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过份的事,直都是适可而止。那班姐妹都开玩笑说,这是他在那时的行为实在是太好色太让女生们无法接受了些,而且那时的姐妹们脸皮薄,对那些事又不是很懂,不然被他多揩了几次油,对他又恨又气的,结果反而喜欢上他都有可能。”

  林云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道:“唉,用他的话说,这就是典型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哪像我?追你追了年多,你才肯正式承认我和你的恋人关系?如果我会他的那套,说不定早就把你给追到手了。”

  肖玉秀微嗔道:“我才不要!我还是喜欢在我面前总有些木讷和傻气的林云。你要是被他给带坏了,那你不就成了个花花公子?我嫁给你都会嫁得不安心!”

  林云闻言只能傻笑,而肖玉秀则笑着奉上了自己的个香吻。小小的阵温存过后,肖玉秀问道:“你太忙,多半走不开,那要不要我去帮你接他?”

  林云赶紧摇头:“不用不用,你去多少有些不太合适。再说由你去接他,我这里还会提心吊胆的,谁让他那双咸猪手是出了名的人见人怕?以前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碰你,可是他去了地球四年,天晓得他的咸猪手有没有升级!所以接他的事,有咱青叔呢。”

  取消不用的004

  蓝玉大陆上有着首都性质的都市被命名为“无暇市”,取意自“美玉无暇”。而在无暇市北面三百余公里的地方,便是蓝玉大陆最大的对移民舰接纳综合性空港无暇港。此刻在无暇港的某所顶级待客休息别墅中,身份是程逸的林逸正躺在人造温泉当中,双手枕在脑后,呆呆的望着玻璃天窗外蔚蓝色的天空出神。

  也不知躺了有多久,室内的人工智能通话器忽然响起:“先生,有人来接您了。请问要不要接通视讯,由您确认来者的身份?”

  “接通。”

  不多时光屏出现,光屏上显示出了位相貌忠厚笑容可掬的中年男子。林逸望了光屏眼,发觉来接他的只有这个人时眼中闪过了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失望,但马上便向来人笑道:“是老欧啊!晃就是四年不见,我亲爱的老欧,你想不想我啊?”

  老欧,全名欧阳青,早年的身份是林逸的爷爷林峰众多的助手中不怎么起眼的个。但实际上欧阳青在暗中是林峰的保镖,同时也是林峰最信任的人。正因为最信任,林峰与欧阳青之间平时到显得不怎么接近,因为他们之间不需要,故此旁人也只以为欧阳青是林峰普通的助手而已。而欧阳青作为林峰的暗镖,越不引人注目,在紧要关头突然暴发出来的作用也会越大。

  后来林逸的父亲林峰的儿子,也就是现任的蓝玉集团总决策人林玉麒失踪之后,林峰为了林逸的安全,把在某次事故中丧生的集团成员的子女全都接来了蓝玉抚养,并且把林逸混在了这些孩童当中。同时林峰把自己身边的那些个助手分派了出去,任命为这些孩子们的监护人去打乱旁人的视线。至于林逸本人,林峰则是交给了欧阳青来监护。因为之前林峰与欧阳青之间在明面上并不是很亲近的关系,在旁人的眼中自然就认为欧阳青照顾的肯定是个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孩子――谁会把很重要的人交给个与自己关系平平的人来照顾?于是乎,这多年来也就没有什么人留意到表面身份是程逸的林逸。

  却说欧阳青见视讯接通了正刚想说话,只是看清楚林逸正优哉游哉的躺在人造温泉当中,那人畜无害的笑容马上就僵在了脸上:“少爷啊,你正在泡温泉就不要接通视讯了嘛!这视讯接通,外面的人会看得到的,你这都春光外泄了!”

  林逸蛮不在乎的道:“我靠!我是男的我怕毛啊?这年头,脱光了衣服就跑出来享受日光浴,也不怕被旁人彻彻底底的看个透的女人都大有人在,用她们的话说,那叫大胆的展示出自己的傲人身材,还惟恐旁人不肯看呢!对她们来说,旁人不肯看她们的话,就代表着她们的身材不够好,长得不够漂亮!”

  “”欧阳青无语中。

  林逸这时躺在温泉中摆出了个健美的展示了下自己的肌肉,闷哼道:“那些女人都敢那么大胆,本少爷现在只是躲在房子里泡温泉其实都输给她们哦!想本少爷的身材如此的健美性感,真被女生们看到,还不个个都鼻血直流,然后尖叫着向后晕倒?”

  欧阳青方才的无语现在已经升级为极度无语,自捂其额哭笑不得的道:“我说少爷,你就别这么臭屁了行不行?还女生看见会流鼻血?我到是快要吐血了!好了少爷,开门让我进去!”

  “切无聊!”

  别墅的安全门打开,老欧快步步入室内便直奔林逸所在的浴所而去。等进到浴室,林逸才慢吞吞的从温泉中爬了出来,也不理会自己还浑身是水,双臂展便给欧阳青来了个熊抱,大笑道:“亲爱的老欧,晃就是四年不见,想死我了!”

  欧阳青被浑身是水的林逸这么抱,身上的衣服顿时便沾湿了大片,无语了半晌才道:“我说少爷,我又不是什么惹火美女,你抱我干嘛?还抱得这么用力!拜托你赶快擦干水再把衣服穿上好不好?这要是让不知道的人看见,搞不好会以为我跟你关系不正常哦”

  “哎呀老欧,咱俩谁跟谁啊?这不是下就四年不见,我想你才会这样的嘛!”嘻笑中,林逸凑到了欧阳青的耳畔,低声问道:“妈妈和哥哥呢?”

  欧阳青同样在林逸的耳边低声回应道:“你的身份还不能公开,他们怎么可能来接你?”

  林逸略显苦涩的笑了笑:“是啊,就算我的身份可以公开了,他们多半也会因为太忙而抽不时间来接我其实这些事我早就知道的,可我真的很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能看见老妈和哥哥站在候客厅那里等我。老欧,你知不知道我每次看到那些在大厅里举着牌子来接亲待友的人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好了少爷,你还有我老欧嘛,我这不是赶来接你了吗?”

  林逸长长的吁了口气,翻手转身变熊抱改为揽住了欧阳青的肩头,脸上也露出了惯的嘻笑神情:“也是,有老欧在,本少爷并不孤单!不过老欧啊,你既然赶来接我,怎么也不安排十个八个的小美女起来迎接下我,顺便再开个接风宴会什么的?”

  欧阳青闻言嘿嘿怪笑道:“少爷,你不认为你的这个要求对我来说,难度那是非常的高吗?”

  林逸楞了下就回过味来,拍了几下脑门恍然笑道:“我到忘了,要你去给我找十个八个的美女来接我,诂计我面都还没见上呢,那些个美女就多半已经惨遭了你的狼爪,然后就全部都逃之夭夭了。”

  欧阳青怪笑依旧:“知我者,少爷也!”

  林逸哂笑道:“去去去,我身上的这些个坏习惯还不是因为深受了你的毒害才会如此?要是本少爷正儿八经的去泡妞”

  欧阳青笑着接上话道:“真要是那样,少爷你绝对是代少女杀手玉女克星,然后这人世间就不知道要多出多少的痴女幽魂了。”说着欧阳青斜眼望了望林逸的某个部位,扬了扬眉头故作惊叹的道:“哦――少爷的宝物果然是天赋异廪英伟挺拔,让男人看了会羞愧无比自叹不如,女人看了会春心荡漾不能自控啊!”

  林逸也低头望了眼,忽然双手叉腰再腰板向前挺,脸上摆出了相当臭屁自得的神情,阴阳怪气的道:“哼――那当然!本少爷的宝物可是世之珍宝,雄壮绝伦!”

  欧阳青略转身:“少爷等会儿啊!我去找把尺子来帮你量量。”

  林逸赶紧伸手抓住了欧阳青的后衣领:“得得得,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好了好了,我这就擦干水再把衣服穿上,没必要的话我可不想玩裸奔。”

  欧阳青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候林逸穿上衣服。望了数眼林逸健壮的身躯,欧阳青问道:“少爷,你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这回去地球读了四年大学,漂亮女生定见得不少,那有没有找个女朋友?”

  林逸正扣着钮扣,闻言后摇头笑道:“没呢!和在中学的时候样,我是大学里的女生公敌。”说着林逸的双手十指乱舞了阵,接着怪笑道:“我这双从你那里继承下来的摧花圣手在大学里可蹂躏过很多女孩子,被我把油都给榨干了的女生也不在少数,但我直谨守着你对我的告诫,就是三点不碰色而不滛。”

  “”欧阳青皱起了眉头,轻轻摇头道:“少爷,没必要这样吧?你今年二十二岁,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了。蓝玉这里你在女生当中的名声是差了点,可在地球也没几个人知道你以前玩得那么过火。别再那么贪玩,正儿八经的找个女朋友不好吗?我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现在也很希望能早点看到小少爷。”

  林逸神色黯,轻叹道:“怎么说呢?你以为我不想吗?可问题是我在地球的身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读的又是地球上的知名大学,那里面的女孩子大多数都有着很硬的家庭背景,而且个比个厉害。我平时揩几下油逗她们玩玩,只要不越过底线还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不起也就是和她们的私人保镖什么的打上几架。可真要是把谁给搞了,闹不好就会和她们之间纠缠不清,要面对的也将会是数之不清的麻烦事,甚至还会算了,不说你也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所以我根本就没敢乱来,以免被人纠缠上。话又说回来,好点的,可以认真对待的女孩子吧,我又不忍心伤害到她们。相比之下,扮演好我这个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乱蜂浪蝶,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自己还省点心。再说了,女孩子虽然不能乱搞,但过过手瘾其实也蛮。”

  欧阳青点头道:“少爷你说得也是。不过你这个年纪,总有受不了的时候吧?难道你就直靠自己的双手来解决问题?”

  林逸嗤之以鼻:“切你认为我会那么笨吗?真要是碰上了受不了的时候我有三种解决的办法,第种就是打坐练功,让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这样还能让自己越来越强;第二种嘛,我买了电子人偶,仿真度很高的哦;第三种,本少爷有钱啊!真的很想搞女人的时候,邀上几个狐朋狗友去场所里胡混番不就成了?反正大家都是逢场作戏,本少爷要的是快活,她们要的是钱,大家各取所需,完事之后就两不相干,我还可以不用担心会被人缠上。话又说回来,这样做也才更像个有钱人家的花花公子嘛!”

  欧阳青连连点头:“旁人都以为少爷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但我却知道少爷的自律能力非常的强,你能这样做,相信他们也可以放心了。”

  林逸撇了撇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越是这么个玩法,心里面就越是空荡荡的,总觉得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干什么老欧啊,你是我最亲近的人,跟你说几句心里话没关系,我真的很希望能有个自己的恋人,有段自己的恋情,最好再痛痛快快的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天到晚的顾忌着什么,过得真有些不知所谓。”

  欧阳青劝慰道:“少爷,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嘛!有时候这种事情真的要讲究缘份的。先不说这些,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早点回无暇市去吧?”

  林逸怅然的点了点头,回到大厅中背上了背包,与欧阳青起走出房舍,登上了欧阳青开来的名牌反重力悬浮轿车。疾行在高速公路上,林逸回头望了眼已经快看不到了的无暇港,又望了望高速公路两侧那宽广碧绿的草原,眼珠稍稍转便唤道:“老欧,停车!”

  轿车嘎然而止,欧阳青还没来得及问话,林逸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几个起落便已跃到了片大草坪当中。双眼已然合上,深深的吸了几口这里的清新空气,神情显得十分平静。

  片刻之后,欧阳青来到了林逸的身边,问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林逸淡淡笑:“没怎么老欧,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又这么开阔,似乎是个动手打架的好地方。”

  “打架?”

  林逸笑了笑,缓慢但有力的摆出了个太极拳的起手式:“晃就是四年,老欧你不想试试你教给我的这些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吗?”

  欧阳青闻言轻轻点头:“说实话,我还真想看看少爷在地球四年,是不是只顾着玩而荒废了自身的修为。记得四年前你临去地球的时候我们最后次交手,少爷你能在我手上走满两百招。今天我们就同样以两百招为限,没打满就是少爷你退步了。”

  林逸接上话道:“打满两百招则算是不进不退。但如果被我打上了两百五十招,应该就是我进步了不少吧?”

  欧阳青正色道:“道家内家拳的修为讲究的是火候,少爷你的根骨虽然精奇,但毕竟习练的时间尚短,这四年中的修为应该增长不了太多。如果你能多撑五十招,你修为的进步就已经超出我的预期很多了。”说着欧阳青也摆出了起手式:“既然是种考核,我是不会留手的,少爷你到要小心了。”

  林逸笑道:“诚如所愿!老欧,刚才见面时的拥抱是有点不太像话,你又没能找来美女给我接风,那我们现在这样也算是来场男人之间的见面仪式!”

  取消不用的005

  午后的炽阳,映照在这片广阔的草地上,阵阵的微风则为炽阳下的草原带来的些许的凉意。只是当这凉爽的微风吹到草原上立而对峙的二人身上时,却会被二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劲风给搅乱,接着便被卷入个螺旋状的气场,在二人的身边化成道无形的气壁。而二人脚下不少的断草烂久绵长而著称。其实内力大家都是样的练,修为是不可能差得太远的,而太极拳能持久,很大程度上就是在打法上不与对方硬拼速度与攻击去浪费自身体力,并且用小范围的快速动作进行回避与反应,在最大限度上节省自身体力。而为了完成这种打法,太极拳还讲究个“圆”字,也就是用行云流水般的招式,尽可能的不露出自身的锋芒点与太明显的破绽,令对方找不到有效的攻击点,先为不可胜;反过来,这个“圆”也是在引诱对方在攻击中露出锋芒点与薄弱点,然后就避锋击弱!或许太极拳的打法就像是捕蛇人在抓蛇,避开蛇头的进击轨道,然后专打七寸

  且说林逸与欧阳青的缠斗已经进行了有十几分钟,而双方的额头上都已经冒出了丝丝白雾,彼此的动作更是时快时慢时刚时柔,但不管怎么样,似乎谁都占不到对方半点的便宜。不要小看这二位现在这有如云手互推般的缠斗,因为除了刚才所说的太极拳技巧之外,这二位还在比拼着自身的内力修为。

  还是那句话,单纯的快没有用,想对手还要有足够的攻击力,不然你打得再多也没有用。在太极拳的攻击方式中,短距离的突发性攻击很多,但也正因为冲击距离太短,所产生的攻击力往往都很有限,这时就需要用其他的方式来补充攻击力度。像开始欧阳青的左拳推右拳,还有林逸的右掌重击左掌掌背,都是比较常用的补充攻击力度的方法。当然,这种方法还只是属于外功系,所追加的攻击力度也比较有限。但如果再追加上个人的内功修为,那可就相当可观了。

  简单点说,在打斗中追加上这种无形而有实的内功,可能远比在手臂或腿脚上绑上铁条铅条什么的,单纯的以重量加速度所产生的冲击力要强得多。就拿现在来说,林逸与欧阳青的攻防招势看上去好像没有多大的劲力,但实际上招招都有碎砖断木的强度。这个时候如果有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凑上前去,可能会被二人随手下就被打得横飞出去再吐血不止。

  这明如止水暗为激流的拼斗还在继续,不过二人额头上的白雾却已越来越浓。行家说高手间决出胜负往往只在数招之间,但那得是看是什么样的情况。而在两个人的实力相当的情况之下,如果没有找出对方的破绽就冒然强攻,结果只能是被对方打得满地找牙。

  前面说过,林逸与欧阳青的武艺同出脉,更确切的说,林逸的武艺全是欧阳青教的,所以这二人之间对对方的特点都知根知底。在这种情况下,这场比斗演变成场持久战是件很正常的事,因为谁都在等待着可以举击败对方的时机出现。而为了等待这个时机的出现就势必要保证自己每招每式都有着相应的力度,这样来所必需的力量支出对二人来说都是非常惊人的。

  以招式的数字而论,两个人已经拼到了三百多招,早就已经超出了最先约定的两百招与两百五十招,但两个人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除去两个人此刻都有想看看对方真正实力的想法之外,在心态上,这两个人还有个相同之处,那就是在享受着与势均力敌的对手交手时那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其实事情就是这样,对很多人来说结果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反而是中间的过程。

  终于,两个人拼到了三百七十余招,随着嘭的闷响,二人各自全力击出的右掌互击到了处,接着二人便用出了同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