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十章 潘多拉(1/2)

加入书签

  潘多拉,欲|望之城。

  在这座地下城中的地下城,每个人都戴上了假面,却剥露出内心最原始的欲|望。所有来到这儿的人,都抛却了他们人类的身份,甘愿化作一只妖魔,在这片腥臭的土地上乱舞。

  黑色的石质擂台,被成千上万次的击撞,捶打出了丝丝缕缕的裂痕。而这些裂痕,又被摔打到石面上的血肉填塞,一重重的,又浸染成浓郁的黑色。

  此时此刻,身高两米以上的“牛头人”,正被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抓住脚踝,一次次猛摔到地面上。牛头人身上的防具大半都以破损,衣服也被地面磨出一个个破洞,褴褛之极。露出的大片大片的皮肤,已经被伤口和血液模糊得看不出轮廓。只能根据它的体型,推断出它原本也是极健壮而威武的。

  带着牛头面具的人,努力长大着嘴巴,不停出嘶哑的声音。然而从那大张着的嘴里,隐约可见断裂一片的牙床,也难怪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

  可,即使听到了,又能怎样呢?

  没有人会在乎。

  观众只是欢呼着,向场内抛洒着他们的赏钱。他们并不关心有没有人死,他们只在乎这场血腥而野蛮的盛宴,能不能够值回票价。

  擂台上的另一个人也不会在乎。那个带着睚眦兽面的男人,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将比他本身还要庞大的“猎物”,拖回到自己的爪下,泄着他的凶性——即使那猎物,已经毫无抵抗之力,只一心挣扎着要爬下擂台,结束这场单方面的施虐。

  决定一场胜负,从来用不了多长时间。

  往往是在胜负已分之后,真正的饕餮盛宴,才会正式开始。这是属于野兽的、残暴的欢愉。又或者,这些披着人皮的东西,比野兽更加不堪。

  在紫微星域的官方通稿中,隔壁帝林星域的民众,常被描述成茹毛饮血的野蛮人。

  可在萧瑶的眼中,这些妖魔般的生物,其实并没有多少区别。权力腐化到了一定程度,必然滋生出难以想象的丑恶。只是有些时候,他们将腐烂掩盖得很好……而另一些时候,他们却毫不掩饰这生满蛆虫的内里。

  一直到“牛头人”手腕上的红灯亮起,这场冷酷的虐杀,才以未遂的姿态结束。

  萧瑶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装置。里面放置的芯片,除了记载个人信息和擂台积分,还负责监控上台者的生命体征——当仪器检测到佩戴者身体状况,已经濒临死亡之时,会亮起警示灯,提醒这一场比赛,到了该终止的时候了。

  除了掉下擂台,这是唯一终止比赛的方法。而认输……

  呵呵,没有人会允许比赛者喊输的。甚至于有时候,在强弱悬殊的况下,为了维持比赛的“精彩”程度,满足自己扭曲的内心,胜者会千方百计的阻止失败者跳下擂台的企图,只为了将其留在赛场上,一遍又一遍的凌虐。

  生命垂危的“牛头人”,是被天花板上垂落的吊钩拖走的。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头死牛,虽然也差不多了。

  没有人敢直面擂台上的胜利者——那只睚眦,已然将内心的野兽释放了出来,谁都不敢肯定,它还有没有保持一丁点儿的理智,会不会牵连到无辜的非战人员。

  一场拼斗的结束,意味着另一场的开始。

  面向准备席的入口重新敞开,露出坐在黑暗角落里,已经穿戴好防护用具的萧瑶。

  台上的睚眦眯起了眼睛,瞳孔里的隐隐红光仍未褪去,反而跃跃欲试的企图吞噬下一个人。

  萧瑶摸出一根长长的带,慢条斯理的将脑后的长束成一束,牢牢的捆扎在了一起,才一翻身,从擂台的边缘跳上去。

  她的个子,比对方矮了至少一个头,身子也瘦瘦小小的,完全是一副弱鸡的模样。

  高高在上的观众席上,顿时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那些可憎的面孔,担忧的并非是萧瑶会输得太快——他们只担心,那样瘦瘦小小的身子,只怕经不起几下摔打,就会被抬下去,看点会少上不少。

  萧瑶皱着眉头,紧紧盯着那只睚眦的眼睛。

  她觉得很不舒服。不仅仅是因为潘多拉的黑暗,也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毫无人性的禽兽,和眼前施虐着的残暴。

  对方的气息……让她觉得很不爽。

  像是火山口浮动的硫磺,一点就会引爆的样子。他的整个人,完全处于一种浮躁的、理智接近于溃散的状态,仿佛体内埋藏着无数根针的困兽,只能愤怒的向外界嘶吼和宣泄他的痛苦。

  他的眼睛里有有一团火。

  痛苦的、罪恶的、黑暗的、躁动的地狱业火。

  所谓的裁判,躲在不知何方的喇叭后,宣布:“本场,由新人夜猫,挑战守擂者野猫!”

  两个相似的名字,似乎激怒了本就十分狂躁的“野猫”。

  “嗷——”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狂暴,对方率先动了攻击,拳头带着雷霆之力,狠狠的砸向萧瑶的正脸。

  以萧瑶的体形,和她一贯擅长的战斗方法,这种时候,她原本应当以躲闪为主的。

  对方的理智几乎被焚烧殆尽,不断的拖延和激怒他,他自己就会失去分寸,露出破绽。

  可是没有。

  萧瑶没有躲。甚至于,她扔站在原地,一丁点儿移动脚步的念头都没有。

  她从没忘记自己为何而来——所以她伸出一只拳头,狠狠的、直接的与对方的拳头对撞上。一瞬间,一股磅礴的力道贯穿了完全不顶用的拳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