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到了第次的高嘲!

  我才不愿意这样快地就放过她,我在她高嘲的时候,将r棒深深地插入她的体内,我可以感受到她体内收放的感觉,那种好像被吸吮的快感,真是令人难以忘怀。

  而我这时候将双手从她的胳肢窝下插入,去抚摸她的奶子,由於这时候我跟她身体是紧贴着,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身体的喜悦!

  这时候,我将她抱起来,然後跟妈妈来到比较旁边的草地上,我让躺在草地上,然後我要妈妈跪在旁边,我跟妈妈开始了我们的爱交流!

  这时候躺在旁边,欣赏着我们的活春宫。

  我跟妈妈已经相当熟悉对方的肢体,从性器的接触,我们彷佛可以相互地交谈,双方彼此都可以相互地迎合对方的需要,我深浅不地将我的r棒在妈妈的荫道里滑动着,我的速度放得相当慢,目的就是希望可以让妈妈彻底地感受到我在她体内的举动,让她更深切地体会到我的爱意!

  妈妈将上身俯低,但是却高高地昂起头来,她随着我的插弄,声声地叫着,她用叫声来抒发被亲儿子滛的快感!

  我次又次地把r棒插入她肉体的深处,而她更是拼命地往後顶送,迎合着我的插干,妈妈,真是太好了!

  妈妈在我的滛之下,很快地就达到高嘲,这时候,继续过来接受我的滛,这时候我终於忍不住了,将股液,倾注到的体内!

  我慢慢地将r棒抽出,然後站起身来,妈妈要站起来,然後她将嘴巴贴上的小|岤,吸食我刚刚射入的液,而则是双眼含春的看着我,那种神情,令我心醉叮咚叮咚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不知道是谁还来按门铃,实在是有够没水准的,幸好我还正在网路上面晃来晃去,所以就赶紧跑去开门。

  「阿姨,你怎喝成这个样子」当我开门之後,原来是我最小的阿姨整个人醉醺醺地站在门口,我赶紧将她扶了进来,然後让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时候我回到楼上,摇醒已经入睡的妈妈,问她准备怎麽办?因为这两天她的身体不舒服,妈妈就吩咐我好好地照顾下,然後又昏昏的睡去。

  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我的连线已经断掉了,我只好死心地回到客厅,看到阿姨已经整个人都跌在地上,而且已经呼呼大睡。我将她抱到我的房间里面,然後发现她整个人全身都是酒味,并且还沾有些呕吐物,我就又只好把她搬到浴室里面,放了缸温水,然後将阿姨全身的衣服都脱光,让她泡进去,接着我才去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去洗。

  当我回到浴室的时候,我才发觉这时候我也身大汗了,我将自己的衣服也脱光,再光溜溜地跑去洗衣机旁边,接着又回到浴室,我自己也泡到浴缸里面。

  这时候我把按摩浴缸的开关打开,强劲的水流,冲击着我的身体,这时候阿姨也因为水流的冲击,而醒了过来。

  她看到我坐在她的正对面,先是笑了下,但是随即发现她跟我全身都赤裸着,她低呼了声,随即蜷起身子,并且要我出去。

  我无奈地站起身来,这时候我全身赤裸地呈现在她的眼前,我相信她定有注意到我下身那条家伙,而且当我把身体擦乾之後,故意不穿衣服地就出去了。

  过了会,我看到阿姨包着浴巾来到客厅,她问我衣服在哪里?我告诉她正在清洗,还有半个钟头才会洗好。她无奈地坐在客厅,然後站起身来,问妈妈在哪里?我跟她说了妈妈的情况,她好似失望地又重新坐回沙发里。

  我坐到她的身边,这时候她并没有斥责我,只是傻傻地坐在那里,我问阿姨要不要吃点东西?她摇摇头,并且要我去穿件衣服。

  我故意站起来,然後走到落地窗那边,打开窗户,说:「今晚这样热,不穿比较凉快?阿姨,你要不要试看看啊?!」她将浴巾包得更紧,但我注意到她的眼睛几乎离不开我的下身,我故意正面对着她,她满脸通红地别过脸去,但是我注意到她的眼光依然还是偷偷地在偷看我。

  我突然有种想法,我想要滛阿姨!所以我就到厨房里面倒了杯热茶,然後里面放了些药,那是我跟朋友要来的东西,据说可以让女孩子搔痒难耐,然後任我们摆布!

  这个最小的阿姨,跟我妈妈比较亲,其他两个阿姨,由於嫁得比较远,所以平常的时候,并没有什麽来往,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有机会见面。但是这个最小的阿姨,住得离我们家近,并且跟我妈妈最谈得来,所以平常是常到我家里来串门子。

  这时候我问起阿姨怎会这样晚,喝得醉醺醺地来到我家,阿姨说因为今天公司聚会,多喝了两杯,加上姨丈出差,小孩又不在,她出门又忘了带锁钥,所以这时候我又坐回阿姨的身边,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说没有问题,晚上就在这里好好的休息,明天再说吧!

  她点点头,这时候我的手就开始不安分了,故意地摆上她的大腿,她只是低下头并没有抗拒,这时候我的手绕过去,将她搂入我的怀里,阿姨略为地挣扎了下,但是并没有推开我。

  我的手慢慢地网她胸部移动,原本紧紧抓住浴巾的手,也在此时放开,我看到机不可失,就将浴巾解开,这时候她的上半身完全地裸露出来,真是美啊!

  我的手马上轻轻地捧住那微微下垂的r房,阿姨抬起头来,俩眼水汪汪地看着我,我轻轻地揉捏她的r房,她的樱唇微启,欲言又止,我继续地揉搓着,看着她两颊绯红,我轻轻地将她推倒在沙发上面。她转头闭上眼睛,似乎副任我宰割的模样。

  我知道,她已经被我刚刚下的药给激发出心里的欲,但是依然不敢出声主动要求。

  我低下身去,用口含住她的只r房,轻轻地吸吮并且轻轻地啃咬她的||乳|头,弄得她好不舒服,鼻子里面不断地哼出舒爽的声音!

  「嗯嗯嗯」「阿姨,舒服吗?!」我试探性地问。

  「嗯嗯舒服好舒服喔嗯嗯」阿姨终於忍不住地开始呻吟了,这时候我知道绝对不可以中断我的爱抚,要让阿姨继续地沉浸在这种舒服的感觉当中,她才会成为我的俘虏!

  我只手继续地抚弄她,另外只手则是去拨开她的浴巾,她已经全裸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手插入她两腿之间,轻轻地撩拨着她,她微微地摆动下体,享受着我的爱抚「啊啊啊~~」阿姨在我的挑逗之下,上下地摆动着她的腰肢,我看到她的两颊绯红,两眼无神地看着我,我知道她心里定不断地在呐喊着,我轻轻地分开她的双腿,将我早已葧起昂首的头顶住她的小|岤,并且慢慢地将r棒插入她的小|岤里面,让她可以体会到我r棒的威力!

  「啊~~啊~~啊~~」我感觉到自己的r棒分开她的荫道,慢慢地进入她的体内深处,阿姨的呻吟变成比较长,但却是充满了愉悦!她随着我肉的抽送,自己也来迎合我的动作,好让我的r棒可以插得更深入!

  阿姨的双手放开沙发,紧紧地搂着我,然後她的双腿也盘上我的腰际,她主动地往上迎合,并且发出更高音量的叫声,这时候我也顾不得会否炒醒妈妈了,我从阿姨的小|岤里也获得了相当大的快乐,特别是当阿姨俩腿盘上来之後,我不知道为什麽,她的小|岤里面传来了次又次的吸吮感觉,吸得我好不快活!

  这时候我抽送得性起,将阿姨搂了起来,然後边走动边顶弄她的小|岤,我们来到外边的阳台,我让阿姨趴在阳台上面,然後继续插弄着她,接着我来到躺椅旁边,让她躺在躺椅上,并且继续地插弄着她,月光洒在我俩的身上,这时候的阿姨真美!

  好不容易,我终於让阿姨享受了五次的高嘲,而我也已经在她体内射出了浓浓的液,精疲力竭的我们,就在庭院里的草地上,昏昏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之後,有些疲累,将阿姨抱回到我的房间之後,我转身走向浴室,这时候,我看到妈妈正站在浴室门口。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低头走过去,她先开口说:「昨晚上,你俩在月光下作爱,滋味不错吧?!」这时候我知道妈妈已经知道昨晚上的事情了,我转头看着她,她走过来搂着我说:「什麽时候,也让妈妈享受下啊?!」这时候我心头那块大石才放下来,并且我也搂着妈妈说:「只要你喜欢,现在就可以啊!」妈妈低头轻笑,然後更贴近我的身体,她的舌头轻轻地在我的肩膀上滑着,而她的双手则是搂着我的腰,让她的身体更紧贴着我的身体。我知道她需要,现在的她需要我的r棒来安抚她,而我经过了夜的休息虽然体力没有完全恢复,但是我又葧起了!

  我将妈妈推倒在走廊上,然後猛力地扯开她的睡袍,那美丽诱人的胴体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伸手往她的下身摸过去,感觉到湿润的小|岤正在等着我的临幸呢!我马上将我那粗大的r棒再度塞进妈妈的小|岤里面,然後开始抽送起来!

  「啊好宝贝用力对我喜欢这样的感觉用力啊好棒啊好爽啊我的好儿子正在滛我用他的大r棒滛着我喔喔~~喔喔好你知道嘛昨晚上我多希望我也可以加入啊但是现在我好爽」我面抽送,面拍打着妈妈雪白的臀部,这时候我看到阿姨已经从我的房间走出来,她看到我正在用狗的方式滛着自己的母亲,我相信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姊姊有这般滛荡的表现我继续地抽送着,并且彷佛因为有阿姨站在旁边,我更是刻意地要表现给她看,而妈妈也用我过去所没有看过的马蚤浪放荡的姿态,迎合着我的干。

  接着,我将r棒抽出,插入妈妈的屁眼里面,继续地插干起来,这时候阿姨露出吃惊的神情,我相信,她过去定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作爱方式,但是随即她就被我妈妈那放荡的呻吟给吸引住,而舍不得不欣赏我们这对活春宫的表演。

  这时候,妈妈要阿姨过来,然後她舔弄着阿姨的小|岤,阿姨起先还不太适应,但是很快地她就习惯了。接着,她钻进了妈妈的身体下面,然後舔弄妈妈的小|岤,也就是阿姨与妈妈俩人相互交,而我正在插干着妈妈的屁眼。

  整个屋子里面充满了片春意,我们这般疯狂地玩,直到我在妈妈的屁眼里面精为止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大嫂表妹和姨妈

  大嫂表妹和姨妈

  姨妈洗完澡,用脂粉口红涂抹过后上床睡着了。龙腾提供

  「姨妈,姨妈」潜入姨妈棉被中的我,摇着姨妈的肩膀叫着她,但是,姨妈太累了,早已熟睡了。

  那浓艳的打扮,再加上洗过澡化妆涂抹的脂粉口红味,深深地刺激着我的鼻子。我伸手向她的下腹爬去,慢慢地手指潜入那裂缝之中,但是姨妈还是没有醒过来,我在自己的手指上沾了很多唾液之后,再度侵袭姨妈的荫门。

  「呜嗯」姨妈扭动腰枝,依然在梦中,两手围住我的脖子,微微地喘息着。当我把荫门充分弄湿之后,把自己早已挺立的内棒,赶紧刺了进去。

  我很快地把整根r棒都埋入里面,那温湿的内璧很快就将整根r棒包了起来。姨妈依然闭着眼,但是扭动腰枝配合我的动作。

  「老公你什麽时候回来的?」她直认为插入自己荫门的人是姨父,她在意识中也没弄清楚,下半身就早已湿漉漉了。

  「啊今晚怎麽回事啊如此勐烈」我笑着不语,更加速腰力。

  我的情慾,更被高高的挑起。我因为拚命使力,连窗户的玻璃都发出嘎嘎的声音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表姐突然听到屋里有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从姨父夫妇的房间传出来的。

  「定是姨妈在作恶梦?」于是她走了过去,靠在窗边。因为是玻璃窗,她靠近,里面的情形看得清二楚,她在月光下,凝神看,里面是二个重叠的影子在动,而姨妈口中不停发出呻吟声。

  当大表姐看清楚时,吓了大跳,「他与姨妈啊」大表姐的血如般兴奋,没想到会是如此刺激。

  大表姐站在那里无法离开,而眼睛则盯在那里,看着事情的进行。我继续我的兽行,腰部更是勐力地抽送着,并用手掌按着r房,有时还用口吸。

  大表姐的身体也像火在燃烧样,对于二人的行为,她已经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了。于是她蹲在原地,伸手进入自己的股间,开始抚摸起来。虽然她曾有数次自蔚的行为,但是今夜特别不样,整个身体好像要溶化般的快感,直袭来。在抚摸中阴核开始膨胀,荫门也流出滛汁来。大表姐半闭着眼睛,鼻子的呼吸相当急促,她独自在窗外陷入无限的快乐之中。

  我开始玩弄女人最性感的地带,我横抱姨妈,右手伸入股间,开始抚摸荫毛,然后分开荫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于是姨妈说道:「啊干什麽?啊你再这麽摸的话」

  她的声音开始狂乱,我则加强刺激,女人的荫门流出汁液来。此时,姨妈发觉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的丈夫姨父从未抚摸过她的阴核,而且总是用那没多大用处的r棒,直接刺入里面而已。

  「是你?」我马上塞住她的嘴巴。长长的吻,几乎令人窒息,姨妈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溶化似的。她终于发觉对方是我,但是,这时那男人的r棒已深深插入自己的体内了。我并温柔地揉着姨妈的r房。

  于是她开始扭动腰部,血液更加,她再次体会到官能世界的美妙,牠们像毛发样丝丝地侵入她心灵。

  我让姨妈横躺着,我则把脸趴在她的私|处。

  「啊不要」姨妈反射式地想盖住那个部位,但我抓住她的手,然后直接亲吻荫部,我用舌头分开她的荫毛,探索她那充血的阴核,并开始以强弱不定的方式舐着。姨妈发出滛荡的呻吟声,腰部不断向上挺,当手指在荫门上掏时,水不停地涌了出来。

  我手持自已变硬的r棒,把女人的脚分开,用力地往里面刺。

  「呜呜」姨妈用白天穿的衣服的袖口摀住嘴巴,而头如发狂似地左右摆动。在溷乱中,我更是使劲地用力,姨妈不停地喘息着,那付陶醉欲死欲活的样子,我知道,这个女人再也无法离开我了。

  「呜呜嗯」姨妈拚命咬着袖子,沉浮在快乐的肉体快乐之中。

  啾啾啾啾在月光斜射下,有点微亮的房间,传来肉体与肉体挤在块的声音。当我正努力地冲刺时,我发觉窗外似乎有人在偷看,绝不是自己的错觉

  「到底是谁呢?好像是大表姐」

  「怎麽办?真糟糕,我,赶快离开这里。」姨妈从棉被中坐了起来,脑中片纷乱,而我反而镇定下来,再度抱着姨妈的身体。

  「姨妈,我们如此快乐,我还想要」我们的唇再度重逢。

  「啊」姨妈虽然耽心有人现在开门闯了进来,但是又不愿意放弃我,她心里怦怦跳着,依偎在我的肩膀上,自己去吸吮男人的舌头,这如走钢丝般危险的畸恋,令她感到特别快乐。

  「我们会再重逢的。」当双唇分开时说道,于是姨妈微笑地回答道。

  「晚安。」

  我蹑手蹑脚地回到我的房间,定是他弄错了,姨妈抚着自己的胸口躺了下来。

  下弦月,杉木在蒙胧月光中有股奇异的美。大表姐与我并肩散着步,而胸口彷佛晨钟般撞个不停。我静静地握着大表姐的手,大表姐彷佛在瞬间触电样,男人的手比想像中的温和柔软,我的手掌传来她所爱男人的体温。

  大表姐她很想见我,好像只要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似的,所以直压抑着。

  「大表姐」我突然停了下来,大表姐也停了下来。

  「啊」当大表姐要出声时,我早已用嘴塞住她的嘴了,那甘甜的唾液在口中扩散着,大表姐的身体也愈来愈炙热。

  「大表姐,我爱你。」

  我把大表姐的身体压上,并吻着她的唇,另只手则去解开她衣服的钮扣。

  她所穿的衣服,并不像穿裙子般容易侵入,所以我只好慢慢解她的扣子。

  「啊不行!」大表姐本能地拒绝着,但是我已经将扣子解开了,而且手指也伸入她的下腹。

  「不要!我不可以!」

  「大表姐,我爱你。」男人的手指已经伸入她的荫部附近了,她虽然直未允许我这麽做,但是星期前,看到我与姨妈那偷情的幕之后,常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所以身体很快就慾火燃烧,虽然口中拒绝,但是下半身早已湿润了。

  当我的手指在抚弄时,更是发出啾啾的声音来。

  「啊啊嗯」大表姐不停地喘息着。

  「摸看看」我说完将大表姐的手,拉到自己的股间。

  「啊」在不知不觉间,长裤早已滑下去,那里是支耸立的r棒,她吓了跳,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没关系,

章节目录