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七杀组(1/2)

加入书签

  大雨滂沱。

  充斥着雨声的夜晚,连望京这座不夜的城市,也变得寂寥了许多。

  重重雨幕之外,高楼内的灯火依然闪耀。然而宽广的街道上,却几乎看不到人影,只有一辆辆夜班的公共梭车,偶尔会跨越黑暗而来。

  萧瑶像一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梭车顶端。

  空旷无人的路面,让梭车行驶的速度比往日更快,雨点好像变成了尖锐的钢刷,一个劲的洗刷着萧瑶的身体,像是要刮掉一层皮似的。

  靠近郊区的时候,夜班车就已经空了。司机只象征性的在站点附近减速,每次都是还没有停下,就又加速离开。

  在距离某个别墅区最近的站点,萧瑶终于动了动,撑着身体坐起来。

  雨水打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在梭车的速度降至最低时,萧瑶从车后滑了过去,借着雨水和夜色的掩护,瞒过了梭车的后视镜。梭车溅射的泥水打在了褴褛的中衣上,不过已经狼狈成这样了,也不在乎再多这么一点。

  萧瑶靠着脑子里的印象,翻进了孔方的房间。

  外面的冷意从窗台飘进来,孔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一个人形的、衣角破碎而摇摆的阴影,吓得几乎惊叫出来。

  “闭嘴!”萧瑶紧紧的捂住他的嘴,一直到他认出自己,憋闷的在她手下点着头,才终于放开了自己的手,“是我。”

  “师……师父!”孔方压住自己的声音,小声的惊呼着,“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自从孔方揍人不成反被揍,他就下定了决心,要学会打架,这样才能保护梁笑笑!他从梁笑笑那儿偷到了萧瑶的通讯号,直接提出了拜师的事。虽然萧瑶说还需要考核,但孔方早就改了口,只要不在梁笑笑面前,一口一个“师父”简直毫无压力。

  萧瑶却像是筋疲力竭一般,靠着墙面和床边滑坐在了地上,手撑着胀痛的太阳穴,皱了皱眉:“……安静点。”

  孔方连忙给嘴拉上拉链,然而看着她糟糕的状态,又没忍住再次开口:“隔壁就有医疗仓……”

  “安静!”

  “……真的不要紧么?”孔方圆滚滚的脸上,露出忧心忡忡的神。在收获萧瑶一个忍无可忍的眼刀后,终于又闭上了嘴。

  当外界的干扰趋紧于无,体内的烧灼感便越强烈起来。

  这种热度,萧瑶其实并非第一次感觉到。

  上回打过架后,她就曾隐隐的觉察到,瘀伤处有着不正常的热现象。只不过,大约是那时候的伤势太轻,所以这种热也不明显,加之持续时间不长,也没带来什么损耗,萧瑶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然而这一回,爆炸造成的大面积灼伤和创伤,仿佛一下子勾起了体内的火苗。

  但凡身上有伤口的地方,都像是被点燃了一场大火,熊熊焚烧着她的身体和精神。

  ——然而,浴火重生。

  虽然并没有刻意去记住,但她现在的伤势,和刚从棺材里逃出来时,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几个小时前的自己,分明就是一个血人,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好皮肤。然而几个小时候,破碎的衣摆上分明还是鲜红一片,露出的皮肤却看不见一丁点儿的创口。

  孔方能真的听话闭嘴,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现她看起来狼狈,身上却根本没有伤痕。

  真正意识到不对,再回想的时候,萧瑶才现,这具身体的体质确实有些蹊跷。

  习惯了“秦衣”体质的强横,“萧瑶”这具身体,不过是弱鸡中的弱鸡。因为基数太小,所以即使有所提升,萧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她成为萧瑶,只有短短十天而已。

  十天前,她才刚出院。十天后,她连爆炸都能扛过去了。

  这种进度,就连以身体素质闻名整个紫微的秦家人,都望尘莫及——远远超过了当年的自己。

  更别提这种诡异的恢复速度了。

  而且,之前自己从星辰陵园逃走时,所爆出来的力量和速度,根本无法用意志来解释。失血到那个程度,她能动一根手指都已经很不错了。但那个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体能已经超过了自身的极限,甚至说翻个三四倍都不为过。

  随着伤口的愈合,这股力量也像潮水一般褪去,身上只余下疲惫。

  可即使疲惫,萧瑶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的体能又提升了一个阶层。

  ——莫名的灼烧感,违反常态的爆力,诡异到极点的愈合速度,以及痊愈后不断突破的体能……

  萧瑶突然想起,在萧家陨落之前,这个姓氏,几乎是“战神”的代名词。

  难道萧家人的秘诀,就是这种异于常人的体质?!

  然而之前的“萧瑶”,现在的萧琅和萧叔一家,似乎都没有表现出这个特征来……

  想不通的事,萧瑶也不会去钻牛角尖。她的风格一向简单粗暴,更何况这种体质暂时只看得出好处,还没现有什么隐患。就算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真现了问题再去烦恼也不急。

  萧瑶是躲过了别墅的警戒,自己偷偷摸进来的,自然不想被人现踪迹。

  雨水稍歇,天色渐明,外面隐约传来早餐的香气。萧瑶折腾了这么一场,早就饿了,这会儿更是毫不客气使唤着“徒弟”,让孔方给她偷渡点吃的过来。

  只是……孔方回到房间的时候,带回来不仅有早餐,还有一只oss。

  “你房间里的,是谁?”看着端着早餐准备回房、还神躲闪的孔方,oss轻轻用餐布擦了擦嘴角,状似不经意的问出来。

  ——连孔方自己都没想到,他家母上大人,平常十天半个月都见不着影,今天居然一大早就回!家!了!

  一只涂着黑色蔻丹的手,搭在了餐盘上面。

  孔方一抖,根本没敢和母上大人抢东西,一句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