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三国求生记同人修改版

  序曲未卜“先知” 第回大难未死

  序曲“未卜先知”

  公元194年,汉历初平四年,夏四月末。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从黄巾起义直闹到董卓之乱,黄河中上游的中原地区都已经荒乱得不成个样子。但是在这乱世当中也有相对来说比较安定的地方,比如陶谦治理的徐州。

  此刻的徐州城门那里往来的人群川流不息,多多少少的映证出徐州的些富庶与繁华,就是那些个懒洋洋的靠在门墙上的守门士卒有点不太象话。

  “喂,站住,干什么的?”总算还有个有点精神的士卒,冲着个年青人喝问道。

  这个年青人微微楞了下,环视了眼周身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便好奇的向发话的士卒拱手问道:“这位军爷,唤住小人是有何事?”

  士卒走到年青人的近前,上上下下的仔细打晾起年青人来。这年青人相貌平平,身上穿的也只是身粗布衣服,脚下是双稍显破烂但依旧结实的草鞋。推着辆装满了木柴的独轮木车,腰间也别着把还算锋利的砍柴斧。从装束上来看是个标准的樵夫,只是这士卒怎么看这年青人怎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又打晾了会儿,士卒猛的拍脑门喝道:“你这小子的头发怎么这么短?是不是戴罪之人潜逃至此?”

  年青人哑然失笑,指着自己短短的头发道:“军爷,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我是那天砍柴的时候碰上了山火,把我的头发都给烧掉了。您不信啊?看看这儿。”说着捋起了衣袖,指着手臂上的几处伤疤道:“这还有当时留下来的烧伤那。”

  士卒将信将疑的看了几眼,又问道:“你来徐州城干什么?”

  年青人再次哑然,指指车上的木柴道:“来卖柴好换点粮米度日啊。”

  士卒也有明白自己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伸手抓了几下头皮呼喝道:“行了行了没事了,进城去吧。”

  年青人又拱了拱手:“谢谢军爷。”

  抬腿欲行,忽然城内传来了阵阵马嘶声,匹快马传令兵赶到城门前高声喊道:“截住人群,喝令百姓退至道旁!陶太守要亲送曹太尉家出城!”

  这声令下,原本懒懒散散的守门士卒顿时忙碌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把百姓们驱赶到边,那年青人自然也在被驱赶的百姓之中。过不多时,城中有数千兵马与众多的家仆拥着几十辆大小车辆缓缓的出城而去。从车辆的装饰上来看,其主人显然是大富大贵之人。

  等到这些兵马车辆去远,城门的交通恢复,年青人却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曹太尉?应该就是曹操他老子曹嵩吧?反正我是实在想不出除了曹嵩之外还有哪个能让陶谦亲自出城送行的糟了,这几天没来卖柴,想不到曹嵩已经到了徐州徐州要出事了!”

  ――――――

  日落西山,处离徐州城约有四五十里的小村落。

  那徐州城门前被守门士卒拦下的短发青年此刻正推着独轮车在往小村落赶。可能是几十里路的走下来确实很累,年青人离小村落还有个里来地却实在是有些走不动了,正好道旁有片树阴,年青人便把独轮车推至树阴下,屁股坐到了地上直揉肩膀,嘴里咕哝道:“靠靠靠!这么远的路,走得脚都快起泡了!,有辆小货车多好对了,我不会开车。唉,有辆三轮车都行啊!这木制独轮车推得人累死了!”

  小货车?三轮车?这并不是东汉时期应该有的东西吧?那为什么会在这个年青人的口中说出来?

  年青人靠到了树干上轻轻喘息,忽然抬头望了望天,左手的食指顶到了眉心,右臂却高高的举起,口中默念道:“呼叫雪莉,呼叫雪莉!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也不知他发神经般的默念了多久,高举的右臂直举到手臂发酸时终于无可奈何的垂了下来。重重的叹了口气低垂下头,双手在脑后乱抓气,沮丧之极的道:“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啊!?我不想穿越的啊!我没武力二没智谋三没统率四没反正我什么都没,在这个时代我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原来他是传说中?的时空穿越者。

  哭丧着脸复又抬头望天,年青人苦笑不已的自语道:“老天爷你可真会跟我开玩笑!本来我在自己的时代已经够倒霉的了,好不容易突然转运,可才刚刚当上有钱的大爷没几天,你就把我给扔到这里来了”

  说到“刚当上有钱的大爷没几天”时,年青人的嘴角微微的扬了扬,闭上双眼摇头晃脑的低哼道:“那段时间多爽啊!先是奇遇,跟着就是夜暴富”

  回忆中

  ――――――

  序卷第回大难未死

  书接上回,先回到下年青人在穿越之前。故事开始于二零年某月某日下午六时。

  “唉――累死了!”

  闷声闷气的呻吟的中,年青人拖着沉重的脚步踏上楼梯。

  身上的廉价西装早已被汗水浸湿,因为疲倦而蜷下的上半身和楼梯的斜度线都成了平行线,无力垂下的双手都快碰到了眼前的阶梯,挂在劲间的公文包也在不停的与阶梯“亲蜜接触”。

  这是间很廉价的出租房。这位已经奔走了天疲倦到极点的年青人在口袋中摸索了半天才摸出钥匙,有气无力的插入锁孔开锁进房。顺手锁上带上房门,身上的西装和挂在劲间的公文包才刚刚随手扔到了地上,人就嘭的声趴到了床上。

  “唉,好累啊上班是累,不上班也样的累想我个大好青年,怎么会碰上这么倒霉的事啊”

  翻个身变趴为躺,伸手打开床头的小台扇。半睁的双眼尽管因为疲倦已经布满血丝,可是年青人在极度郁闷的心情之下却还是睡不着,脑海中浮想起了半个月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裁员干嘛非要裁我啊?我做事那么认真那么勤快,怎么到头来却成这样?而且还是公司裁员的第批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啊,我没有名牌大学或是大专什么的文凭,在这里又没有什么熟人和关系,更是难上加难。”

  探手进裤袋摸出钱包,打开看了几眼,年青人的苦笑道:“还好我这是留了点老本,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个月,我现在只剩下个月的预算,要是这个月没能找到工作,卡里就只剩下最后留着回老家的车票钱了”

  合上钱包扔到枕边,年青人在床上瘫成了个“大”字,口中呐呐默念道:“千万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千万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我现在可承受不起万出点什么事,搞不好可怜的我就得客死异乡了”

  反反复复的默念中,疲倦的年青人终于抵受不住周公的召唤,昏昏睡去。

  ――――――

  叽咕――

  昏睡的年青人因为肠胃的大声抗议而幽幽醒来,揉揉红肿的双眼再望望窗外,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只有几许高楼上靡虹灯的光线射入昏黑的房中。借着光线看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

  伸手拍拍晕晕沉沉的脑袋,腹中又传来了肠胃的强烈抗议,年青人苦笑道:“是哦,下午回来的时候还没吃过晚饭的就累得睡着了。行了,出去吃点东西再回来冲凉睡觉。嗯,吃点什么好呢?盖浇饭?牛肉拉面?还是”

  看看手中瘪瘪的钱包,年青人想起包里可没几张票子,只能苦笑摇头,咕哝道:“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现在经济紧张的要命,还盖浇饭牛肉拉面?算了,反正只是宵夜,买包七毛钱的方便面回来凑合凑合就行不对,应该买箱!没找到工作之前得尽可能的节省开支才行,买箱还能便宜几块钱。”

  借着窗外射入的灯光,年青人关掉台扇,起身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连灯也不愿开就这样摸索着出了门。而在昏暗光线中,没有穿上西装外套的年青人的背影显得有些瘦弱。

  附近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超市,年青人选了箱五十包装的廉价方便面,抱在怀中离开了超市。因为心中有事又太过疲倦,人就有些迷迷糊糊的,在斑马线前傻楞楞的站了半天,连红绿灯都交替了好几回都茫然不知。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年青人自嘲了下,打起精神等到穿越斑牙线的绿灯再度亮起,这才抱着方便面才横穿马路。只是才刚刚走到马路中央,突然有辆轿车急驰而来,刺眼的车灯直射在年青人的身上

  “嗯?啊――!!”

  并不算太响的碰撞声中,数十包廉价方便面如天女散花般散落在马路上。噩运缠身的年青人此刻倒在了血泊之中,而良心让狗吃了的肇事司机只做了件事,那就是马上发动引擎逃离事故现场似乎在这个世风日下的年头,这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次日清晨,电视里的早间新闻出现了这样的则报导:“今天临晨时许在路段发生了起恶性茭通事故,辆不明车牌的轿车于深夜时超速行驶,行至路段时将名青年男子当场撞死,肇事车辆随即逃窜”

  这不知是不是应了这年青人的句话:“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不过呢,这个年青人的时运并不是真的那么差。他人生的转变正在由此开始

  ――――――

  “嗯嗯头好晕!嗯?这感觉是”

  缓缓的睁开双眼,年青人猛然发觉自己身置于个充满了液体的大容器当中,全身也都赤裸着,口鼻上还套着这个呼吸装置,那感觉自己就像是科幻电影里放在营养液里的标本。年青人当场就惊出了身冷汗如果全身泡在液体里能流得出来的话。

  不过容器里的液体带给肌肤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年青人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直觉告诉他这个容器应该无害。平静下来,年青人自然就开始回想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对了,我是去超市买方便面,然后过马路的时候让车撞了。这么说这里是医院?看这玩意儿有够科幻的,不过映象中现在的医院好像还没有这种治疗装置吧?难道说”

  年青人冷汗再下:“我是不是碰上哪个科学怪人了?要不就是碰上了外星人?再不然就是哪个组织要利用我?对啊!我身上跟本就没钱,周边又没什么熟人,就算被车撞了有好心人送我到医院也用不起哦不对,是都没有这样的医疗装置啊!要不撞我的人就是这里的主人,个隐于世的科学怪人?”典型的电影综合幻想症。

  正胡思乱想间,斜对面的远处有如科幻电影中的自动机械门打开。年青人紧张的望过去,心跳也下子加快了许多――不知道门后出现的会是什么人?“地中海”发型的老头?形体古怪的异人种?亦或是其他的什么?

  门后有个身影在缓缓走近,年青人此刻却紧张得闭上了双眼不敢去看,头也扭去了边。耳边的脚步声在越靠越近,年青人的眼睛也越闭越紧。直到脚步声在容器前停下,年青人很想看却不敢看,生怕睁眼看到的事物会把自己给吓傻掉。

  就在年青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这个时候,容器外的来者开口说了话,声音稍显生硬,但却十分的悦耳动听。那是个有如银铃般的女音:

  “主人,你醒了。”

  “主主人?”

  序卷第二回生化女仆

  “主人,你醒了。”

  年青人听到这话愕然睁眼,见容器外站着的竟然是个十分清秀可人的女孩子。乌黑闪亮的秀发飘过腰际,黑珍珠般的眼瞳让人感觉双望上几眼就会被深深的吸引住。小巧秀气的鼻梁,诱人无比的樱唇。身材的曲线很美妙,双峰并不算高耸,但是与身上的曲线组合在起给人的感觉无论多分还是少分都会破坏掉整体的美感。身上的着装稍有些怪异,有点像科幻电影中的太空服。总的来说,这个女孩子给人的感觉并不性感,但望过去却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很舒服,颇有些邻家女孩初长成那种清纯与秀丽的味道。

  或许是这个女孩子看过去真的太舒服太吸引人了些,容器中的年青人傻呆呆的看了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老脸红到脖子梗,双手忙不迭的去遮住下体,慌乱的声音从输氧器中传出来:“你你好!!你是谁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女孩子听到年青人的问候,脸上露出了个很平静的微笑,似乎对年青人裸露在容器中的身体毫不在意:“主人你虽然醒了,但你的身体却还没有复元,还要在回复液里多泡半个小时才行。我担心你会无聊,所以过来陪你下”

  “身体没复元,还要泡半个小时?这么说是你救了我哎等等,你叫我什么?”

  女孩子恭然的回答道:“主人。”

  “主人!?”年青人确定了女孩子对自己的称呼之后呀然中再问道:“我是你的主人?”

  “是的,您直是我的主人。”

  年青人哑然,眼前这个去参加女声说不定能举夺魁的女孩子竟然是自己的女仆?时间脑子里涌上了大堆乱七八糟的想法,不过大多都与儿时看的卡通片,或是下班时看的那些小说有关。

  “哇靠!想不到我这是大难不死来了后福!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是我的女仆?那等我在这里养好了伤,出去之后是不是可以为所欲为?”这种人真是

  想着这些不已的事,年青人又仔细的望向女孩。不过这望之下,年青人忽然有种感觉,就是眼前的女孩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似乎女孩子的身上好像少了点什么,却又多了点什么。

  女孩望了年青人几眼,开口道:“主人,您还不知道我是谁吗?那么应该是您前生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吧?”

  “前生的记忆”年青人哑然中仰起了头,心道:“我就说嘛,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我被公司裁了员,急着找工作,而且穷到日天餐吃泡面,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女仆。果然是我前生留下来的,然后忠心的女仆来寻找我的转生哎!?寻找转生的主人,那”

  年青人急向女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子?今年多大了?”

  女孩道:“主人你的记忆果然没有恢复。我是雪莉,从我出生起我就陪在您的身边,到现在如果按地球年来算的话,已经四百十七年了。百六十二年前,主人居住的母星附近突然出现了黑洞,主人你带着我逃到太阳系来定居。二十年前,主人你的身体因为逃离母星时受到了黑洞的影响而急速老化无法恢复,不得不在地球上选择了个死在母体中的婴儿躯体来进行转生。”

  年青人呀道:“竟然是这样?你有四百十七岁的话,那我本身应该是多少岁?”

  “如果按地球年来算的话,主人是五百三十三岁。”

  年青人的脸抽筋了:“行啊,我本来是二十岁的年青人,突然下变成五百年的老妖怪了前生的事我是想不起来,只记得今生哎,我叫什么?”

  突然间年青人的头剧痛无比,痛得双手拼命的按住了头,人也痛苦得要命。雪莉见状大吃惊,急忙跑到旁的屏幕去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怎么会这样!主人的脑波异常混乱!”

  再敲击了几下光感键盘,雪莉惊道:“主人的记忆生化芯片彻底损坏了!?怎么会这样!那是主人唯的记忆芯片啊!”

  容器中年青人越来越痛苦,雪莉急忙按下了急救键。股芳香无比的气体输入到气管中,年青人马上就昏睡了过去。

  ――――――

  再次醒来时,年青人发觉自己平躺在张舒适无比的软床之上,雪莉默然的侍立在床边。年青人脑中还有着几分隐痛,缓缓的坐起身来问道:“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雪莉脸的愁容,向年青人躬到底:“对不起主人!你前世的记忆再无法恢复了。”

  年青人楞住:“你说什么?我前生的记忆再也无法恢得?到底怎么回事?你最好能向我完整的解释下嗯,用我听得懂的话。”

  雪莉闭目思索了下才道:“所谓的转生,是指将主人的大脑浓缩转化成生化记忆芯片,然后植入转生体的脑中。等到转生体的生理机能达到巅峰期时,生化芯片就会被激活,然后以逐渐激活大脑记忆细胞的方式来回复前生记忆。这项技术主人你先后花了两百多年的时间,直到母星临近毁灭时也只是初步完成。我在您昏睡之后作了调查,是那次意外的车祸产生了过度的震荡,使生化芯片在震荡中损坏。刚才您在想事情的时候脑电波与芯片之间又产生了冲突,最终导致生化芯片完全损坏无法修复因为损坏的芯片如果还留在大脑里的话会产生不良影响,所以我已经取出来了。”

  年青人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我记得我原先在书上看到过,个人正常的生理巅峰期是二十四至二十六岁之间吧?也就是说我本来只要再安然无恙的过上个三至四年,就可以慢慢的回复前生的记忆了?”

  雪莉道:“是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