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了?而在这种情况下有这营数百人的军兵在竹林周边保护,那些个小虾米的根本就不敢靠近这里半步。既然是这样,这些陆氏子弟还担心个什么鸟劲啊?放心大胆的出去玩就是了嘛!

  陆仁望见陆氏子弟们脸上流露出来的恍然与兴奋,自己心中则在暗道:“这几百军兵可不仅仅是保护我这么简单,应该还有曹操在监视我的意思在里面。想想也是,我时冲动之下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以老曹的个性会不对我紧张点那才是怪事!不过还好啦,老曹只是对我有些紧张而已,但并没有动杀念,不然也不会把貂婵送到我身边来拉拢我了,毕竟我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人曹操看得出来,再者眼下老曹想和袁绍干,也需要我这样的人材嘿嘿,貂婵哎!本人就不客气的收下再推倒了!再说了,我如果‘沉迷于女色’的话,老曹也才会对我更放心些吧?美人与自保兼得,我也算是箭双雕了哦!”

  念至此,陆仁的脸上也露出了诈的坏笑

  ――――――

  轰走了那二十个“电灯泡”,陆仁背着手,哼着小调的回到了自己房中。而在房中的桌几上,陆仁已经准备好了些酒食。看看天色将暗,陆仁又点起了房中照明用的灯台,然后就对着灯台上闪耀的火光发呆,坐等貂婵的到来。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随着阵香风的舞动,貂婵来到了陆仁的房中。见陆仁背对着房门坐在灯台前便轻声唤道:“主簿啊,义浩?”

  咱们的路人号这会儿却有点搞笑,因为直在傻呆呆的望着灯台,结果坐着坐着居然坐在那里睡着了!此刻被貂婵轻声唤醒,陆仁赶紧胡乱的揉了几下双眼再向貂婵笑道:“哦,你来了啊。坐吧!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

  “”貂婵也着实对陆仁有些无语,心说这个人绝对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不着调的个。只是现在也不好多说什么,微笑了下又向陆仁稍稍的欠了欠身。

  两个人在餐桌前坐了下来,陆仁看看闪烁不定的火光,又望望对面静坐的绝色佳人,心里面可就有些神游四海了:“耶!这应该算是汉末时代的烛光晚餐吧?怎么以前就没想起来和婉儿起这样过过不不不,其实和婉儿也经常这样,只不过和婉儿在起的时候玩的不是现在这种浪漫的气氛,而是种虽然有些平淡但是心里即踏实又暖暖的感觉。所以说啦,婉儿才是做老婆最好的人选,貂婵的话还是当屋外彩旗吧。耶?原来我的思想也这么堕落啊?那句‘男人有钱就变坏’果然是至理名言!”

  他在这里胡思乱想,脸上也就跟着露出了很猬琐的笑,但目光却并不是停留在貂婵的身上。貂婵见状秀眉微皱,再次轻声唤道:“义浩,你在想什么?”

  “哦,没想什么,就是时走了神。”

  貂婵只能笑笑了之。见陆仁回过神来,貂婵环视了下自己的周身上下,轻声向陆仁问道:“义浩,你觉得今夜的貂婵怎样?”

  “嗯”

  陆仁这会儿才仔细的打晾起了貂婵来。不知道貂婵是不是受到了陆仁早上那番话的影响,这会儿真的只是稍稍的画了点淡妆,身上没有了那份铅华,却多出了几分丽质天成的美感。时间陆仁看得有些发呆,呐呐道:“铅华尽散,秀美天成貂婵,这样的你可能真的是个能够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

  貂婵淡淡笑:“是吗?多谢义浩夸奖。不过在你看来,现在的貂婵与昭姬婉儿相比又当如何?”

  “哎我这这个”陆仁当场卡壳!这种问题要陆仁在这个时候怎么去回答!?

  貂婵望见陆仁那窘迫加为难的神情便噗哧笑,摇了摇头道:“不提这个了哎对了,院中为何如此安静?我过来的时候好像没有看见保护你的那些族中子弟?”

  “哦哦哦,都被我轰去城区里玩去了。今夜的四更之前,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

  貂婵微微楞,试探着问道:“你怎么不留几个人下来?万”

  陆仁笑着摆了摆手道:“没万的啦!这里是下邳城内,城外的山野草寇也进不了城,竹林外围又有数百曹公调来专门保护我的军兵。换言之,这座竹林别院般来说没谁敢靠近半步,我还怕会有人来害我性命不成?”

  貂婵低下了头去,心中默默的盘算了阵,忽然抬起头向陆仁道:“义浩,话不要说得太满,外面的人是进不来,但你就不怕我想杀你吗?”

  陆仁笑道:“别开玩笑了!我虽然不会武艺,可再怎么说也是个健壮男子,而你不过是介弱质女流,手无缚鸡之力的,你又怎么能杀得了我?”

  貂婵心中微错愕,又试探着问道:“你真的不会武艺?”

  陆仁大摇其头:“曾几何时我也想练,不过则是我没那个耐性,二则出仕之后我的政务也总是忙得要命,哪有时间去练啊!你是不知道,我在先后在鄄城濮阳许都三地屯田三年,再连上被贬去萌县为令时治理萌县的年,前后四年间我基本上都在忙着教百姓们如何插秧种稻,此外还要兴修水利抚恤各屯,有时候连寻常的民间治安都要管,常常是个月里没有几天能呆在家里好好休息下的。这是有婉儿直在我身边照顾我,我自己偶尔也会去偷偷懒,不然我累出病来都有可能。”

  貂婵闻言,暗中摸到短匕上的手不由得松了松:“你真的那么勤于政事?”

  陆仁仰起头叹了口气道:“我想我也算不上是什么勤于政事,只不过是不想再看着大家都饿肚子而已。我出仕的时候,那年正值蝗旱两灾,百姓们在饿荒之下竟然以人肉为食哎,貂婵啊,我们能不能不提这个?我想想都还有些后怕。再说现在已经都过去了,青兖之地我因为没有亲眼看到所以不敢说什么,但在许都周边屯田种稻已经颇见成效,百姓家中都有了经年积粮,饥荒之事应该不会再次发生,想起来我心里也好过了许多。现在徐州亦定,稍迟些我会请曹操把屯田种稻之政也在徐州施行,大家的日子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你总是在顾虑着这些?”

  陆仁拍了拍脑门道:“算是吧其实做人总得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如果味的吃喝玩乐,那真的活着就没什么意思了。就拿温候来说吧,他只顾着如何给自身谋利,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好好的对待下百姓,结果只能是落得被世人所唾骂。做人不能光考虑自己啊!”

  “”貂婵又低下了头去,方才离开了短匕的手又握到了握柄上。过了会儿,貂婵稍稍抬头,目光望定陆仁微笑道:“义浩,你方才说外人进不到这别院里来,而我又只是介女流,害不了你你的话可不要说得太满。”

  陆仁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你怎么又来了?难道说你真的想杀我?我是想不出你有什么要杀我的理由,除非说你是想为温候报仇哎!?”

  色迷心窍的陆仁这会儿猛然反应过来,急向貂婵望去时顿时暴出身的冷汗,因为陆仁从貂婵的目光中看到了杀意别以为陆仁对女孩子只知道推倒推倒再推倒,别的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事实上陆仁每个月只有在那几天才能推倒婉儿,平时与婉儿相拥而眠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婉儿抱在怀中,然后望着婉儿的那双大眼睛傻笑发呆,直到静静睡去。久而久之,陆仁能够从婉儿的目光中看到婉儿对他的依恋与爱护,连带着陆仁也能从旁人的目光中看出几分心态。

  现在貂婵的目光中杀机闪,陆仁忙不迭的就向后滚。只是才刚刚想翻爬起来并顺手激活体能强化状态,貂婵的秀影已经随之而上,记扫堂腿把陆仁给重重的扫得仰倒在地外带摔得七荤八素!

  扑通的声闷响,陆仁脊背着地,摔得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心中暗叫道:“有没有搞错啊?就这招式与力道没谁和我说过貂婵会武艺的啊!什么三国战纪三国无双里的貂婵不都是虚构的游戏吗?”

  再看貂婵扫完这腿后妙曼之极的回旋着身躯站起身来,暗藏在袖中的短匕也已经握在了手中。望了眼仰躺在地上的陆仁,貂婵轻叹道:“义浩,对不起,我是真的想杀你本来有那些陆氏子弟在你身侧,我还找不到机会下手的,是你色迷心窍自寻死路”

  寒光闪,貂婵手中的短匕尖锋便向陆仁的心口插落

  今天就到这里吧。另外说下,马上过年了,瓶子的更新可能会不怎么稳定,望见谅!

  卷第百八十二回执迷不悟

  貂婵手中那闪烁着寒光的正在向陆仁的心口疾速插落,那咱们的路人号会就这样坐错了,是“躺”以待毙,继而命呜呼吗?

  答案是――当然不会!

  如果还是在穿越之前,亦许是在穿越之初,还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大事的陆仁可能的确会因为缺乏应变能力,心里大叫着“完了”再闭目等死,然后就成为了个“风流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但是!今时今日的陆仁也曾经在生死线的战场上混过几回,真论起来的话陆仁的手上那也是有着几百条的人命!此刻貂婵的变故确实来得太过突然,陆仁连体能强化状态都来不及激活就被貂婵放倒在地,但面对貂婵插向自己心口的,陆仁还是能做出相应的反应!

  啪的声轻响,却是躺在地上的陆仁双臂疾伸,双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貂婵的双腕,而这下的动作之快与方位的拿捏之准若是放在平时,只怕连陆仁自己都会为之吃惊。只是陆仁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因为别看貂婵的身材秀丽苗条,看上去好像是个弱不经风的柔弱女子,身上没多少劲似的,可真到动上了手的时候陆仁才发觉貂婵的气力可绝对不小!至少是现在这个时候貂婵居高临下再把身体的重量也加上来,没有激活体能强化状态的陆仁那可是拼尽了全力才能勉强顶住。于是乎

  “咦咦――――”“唔唔――――”陆仁与貂婵比拼劲力中。

  就这样,本来应该是个温馨浪漫,甚至还会有情与香艳的夜晚,现在却变成了生死相争之夜。

  陆仁死死的顶住了貂婵下压的刀锋,因为不敢大口的换气而导致气泄,脸都因此而已经涨得通红通红,话语都是勉勉强强的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貂貂婵――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貂婵此刻又何尝不是拼尽了全力的想把压刺进陆仁的心脏里去?虽说貂婵有修习过武艺,但她毕竟是女子,走的是适合女子的轻巧灵活的路数,因此即便是有锻炼过,实际的气力也大不到哪里去,大概也就是和陆仁相差无几而已。本来貂婵是想趁陆仁摔倒在地上还没有回过气来时从快从速的刀解决掉陆仁,却没有想到陆仁会准确无误的抓住自己的双腕,继而演变成现在二人在气力上的较量。而此刻因为双腕被陆仁牢牢的抓住,貂婵也无法抽身而退改用自己擅长的灵活招式不过说真的,貂婵现在也真不敢退,因为貂婵怕自己但放过这个机会,稍得喘息的陆仁马上就会暴发出如传闻中那般可怕的武艺。

  下邳战,陆仁过份活跃的结果是被郭嘉推算出陆仁时有时无的武力是来自于某种“道法”,而其他聪明且有心的人就不会作出这种设想了吗?至少貂婵就是个,而二人僵持了好阵,刀尖几次都快顶到陆仁的胸口了,陆仁却始终都没有如传闻中那样遇到生命危险就会暴发出惊人的力道,这使得貂婵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千万不能给陆仁“作法”的时间!

  此刻听到陆仁的问话,同样是在拼尽全力的貂婵,话也同样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你自己不是已经已经说出来了吗?我我是要为奉先报仇!!”

  “我我不懂啊!你当初能舍身取义,不惜不惜牺牲自己的去施施连环计除掉董卓,这这就足以证明你是个是个深明大义的人!那你那你同样应该清楚吕布是何等何等的残暴不仁!他如果不死,对对百姓会是个多大的祸害!?吕布死,徐徐州百姓都拍手称快,可你你个深明大义的人,又又为什么要为他这样个人报仇!?”

  貂婵的玉齿咬得咯咯作响:“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个女人!不管奉先如何,他他真的对我很好!而他是被你害死的!”

  “有有没有搞错?这这关我屁事啊!?好好!就算是我卑鄙无耻的害死了吕布又怎么样?就应为我害死了吕布,那我就该死了吗?我终归是为百姓做了件好事,而我直以来都只是想让大家都过得好点,我也确实做到了!你问问你自己的良心,我是不是个该死的人!还有啊,你如果今天今天是为了给吕布报仇而杀了我,纵然你能逃离此地,可你也会也会被百姓们唾骂终身,你之前舍去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而换来的功绩与清誉也会毁于旦,你自己的心里又会好过吗?为了吕布这样的人,你你值得吗?”

  貂婵虽然仍在全力压刀,但不知何时眼角已经划下了泪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快点死吧!”说完这句话时,貂婵的双美目已经用力的闭上,喉间也发出了哽咽之音。

  几滴清泪滴到了陆仁的脸上,这使得陆仁突然神智清,急道:“貂婵,你别骗自己了!你还是那个深明大义的人,分得清是非对错,所以在你心里其实是不想杀我的!你现在这样只是因为吕布直都对你很好,所以你只是想为死去的吕布做点什么当是报恩你是你自己!又何必活在吕布的阴影里!?”

  “啊!?”

  陆仁的这番话使貂婵猛然心头剧震,臂上的劲道也因此而跟着松了松。虽只瞬,但对陆仁来说要的就是这短短瞬!只不过呢马上就全力推开貂婵?对不起,僵持了这么久,陆仁也是在强弩之末,实在是没力气把貂婵把推开。

  那马上就回手点下眉心好激活体能状态?更加不行!貂婵的劲道只是略松了点,但大部分的劲道还在。你陆仁双手齐用还得是拼尽全力才能勉强顶住,突然撤只手回来那是绝对顶不住貂婵的劲道滴!只怕还没来得及点下眉心,貂婵的刀子就已经顺势插进陆仁的心脏里去了!

  那陆仁要如何脱身?只见陆仁借着这短短瞬,双臂忽然打了个交叉,原本左手对右腕右手对左腕的抓法改换成了右手抓住貂婵的右腕,但左手却没有抓貂婵的左腕,而是用左手腕部顶住了貂婵的左腕。接着陆仁的左臂勉强向前探,左手就从貂婵的左腕外侧穿了过去,再异常艰难的转了下腕,陆仁终于能施用出他的压箱底绝学――

  “百发百中的抓龙爪手!!”

  “哎呀!!”貂婵尖叫了声,双臂的劲道顿时全然松。貂婵是女人,而女人的胸口那块地方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是最为敏感的,突然下被陆仁用力抓住,貂婵下意识的第反应自然是双臂交叉护胸再向后疾退,全然忘了这可是生死线的场合不过说真的,貂婵又哪里会想得到刚才还在和她吼什么深明大义的陆仁,会在这种要命的场合用出这么出人意料的“招数”?

  在貂婵撤臂护胸的那刻松脱了手,斜斜的打在了陆仁的身上,终于卸去了身上“重负”的陆仁急忙把抓了起来再扔出屋外,另只手则赶紧的点了下眉心。再看貂婵时只见貂婵张俏脸已经气得通红通红,向陆仁怒目而视,右手也在轻轻揉按着左胸陆仁刚才那下也确实抓得太过大力了点。不过话又说回来,则是陆仁当时不可能会去留什么余力,二则抓轻了的话还不见得能把貂婵给“抓退”。

  “你你这人果然卑鄙无耻!!”貂婵咬牙切齿中!

  陆仁喘着粗气,向貂婵摇头苦笑道:“你才搞错了吧?刚才你是想要我的命哎!我卑鄙无耻又怎么了?为了活命我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

  “你――!!”

  身影飘动,玉掌疾扬,却是貂婵在盛怒之下就想扇陆仁记耳光,只是貂婵的手腕再次被陆仁准确无误的给抓住了。见腕被擒,貂婵想也未曾多想便又扬起了另只手,却又被陆仁给牢牢的扣住了手腕,同时貂婵也发觉到手腕那里感受到的力道比之刚才不知大出了多少!直到此刻貂婵才猛然惊:“糟了!给他找到时间施了法!!”

  虽说擒住了貂婵的双腕,但陆仁可不敢给貂婵用其他招数的机会,比如说抬起脚来就是腿什么的,那可是会出很大的事情的哦!貂婵会武,陆仁可不会啊!所以借着貂婵略微惊楞的功夫,陆仁强行分开貂婵的双臂,身子则向前扑

  扑通――

  刚才是陆仁的脊背着地,现在则换成了貂婵脊背着地。貂婵“哎哟”了声,半晌才喘过这口气来,却听见趴在她身上的陆仁几乎是用哭丧般的声调在道:“这叫什么事儿啊?我还真没想到会是这样来推倒你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