,庆松啊,出院了吗?”宋局长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关切。

  “出院了,昨晚就出院了,刑警队的工作不能耽误啊。”石庆松有些迫不及待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

  “是啊,这刑警队刚刚的分了家,人员工作也都有了很大的调整,可不能没有领头羊,庆松你什么时候能去刑警队上任啊?”

  “宋局长,我现在就在公安局。”石庆松赶紧的道。

  “啊,你都去了啊,你等等,我马上过来”宋局长说完,挂了电话。

  宋局长的表现,却是让石庆松稍微的松了口气,宋局长对他,那显然是关切的,只要宋局长不故意使绊子,自己这个刑警队队长,那也就很容易掌控局面了。只是,让他有些烦闷的是,这等,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终于的等来了宋局长,啊,不,宋局长的电话。

  “宋局长,你来了啊”石庆松赶紧的接起电话。

  “庆松啊,我刚刚出门,不过,忽然想起,这是周末啊,刑警队的同志们也都没有上班,你这样去上任,对于你工作的开展很是不利,我看,我们还是下午去吧,我让人通知刑警队的人全部都回刑警队,你看怎么样?”宋学刚完全是副商量的口吻。

  “还是宋局长考虑的周到,这么早打扰宋局长,中午我请客,宋局长”宋学刚这提醒,石庆松也才猛然的醒悟过来,是啊,要是自己去刑警队上任,就那么两个值班的人在,那岂不是非常的没面子。

  “呵呵,中午家里有客人,就算了,晚上,晚上大家起好好喝个痛快。”说完,宋学刚挂断了电话,脸色,也瞬间的晴转阴,阴沉了下来,拿过茶几上的烟盒,弹出支烟抽了起来。

  周明波的被抓,他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分管了刑侦那块,然而,刚刚两天,刑警大队忽然的就被分开了,经侦和缉毒都被分了出去,这也就罢了,他感觉到无比恼火的是,居然让石庆松来担任这个刑警队长,这不是纯粹的添乱吗?石庆松和专案组的恩怨,人尽皆知,拍他来当刑警队长,那不就是和专案组掐架吗?他可不认为,石庆松这个二百五,能掐的过柳罡这头小狐狸,尤其是,石庆松身上,自身就有屎,更加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更何况,别人还有省厅的尚方宝剑,即使省厅不定是真心支持,可是,那毕竟也是代表省厅。

  放手不管,那根本不可能,自己现在分管刑侦,刑警队出了什么乱子,自己可就少不了要受到牵连。此时,他也是明白了,自己这个分管刑侦的肥差,弄不好,就会成为自己的葬身之地。可要管,又怎么管?刑警队长,还轮不到他来决定,那剩下的,也就只能是尽量的将刑警队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让刑警队太和对方作对,而要将刑警队控制在自己手中,那自然需要大大的打击石庆松的威信了,不过,这事情,却又不能做的太明显了,石庆松背后的人,那也是他不敢得罪的。

  柳罡也难得的天没有出去,上午,除了两位老警察出去,其他的人,也都没有出去,张之翰两人的案卷资料,那是让几人都熬了个通宵,早上才交给了检察院,此时,都在补瞌睡呢。柳罡在休息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