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陆之夜(1/2)

加入书签

  凌晨五点整。。しw0。

  在大地的震颤中,萧瑶爬出了帐篷。幽暗的天色下,浮空岛的地面分裂开来,九个巨大的平台从地面升起,像是苏醒的巨兽。

  果然,通讯器里多了一条简讯。

  华夏科学院那群研究员,作息自律得简直令人蛋疼。而且从来不考虑凡人们的娱乐需求,昨晚一直闹到半夜,结果一大早就来比赛通知……

  萧瑶点开一看。

  ——很好,第一轮她被轮空了。

  她毫无压力的缩回帐篷,反正自己的营地远离中心,也不必担心会掉进地面的裂缝里。

  连地面的颤抖,都像是在摇晃摇篮般体贴。

  再次醒来的时候,赛台上已经有机甲开始对战了。

  萧瑶首先问候了一番穆大叔。毕竟是未来几天“饲养员”,和食物相比,什么未来可能的上司和同事,都得排在后面。

  好在第一轮因为人数众多,比赛场地有限,时间拉得比较长。问了一圈大家的场次和时间,都是错开的,并没有什么冲突。

  穆大叔的比赛最早开始,方便了萧瑶直接过去蹭吃蹭喝。

  线下赛的胜负有三种判断标准。

  一,机甲损毁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二,驾驶舱受到重击,致使系统自动弹出驾驶舱;三,脱离比赛场地后,半分钟内无法重新回到比赛台。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机甲师,都不是容易对付的了。和其他人相比,穆大叔的劣势显而易见——在虚拟星网上无法体现的神经损伤,在现实的比赛中会被无限放大。

  穆大叔的对手,是很典型的比赛型机甲师。毕竟是要靠机甲比赛收门票和赞助费的,打斗的时候,机甲附带很多光效,五光十色的,争取让外行人也能看热闹。

  而穆大叔的军部风格也很明显,简洁有力,不将能量浪费在不必要的地方。或许是阅历的积累和岁月的磨砺,他的风格显得十分沉稳。

  不过,这也不意味着,动作花哨的就一定比动作简明的吃亏。

  事实上,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比赛型选手,现在的模式反而是利于其发挥的。现在也不是什么严峻的战场环境,需要将机甲的续航延伸到极致。

  那家伙的机甲光效,也不纯粹是为了场面好看。他大概已经将这种特效,融入了自己的战斗之中,接着绚烂的光线掩盖机甲的身形,通过快而繁复多边的机甲动作,让穆大叔难以判断其攻击目标。

  虚晃的招式一多,对手所消耗的精力就会成倍增加,频繁的防守格挡也会成为手速的压力。

  以穆大叔的年纪,早就过了机甲师的鼎盛时期,精力也比不上正当年盛的青年人。

  更何况,在两架机甲的频繁碰撞中,那条人造腿的拖累终于开始显现出来。一个动作慢了半拍,穆大叔露出的破绽很快被对手捕捉到,进而步步紧逼,很快到了赛台的边缘!

  看上去,穆大叔似乎被带入了对方的攻击节奏。他本来是稳扎稳打、中规中矩的类型,现在节奏一乱,动作也很快紊乱了起来!

  对手更是一顿强攻,甚至放弃躲避穆大叔对他的拳打脚踢,拼着机甲损毁率的快速升高,只求把穆大叔送下赛台。

  偏偏在这个时候,穆大叔的机甲突然卡顿了一下。对手趁机,想要一举将穆大叔推下去,结果……

  自己反而掉了下去。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穆大叔已经一个转向,和那家伙完全调换了方位。

  而之前一直平平无奇的武器,切换成了冲击力强大的重型武器,炮火毫不吝惜的倾泄向台下的机甲,持续而不间断的狂轰了三十秒,压得对方死死的爬不上来。

  看到穆大叔登出机甲的时候,萧瑶朝他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穆大叔有些哭笑不得:“上一次有小姑娘对我吹哨,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帅哥老了以后,那也是老帅哥嘛。”萧瑶披着萝莉皮调侃到。

  “你们这些小家伙……”放松下来后,穆大叔显出一丝疲态来,“到底是不比当年了……这也是托了他轻敌的福,再来一次,只怕也没人上当了。”

  “能撑几轮便是几轮,反正加起来,最多也就能打八场。”萧瑶露出一丝志在必得的神情来,“若是您打输了,回头我帮您削回来?”

  看她说了大话,穆大叔也没觉得她年少轻狂,反倒是有些羡慕年轻人的这种意气来。

  只是没一会,萧瑶就暴露出她蹭吃蹭喝的目的了:“为了庆祝您首战告捷,我们赶紧去吃顿好的吧。”

  要知道,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吃到华夏科学院养的优质野兽肉,以及找到手艺精良的烤肉师傅。

  接下来的两天,萧瑶都在吃、训练、看比赛中度过了。

  轮空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在于,下一轮她的精力会比其他人更旺盛一些。但对机甲师来说,战斗才是保持状态的最佳方法。为了维持自己的驾驶状态,平日里的训练是一丝也不能松懈的。

  天玑和天枢的比赛她也看了。

  天玑因为机甲能够变形为小房子的缘故,金属外壳会比旁的机甲更薄一些,防护能力稍弱。从台上下来后,机甲表面坑坑洼洼,像是从垃圾堆里刚捡的。

  不过为了便于维修,一般的合金板甲都掺入了记忆金属。只要没有什么不可逆转的损伤,都是泡泡药水就可以恢复原状的。

  若不是如此,也撑不住机甲比赛中频繁的对战。

  至于未来的上司天枢,不知道是不是老大做久了,总有种事情堆给下属的惰性。

  就连比赛,都透着股懒洋洋的杀机。

  现在原地等着对手逼近,多余的动作一个都不肯做,但在小幅的走位后,以一个出其不意的角度,刺破对方驾驶舱的防御,达成了整轮比赛中,最快打败对手的成就。

  所有的对战分组,都在同一张树形图上。每一轮胜负分出后,下一轮的对手便会确定。

  事实上,天玑在第一轮胜利后,就和萧瑶同时收到了比赛的通知,告知他们俩是下一轮的对手。

  天玑根本来不及享受胜利的喜悦,就被这个消息弄得黑了脸。

  淘汰了近百人,对战图名字少了很多,也清晰了不少。

  萧瑶扫了一遍,发现她不仅第二轮会对上天玑,第三轮也有二分之一的可能遇上穆大叔。

  至于天枢,则刚好和她分别位于不同的两个半区,直到最后一轮才会撞上——如果她和天枢都不被其他人淘汰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