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厚脸皮进行到底(1/2)

加入书签

  木槿有伤在身,华隐便让人通知极道厨房,说是有一些特别的事需要木槿去完成,半个月内不能离开医庐,厨房几个管事的也不敢说什么,反正木槿被华隐叫去这么长时间也是有的,再说,少个丫鬟也耽误不了什么事,也就由木槿去了。

  木槿乐得清闲,安心在医庐里养伤。陆子箫天天腻在木槿身边,嘘寒问暖,一会儿问饿不饿,一会儿又问冷不冷,不是问伤口疼不疼,就是不许她这个不许她那个,惹得木槿烦不胜烦,终于木槿爆发了,一脚踢他去街市上买平日木槿最爱吃的一些糕点,耳子总算清静了下来。

  木槿出房门活动筋骨,看到轩辕残月站在不远处的湖边,眺望着远方,颀长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玉树临风,气质出尘,美得不食烟火。果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极品啊!

  此时不知轩辕残月在想些什么,看他的样子,很严肃啊!

  想来,轩辕残月最近这几天比以往更加沉默了,脸上的霾总是挥之不去,眉宇间无意中露出的痛苦之色,让木槿觉得他那不为人知的过去,应该是充满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哀伤和挣扎。那晚,听他和夜冥落的对话,木槿知道了,原来那个疯子夜冥落就是给轩辕残月下毒的人,是害轩辕残月痛苦这么久的罪魁祸首。可夜冥落为什么会认识我娘呢?从那晚他对自己的语气来看,夜冥落应该是痛恨我娘的,那些过往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和谋?

  其中有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仍是参详不透。但是木槿渴望知道真相的念头却是一天比一天强烈,尤其是涉及到她的身世。

  思来想去,木槿决定去问问轩辕残月更多关于当年的事,也许说不定会有一些线索还未可知。

  木槿抿了抿唇,紧了紧拳头,好像是在给自己更多知道真相的勇气,于是朝轩辕残月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