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郭嘉早就已经呆了神,口中呐呐自语道:“不出手则已,出手就疯狂无比,无人敢欺!!”

  忽有队人马在向曹操这数百骑急靠过来,却是自陆仁杀入营寨之后,田丰沮授见势头不妙,赶紧的集合起了些近卫人马,护着袁尚悄悄的从后门逃出了营寨。此刻见曹操带了数百骑赶来就绕了个圈子绕到曹操的近前,袁尚更是急呼道:“叔父救我!”

  曹操赶紧大手挥道:“贤侄速退!孤去拦住义浩!”

  没别的话说,袁尚行人躲到曹操那数百骑的身后去了。而寨中的陆仁此刻却也发现了袁尚的身影,随手劈开几个挡路的袁军士卒便急追了出来,怒喝道:“袁尚,我要杀了你!!”

  袁尚嘛,就是个典型的公子哥,没事是霸王,有事就是王八。见陆仁向自己猛冲过来惊得是面如土色,居然扔下旁人不管转身就跑!曹操见状鄙夷的皱了皱眉头,随即挥挥手向众人下了只有个字的令:“弓!”

  曹操的这数百骑可是真正的精锐之师,令放下便已弓满箭搭并且挡住了陆仁追击袁尚的去路。而曹操看看陆仁将到近前时,猛然喝道:“义浩!住手!!”

  陆仁强行收住脚步,冷冷的望了眼曹操便怒吼道:“让开!你们都让开!!”

  郭嘉翻身下马刚想上前去按住陆仁,却又被曹操给把强行拉住。无奈之下郭嘉只能向陆仁大声喊道:“臭小子!义浩!你冷静点!!”

  陆仁死死的望住袁尚逃走的方向,咬牙切齿的回应道:“老郭!我没时间了!!趁我还有最后的点冷静你们都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们也杀!!”

  “!!!”郭嘉被陆仁的话给惊得倒退了两步,牙齿竟然打起了战:“疯了,他真的疯了!!”

  此刻陆仁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就连曹操都感觉到有些心寒,而许褚张辽也都下意识的上前护住了曹操。再看曹操微微的定了定神,声音变得格外阴沉:“义浩,或许此事是孤有负于你,但今日孤绝不能让你伤害袁尚半分!义浩――不要逼孤做本不欲为之事!!”

  陆仁没有再说话,只是紧握着手中的长剑,目光在搜寻着对面可以急冲而过的缺口。而曹操从陆仁的目光中看出了陆仁的想法,面容阴沉的举起了手臂准备挥下。

  郭嘉真的急坏了,急呼道:“义浩!不要冲!!”

  就在此时,蔡琰尖锐而焦急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义浩,不要乱来!婉妹她没死!!”

  “!!!”

  众人都急忙寻声望去,只见蔡琰的马车疾驰而至。马车到离陆仁尚有数十步之处刚停下,蔡琰就慌忙撩开车帘从车中扶下人。望见那秀丽的身影飘逸的衣裙

  “婉儿!?”

  陆仁愕然惊,手中的长剑随即当啷落地,人便向婉儿急奔了过去。而在陆仁长剑落地的那刻,曹操行人竟然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望向陆仁。

  再看陆仁奔至近前时,婉儿可能是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直没有能抬起头来,而陆仁也顾不了那么多,双臂探就把婉儿抱入了怀中,直都强忍着的泪水终于落下:“婉儿,你吓死我了”

  “哎呀――”

  陆仁的话未说完,他怀中的婉儿就痛得尖叫出声来。却是陆仁在没有取消体能强化状态的情况下又抱得那么的用力,婉儿根本就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道。

  但只这声的尖叫,陆仁却猛然惊,急忙把怀中的婉儿推开细看。这细看,陆仁便惊呼道:“小兰!?”

  这突如而来的变故顿时使曹操行人的心又紧张了起来,不用曹操下令,那数百骑手中的便又举了起来对准了陆仁。再看陆仁的声音都在打着颤,扭头向蔡琰怒吼道:“文姬!!”

  蔡琰这时已经回到了车厢之中,而陆仁的怒吼声方落,车厢中却有清清琴音响起。陆仁与其他众人各自楞的功夫,蔡琰的歌声就已经轻轻的飘扬了出来:

  “细雨飘/轻风摇/凭籍痴心伴情长

  豪雪落/黄河浊/任由他绝情心伤

  放下吧/手中剑/我情愿

  唤回了/心底情/宿命尽

  为何要/孤独绕/你在世界另边

  对我的深情/怎能用只字片语写得尽/写得尽

  不贪求个愿

  又想起你的脸/朝朝暮暮/漫漫人生路

  时时刻刻/看到你的眼眸里/柔情似水

  今生缘/来世再续

  情何物/生死相许

  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陆仁猛然身躯剧震。而在第段唱完弦接第二段的过门曲乐时,蔡琰在车中平静的道:“义浩,这首弦歌问情是我代婉妹唱给你听的婉妹在临终时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劝阻住你不去为她寻仇,可我又如何能劝阻得住你?我知道,除了婉妹之外没有人能够让你平静下来,而你在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只希望你能明白婉妹临终前的片苦心”

  话到这里,蔡琰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你与婉妹之间的感情,我比谁都清楚。我也知道,已决意为婉妹寻仇的你,心中已有了死之念你今日寻仇,最终会难逃死。你若身故,蔡琰也不愿再独存于世,只愿与你同去。你我生既已尽欢,死又有何憾?但无论如何请你听完这首歌好吗?因为这首歌不只是婉妹为你而唱,我自己也想为你而唱义浩,从来就没有人像你这样对我。而我并非草木之人,我也有情啊!今日的我,早已明白什么是‘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说到这里,过门已终,蔡琰又接着唱起了下段:

  “青天动/青山中/尘封瞬息万里云

  寻佳人/情难真/御剑踏破乱红尘

  翱翔那/苍穹中/心不尽

  纵横在/千年间/轮回转

  为何让/寂寞长/我在世界这边

  对你的思念/怎能用千言万语说得清/说得清

  只奢望次醉

  又想起你的脸/寻寻觅觅/相逢在梦里

  时时刻刻/看到你的眼眸里/缱绻万千

  今生缘/来世来续

  情何物/生死相许

  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在蔡琰的歌声中,陆仁不知何时已经静静的跪坐到了地上,脑海中回想起了婉儿的颦笑,而此刻虽然是蔡琰在唱这首仙剑问情,但对陆仁来说却就是婉儿在对他而唱。头已经深深的低垂了下去,眼中的泪珠在滴滴的落到地上。

  蔡琰的歌声悲伤哀婉,就像蔡琰方才说的那样,这首歌不仅是婉儿在为陆仁而唱,也是蔡琰自己在为陆仁而唱。直以来,蔡琰其实早就对陆仁有了感情,只不过蔡琰是在拼命的压抑住自己的感情而已。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陆仁很可能会死方休,而蔡琰自己再也强压不住,终于借着这首歌向陆仁唱出了她心中压抑已久的感情。

  歌中有情,则歌就有了灵魂。而这曲仙剑问情就连那曹操与那数百骑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听着蔡琰对弦而歌。此刻,仿佛他们也体会到了陆仁与婉儿蔡琰对陆仁之间的那份情感,扣弦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松下,几乎每个人都或低下或侧过了头,个个都在强忍着眼中可能会流下的泪珠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弦歌已罢,曹操默默的望定了仍跪坐在那里的陆仁,心中强自隐忍道:“陆仁!住手吧!是孤有负于你,你不要再逼孤了!孤真的不想杀你!!”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曹操心中的话,陆仁缓缓的站了起来,先是侧过头望了眼曹操,然后才侧回了头望了眼陆兰,神情中的悲意虽浓,但已经没有了愤恨之意。而他身上的杀气,也早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不忍多看上眼的悲凉之气。

  蔡琰这时撩开了车帘下了马车,静静的望向了陆仁。陆仁望了眼蔡琰,静静的问道:“婉儿呢?”

  “就在车中小兰身上的衣物是抚幼义舍的丁夫人代做的,今天刚好取回来。死者为大,我也不敢再冒犯婉妹”

  陆仁轻轻的点了点头,蔡琰却突然取出了柄护身用的抵到了喉间向陆仁道:“义浩,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勿以我等为念。”

  陆仁猛然惊,蔡琰又转身向曹操道:“叔父,或许你永远不会明白义浩婉儿文姬,我们这几个人之间的感情,文姬亦不奢望叔父能够明了什么”

  曹操惊道:“文姬,不可!!”

  蔡琰凄然微笑道:“生既已尽欢,死又有何憾?文姬只求叔父能在我们三人死后能合葬处,令我们能在阴间相会,此愿便足矣义浩,你去吧。”

  曹操是绝世枭雄,但正巧他也是个多愁善感的诗人。此刻碰上这样的场合,曹操竟然在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去判断。

  忽然间,陆仁轻声道:“放下吧,手中剑;放下吧,手中剑”

  众人的目光又次集中到了陆仁的身上,只见陆仁缓缓的从车中抱出了婉儿,动作轻柔之极,仿佛是怕把婉儿弄痛了般。抱起婉儿后,陆仁先望了眼蔡琰与陆兰,又望了眼曹操,再环视了眼众人,最后低下头向怀中的婉儿道:“婉儿,我们回家了”

  没有再理会谁,陆仁只把背影留给了曹操他们,步步的向许昌城走去。陆兰稍稍的楞了下,也赶紧的追到了陆仁的身后。蔡琰静静的望了陆仁眼,抵住喉间的轻轻撤去,继而向曹操恭身礼道:“叔父,文姬告退”

  陆仁行人已经在渐渐远去,程昱忍不住向曹操轻声低语了几句,曹操听过之后却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法虽不容于情,可是现在要孤如何去怪罪于他?”

  郭嘉此刻望到了程昱向曹操耳语的那幕,心中突然有所明悟。而曹操这时调过马头,寻到了躲了好阵子的袁尚,礼而愠道:“贤侄,今日之事你我各自作罢吧!要知道,这婉儿终归是孤之义女!你逼死孤之义女,其理又何在!?”

  汗个不想写得太多的,还是胡混了八千来字,算是补上点昨天的漏更吧。票呢?花呢?白开水呢?板砖呢?来者不拒,就怕不来。

  卷第二百十回无能为力

  夜,许昌城中,陆府。

  “大人,你吃点东西吧”陆兰此刻正端着盘食物在对陆仁苦劝:“你既不吃又不喝的,身体会吃不消的。婉儿姐若泉下有知,也不愿大人你如此的啊!”

  陆仁呆呆的望着榻上的婉儿,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真的吃不下小兰你先出去吧,让我静静的陪陪婉儿。”

  陆兰实在是点办法都没有,只好把食物留在了房中的桌几上,轻而又轻的准备退出房去。就在陆兰刚刚转过身去的那刻,陆仁忽然唤道:“小兰,你过来下。”

  陆兰走回陆仁的身边跪坐下来,陆仁侧过头静静的望了会儿陆兰,又正回头去望定了婉儿,轻声道:“小兰,当是大人我求你,以后尽量不要穿你婉儿姐的衣服了记得婉儿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就是和现在的你差不多的年纪,你现在的身段又和婉儿那么的像,再穿上婉儿的衣服我真的会认不出谁是谁我怕我会触景生情,黯然神伤。可是我知道现在的我不能如此消沉”

  陆兰强自忍住了想要哭泣的冲动,轻轻的伸出手去按住了陆仁的手道:“大人,婉儿姐她人死不能复生,而婉儿姐在临终前要小兰好好的照顾大人大人,就让小兰代婉儿姐守在大人的身边好吗?”

  陆仁平静的望了陆兰眼,抬起手在陆兰的头上轻轻抚摸了会摇头道:“你和婉儿样都是傻丫头。傻丫头,婉儿是婉儿,你是你,没有人能取代我心里的婉儿的。你年纪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怎么明白好了小兰,你先出去吧。”

  陆兰无奈之下只好起身退出房去,方出门陆兰就望见了静立在门旁的蔡琰,只能轻轻摇头。

  蔡琰轻抚了下陆兰的脸庞,叹道:“你也先去休息下吧,我去劝劝他。”

  推开房门,蔡琰轻步入房来到陆仁的身边坐下。陆仁知道来的是蔡琰,目光却没有离开榻上的婉儿,只是轻声向蔡琰道:“文姬,谢谢”

  蔡琰微微怔,问道:“你为何谢我?”

  陆仁道:“如果当时不是你令我冷静下来,我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你不怪我骗你?”

  陆仁摇了摇头:“人之生,又能有谁不是在谎言中渡过的?我自己还不是样的常常在骗人?骗人没有关系,关键是在善意的欺骗,还是在恶意的欺骗。有时候现实是很残酷的,而个善意的谎言至少能够让人们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蔡琰低下头轻叹道:“是啊,有时候人们自己都要骗自己可是总会有骗不了自己的时候。义浩,婉妹已故,你现在打算怎么做?离开这里吗?”

  陆仁接着摇头:“不。其实我谢你,并不仅仅是因为你及时的让我冷静下来保住了性命,更多的是你以刀抵喉,说我若身死愿与我同去的时候,我突然明白过来,连上你在内,现在的我是很多人唯的依靠。我如果不顾切的去拼杀去疯狂,最后不但不能为婉儿报仇,还会连累着我身边所有的亲近之人起死去。我常常对我自己说,在这个时代只有婉儿是我唯的牵挂,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是在骗我自己,我心中的牵挂其实很多很多你是我的牵挂,小兰是我的牵挂,子真子良是我的牵挂,还有尚在徐州未归的糜贞也样是我的牵挂。正是因为你们都是我的牵挂,所以我直以来才会做那么多的事做那么多的安排,而不是什么都不管的带着婉儿悄悄离去。”

  “义浩,你这个人就是心太软了”

  “所以我只是个普通人,做不了什么大事。”说到这里陆仁长长的叹了口气,复又问道:“府外情况如何?”

  蔡琰道:“曹公派了千军兵将我们府坻团团围住,不许我们府中之人离府半步。若有所需,向门外的将官明告之后自然会有人送来。”

  陆仁道:“出这么大场事,他必须得这样做。现在这样,既是在软禁我,却也可以看作是在保护我。到袁尚离许之日,这围自然就会撤去文姬,你不必担心什么,先回房去休息吧。让我个人多陪会儿婉儿。”

  “义浩,保重身体。”

  陆仁向蔡琰很勉强的挤出了个笑脸:“放心吧,我没事的。因为我知道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蔡琰点点头,起身悄悄的离开。而陆仁望着榻上的婉儿,轻声自责道:“我怎么就那么笨那么傻?两年多前雪莉那里就已经存够传送个人的能量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先让雪莉把婉儿接回去?我为什么就舍不得让婉儿先离开我下?我是怕我会变心,还是在怕婉儿会变心?”

  都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在这个时代总是要提心吊胆时时骗人的陆仁,需要婉儿这样个可以让自己真正的平静下来,彻彻底底的放松下心情的避风港;个让他知道自己是在做些什么的标的。或许,这也是种带着些病态的依恋吧?

  轻轻的摇了几下头,陆仁默默的计算着时日。可能是因为怕算错,陆仁还取出了从来不用的竹筹根根的摆在了地上:“五十十五上次和雪莉联络是在二十七天前,加上今天是二十八天,后天就是雪莉和我约定通讯联络的日子婉儿,能再坚持下吗?也许雪莉那里的外星发达科技能够让你重新活过来。”

  ――――――

  焦急中的等待比什么都漫长,陆仁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指尖传来的轻轻震动。因为事先陆仁就吩咐了府中人不许靠近自己与婉儿所在的小院,这会儿陆仁便慌忙的举臂向天接通了与雪莉的联络。

  “主人”

  “什么话都别说!我有急事!!”陆仁焦急的道:“雪莉,你们母星的医学科技相当发达,你的前任主人更是生物医学的天才,那我想问下,有没有办法使死去的人复活?”

  “哦,这个嘛相关的客观因素很多。不过总体上来说,只要大脑没有完全死亡,就还有救活的可能。只是当生理机能停止的时候,大脑的存活时间会很短”

  “那到底是多久?”

  “大概只有半个小时左右”

  “半半个小时!?”陆仁惊呼道:“我这里都已经两天了!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雪莉道:“没有了。而且这半个小时还是针对前任主人所在的母星人而论,根据前任主人的研究,以地球人现有的潜能开发程度,大脑的存活时间最多不会超过十分钟。除非死者是暂时性的休克,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能救回来。因为大脑是所有生理机能的总汇,但完全死亡所有的生理机能信息都会随之消失。就算是能够把身体”

  此刻陆仁心中最后的点希望也终于被无情的击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