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下半壁江山?就陆仁这点老底,瞒得过曹操的毒眼才怪了!

  郭嘉微笑着拱手礼:“多谢主公!”

  曹操又扫了陆仁眼,回到坐骑旁翻身上马。郭嘉走到陆仁的身边低声道:“义浩,徐州城破在即,你是否想为糜竺殉死?”

  陆仁摇头。

  郭嘉拍了拍陆仁的肩膀道:“本来我向主公举荐于你的,可是你刚才的举止有失时宜,主公难免不悦。我作了个权宜之策,你不如先来我身边暂充书吏,若得机遇使你展所长,主公爱才之下必然重用,你也可有出头之日。义浩意下如何?”

  “啊”

  陆仁楞住了。说实话陆仁见曹操不怎么甩他的就上了马,左手食指这会儿都顶到了眉心,万曹操言不合要动手杀他,陆仁可就准备启动强化状态逃命的。忽然听到郭嘉说出这些话来,陆仁能不发楞?自己有多少料自己可是最清楚的。

  郭嘉见陆仁呆住,以为陆仁是有那么点不太愿意所以在犹豫,马上就脸色沉低声道:“义浩,如果你想活命就先跟着我,在我身边我还能保你周全。若你拒绝,马上就会横尸于此。我知你因李老与乡邻之死,对主公有些记恨,不愿投于主公帐下。可我告诉你,我本奏请主公严令军士不得来此村屠戮,为的就是保全此村好与你见上面,只是当我赶到时已晚了步。这百余士卒是于文则帐下斥候,我赶到时并不在营中”

  陆仁这会儿已经反应了过来,心说我现在徐州又回不去,碰上你们这些人当然是保命要紧!不过也不敢表现得太过火,而是带着几分装出来的犹豫点了点头。好歹在糜氏也混了阵,知道有时候是要演演戏的。

  郭嘉见陆仁点头应允,这才满意的笑了笑道:“跟我走吧那匹马是你的吧?这样也好,不必找人让马给你。”

  陆仁有些晕晕乎乎的跟着郭嘉走出几步,忽然清醒过来,轻声道:“郭祭酒,请再稍等下。”

  “?”

  陆仁回过身赶到李老与小平的坟前沉默了下,心道:“李老,小平,对不起了!算起来曹操应该是你们的仇人,可我现在却要呆在曹操的手下混日子。没办法,我没用,我怕死若你们在天有灵,请不要怪我”

  郭嘉伸手拍拍陆仁的肩膀道:“这里安葬的是李老吧?等主公攻下徐州,我给你笔厚币把李老重新厚葬便是。算起来我也有些对不住李老,只当是我给李老的点补偿。”

  陆仁叹了口气,心情在低落中扭头向郭嘉道:“你真以为你们能打得下徐州?”

  “!!!”

  今天有点事,下午误了时间,所以今天只能更新章了。见谅!再,有关曹操自称为“孤”的事,请不要说太多,?瓶子按志中的记载,曹操是早就自称为孤了的,而刘备也是在没有称王的情况下自称过孤,所以推算着东汉时代只要是方之主都可以自称为孤。

  卷第十九回竹勺逼供

  陆仁在小村遇上曹操郭嘉的次日,曹操就亲率大军对徐州城发动了次攻击,并在城外的野战中大获全胜。之后陶谦就据城死守,再也不出城迎敌,双方随之陷入了暂时的僵持状态。

  在这几天中,陆仁开始心中也有些奇怪,因为他按雪莉传输过来的历史资料上来看,曹操原本是应该在初平四年的秋季才发动了对徐州的攻伐,到兵临徐州城下后再出现刘备往援徐州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曹操至少比历史上提前了个月以上,那么曹操应该完全有能力鼓作气攻下徐州才是。

  可是现在曹操只是围住了徐州城,围住之后却按兵不动,在陆仁的眼中好像就是在等刘备往援徐州的事发生样,以曹操的军事才能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选择,这就让陆仁怎么想也想不通了

  ――――――

  入夜,徐州城外,曹军大营。

  某座高级军帐的旁边,是座普通的军帐。而这间与普通士卒军帐无异,按理说不会引起什么人注意的军帐,此刻却因为帐中飘出的阵阵香气引得附近的士卒纷纷探头观望。

  土磊灶,土陶罐;堆柴,罐汤

  陆仁左手套着块布头小心揭开陶罐盖,帐中的香气顿时浓上了几分。陆仁抽动着鼻子贪婪的闻了几下,又自我陶醉的“啊”了声,右手的筷子这才伸入罐中夹什么翻看。

  “嗯,还不行,还没煮烂,肉汁的味道还没煮到汤里去看这硬度,最起码还要二十分钟的样子。”

  复又盖上盖子,陆仁再往土灶里添了几根柴,怀抱起了双手再盘起双腿,坐在灶边闭目养神,脑子里也在想些漫无边际的事。

  忽然帐外脚步急响,某人站到了帐门前,手指抖而又抖的指定了陆仁。神情凶神恶煞般的不说,连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好你个陆义浩!竟然敢背着我躲在这里”

  陆仁急忙回头,见来人是郭嘉便赶紧的想起身施礼,郭嘉却把把陆仁推开,凑到土灶前伸手就去揭陶罐的盖子,而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哎哟!烫死我也,烫死我也!!”

  陆仁哭笑不得的望着眼前直抖落手,还时不时的放到嘴边猛吹气的郭嘉,脑袋上方冒出来串省略号。

  郭嘉抖完了手,扭头见手边有块布头就把抓了过来套在手上,揭开陶罐望了几眼,喉节也跟着颤动了几下,再抽动了几下鼻子,摸过筷子就想往里面夹。陆仁见状赶紧阻拦道:“喂喂喂,等等等等!”

  郭嘉扭头斜眼的瞪住陆仁道:“怎么,还打算不让我吃?你小子啊,趁我今天去主公大帐与会议事的时候就偷偷煮上罐好汤,还想独自享用不成?若早知你为人如此,你这条小命我还不如不救!”

  “”陆仁无语了半晌,见郭嘉又想伸筷子入罐这才摇了摇头道:“鱼肉尚未煮烂,汤的味道就不够浓,换句话说就是还不够火候,还要多煮刻钟才行。”

  郭嘉望向陆仁的眼光变成了怀疑:“真的?你不是想独食?”

  “我?!”陆仁无可奈何的抓了抓头皮,干脆伸手把挂在帐壁上的竹勺取下来交给郭嘉道:“郭祭酒若不信就请先品尝口汤,包管汤味远不及你上次喝的那么香郁。”

  郭嘉接过来就捋起了袖子准备往陶罐里放:“我不信!你小子肯定是想骗我,然后自己独享美食!”

  竹勺将至罐中的时候,对郭嘉的举止无语到极点的陆仁甩出了句话:“我还没放盐那”

  “”这回换到郭嘉无语,抓着竹勺的手也定格在了那里,斜眼侧目间只差脑门子上没暴几条黑线出来了。顿了顿郭嘉把竹勺扔还给陆仁,自己屁股在灶旁坐了下来道:“既如此,我就在这里多等刻也无妨!如此美食当前,万万不能错过!”

  陆仁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心态的笑了笑,反手挂好竹勺在郭嘉的旁边跪坐了下来。略侧目,见郭嘉本正经的盯着陶罐,哑然中心道:“这这就是绝世鬼才的郭嘉郭奉孝?怎么我总觉得和我那个时代搞笑剧里的无赖角色差不多?根本就没有个顶尖谋士的样子嘛!”

  他在这里发着楞,郭嘉侧过头向他问道:“喂,义浩,在想什么啊?”

  “哦,没没有,发呆而已。郭祭酒”

  郭嘉摆了摆手道:“这几天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吧?不是在人前与正经场所,你就不要祭酒祭酒的叫我,直呼我表字即可!没人的时候我还不是‘小子小子’的叫你。”

  “这个”陆仁犹豫中,李老曾对陆仁说过的那些话,陆仁可是直都牢记在心底的。

  郭嘉又吹了吹刚才差点烫出血泡的手指,身子也往陆仁的身边凑了凑道:“义浩,我不过虚长你六岁,你我兄弟论交又有何不可?明面上你我虽是主从,但必竟你我之间不是真正的官场同僚。而且你也知道,那时如果你不允应暂充我身边书吏,主公马上就会将你当场斩杀。你暂充我书吏职,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可是”

  “可是什么啊?你个弱冠之年的青壮,怎么做事这般唯唯喏喏,点血气都没有的到像个妇人了哎,这鱼你从哪里得来的?”

  “哦,我见这几日大军围城却围而不攻,郭祭酒你又时常”

  郭嘉的脸色沉了下来:“方才我是怎么说的?怎么又叫我祭酒?”

  陆仁撇了撇:“你官比我高,年齿又比我长老实说,要我叫你‘奉孝兄’我总觉得有点别扭。”

  郭嘉想了想,抱起双手道:“要不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老郭’好了。”

  “老老郭!?”

  郭嘉轻轻的哼了声道:“嗯,就叫我老郭。想想都觉得气闷,我少年时在颖川书院读书,与荀文若等人有同窗之谊。可是在这些人当中属我年齿最少,私底下他们都‘小郭小郭’的叫我。现在我得荀文若之荐出仕为官侍奉主公,可是与他们私交小饮叙叙旧谊的时候他们还是这样叫我,岂不叫得人心烦?”

  陆仁脸部肌肉抽搐着干笑了几下,却也明白过来点。古时之人可不像现代人那么忌老,相反是以年长为尊年老为敬的。年纪小的在年纪大的面前,总是会矮上那么半截。而汉时个人若总是被别人“小小”的这么叫,可能是会听着不怎么舒服吧?

  甩甩头不去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事,陆仁到是想起刚才郭嘉说想和他兄弟论交,心中盘算道:“我现在是在曹营里混里子讨生活,有个靠山总比孤家寡人的好,再说郭嘉是曹操最信任的谋士之,我和他如果真的兄弟论交对我只有好处没坏处吧?至少别人想对我怎么样的时候也得考虑下郭嘉的面子不过郭嘉这个绝顶谋士的心机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也得小心点才行。好歹我混个两三年,安安全全的让雪莉把我接回去就行了。”

  打定了主意,陆仁试探着轻声唤道:“郭兄老郭?”

  郭嘉拍掌笑道:“哎,这就对了,兄弟之间不用那么拘束是不是?哎,你还没说清这鱼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刚才是想说你总是被曹公叫去议事,我呆在这里又没什么事,就去附近的河里钓的”说着陆仁忽然全身颤抖了下,低下头轻声道:“鱼不算难钓,可是洗鱼却很麻烦。钓上来的鱼周身全是血”

  郭嘉也皱了皱眉:“主公是杀戮太过了些,不过这也是必要的立威之举。”

  陆仁轻轻摇头,他很难赞同曹操的这种杀人狂魔般的做法。但是现在身处曹营之,陆仁也不敢多说什么,不然搞不好就小命难保,于是敢紧的把话题扯开:“老老郭,我问你件事。曹公兵临城下已有数日,但为什么不向前攻城,只是在这里围而不攻?兵法上说‘兵贵神速’‘速战速决’”

  郭嘉眼中精光微微闪而过,微笑道:“哟,看来你也读过几本兵书战策的嘛!知道‘兵贵神速,久战无益’啊?那我到要和你好好聊聊了,反正也是在这里坐等汤熟义浩,你知不知道主公为什么会围而不攻?”

  陆仁摇头。

  郭嘉扫了眼陆仁,稍有些失望的道:“其实究其原由,却还要怪你。”

  “啊――!?”陆仁懵了:“怪我?这这这,这关我鸟事啊?”

  郭嘉道:“不,与你的关系太大了。当日你推算出张?之祸,又料定主公必取徐州,紧接着你又投奔了糜竺,还令糜竺派出家丁沿路打探,单是这些就得让主公改变策略。你想,如果当时不是我机缘巧合的遇见了那三个家丁并杀之灭口,容那三人回复糜竺,再由糜竺转报于陶谦,使陶谦早作准备,那现在主公多半打不到徐州城下。”

  陆仁想了阵才明白过来:“你是说,你就是担心我会劝说到陶府君,使陶府君早刻整军备战,所以你就赶了回去请曹公加快行军速度,把直在等消息的我打了个措手不及?”

  郭嘉点头道:“正是如此。”

  “可这与曹公不率军攻城有什么关系?”

  郭嘉道:“轻装军兵,奔袭千里,有其利亦有其弊。单以眼下来说,令陶谦啐不及防,军不及整而坐守徐州城中,此便为利。至于弊者徐州城城高墙固,陶谦麾下的丹阳兵也不是乌合之众,虽初战败绩但仍有据城死守之力。况且我军轻军赶路,后面的粮草器械都跟继不上,纵然是主公麾下将勇兵猛,无粮草二无攻城器械,这坚城又如何打得?主公现在围城不攻,就是在等后队的粮草与随军工匠都跟继上来,则军兵饱食有力而战,二则赶制出攻城利器,这样才能全力攻打徐州坚城。”

  陆仁这才恍然心道:“闹了半天原来是这样!曹操是被后勤部队给拖了后腿。”

  郭嘉见陆仁的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微皱眉便开口问道:“义浩,那日你说主公未必能攻得下徐州,这话到底如何解释?”

  陆仁赶紧摇头:“当时心情不好随口说的。”开玩笑,曹操比历史上的时间至少提前了个月,天晓得现在会引出些什么变故,陆仁哪里还敢原样照抄书的乱说?

  郭嘉怀抱起了双手,眯起双眼满腹狐疑的盯住了陆仁:“恐未必吧?我到觉得你小子如果不是心里有自己的见识想法,就不会没头没脑的说出这样句话来。”

  “真的真的,我真的只是随便说说!”边推脱,陆仁边赶紧抓起几块木柴添进灶中来避开郭嘉的逼问,嘴里也不让郭嘉闲着:“老郭,拿勺子给我,汤应该就快要煮好了。”

  郭嘉见陆仁如此,很不满意的站起身来去取挂回了帐壁上的竹勺。再看陆仁,装模作样的凑在土灶旁边,手里还拿着根竹管煞有介事去吹旺灶火。吹了几下陆仁还头也不回的就反回手去:“竹勺给我,我尝尝汤味,看看煮够火候了没有。”

  郭嘉摆弄着手中的竹勺,瞪起双眼望定陆仁的后背。眼珠转了几转,郭嘉阴笑着把竹勺举了起来

  咚,清脆的竹骨交鸣之声;“哎哟――”,有如杀猪般的惨叫!

  帐中陆仁双手抱住了后脑勺,侧回身去苦着脸问道:“好好的你干嘛打我?这玩意儿打人很痛的!”这个竹勺是截两寸余粗的竹子削制出来的,就是古人常用来往坛桶鼎中打起液体的那种,电影电视也常有出现。勺头的边缘真打在人身上可比竹鞭都痛。

  郭嘉晃了晃竹勺,歪脖子斜瞪眼的道:“明明有话却不肯明说,该罚!快说,不然我接着打,竹勺打断了,我唤几个军士把你绑起来再接着打,不过那时我就会考虑用皮鞭了。”

  陆仁哑然:“老郭你不是吧?刚才还说我们是兄弟之交”

  郭嘉立马打断了陆仁的话:“正因为把你当成兄弟才打!我身为兄长,理应好好教训下你这个不知长进的弟弟!该说的不说,要做的不做,你将来又如何去出人投地?你若是怕失口误言,只单和我说又有何妨?你分不清话中的是非对错,我分得清啊!说不说?再不肯说我就接着打了!”

  陆仁无语中退到了帐角:“喂,老郭你乱来,真动手你不见得打得过我。”

  郭嘉嘿嘿阴笑:“目无尊长,更加该打!你若真敢对我动下手,我立马叫你小命不保。”

  陆仁有些无可奈何了。他看得出郭嘉现在其实只是在用开玩笑的方式想逼出他的话来,并不是真的想伤他,不然郭嘉马上就可以叫士卒过来绑了他。也正是因为如此,陆仁也不好启动体能强化状态去伤人,再说他现在是在曹营之中,但暴起伤人那就意味着他得扮演回赵子龙去杀出曹营,而仅凭那百分之四十不到的强化剂,陆仁也没把握打得出去。当然最重要的是,用得着那样去做吗?

  干笑了两声,陆仁还是不太敢说什么出来,想了想忽然指土灶道:“汤煮好了!赶快把陶罐端离灶火,不然就焦了!”

  郭嘉望了眼急道:“那你快点,我就等着这罐汤那!”

  陆仁故作慌张的端开了陶罐放到几上,心中正盘算着该如何进步的引开郭嘉的话题,忽然间又是声竹骨之响,陆仁再次抱着后脑勺蹲了下去。

  “怎么还打我啊?”

  “休想扯开话题!快点把你想到的都说出来,不然今晚上你的脑袋就别想碰枕头!”

  陆仁无奈的挥手讨饶,因为刚才自己很白痴的以为郭嘉真是搞笑片里的角色了:“行行行,我说还不行吗?不过你得让我先想想该怎么说。别打了啊,再打我非被你打傻了不可!”

  “这才像话!”郭嘉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摸起几上的个竹碗连同竹勺并递到了陆仁面前道:“先给我来碗好汤,不然会儿你说着说着的全吃完,我那就太亏了。”

  “”陆仁无语中心说,这真的是鬼才郭嘉吗!?

  今日只此更,不过也有5来字,比起预定的两更6也不算太差。求票求收藏求推荐!

  卷第二十回无法确定

  滋溜――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